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交心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嗬!”维克多吐气开声,重重地一拳砸一个大沙包上,激荡的力道让300磅重的沙包向后甩了出去,又在铁链的拉扯下荡了回来。

    维克多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眼睛里是遮掩不住的喜悦。这一拳的力道达到了200KG,已经和地球上的重量级职业拳手有的一比了。

    体魄8,精神14,感知21,生命18。

    这是维克多目前的元素属性数据,和最初的数据相比体魄足足提升了1点,其余的元素属性也有一定程度增长,但都没有达到1个标准的单位。

    之所以有这样的增长,是因为维克多修炼了X-3中记载的炼体术。

    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普遍比较强壮,根据X-3的检测,壮年农夫的体魄大多达到了8点,相当于地球上的职业运动员的身体素质,而精锐士兵的体魄一般在9点左右,最高达到10点,比地球上绝大多数人都要强壮的多。

    就是这1-2点的属性提升,却需要这些精锐的士兵经历多年的刻苦训练,而维克多仅仅用了五十多天。

    从修炼效率来看,炼体术远超普通的锻炼方法。但是,炼体术能不能帮助他突破人体极限,维克多还不能确定。

    就维克多目前采集的数据来看,他还没有发现普通人的单项属性超过10点的,凡是超过10点属性的,不是骑士,就是凶暴化的人类。所以,维克多认为单项属性10点,是普通人类的极限。

    维克多认为修炼炼体术后,突破极限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国王将这些炼体术载入到炼金塔的意志侧储备中,生成了一个名为“秘形”的新技能。

    而且,这些炼体术确实有不可思议的效果。比如,维克多目前主修的伏牛桩,按照X-3的记载,修炼到高深处,可以单手压倒500KG重的公牛,这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类的极限了。

    X-3中记载的桩法共用十五种之多,但维克多修炼后发现,效果最好的有三种,分别是伏牛桩、灵猴桩和金蟾桩。

    伏牛桩对体魄属性的提升最大,灵猴桩对感知属性提升明显,而金蟾桩则是修炼气血运转,对生命属性的提升有一定帮助。

    其中修炼伏牛桩的效果最显著,而其他两种桩法则差了很多,提升的生命属性和感知属性也微乎其微。维克多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他的体魄属性最差,还没有达到凡人的极限。而感知属性和生命属性都已经超过了10点,尤其是感知属性达到了惊人的21点。

    不过,维克多目前最想提升的就是体魄属性,因为这项属性不仅仅提升了他的力量,还提升了他的骨骼和肌肉的强度,最重要的是提升了他的体力,这可以让超限,超感,无间和天启的持续时间延长,现在他的天启状态可以持续30秒,比最初的20秒多出了整整一半的时间。

    最让维克多费解的是精神属性,他发现无论是那一种桩法,在观想的时候,精神属性都会有所提升,只是修炼结束后,这项属性又会回到最初的14点,完全没有半点增长。

    但无论如何,秘形的修炼给了维克多一个提升实力的途径,甚至可以提升炼金人类的实力,这才是最关键的。

    “纳尔森你觉得我这一拳怎么样?”维克多喜滋滋地向站在一旁的纳尔森问道,他自觉修炼有成,现在很想得到“专业人士”的肯定。

    纳尔森上前一步,举手轻轻一档就把荡来荡去的沙包稳稳地托住,他对维克多说道:“大人,我不认为练习这个‘打沙包’会有什么用?我觉得,您如果想要提升实力,还不如多练习长短兵器的运用。如果我们失去了武器,仅凭徒手甚至无法打败豺狼人。”

    维克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只是想让纳尔森看一看他力量的增长,可对于一个体魄达到20点的凶暴战士,7点体魄和8的点体魄又有什么区别?

    其实,维克多已经意识到,属性指标仅仅表述生物的元素浓度,不能代表这个生物的真实战斗力。比如,大陆上有一种名为巨角犀的食草动物,它们的体重超过8顿,身高超过四米,它们的皮既厚实又坚韧,足有10厘米那么厚。哪怕是最凶残的夜刃豹也无法对这种巨兽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手持5米长矛的人类士兵却足以杀伤这种动物。

    可以想象一下,一名身体素质堪比摔跤运动员的士兵,手持锋利长矛,用力捅刺的时候,会产生多么可怕的杀伤力。

    这也是为什么体魄与感知超过普通人类的豺狼人,在面对人类军队有组织地围剿,豪无招架能力的原因。

    “那些牺牲的士兵都已经安葬了吗?”维克多向纳尔森问道,这次在清剿行动中维克多手下的士兵有5人阵亡,11人负伤。

    “都已经安葬了,那些伤员也都得到了妥善的照顾,按照大人的吩咐,每一个阵亡士兵的家属都可以得到50枚金索尔的抚恤金,可是他们都希望大人能给他们工分作为补偿。”

    这些士兵的家属想要得到工分而不是金索尔也是清理之中的,毕竟在这片领地中金索尔对于领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好吧!所有阵亡的士兵每人补偿64800工分,所有负伤的士兵每人补偿5000工分,那些重伤残疾的士兵每人补偿10000工分。”维克多点了点头说道。

    “大人!这太多了!”纳尔森吃惊地说道,就算是对内政不太在行,他也已经看出来维克多的工分制出了问题。

    以这次抚恤为例,64800工分可以换64亩封地,而这些工分还可以继续在领地中使用,甚至可以兑换成铜索尔。这样算来,等于给每个阵亡的士兵补偿了64亩封地和50枚金索尔。而领主的土地资源是极其珍贵的,如果把土地都分封下去,意味着不会再有骑士愿意加入这个家族,那怕是这个家族的血裔骑士,没有足够的土地供养,他们也会加入其他的大家族。

    “没关系,我们领地里有的是土地,这些士兵为了领地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理应给他们的家人足够的补偿,这样才能激励其他的士兵英勇作战。”维克多微笑着说道。

    维克多也很郁闷,当初他一穷二白,为了笼络人心推出了工分制,但他低估了土地的价值,又低估了工分的价值,才造成了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这也是因为他完全没有治理领地和家族的经验。但他现在不可能再去调整工分制,否则他的统治力将受到削弱,毕竟工分制是这些领民拥护他的基础。

    好在,他现在已经不准备将更多的领民纳入工分制,而且他准备渐渐地让炼金民兵加入现在的护卫队,这不仅能大大提高领地军队的战斗力,还可以节省大笔的军事开销,这些炼金民兵可不需要军饷和抚恤。

    而在此之前,必须赚取足够多的金索尔!

    “说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有卫兵阵亡,营地里的村民对此有什么想法?”看到纳尔森又打算劝说自己,维克多连忙抢先问道。

    纳尔森虽然是勇猛善战,但他确实不懂内政,他还不能理解,维克多目前只能将错就错。

    “大家的情绪都很稳定,这些人都是见惯了生死的,而且我们死的人很少,大家对这次的清剿成果都很满意。”纳尔森对维克多笑着说道。

    这次的清剿行动中,三个中型流民营地被踏平,消灭的流民有一百多人,这些人大多是流民首脑的死忠份子,而那些流民首领也都被纳尔森干掉了。维克多的领民们对此欢欣鼓舞,现在营地里的气氛热烈,甚至比上次剿杀食人魔还要热闹。

    “现在投靠我们的自由民有多少?”维克多也笑着问道,尽管死了很多自由民,但毕竟这是一个可喜的胜利,而维克多本人也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立场和责任。

    “那三个营地里我们收编的自由民就有一百余人,现在每天还有大批的自由民希望能加入我们,这给我们的营地带来很大的压力,我正准备向您请示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纳尔森向维克多正色道。

    “在营地下面找一处空地,建一个临时营地,先把这些人暂时安置在那里。另外,我不打算直接给他们领民的身份,毕竟他们觉悟的太迟了,必须受到区别对待。”

    “当然也不能让这些人闲着,安排一些劳作任务给他们,让他们帮我们开垦荒地,修筑道路和村庄,告诉他们,每隔一个月,我会挑选他们当中表现最好的二十个人,成为领民。”维克多压抑住内心的喜悦,淡淡地吩咐道,他现在已经明白仁慈和平等并不能简单地适用于这个世界。

    不过,有了这些自由民的掩护,维克多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去生产炼金人类,而那些强大的炼金人类很快就能在这些欺软怕硬的自由民中成为领导者。到时候,他所控制的人力将会成倍地增长。

    想到这里,维克多不由得面露喜色,但纳尔森却又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治安怎么解决?”

    这些自由民大多是些青壮,性情粗野而彪悍,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打架斗殴常有发生,而纳尔森手下的卫兵也有自己的巡视任务,不可能天天盯着他们。

    “你提醒的对,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治安官!”维克多皱了皱眉说道。

    以往,维克多的领民都在村民组长的控制下,没有出什么乱子,但现在这么多的自由民,就不是几个村民组长能管地过来了。

    那选谁做治安官呢?

    治安官在领地里断人生死,权利极大,他们是领主意志的执行者,领地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必须忠诚,果敢,处事公正又富有智慧,最重要的是必须有实力。

    维克多静静地想了一会,还是没发现合适的人选。不过当他看到纳尔森正眼巴巴的看着他时,脑海中灵光一闪,出现一个人影。

    “你觉得琳达怎么样?”维克多向纳尔森问道。

    琳达上一次悍然杀死了恶棍罗根,给维克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琳达负责营地的伙房和小食堂的事务,她对烹饪非常有兴趣。

    “琳达?她不行!她。。。。实力太差了!”纳尔森连忙摆了摆手,作为琳达的伴侣,他很清楚琳达的实力不足以威慑那些桀骜不驯的自由民。

    “琳达嫉恶如仇,虽然实力不强,但她是你的伴侣,现在有那个不长眼的自由民敢无视北地之熊的威名。”维克多向纳尔森调侃道。

    三场血腥杀戮,让纳尔森北地之熊的名号在整个领地中流传,那些自由民真是闻之色变,而维克多的领民却备受鼓舞,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领主的护卫队长是一位堪比骑士的强大战士。

    “大人,关于我的名号,我有件事情需要向您坦白。”纳尔森向维克多苦笑着说道。

    纳尔森将自己名号的由来,以及和撒桑大贵族塔尔图斯家族的恩怨向维克多作了详细的解释。

    维克多听完之后,既惊讶又好笑,还有些感动。

    他惊讶的是,纳尔森作为一名凶暴战士,居然正面杀死了一名青铜骑士,这种实力着实令人惊叹。

    好笑的是,名声显赫的战熊佣兵团居然混的这么惨,差点到了解散的地步。

    而令他感动的是,纳尔森为震慑那些自由民,不惜暴露自己试图隐藏的名号,这说明战熊佣兵确实把他当作值得效忠的主君,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园。

    “纳尔森,有两个问题,不知道你想过没有,第一个问题是,你被人给阴了,而这个阴你的人就是为你宣传名号的人,如果我没猜错这个人应该是你们的竞争对手,表面上看这个家伙为你宣传了名声,实际上他把你架在了火上烤,而你却全然不知。”

    “妈的,是铁狼那个畜生!难怪最后被奎因家族收编的是他们铁狼佣兵团,而不是我们战熊佣兵团。我说他怎么这么好心为我宣传名号,我还以为他对我们已经服气了,没想到,这畜生居然和我玩阴的!要是能再见到这个卑鄙的家伙,非活撕了他不可!”纳尔森咬牙切齿地说道,维克多的话让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大人,果然英明!”

    面对纳尔森崇拜的目光,维克多淡淡一笑。

    一个捧杀的小手段,还能瞒得了我?哼!电视剧都看烂了!维克多有些得意地想到。

    “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得罪了撒桑大贵族,不得不隐姓埋名,离开多铎王国,这点我可以理解,但你到了冈比斯以后,为什么还要隐藏自己的名号?”

    “因为这个名号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所以大家伙都觉得应该隐藏这个名号,大人,我不是有意要欺骗您的,如果不是这些自由民欺负我们没有骑士,我没打算再宣扬这个名号。”纳尔森惭愧地说道。

    “这算什么麻烦?难道撒桑的大贵族还能飞到冈比斯王国来咬人不成?哼!一个塔尔图斯家族,在这里还没那么大的面子!就连我这个小领主都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当初你要是打出北地之熊的名号,愿意招募你的家族大有人在!怎么样,现在有没有一点后悔?”维克多笑眯眯地朝瞠目结舌的纳尔森揶揄道。

    “没有!说起来还要感谢铁狼那个畜生,否则我们也不会加入到大人的麾下,下次要是见面,我就打断他两条腿好了!”纳尔森连连摇头,真诚地说道。

    “这是我的荣幸!”

    维克多向纳尔森行了一个贵族礼,两人相视一笑。

    “大人,您真的不担心塔尔图斯家族找我们的麻烦吗?”纳尔森还是有些担心,塔尔图斯家族是撒桑帝国的豪门,他们的家主可是一名黄金骑士。

    “不用担心!几年以后他们就不敢来找我们的麻烦!十年以后他们就只能匍匐在我们的脚下!”维克多豪气干云地说道。

    现在对于维克多来说,炼金塔才称得上是麻烦。根据国王的推测,炼金塔的魂火来源于同一个灵魂,而维克多简直无法想象一个精神属性超过5000的生物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而这样的超凡存在却被奈瑞尔帝国拘禁了灵魂!

    只要给维克多十年的时间,作为奈瑞尔帝国遗泽的继承者,就算是整个王子党,维克多也有信心,一次车翻!相比之下,远隔万里的塔尔图斯家族又算什么?

    “大人,我对此深信不疑!”虽然很不可思议,但纳尔森的直觉告诉他,维克多说的都会变成事实。

    “你去和琳达通个气,过两天我就会任命她担任领地的治安官,再去让莉莉娅来见我,我要和她商讨一下修建临时营地的事情。”

    正当维克多向纳尔森吩咐事情的时候,“呱!”一声鸦鸣,一只大乌鸦飞了过来,落在了维克多的肩膀上。

    是黑羽!维克多心头一阵狂喜,妮可他们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