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秘闻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一只巨大的迅鸟,发出不满的咕噜声,套在身上的鞍具令它非常不舒服,不过当它看到布索的一个手势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卧了下来。【零↑九△小↓說△網】

    “然后怎么做?就是将地蜥喂给它吗?”妮可纤美的手中握着一只半死的地蜥,向旁边的布索问道,马上就可以试骑这种大鸟,让她既兴奋又甜蜜。

    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有人骑乘这种大鸟,就连纳尔森都有些眼红,可维克多一句话,就把这个机会让给她。

    妮可穿着一身紧身女式犀皮软甲,这种皮甲防御力不足,但胜在轻便灵活,所以必须贴合人体设计,穿在身材高挑的女骑士身上,更衬托出她长腿蜜腰,胸挺臀翘,让维克多格外眼热。

    在布索的首肯下,妮可将手中的地蜥喂给了趴在地上的迅鸟后,迅速翻身登上鞍具,一抖缰绳。迅鸟也立刻站了起来,一昂头就将十斤重的地蜥整个吞进肚子里,发出一声大叫,撒开了双腿跑了起来。

    看到妮可身形矫健,动作敏捷,维克多也是暗暗感叹。

    到底是骑士,恢复能力惊人,昨晚缠绵时还雪雪呼疼,今天就像没事人一样,还要抢着试骑迅鸟......其实我也想骑。

    “维克多,真没想到,你们还真的驯化了迅鸟?!”埃德文看到妮可骑着迅鸟一眨眼的功夫就登上了一座丘陵,不由得惊叹道。

    “嗯,说实话,我也很意外,我没想到村民小组的驯化进度会这么快。”维克多有些得意地说道。

    意外个鬼!迅鸟本来就是奈瑞尔帝国山地轻骑兵的坐骑,辅兵布索非常了解这种陆行鸟的习性,驯化起来自然是水到渠成。

    布鲁斯仔细观察迅鸟奔跑的动作,眼神凝重。

    他发现迅鸟的速度比战马略快,但优势并不大,可它的平衡能力极佳,可以完美地通过复杂的地形,比如它载着妮可登上一座丘陵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而它下山的时候,巨大翅膀可以帮它减速和保持平衡,骑手在它背上坐得稳稳地,根本不会摔倒。迅鸟比战马还高,身上的翎毛坚韧,这意味着它可以轻松地穿过多刺的灌木丛而不会被划伤,巨大强健的鸟爪牢牢地抓住地面,这让它的身体非常平稳,那怕是急转弯的时候,骑手也不会感到太颠簸,这会让骑射变地更容易,更迅捷,更精准。

    尽管还不知道迅鸟的耐力如何,但布鲁斯也可以确定,在丘陵环境中,这种坐骑的价值远远超过战马!

    “骑士大人,您要不要也试一试?我们还可以再牵一匹。【零↑九△小↓說△網】”看到骑士目光灼灼地样子,站在一旁的村民组长迪恩殷勤地说道。

    迪恩的话让布鲁斯吃了一惊,他对这个农夫有些印象,三个月前这还是一位卑微怯懦地自由民,而现在居然敢主动找他说话。

    “不用了,你去忙吧。”

    迪恩向布鲁斯鞠了一躬,被骑士老爷拒绝,并没有让他感到多沮丧,而是大声地去招呼他手下的村民做事情。

    布鲁斯已经感受到这些和他一路同行的平民开始变得更加自信,更加主动,不再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阴郁木然,如同雨过天晴一般,开始有了自己的色彩。而这样的变化仅仅是三个月的时间。

    “维克多,你很意外,但我一点也不意外!你看看,你的手下几个月前还是半死不活的自由民,面对恶棍的欺辱甚至不敢发出自己的声音,可现在,他们驯化迅鸟,建立营地和村庄,开垦了荒地,还找到好几种从未发现的作物,我就知道,自由民和我们一样都是富有智慧的,而我白塔的那些同事却对此视而不见!”埃德文有些激动地朝维克多说道,老学者一直努力地视图说服白塔的同僚,收录和整理平民中流传的知识和技能,却遭到了大多数人的耻笑。

    “大师,昨天关于自由民和教会的问题,您还没有向我解答呢,您知道我对教会了解并不深刻,也不是个有经验的领主,请您务必告诉我,我应该如何处理和教会的关系。”说着,维克多向埃德文郑重地行了一个贵族礼。

    “维克多,作为一名领主,你已经同意加入白塔阵营,有些事情是时候告诉你了。”埃德文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向维克多说道。

    纳尔森不等维克多吩咐,驱散了周围的人群,并招呼护卫在周围警戒了起来。

    “大师,我在听。”朝纳尔森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维克多向埃德文说道。

    “我们先聊聊自由民,自由民就是流民,这些人其实都是没有土地的平民,他们生存艰难,却源源不绝,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埃德文没等维克多回答,继续说道:“根本原因就是土地,土地是有限的而人口却一直在增长,当一个领地的土地不足以养活所有的人时,多余的人就成了需要自谋生路的自由民。你看,一个男爵领,历经几代领主,这片领地就会逐渐分封下去,一点多余的土地都不会有,到了这个时候,那怕是封臣家的子弟都可能需要自谋生路,更何况更低一级的领民。”

    “可封臣并不愿意自己的孩子成为卑微的自由民,他们的意志就会影响自己主君,这时候开拓和兼并就成了领主唯一的选择,战争就这样爆发了。如果是两个领主之间的战争,失败者将失去土地,而他的封臣和领民就变成了自由民。”

    “不要指望战胜者会收留那些领民和封臣,他们自己的封臣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些人需要更多的土地去养活自己的后代,哪怕他们的后代还没有出生,所有的封臣都是排外的。”

    听到这里,维克多点了点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兰特皇帝夺取了冈比斯东部三行省的土地,却没有收纳那些领民,而是把他们全都赶走了。因为他需要这些土地去安抚为他卖命的领主和将领。

    “确实是如此,东部三行省失陷以后,流落出来的人口超过12万,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迁徙到了人马开拓领,而我们约克家族除了原来的五万多领民外,仅仅收纳了18000多人,尽管这里的土地比东部三行省加起来还要多,但现实就是绝大多数的领主都不愿意接纳更多自由民。”布鲁斯点头说道。

    维克多默然,在他前来就职的时候,黑堡镇外面还有数不清的自由民在等待招募,可惜,愿意去招募的领主已经很少。

    想想也是,一个家族如果没有足够的土地储备,连自家的血裔骑士都留不住,到时候如何面对其他家族的进攻?

    “维克多千万不要认为你的领地辽阔就可以随意收纳自由民,要知道我们约克家族的领地比你大好几倍,领民和封臣超过6万人,但我们的士兵只有3000多人,西尔维娅夫人认为这已经是极限了,再多的话就会影响家族发展的潜力,以你目前的力量驾驭不了更多自由民。你需要用土地去招募骑士为你镇守领地,之后才能考虑招募更多的领民。”

    由于担心维克多又犯了仁慈的毛病,跑去黒堡镇招募更多的自由民,布鲁斯真诚地告诫到,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把维克多当成了朋友。

    “既然土地如此宝贵,为什么我们不去开拓更多的领地?”维克多朝布鲁斯感激地点了点头,忍不住地又问道。

    “呵呵,小维克多,我早就告诉过你,人马丘陵并不是蛮荒之地,这里的怪物少的可怜。你根本想象不到,蛮荒之地的凶险。”埃德文笑道。

    “纳维尔王国的北部的群山之外,有广袤无边的土地,可几百年来,纳维尔王国在群山中建立了无数要塞,不是为了防御撒桑人,而是为了抵御强悍的异族。”

    “地精你是见过的,可你恐怕不知道,千百年来死在地精手上的开拓骑士数不胜数,在真正的蛮荒之地,随便一个地精部落就有数千只地精,其中的大地精和熊地精占了很大的比例。更何况它们中还有可怕的食人魔。”

    维克多见过地精,但他没见过大地精和熊地精,不过他知道,大地精具有智慧,而熊地精全是凶暴化的怪物!

    “如果不是森林人马自己撤出了人马丘陵,冈比斯王国根本不敢打这里的主意,就连兰特帝国最强盛的时候,也在森林人马面前碰的头破血流,要知道兽人凶暴化的比例比大的惊人。”

    埃德文的话,让维克多无比震惊,他终于认识到这个世界人类的艰难超出了他的想象。

    “所以,领主之间战争的成本比开拓蛮荒的成本要低的多,难怪撒桑帝国不去开拓东部的荒野,而选择南下发动战争。”维克多喃喃地说道。

    “确实如此!”埃德文沉重地说道。

    维克多能理解这份沉重背后的意义,领主战争中死的最多的是普通的士兵,而骑士战死的却很少。

    首先骑士远比普通人要强的多,在战斗中很难被普通士兵杀伤,就算士兵结阵作战,骑士打不过,也能跑得掉,普通人根本追不上骑士的速度,更何况骑士变态的体力。而骑士之间的战斗,除非是骑士对决,否则很少死战,就算被俘,也可以被家族赎回来。

    总之,这样的战争无论输赢都削减了平民的数量,从而缓解了人口增长带来的矛盾,只要家族的骑士还在,就算输了战争,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如果是开拓荒野,那情况就不一样了,那些怪物可都是吃人的,它们可不会和领主谈默契,骑士对它们来说一样可以吃,味道还更好。

    骑士是很强,可面对成群的熊地精,逃脱的可能性都不大,一个是依靠斗气爆发出可怕的力量,另一个是靠自身变态的体质,当骑士斗气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也只能饮恨当场。

    所以,在人类世界没有统一的情况下,不会有领主大规模的开拓荒野,因为他一旦消耗了自身的实力,就逃不过被兼并的下场,而人类内部的战争就成了缓解矛盾的选择。

    自由民也因此而源源不绝,这就是现状。

    “维克多,这就是领主的世界,它和王都的奢华安逸的生活完全是两样的,你必须尽快的强大起来,否则......”

    “我明白了!”维克多涩声说道,布鲁斯幽深的眸子,让他打了个冷战。

    过了一会,埃德文打破三人之间的沉默,向维克多问道:“维克多,那你知道什么是贵族吗?”

    “贵族就是骑士!”维克多沉声说道,这个问题他早已经思考过。

    “对!骑士就是贵族,贵族就是骑士,我们是人类天然的领导者,因为,我们具有普通人没有的天赋与力量,这种力量在我们的血脉中延续,并让人类具有了对抗怪物与兽人的底气,所以我们成为贵族,成为领主。”埃德文点头说道,说的理所当然,说的理直气壮。

    维克多忍不住想捂住自己的脸,老学者似乎忘记了他和维克多一样,并没有觉醒骑士天赋。

    “我们为什么不把这种血脉天赋,散播到更多的人当中了?”维克多呐呐地问道。

    维克多以一个现代人的观点来看,骑士真的很牛那啥,既然这么牛,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也牛起来,到时候什么兽人啊,什么怪物啊,还不都统统扫平!

    我真的是为人类的未来着想!不是想做种马,哦不,不是想做种牛!维克多在心里对自己说到。

    维克多刚刚听了埃德文激昂的宣扬想捂脸却没有捂脸,可埃德文听了维克多的话,却把老脸捂住了......

    “维克多,骑士血脉越纯净,觉醒天赋的可能性就越大,元素亲和的程度也越高,而且骑士血脉也有高低之分,比如,三大王族的血脉就频繁出现黄金骑士,而兰特帝国皇室甚至出现过踏入传奇领域的黄金骑士,而且是两次!”布鲁斯向维克多解释道。

    “真不知道,索菲娅都教了你什么?连这么基本的常识也不告诉你吗?”

    埃德文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要知道,多少领主为了获得黄金骑士的血脉,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女儿和妻子!有的破落贵族为了重现家族辉煌,甚至会近亲通婚!你可以想象骑士血脉纯净的重要性了吧!”

    “而且,骑士生育艰难,你要是让妮可怀孕了,我保证她会把孩子生下来!”埃德文冷冷地说道,他心里还补了一句,尤其是你这样古老血脉者,生孩子就更难了。

    这次维克多真的把脸捂住了......

    他就知道会这样!一夜缱绻后,妮可身上最后一点青涩气质已经完全褪去,现在的女骑士一颦一笑的风情,真是柔媚如水,哪怕是个瞎子也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常识已经给你补过了,现在告诉你一个白塔阵营公开的秘密。”

    埃德文咳嗽一声后,继续说道:“其实,在神选者时代,我们骑士都是巫师的手下!”

    “您说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