第42章 一团乱麻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领东部的一处山坳里,修筑着一个营地。

    这座营地依山而建,只在狭窄的山坳口建了一排高高的篱笆,将营地里的情形遮挡的严严实实。

    令人奇怪的是,营地的篱笆虽然高达十余米,但建造篱笆的材料,用的却是松脆的红杉木。这种材质的篱笆,甚至不能抵挡普通豺狼人的冲击,而篱笆前的地面上,居然连壕沟也没有

    这个奇怪的营地设置了很多箭塔,只是这些箭塔大多建在陡峭的山脊上,由于建的太高,它们对营地几乎没有防御作用,只能作为单纯的瞭望塔。

    即便是最没见识的农夫也知道,居住在这样的营地里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可这个简陋的营地却是自由民的禁地,现在它也成了维克多手下领民的禁地。

    营地里,一个英俊而优雅的年青人,正用一块雪白的蛛丝巾仔细地擦拭着一把银汪汪的长剑,他神情专注,动作轻柔,似乎那不是一把长剑,而是他的心上人。

    就在年青人专心保养自己的长剑时,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他的背后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他爆炸似的肌肉似乎要把身上的皮甲撑破,手里还提着一把尺寸惊人的阔剑,锋利的剑刃上泛着紫光,竟是一把珍贵的精金武器。

    “伯纳,今天矿洞里的收获怎么样?”坐在石头上擦剑的年青人头也没回,向走过来的壮汉问道。

    “日安,德韦特老师。”这个巨熊一般壮汉向年青人毕恭毕敬地施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今天挖出来的大多是银矿,伴生‘白石’非常少,估计还要过两天,才能凑齐一车运回大人的领地。”壮汉伯纳一边说着,一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德韦特手中那把银白长剑。

    虽然,这把长剑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伯纳知道,一旦德韦特运转斗气,这把长剑就会展现出它惊人的威力和尊贵的真容。

    因为这是一支秘银长剑,而德韦特是一名白银阶的大骑士。

    “伯纳,你太心急了,我早就告诫过你,要把斗气打磨的圆润一些再突破,否则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三个风元素位没有一个共鸣的!”德韦特注意到伯纳热切的眼神,摇了摇头,有些可惜的说道。

    他的声音就像一个成熟的中年人那样,低沉而富有磁性,和他年轻的面容有些格格不入。

    这并不奇怪,骑士一旦进入白银阶,就代表他们能沟通虚空中的四大元素,这些元素和他们的身体勾连在一起,循环流转,生生不息,这是一种生命本质的质变。所以突破白银阶的骑士会恢复到巅峰时的身体样貌。

    这些超凡骑士虽然摆脱了衰老的困扰,寿命也远超常人,可他们的灵魂特征却不会改变,他们的魂火依然会有熄灭的一天,这是火元素的特性,灼热而又短暂。

    “老师,我这不是怕错过这次机会嘛。”伯纳尴尬地挠了挠脑袋,作为德韦特曾经的侍从骑士,即便他已经晋升为青铜骑士,但依然十分敬畏自己的老师。

    在人类世界中,骑士侍从和骑士的关系非常紧密,堪比父子,这和人类世界的贵族长子继承制有莫大的关系。

    贵族家庭中,由长子继承一切,而那些没有继承权的贵族子弟怎么办?

    一般来说,家族会努力容纳和供养这些后代,让他们为家族效力。可供养一名骑士至少需要3000亩的土地和一个庄园,所以很多家族确实供养不起,毕竟家族的土地是有限的,而这些土地早就被分封下去了。而这些觉醒了骑士血脉的贵族子弟就会被家族送到其他大贵族的麾下,成为大贵族的见习骑士。

    这些大贵族会将这些新加入的见习骑士分配给家族的正式骑士,成为这名骑士的扈从。而这些骑士将负担起培养和教育这些年轻扈从的责任,这种关系将一直持续到见习骑士正式晋升为青铜骑士为止。所以骑士与自己的扈从骑士,既是上下级又如师如父。

    还有些极少数的贵族子弟,崇尚自由又桀骜不驯,他们往往会选择离开家族,成为旅行骑士。这些人可以保留血脉家族的姓氏,拥有开拓领地的权利。因此也被称为开拓骑士。

    一旦他们开拓了新的领地,就可以开创属于自己的家族。比如,冈比斯王族——奥古斯特家族的开创者,就是一千年前兰特帝国的一名开拓骑士。

    只是开拓荒野这条道路,崎岖而危险,事实上大多数旅行骑士都失败了,毕竟人类算不上什么强势的种族,最终这些流浪的骑士为了生存,还是会加入其他家族。当然,也有极个别的骑士当了佣兵,甚至沦落为盗匪。这些落魄的骑士被称为野骑士。

    伯纳和德韦特当然不是野骑士,他们是维克多东边的邻居,大贵族契布曼伯爵家的正式骑士。

    契布曼家族是王国首屈一指的军事贵族,他们拥有超过1000人的精锐士兵,十多名青铜阶骑士,还有三位白银阶的大骑士。

    契布曼家族这一代的家主,提莫克.契布曼伯爵为人贪婪又吝啬,在王国出售人马丘陵开拓领的时候,他不愿意花费重金购买领地。

    而当约克家族清理了这片领地后,他又悄悄地派人勘察领地里的状况,结果在靠近他领地边缘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储量惊人的银矿。

    于是,契布曼伯爵让伯纳带人扮作自由民偷偷开采,结果在开采的过程他们发现这座银矿里居然伴生了秘银矿。

    契布曼这下疯狂了,他首先想把这块领地从约克家族手中买下来,可又害怕引起约克家族的怀疑,还没等他想出好的办法,这片领地就被维克多置换了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契布曼大笑三声后下令:继续挖,挖光为止。

    虽然契布曼家族是中立家族,但对于维克多的底细,他一清二楚,一个失去家族庇护的弃子,欺负了也就欺负了。唯一需要当心的就是不要引起约克家族的注意,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把大骑士德韦特派过来坐镇。

    “为了秘银装备,而增加晋升难度才是最愚蠢的做法!难道你想走生死试炼的路!”德韦特愤怒地对伯纳说道。

    他知道伯纳的心思,这次发现秘银矿,让契布曼家族骑士都要争破了脑袋,因此契布曼伯爵决定按照家族骑士排名顺序来分配秘银份额。

    家族的三位大骑士当然要优先供应,可伯纳为了提升自己的排名,竟然提前共鸣了中层三个地元素位和两个水元素位,这种不理智的提升,会给后面的修炼造成非常大的阻碍。

    “老师,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怕后面的‘白石’不够分的。”伯纳低着脑袋,嘴里咕哝着,老师的愤怒让他既惭愧又不安。

    看着高大魁梧如同巨熊一般的伯纳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样子,德韦特好笑又好气。

    伯纳十五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他的扈从骑士,是他手把手地教会他使用各种武器,教导他如何打磨斗气,带着他冲锋陷阵,他亲眼见证了伯纳从一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强大的骑士。而现在这个骑士在面对他的批评时,依然和年少时一样的紧张不安。德韦特相信无论伯纳将来成长到什么地步,都是他的弟子和孩子。

    想到这里,德韦特的眼神柔和了一些,他对伯纳说道:“你现在不需要操心秘银装备的事情,那是家族需要考虑的问题。你记住,跑得快的不见得能成功,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对了,上次驱赶了小领主的护卫后,他有没有再派人来找麻烦?”德韦特接着又问道。

    “没有了,上次的教训让这那个小领主安分了许多,再也没有让人挑着那个可笑的食人魔脑袋四处招摇。”伯纳不屑地说道。

    “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德韦特有些好奇的向弟子问道,为了保密,这个营地可是一直不与外界沟通。

    “刚来这里采矿的时候,我为了收集这片领地里的情报,让手下伪装成自由民在附近另外建了一个营地,所有的情报都是他们传过来的。”伯纳解释道,他虽然长的粗豪,但可不是没脑子的夯货。

    “干的不错!”

    “老师,这个软弱的小男爵完全没有开拓领主的觉悟,居然想着吸纳那些卑贱的自由民,为此他还阻止了布鲁斯对领地的清洗,他的营地现在就和一个筛子一样,全是漏洞!我们的人已经加入到他的营地当中,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瞒不了我们。”老师的称赞让伯纳颇为得意。

    “一个温室里的花朵,是不会明白,只有铁和血才能建立开拓领的秩序。一旦失去了约克家族的扶持,我可以预见,这个小领主将会死在这些自由民的手中。”德韦特感叹道。

    “就是,这位小男爵不想着如何拉拢骑士,却搞什么工分制,搞什么养殖,对了还强迫领民洗澡!尽是一些没用的小玩意!”

    听到维克多如此荒唐无能,德韦特也是失笑摇头,他对伯纳说道:“这个昏庸的小领主对我们很有利,你多留点心,千万别让他被自由民给干掉了,也许我们将来可以彻底控制这片领地。”

    “你这次做的很好!等约克家族的布鲁斯离开这里,我就回去见伯爵大人。如果能控制这处领地,相信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德韦特拍了拍伯纳的肩膀笑着说道。

    “老师,您现在就可以回去,一个布鲁斯我还应付的了!”伯纳兴奋地把自己的胸脯拍的“砰”“砰”作响,虽然契布曼伯爵为人吝啬,但对家族立功的骑士却从不小气。

    “据说布鲁斯离白银阶只有一步之遥,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德韦特看着弟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又警告他道:“千万不要节外生枝,连我都不想和布鲁斯照面。”

    “老师,你可是白银骑士!怎么会害怕布鲁斯,再说了,死在荒野的骑士难道还少了吗?”老师的话,让伯纳非常的诧异。

    “你懂什么!布鲁斯是蔷薇夫人所看重的家族骑士,认为他能够成为约克家族第六位白银大骑士。我杀死布鲁斯不难,但是约克家族一定会仔细调查,到时候这里恐怕就保不住了。”德韦特凝重的语气让伯纳缩了缩脖子。

    这时,两个精壮的男子,推着一个装满残骸的小车,从伙房里走了出来,他们刚刚料理完两只大野猪,正准备把这些残骸拉出营地倒掉。

    腥臭的味道让伯纳和德韦特皱了皱眉毛,然而,树梢上却飞下来几只黑色的大乌鸦,“呱呱”地叫着,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享用这些免费的美餐。

    “你们这些懒骨头!和你们说了多少次?要把这些垃圾拉远一点埋掉!看看,这些天引来多少只这样的臭鸟!”伯纳大声的呵斥着,他把被老师责骂的怒火发泄在手下身上。

    听到骑士的怒骂,这两个可怜的出气筒连忙轰赶这些不请自来的食客。

    也许是知道今天没机会品尝美味了,受到驱赶的大乌鸦在空中盘旋几圈,“呱”“呱”地叫了几声,径直向西飞去。

    维克多此刻正在玩拼图游戏。

    炼金乌鸦虽然聪明,但毕竟不能理解复杂的人类语言,所以它们惟妙惟肖模仿出来的语句,都是杂乱无序的。

    维克多只得一句一句的把这些话语,用炭笔记录在石板上,再按逻辑关系将它们连贯起来。

    经过几天的努力,现在他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在领地东部的那个营地里,有两个实力强大的骑士在偷偷地开采银矿和秘银矿,他们很可能是东边契布曼家族的骑士,而且他们已经渗透到自己的营地里,现在还对自己的领地有了想法。

    维克多轻轻地按了按有些胀痛的眉心,一个护卫在门外大声报告道:“大人,纳尔森队长回来了。”

    纳尔森是被维克多派去埃斯克里男爵领去交换一些物资,并求证一些事情的。

    在维克多命名的办公室里,纳尔森见到自家的领主大人。

    “纳尔森,情况怎么样?”维克多让纳尔森坐在他书桌的对面,笑着问道。

    “大人,埃斯克里男爵对我们的紫蔗酒赞不绝口,我已经换了足量的食盐,一部分桐油,少量的面粉。”纳尔森眉飞色舞的说道,紫蔗酒受到邻居的欢迎,让他非常兴奋。

    一开始的时候,维克多限制领民砍伐紫蔗林,让很多人不解,可当紫蔗酒酿造成功以后,它那独有的甘美味道,让所有人都为之陶醉。埃德文大师甚至表示这是顶级佳酿。

    学者的话,让纳尔森备受鼓舞,他似乎已经看到无数的金索尔再向他招手,所以他开始严格地执行维克多的禁令,绝不允许有人破坏领地的钱途。

    “很好!另外那一件要你打听的事情呢?”维克多压低声音问道。

    “大人,埃斯克里大人说,伯纳是契布曼家族的新晋的骑士,而德韦特是契布曼家族的白银阶大骑士。他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打听这两个人,被我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了。”纳尔森沉重地回答道。

    维克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现在炼金乌鸦汇聚过来的信息都得到了验证。

    “大人,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名尊贵白银骑士会来偷采银矿?”纳尔森有些不解,他还不知道那座银矿里伴生着秘银矿。

    “呵,你知道契布曼家族有多么抠门和贪婪吗?”维克多笑着说道。

    秘银矿过于敏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维克多并不打算告诉纳尔森实情。

    “在契布曼伯爵小的时候,有一次跟随老伯爵去觐见王上,在王室花园里摔了一跤,他不动声色的在草坪上挖了两块草皮藏在口袋里带回了家,之后他把草皮交给家族的园丁,据说他们家花园的草坪就是这样培育出来的,而契布曼老伯爵知道后,大为欣喜,经常用这件事教育契布曼家族的其他后代。”

    纳尔森被这个典故惊得目瞪口呆,他开始觉得,契布曼派遣一位白银骑士来偷银矿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好了,从现在开始,让我们的人不要再去东边那块地了。”维克多在羊皮纸地图上划了一道线。

    虽然觉得很憋屈,但纳尔森还是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那可是白银阶的大骑士,而且十分地不要脸!

    “还有,从现在开始,不要在新来的领民中招收护卫,没有我的允许,也不能让人随便到上层营地来,我信不过他们。”维克多冷冷地说道,绝不能让那些探子发现他的秘密。

    “是的,大人。”纳尔森肃然答道,他知道自家的领主大人正在捣鼓一些新玩意,比如蔗糖什么的,他本人对此也非常期待。

    “过两天,埃德文大师他们估计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你挑选一些护卫,护送他们回黑堡,顺便带些紫蔗酒给老约翰他们出售。”维克多犹豫了一下,对纳尔森说道。

    他一方面需要支开精明的战熊成员,好方便自己的造人大计。另一方面,这些单身汉也确实要放松一下了。

    纳尔森忙不迭地点头,他确实有些挂念那些伤残的老团员,而且他的手下已经不止一次向他抱怨这里的生活太单调了。

    “那大人您的安全怎么办?”纳尔森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地问到。

    “我的实力,你还不了解吗?”维克多笑着,摇了摇头。

    纳尔森顿时哑然,领主大人虽然一副文弱模样,却是一位可以和老食人魔周旋的强者,布鲁斯骑士甚至认为,维克多一旦拿上军用重弩,可以对青铜骑士构成致命威胁。

    “还有,告诉这次不能一同回黑堡镇的人,我会经常安排人员去黑堡镇贩卖物资,以后有的是机会。去吧。”

    维克多示意纳尔森可以走了,却发现纳尔森站在那里,期期艾艾,欲言又止的样子。

    “大人,这个。。您看,这次,是不是给我准备100,哦,不,50金索尔,因为这次人有点多。。。。”在维克多的逼视下,纳尔森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自己的小要求。

    拿着维克多给的钱袋,在自家领主不善的目光中,纳尔森狼狈而去。

    纳尔森离开了房间,维克多往椅背上一靠,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纳尔森是难得的猛将,却没有出谋划策的才能。

    领地里有桀骜难驯的自由民,有心怀不善的大贵族邻居,而自己的领民里面也是良莠不齐,隐患重重。

    这些问题如何解决,维克多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一团乱麻!”维克多拍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忍不住抱怨道。

    又静静地思考了一会,维克多却摇头失笑起来。

    倒不是他想到了什么解决的办法,而是他突然发现,完全没有必要为这些问题而烦恼,因为,时间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炼金生物,血脉能力,强大的炼体术,以及那些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和技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越来越强,所有的问题都将变得不是问题。

    你们这些还用树叶擦屁股的土鳖,我会让你们知道,我即便是个昏庸的小领主也不是你们所能仰望的。

    维克多想到这里,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无间真是个有用的技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