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白塔阵营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细白的汤汁在火锅里沸腾,奇香扑鼻,令人食指大动。而红松木圆桌上,已摆满了生鲜菜蔬,各色兽肉,鱼片虾仁,红红绿绿,甚是喜人。

    “维克多,这就是你发明的火锅?”埃德文两眼放光地看着这个造型别致的铜制火锅,向维克多问道。

    这个铜制的火锅,口大腹圆,内外两层,内层烧炭,外层沸汤,中间还有个排烟的小烟囱,正是地球上常见的木炭铜火锅。

    “不错,这就是我最近才发明的火锅,在寒冷的天气,这种火锅吃起来最是暖人。”维克多笑吟吟地介绍道。

    埃德文和布鲁斯一回到维克多的山丘营地,纷纷回到自己的临时木屋,好好的泡了一澡后,倒头就睡,连续几天的战斗真是把他们累的够呛。

    当他们醒来后,天色已黑,正是饥肠辘辘的时候,就接到了维克多的晚餐邀请,于是埃德文,布鲁斯,妮可来到了维克多办公别墅,在这里他们见到维克多为他们准备的美食——火锅。

    维克多原本还邀请了布鲁斯的四个扈从骑士,可他们需要寸步不离地看守异化鼠的尸体,就连吃住都在同一个屋子里,自然不能前来。

    对于约克家族的谨慎,维克多表示理解,事关家族核心利益的重要资源,容不得半点疏忽。

    “维克多,这是豆酱吗?为什么会这么香?”埃德文端起面前的一个银盏,用力嗅了一下,只觉得香味诱人,喉咙都不由得动了一下。

    “因为豆酱里面调入了野荆草,黑椒,绿蒿这些香料。”维克多笑着答道。

    “野棘草?这种植物虽然香味诱人,但味道又苦又涩,你是怎么祛除它的味道的?”埃德文尝了一口酱料后,只觉得满口鲜香,完全没有料想中的怪味。

    “野棘草没有直接加入酱料中,而是用橡实油炸过以后,这些橡实油就具有了野棘香味,所以橡实油才是这盘酱料的关键。”维克多得意地说道。

    说起来利用铁橡木的橡实炼油还是维克多首创,这个世界的人类还没有植物提油的习惯,所有的菜式也是非炖即烤,这让习惯了各色美食的维克多如何能忍,好在他的领地里动植物资源丰富,又有了布索这个专家帮忙辨认毒性,维克多可以从容试验各种香料。

    “维克多,你对美食的认识超出了我的想象,这一路上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相比王都贵族的生活,我们还真是一群乡下贵族。”布鲁斯有些自嘲的笑道。

    冈比斯的地方贵族认为王都的宫廷贵族都是些华而不实的家伙,而宫廷贵族也嘲笑地方贵族是粗鄙的乡巴佬。

    “布鲁斯大人,这些独特香料可不是维克多大人发现的,而是一些新加入自由民采集的,这些人的生存能力强的惊人,他们帮助营地找到好几种新的作物,比如这种地薯,完全可以当作粮食食用。”纳尔森向布鲁斯解释道,他以为炼金辅兵是新加入的自由民。

    “有的自由民长期在野外生活,他们的一些生存技巧是非常有价值的知识,只可惜我们白塔大多数人都无视这一点。”埃德文惋惜道,他是少数几个认识到阶层割裂导致了许多有用的知识无法收录整理的白塔学者。

    “大师,来尝尝这个涮羊肉,这个可是小黄羊羔的后腿,切成薄片,在沸汤里滚一滚就可以蘸着酱料吃了。”看到埃德文有些黯然,维克多连忙殷勤地夹了一片涮好的羊肉放入老学者的酱料碟中。

    维克多可是为了进一步拉近和埃德文以及布鲁斯的关系,才精心设计了这一次火锅宴,因为他很快就有求与这两位了。

    所谓,食不厌精,烩不厌细,从饮食的精细程度就可以反映出一个族群的文明程度。这个世界的人类贵族高高在上,但在维克多看来其实可笑的很,他们一味的追求仪态礼节,而没有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

    就从饮食上来看,单调的烹饪方法,单调的口味,让贵族和平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贵族为了彰显自己高贵,只能在餐具上,礼仪上下功夫。

    这也难怪,一个为领主做饭的厨子,平时除了做饭还要处理杂务,农忙的时候还要去地里帮忙,战争的时候还要披甲作战,这让他怎么有心思钻研厨艺,推陈出新。

    没有鲜明的社会分工,说到底还是因为生产力低下,而生产力低下,除了因为人类还在不断地与异族竞争外,维克多认为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贵族阶层和平民阶层严重割裂!维克多有种感觉,这种鸿沟是人为故意造成的!

    不过,维克多没兴趣去研究这种问题,他现在只想拉关系。

    埃德文一行人得到了异化生物,这种重宝必定会让他们迅速的回归自己的势力范围,也许就是明天。而维克多需要埃德文帮助他推广蔗糖、香料和咖啡,需要布鲁斯帮他照顾黑堡镇上的一帮人,好让他的紫蔗酒能赚到第一桶金。

    所以,维克多的方法是,大家吃好,喝好。这完全符合地球上华国人的行为习惯,非常有效。

    “维克多,你用的这是什么餐具?”

    妮可看到维克多手拿两根细长的木棍,灵巧地就将食物夹入了碟中,这种新奇的餐具,让她美目放光。

    “这个嘛?我叫它筷子。”维克多向妹子讪笑道,只有他和纳尔森使用筷子,而给妮可三人准备了刀叉以及镊子和漏勺。

    “给我试试!”妮可向维克多嗔道,没有让她使用一样的餐具,让妹子不爽了。

    “好,不过筷子可不太好用,纳尔森可是花了两顿饭的功夫才掌握的,我觉得你可以先用……..我是说,你完全可以用筷子了。”

    一双筷子递到了妮可的白皙的纤手中,就在维克多说话间,妮可已经灵活自如的用筷子品尝美味了。

    “真好用!”妮可说着还斜睨了维克多一眼,即狡黠又妩媚。

    “我也来试试。”埃德文大感兴趣的说道。

    可看似简单的筷子到了埃德文手中,他才发觉难用的一塌糊涂,无论他换了多少种握法,也没办法对付那怕一个菜叶。而这时候,布鲁斯也已经运筷如飞,各种食材涮的不亦乐乎。

    “这筷子看似简单,却极考验人的协调能力,也只有骑士这种精神与肉体高度统一的生物才能这么快就掌握用法,我这样的普通人是没办法了。”埃德文愁眉苦脸地放下了可恶的筷子。

    “没关系,筷子最大作用就是为了分享食物。”维克多笑着说道,还体贴地为埃德文涮了一片鲜嫩地地蜥肉。

    “维克多,这可不符合贵族礼仪啊。”在维克多为他夹了一个涮虾仁后,布鲁斯调侃着笑道。

    新奇的火锅,新奇的筷子,新奇的就餐方式,让重视礼仪的骑士有了一种特别放松的感觉,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你喜欢就好。”维克多也笑着回应道,他为妮可涮了一个鱼片,让妹子心里甜滋滋的。

    不知不觉中,一种温馨融洽的气氛已经在饭桌上蔓延,让所有人的面容都挂上了会心的微笑。

    这就是维克多想要的效果,不分主次的圆桌,美味可口的火锅,相互之间的照顾,拉进了彼此间的距离,这才是华国传统饮食文化的魅力所在。

    而维克多已经将这种风俗带入到他的领民中间,并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让他们更亲密也更团结。

    “纳尔森,还真没想到你就是北地之熊,你和塔尔图斯家族骑士的那一战,可是成为了见习骑士的经典教材,我还拿这一战教育过我的扈从骑士。”布鲁斯向纳尔森举杯笑道,他们已经知道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哦?怎么回事?”维克多好奇地问道,他只知道纳尔森正面干掉了一位骑士,却没问过具体细节。

    “纳尔森可是一击就杀死了那名撒桑骑士,这件事在骑士圈可都传开了。”妮可掩嘴笑道。

    女骑士刚喝了一些紫蔗酒,面色绯红,此时笑靥如花,眼波流转的样子真是美不胜收,看的维克多心头一热。

    幸好那四个混蛋不能来赴宴,否则让他们看到妮可这美艳的样子,还不铁了心的要撬我的墙角。维克多喜滋滋地想着。

    “我也没想到那名撒桑骑士,撞见我们之后,竟然直接跳到空中向我劈斩,这才被我抓住机会,一击毙命,如果他在地面上向我攻击,我能不能打的过他,还真说不准。”纳尔森闷声闷气地说道,自从知道被人耍了以后,他已经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

    “腾跃斩,身体凌空劈斩,威力极大,风险极大,除了用来震慑普通人,没有任何实战价值,那名撒桑骑士死于傲慢与轻浮,成为了所有扈从骑士的反面教材。”布鲁斯摇头说道。

    维克多这才恍然大悟,估计那位撒桑骑士以为纳尔森是普通的佣兵,直接放大招,结果身体凌空,无处借力,被20点体魄的纳尔森当场劈死。

    所以,那位逗比骑士其实是浪死的,还可耻地成了反面教材,难怪塔尔图斯家族会大发雷霆。

    “维克多,你们这次对自由民的处理非常正确。这才是一个合格开拓领主应该采用的手段。”埃德文向维克多说道。

    “说实话,一下杀死这么多人,我是有些不忍的,但他们会威胁到领民的安全,我又不得不这么做。”维克多苦笑道。

    “维克多,这就是开拓领主的觉悟,要知道你所谓的合法所有权只是在贵族世界中通用,对于那些抱团的自由民来说,他们可不会在乎你的合法身份,只有力量才能决定领地的所有权。如果你有城堡有骑士,他们就会畏惧你的力量并臣服于你,可你没有这些,你就必须用铁血的手段来展现你的力量,否则他们就会对你使用铁血手段。你要记住,只有对臣服于你的人,你才能谈仁慈!”妮可向维克多郑重地说道。

    妮可的话直指本质,让维克多耸然动容,对臣服的人仁慈,对不轨的人铁血,这不就是内圣外王吗。

    “谢谢你,妮可,我一定会谨记你的告诫。”维克多诚恳地向妮可说道。

    “其实,这是西尔维娅夫人说过的话。”维克多的感激让妮可有些不好意思。

    维克多对这个世界上的贵族一直有种莫名的优越感,他认为这些贵族大多愚昧而无知,这种认知源于他超越这个时代的眼界。而西尔维娅的智慧与见识,让他意识到这个世界的领主和贵族不容小觑。

    “维克多我要提醒你,你这次剿灭领地里盗匪已经足够了,绝不能再继续使用这种手段,否则光辉教会就会找你的麻烦。相比净化巫师,教会更注重保护自由民和领民,所有挑战教会底线的领主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那怕是兰特帝国第五世皇帝也死在了教会的手中,就是因为他造成了7000自由民的死亡。”埃德文也向维克多告诫道。

    “能说得具体些吗?我很奇怪,教会如此强大,又重视自由民和领民的生命,为什么人类世界中还有这么多自由民流离失所?难道他们不能改变平民生存环境吗?”维克多严肃地问道,事关生死,他不得不慎重。

    埃德文和布鲁斯对望了一眼,继续说道:“这个问题很复杂,我可以明天和你详细探讨,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加入一个阵营!”

    “什么阵营?”维克多皱眉问道,他虽然脱离了王子党,但也不愿意加入大公党。

    “白塔阵营!”

    ——————————

    晚餐已经结束,维克多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他还在思考埃德文的话。

    所谓白塔阵营,其实就是所有世俗领主联合起来,对抗教会的威胁,即便是敌对家族,在面对教会威逼时,也要放下矛盾,团结一致。

    无需考虑,维克多当然加入了这个阵营,他烦恼的是这里面透露出两个信息。

    第一,教会很强大,领主力量必须团结一致才能对抗。

    第二,教会很强势,任何挑战它底限的人都会被它碾压。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维克多作为领主,要怎么做才能在教会的阴影下获得足够的发展空间,这是他要搞清楚的问题,他可不想一个不小心触怒了这个庞然大物,最后被碾的粉碎。

    正当维克多辗转反侧的时候,他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超感开启,映入他脑海的是妮可婀娜的身影,维克多心头一热,正打算起身开门的时候,只见门闩一震,竟然被打开了,美丽的女骑士一个闪身就进了屋子,顺手就把门又插了起来。

    维克多刚准备开口,妮可火热的身体扑入了他的怀中,一个芳香柔嫩的唇印在了他的嘴上,一切已无需再说……..

    月色温柔,屋内细如游丝的呻吟,让这如水的月光也旖旎了起来,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