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傲慢与偏见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契布曼伯爵否决了控制维克多领的计划!德韦特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了嘴边的肉都不吃,这还是契布曼伯爵吗?

    “其实,无论我们在那片领地里做什么都不可能真正地控制那里。因为真正决定那片领地归属的力量在领地之外!”在德韦特不解目光中,契布曼伯爵解释道。

    “威廉姆斯大公!?”到底是踏入超凡领域的大骑士,德韦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对!我相信,只要我点点头,威廉姆斯大公就会将那块领地双手奉上,至于小男爵,自然会再次被盗匪袭击,不过这次却不会有约克家族的骑士去搭救他。”

    “在此之前,我们的任何小花招都没有意义,只会暴露我们的意图!”

    听契布曼这么一说,德韦特才恍然大悟,原本就是这样,力量才能决定权利,自己堂堂一个白银阶的大骑士,却尽想着用一些鬼蜮伎俩去谋算一个自身难保的小领主,着实可笑。

    “大人,慧眼如炬,我远远不如。”德韦特惭愧地说道。

    “那你说说看,我们能向威廉姆斯大公开口要那块领地吗?”契布曼有心考验一下德韦特的政治智慧。

    “当然不可能!”德韦特斩钉截铁地说道,身为一个大骑士,一旦从蝇营狗苟地想法中跳了出来,他立刻有了常人难及的视野。

    “威廉姆斯大公在贵族院和元老院占尽优势,又有教会的支持,看起来花团锦簇,声势极大,但他的短板也非常明显,那就是他的军事实力不够!”

    “如果不是罗兰殿下把约克家族逼迫的太狠,恐怕他连和王子党掰手腕的能力都没有,所以他肯定要拉拢王国的其他军事贵族加入他的阵营,而我们契布曼家族自然会受到他的重视。”

    “可惜,他的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两个黄金骑士,王国一半的军事实力!呵呵,要我们把赌注押在他的身上,那怎么可能!”

    “大人,只是我一直有个疑问,既然我们不看好威廉姆斯大公,为什么不支持爱德华王子?”德韦特向契布曼问道。

    政治投机虽然风险很大,但收益也很大,既然不看好大公党,为什么不支持王子党,反而要保持中立呢?德韦特可是知道自己主君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因为我看不准!”契布曼凝重地说道。

    “其实,王子党才是最弱的一方,他们除了有大义名分和雄厚的财力,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罗兰殿下的支持!”

    “可惜,罗兰殿下的支持不能代表王国三大骑士团的支持,事实上军事大臣戈隆侯爵和三大骑士团只想把罗兰殿下推上王座!”

    “而且,威廉姆斯大公也不是没有手段翻盘,据说他正和光明山的那位谋划着一个方案,只是,现在的情报太少,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教会?!大公这是要做什么?他难道不知道这会得罪王国所有的领主吗?”德韦特惊怒道。

    教会目前的教宗雄心勃勃,企图加强教会在人类世界的影响力,这和所有人类领主的利益向悖。

    “教会毕竟是人类世界中最强大的势力,他们所着眼的绝不会仅仅是冈比斯王国,这里面的利益纠葛太深,所以我们只能先保持中立,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契布曼揉了揉额角,王国风谲云诡的政治局势令他也头疼万分,情不自禁地叹道:“要是罗兰殿下愿意坐上王座,我必然会全力支持!”

    罗兰长公主,二十三岁就已经是黄金骑士,二十五岁击败了老牌黄金骑士艾德里安,她所表现出来的骑士天赋和军事才华,折服了王国所有的军事贵族与高阶骑士。说她是天之骄子一点也不为过。

    “大人说的是,只是。。。罗兰殿下的性格。。真是让人。。。。”德韦特呐呐地说道。

    “唉。。。”两个大骑士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看,同时叹气摇头。

    “其实,我最佩服的是蔷薇夫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明明是战败的一方,非但实力未损,还获得了整个人马丘陵的控制权,领地比原来的公爵领还大了好几倍,不动声色地就交好了踏入传奇领域的帝国皇帝陛下,现在无论是那位殿下登上王座,她都巍然不动。这种智慧和手段,真是让人叹服!”契布曼拍着桌子,感慨地说道。

    “约克家族不是大公党地核心成员吗?如果王子党获胜,她怎么还能巍然不动呢?”德韦特不解地问道。

    “约克家族是被罗兰殿下逼到大公麾下的,事实上正是约克家族的投效才让大公生出了觊觎王座的念头,只是约克家族能被逼到大公麾下,难道就不能被逼到帝国皇帝麾下吗?要知道,帝国皇帝收复东部三行省的时候,约克家族可没有拖他的后腿。”契布曼冷笑道。

    “原来如此,到底是以野猪为纹章的家族,不能逼迫,一逼迫就凶猛了。”德韦特喃喃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弃那个计划吧,只是那个无能的小领主,要是来找我们麻烦怎么办?毕竟我们是以自由民的身份在那里挖矿,而他现在正用铁血手段清理领地里的自由民。”德韦特向契布曼请示道。

    “无能?呵呵,德韦特你已经被傲慢蒙蔽了双眼,难道你没看出来维克多男爵大人已经和我达成默契了吗?”契布曼轻笑着,摇了摇头。

    “老伯爵在世的时候,常说一句话,没有愚蠢的领主!我对这句话深以为然,即便那位领主是个真正的白痴,他的手下也会让他成为合格的领主!”

    “一位领主,拥有堪比骑士的护卫队长,在自己的手下被一伙自由民射穿了大腿,却按兵不动,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已经知道那处营地是我们的人。所以他的手下再也没有靠近东部的那块领地,这是他向我表明,他已经承认我们实际控制了那块地方!”

    “还有那个被你们认为无用的工分制,在我看来简直妙到极点!”

    契布曼顿了顿,对一头雾水的德韦特问道:“德韦特,你说说看,我们统治领地的基础是什么?”

    “是封臣!”德韦特想了想说道。

    骑士和城堡是领主统治领地的核心,封臣才是基础。

    “对!是封臣!为了保证封臣对领主的忠诚,我们需要考验领民整整三代人。但维克多男爵不具备这个条件,因为他被家族放弃了,他毫无根基。所以他想出了工分制。”

    “1000个工分换一亩土地,这个诱惑让他的领民无法拒绝,为了获取工分,他们会拼命的为维克多男爵工作,而为了保证这个制度最终得以落实,领民们又会拼命的维护男爵的统治。这就是忠诚,一个用利益连接起来的忠诚!”

    “你再看看,一穷二白的维克多男爵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什么?”契布曼目光灼灼地问道。

    “他什么也没付出!”

    德韦特震惊地发现维克多其实什么也没付出,就获得了领民的拥戴,至于分给领民的土地,封臣本来就会被册封土地。

    “不!他付出了未来!了不起!真是了不起!用一个空泛的未来,就换取了领民的衷心拥护!真是一个天才想法!”契布曼忍不住站了起来,来回踱了两步。

    “大人,那我们是不是也能这么做吗?”德韦特有些激动地说道。

    “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封臣,而封臣是排外的!”契布曼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如果允许领民用工分来换取封臣的身份,那些经历三代考验的封臣会怎么想?人类社会就是这样,总是想着把别人压在自己屁股下面。

    “可惜,维克多男爵还是太年轻,经验不足,他把工分和铜索尔绑在一起,在我看来就是个败笔!这会让他破产,他根本预料不到领民对工分的热情!”

    契布曼想到维克多要付出一大笔钱,忍不住有些心疼,尽管这不是他的钱,但他天性如此。只是他并不知道,维克多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过,他发明的紫蔗酒也许能让他渡过这个难关。”契布曼咂了咂嘴,又说道。

    德韦特通过安插在山丘营地的眼线,弄了一些紫蔗酒过来,契布曼尝过以后,对其独有的甘甜味道大为赞叹。

    “是啊,谁能想到,在别人眼中毫无价值的紫蔗,在维克多男爵的手中,居然会产生这么大的价值!”德韦特叹道,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再用小领主来称呼维克多了。

    “温布尔顿家族,不愧是商业贵族,他们天生就有着敏锐的商业嗅觉,真是让人嫉妒!”

    维克多如此,而王国前财务大臣,温布尔顿老侯爵更是如此,他一生赚取的财富比契布曼家族几代人积累财富还要多。

    一般贵族在人马丘陵购买领地和爵位最多也就十万金索尔的样子,索菲娅却花了整整五十万金索尔,尽管契布曼知道,这其实是索菲娅的政治献金,但依然眼红地不要不要的。

    那老色鬼,当初娶得怎么不是我的女儿!?契布曼愤愤地想到。

    “所以现在最好的方案就是维持现状,那里的秘银矿我们照旧开采,但不要让我们的人去维克多领别的地方活动,这是领主之间的默契。”

    一方面,任何对那片领地的小动作都可能惊动约克家族,从而暴露秘银矿的秘密。另一方面,如果为了获得那片领地而加入大公的阵营,不但要承担莫测的政治风险,而且也绝不可能再独吞那条秘银矿脉。只有维持现状才能获得最大利益,契布曼很清楚这一点,为此他不会去拖维克多后腿,甚至还要帮助维克多掌控那片领地。

    “是的,大人!”

    “还有,那些紫蔗可以砍伐过来,我们也用来酿酒,再让我们的人盯着点维克多男爵,看看他还有什么发财的点子!”契布曼吩咐道。

    契布曼说德韦特被傲慢蒙蔽了双眼,而他自己也被贪婪蒙蔽了心智,他万万没想到正因为他对紫蔗的觊觎,日后为他的领地带来了一场灾难。因为在维克多和他的封臣眼中,紫蔗远比秘银更有价值。

    挖我的秘银可以,但动我的紫蔗,那你是自寻死路!

    “可惜,维克多男爵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夹在大公党和王子党之间,他随时都会被碾得粉身碎骨!”德韦特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虽然维克多男爵表现的才华让他惊叹,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还没有自保的能力。

    德韦特的话却让契布曼伯爵心中一动,已经错过了冤大头温布尔顿老侯爵,难道还要错过温布尔顿小男爵吗?他有一种直觉,维克多会成为比老侯爵还要成功的商业贵族。

    “德韦特,我要你暗中留意维克多男爵,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走投无路了,我们就庇护他,只要他愿意加入我们契布曼家族,我就把吉莉安嫁给他!”契布曼伯爵严肃地对德韦特吩咐道。

    德韦特脑海中,顿时出现一个嚣张跋扈的倩影,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