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无君则乱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正是水之季与地之季交汇之时,细雨斜飞,如丝如幕,在雨水的滋润下,生命的种子经过了四个月的潜藏与孕育,开始向世间展示它们的存在,让这世间透出了一股盎然的绿意。

    维克多的山丘营地,与两个月前相比已经大不一样。曾经用于临时安置的低矮棚屋被全部推平,在原址上建起了一座座崭新的木屋。宽阔的道路上,铺满了青石板,而道路两旁的小树也已经发芽,嫩绿嫩绿的,让人看了就喜欢,这是希望的颜色。

    此时的山丘营地就是一个充满了希望味道的村庄,干净,整洁,而又秩序井然,在这细雨的笼罩下,竟还透着一股祥和而美丽的味道,真是令人喜爱不已。

    而维克多此刻的心情,却无比沉重。

    昨天的一场乌龙,给他的营地带来一场轩然大波,甚至可以说是一场灾难。

    “所以,你抽调了全部的护卫去寻找我,才造成了这一切?”

    维克多凝望窗外,而他询问的对象正是耷拉个脑袋的莉莉娅。

    “大人,这不能怪莉莉娅,是我没把自由民管理好,才出了这个乱子。”一旁的琳达赶忙向维克多解释道。

    维克多叹了一口气,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已经明了。

    三天前,维克多把五只炼金战獒给丢出了营地,并让它们潜藏在里山丘营地西部40公里处。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老哈姆的缇犬在营地周边巡逻的时候,闻到了战獒的气味,并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夹着尾巴逃回了狗窝,再也不肯出来。

    缇犬的异常反应,引起了老哈姆的注意。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牧民,他知道这是缇犬遇到凶暴动物的表现

    出于谨慎的考虑,老哈姆没有草率的通知维克多,而是亲自搜索了营地周围,结果他在营地西边,发现了战獒的足印。在对比了足印的尺寸后,他骇然地发现这些足印居然比他的手还大,更恐怖的是居然有五头这样的怪物,这完全违背了他的认知,没有凶暴动物会如此扎堆,它们都有各自的地盘。

    带着这样的疑惑,他再次牵出了缇犬,顺着足迹追踪了下去。也许是因为隔了两天,战獒的气味变淡了些,缇犬在主人的呵斥下,向西边追踪了20公里,然后这些缇犬掉头就跑,老哈姆确定就是凶暴动物,而且是五头凶暴狼!

    由于,维克多对上层营地的封锁,老哈姆只能找到莉莉娅汇报此事,等莉莉娅带着他来见维克多的时候,维克多和雷诺已经出发了。【零↑九△小↓說△網】

    莉莉娅担心维克多会遇到危险,在通知了莫林和琳达以后,她还抽调了他们手下所有的护卫,去寻找维克多。

    收到了莉莉娅的警告后,莫林立刻带着正在修建村庄的领民回到了山丘营地,而琳达也通知了在外面劳动的自由民回归临时驻地。

    紧张的气氛开始蔓延,领民们纷纷回归山丘营地,并拉起了吊桥。而临时驻地里的自由民却骚动了起来,自由民们已经知道有危险正在逼近,他们纷纷向琳达要求去山丘营地避险,却被琳达无情地拒绝了,琳达当场表示她将和他们在一起共同面对危险,摄于琳达的治安官的身份,自由民们也渐渐安静下来。可是有些自由民却趁着骚乱,向有仇怨的人下黑手,并当场刺死了两人。秩序顿时就崩溃了。

    自由民们互相斗殴,现场一片混乱,琳达劝阻无果的情况下,开始强势镇压,当场杀死了3个人,可无济于事,她的人手太少了,而且都是民兵。幸好,莫林组织山丘营地的民兵及时增援,临时驻地的秩序才得到恢复,尽管如此,依然有7民自由民死于骚乱,还有十余名自由民趁乱脱离了营地。

    “莉莉娅有责任,但最大的责任在我。”维克多苦涩地说道。

    维克多能说什么?他自己才是始作俑者,当莉莉娅知道他可能有危险的情况下,组织力量去援助他,本身没有任何问题,琳达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依然坚守在自由民驻地,而莫林组织村民回归营地也是老成持重之举,他们所有人都表现的可圈可点,可依然出了大乱子。这就是他需要反思的问题。

    “莉莉娅,你表现的太不冷静了,如果真如老哈姆说得那样,有整整5只凶暴狼,你带的五十几名护卫能在野外对抗它们吗?幸好是没有遭遇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维克多看来,莉莉娅的选择糟糕透顶。

    凶暴动物身体坚韧,力大迅猛而又聪明,让这些普通护卫在野外一次对抗5只凶暴狼,就是去送菜。他们甚至无法用弓弩锁定凶暴狼。

    “维克多,对不起,我只是太担心你了。”莉莉娅眼圈一红,委屈地说道。

    “大人!请您责罚我吧,是我建议莉莉娅小姐带走所有护卫去找您的。”一旁的莫林上前忐忑地说道。

    这就是问题的根源,维克多的个人安危对于这些人来说至关重要,可以说是直接关系到他们的身家性命,所以哪怕有生命危险他们也要维护领主的安全。

    “莫林,现在村庄的建设进度怎么样了?”维克多沉默了一下,向莫林问道。

    “大人,村庄的双层篱笆已经建设好了,我们现在正在开挖壕沟,预计还需要5天的时间,就可以开始修筑箭塔。”莫林赶紧回答到。

    “不过,现在村民们都在营地里休息,因为,危险还没解除。”

    维克多点了点头,老哈姆在雷诺的陪同下,去调查凶暴动物的去向了,所有人都在等最新的消息,而维克多也只能装糊涂。

    “琳达,这些自由民既然来投靠我们,我们就应该提供安全保障,在遭到凶暴狼威胁的时候,你为什么甘愿留在自由民驻地,也不愿意让他们上来避难?”

    维克多的问题让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琳达犹豫地说道:“大人,那些自由民又脏又臭,多少天也不洗澡,还随地大小便,所以。。。。。。。我怕他们弄脏了我们的营地。”

    看着几个村民组长和莉莉娅连连点头,维克多气不打一处出来,他冷笑道:“天天和这些臭烘烘地自由民一块干活,真是委屈你们了。”

    “不委屈,不委屈!”村民组长迪恩点头哈腰地讪笑道。

    维克多无奈摇头,他手下的这些村民无论是习惯上还是心理上都和那些自由民有了巨大差别,而且山丘营地是他们一手建设的家园,谁会容许大群的陌生人跑到自己的家里面来避难?更何况封臣是排外的。

    “琳达,现在投靠我们的自由民有多少人?”维克多继续问道。

    “我们收容的自由民超过了600人,具体数字还不能确定,因为天天有人来,也偶尔有人离开,像这一次就有17个自由民离开了营地。”琳达详细地解释道。

    维克多点了点头,自从提拔了琳达做治安官以后,她确实尽职尽责,这一次面对危险也能坚守岗位,维克多也都看在了眼里,虽然这只是个误会。

    “这些自由民他们怎么敢离开驻地?他们不怕死在外面吗?”

    对于那些主动离开的自由民,维克多很费解。

    “大人,虽然这里是开拓领,但领地里的怪物却很少,尤其是我们又来回清理了几遍,营地的附近已经确定没有怪物和兽人活动了。而且,离开的自由民大多是一些野民,他们很清楚如何在野外生存。事实上,这一次动乱就是普通自由民和野民的冲突。”琳达解释道。

    “野民?难道自由民中还划分群体?具体说来听听。”琳达的话顿时引起了维克多兴趣。

    “大人,野民就是几代人都在野外生活的自由民,他们和我们这些失去土地的农夫不一样,特别野蛮,特别凶狠。”一个村民组长向维克多解释道,说到野民时他还不屑地撇了撇了嘴。

    维克多这才恍然大悟,野民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民,他们已经习惯了自由民的生活,对领民的身份反而不是那么在意,那些以打猎和采集为生野民,又被称为山民。

    “行凶的人是山民吗?有没有抓到?”维克多向琳达问道

    “动手的是山民,人已经被抓到了,他们因为受排挤而借机报复。”琳达答道。

    “嗯,这次的骚乱事故,根本原因是临时驻地的防御薄弱,自由民没有安全感造成的,所以,我决定暂停村庄的修建!你们几个组长,下面的工作就是带领村民和自由民,加固临时驻地,要挖出壕沟,建起至少一层铁橡木栅栏,里面还要架起四座箭塔。”维克多吩咐道。

    “你们要知道,我们需要时间转化这些自由民,有些不得已的原因,我们绝不能让这些人流落出去,尤其是流落到领地东部。都听明白了吗?”

    看到手下的村民组长,虽然纷纷点头却又有些不以为意地样子,维克多不得不补充一句,他必须防止自由民被东边的邻居利用,用来拖他的后腿。

    维克多虽然事实上放弃了东部的领土,但平湖村和契布曼家族的营地,仍然像两根刺一样梗在他的喉咙里,让他非常不自在。尤其现在有迹象表明,他任命的狄克村长和拜尔已经妥协了。

    “明白了!”听到维克多提高了声音,几个村民组长悚然而惊。

    “琳达,你拟定20个可以提升的自由民,我明天要当众给予他们领民身份,同时公开处死那些行凶者。”维克多冷冷地说道,现在要稳住人心,安全感和恩威并施是少不了的。

    “大人,老哈姆和雷诺回来了!”办公室外的卫兵大声的通告到。

    “老哈姆,情况怎么样了?”

    看到老哈姆和雷诺走了进来,维克多假模假样地问道,其实他自己才是幕后黑手。

    “大人,看来是个误会,我在那些狼爪印附近还发现了几个人的足印,他们应该是带着獒犬出来捕猎的山民,这些猎人可能还随身带着凶暴动物的粪便,所以缇犬才会误以为那些獒犬是凶暴狼。”老哈姆恭敬地向维克多解释道。

    “老哈姆,你怎么确定不是凶暴狼?这可不能搞错啊!”一个村民组长忍不住向老哈姆问道。

    “哪有凶暴狼一次出现5只的?还能和人走在一起?再说他们一路向西边去了,已经离营地60公里以外,我这次不会弄错的!”听到自己被人质疑,老哈姆有些生气的说道。

    “老哈姆,辛苦你了,我会让莉莉娅补偿你一千工分。”

    维克多对老哈姆很有些歉意,这个老牧民平时对他的缇犬宝贝的不得了,这一次为了维克多的安全,他忍痛牺牲了两只缇犬,自己还冒着生命危险来支援维克多。

    “大人,我不要工分,我只一个有请求。”老哈姆连忙向维克多鞠躬道:“如果,那些山民来投靠我们,我想得到两只,哦,不,一只那样的獒犬。大人,它们真的很大!”

    “会有那一天的,我向你保证。”维克多向老哈姆点了点头,随后又提高了音量。“既然是一场虚惊,大家都按我的吩咐去做事情吧!”

    ————————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办公室,维克多喝了一口这个世界上特有的“咖啡”,这种亲和火元素的饮料,让他的精神一振。

    这一次的事件,让维克多看出一个问题,现在山丘营地看似走上了正轨,一派兴旺发达的模样,其实,只是外强中干。

    因为,领地的中间阶层出了问题。维克多提拔的这些人,和他一样并没有管理领地的经验,一旦离开他,就会一片混乱。

    维克多不相信,其他的领主也会有同样的问题,要不然领地如何传承?

    原本维克多还打算用炼金人类去控制那些自由民,但炼金人类的低情商根本无法担当此任。因此他必须重新设计出一个有效的制度来保证领地的运转,否则领地的发展就会受到制约。

    而领民们对凶暴动物的畏惧,也让维克多受到了提示,也许他可以从中做些文章,压制一下那两个喉中之刺。

    对此,维克多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今天更新略晚,抱歉抱歉,再此感谢书友的打赏与推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