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狮子?鬣狗?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琥珀街位于黑堡镇的西北角,这条狭长的街道是黑堡镇贫民区与封臣区的交汇处,这里人口繁密,鱼龙混杂,而山羊旅馆就位于琥珀街的北端。【零↑九△小↓說△網】

    琥珀街的居民都知道山羊旅馆自从被约翰老板盘下来以后,生意差的出奇。不仅仅是因为山羊旅馆没有雇佣女招待来招揽生意,据那些进去消费过的老酒鬼们说,他们在喝酒的时候,总感觉旅馆里的气氛古怪,每次喝到兴头上开始大声吆喝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地沉默下来,而和那些老酒保们一次不经意地对视,总让他们心头发寒,久而久之就没人再愿意进去买醉了,尽管山羊旅馆的酒水和食物确实很便宜。

    正因为如此,街上大大小小的老板们,都在等山羊旅馆倒闭的那一天,他们盘算着如何以一个低价把这个店面给盘下来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琥珀街上的居民们都已经知道,山羊旅馆背景深厚,约克家族的骑士大人会为了他们当街杀人。老板们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琥珀街原来的老大不敢垂涎这份产业,也只有胡克那样的愣头青才会这么不知死活!这不,他们连命都丢了!

    胖胖的韦奇老板站在喧闹的山羊旅馆外,有些进退两难。

    韦奇在琥珀街上算是个体面人,虽然他也是个自由民,但他家几代人都在东部行省的城镇里厮混,也渐渐攒下了不小的家产,原本韦奇的老爹还打算用大半身家在市长手中谋取一个封臣的身份,可一场战争毁了一切。

    韦奇一家只得带着细软流落到人马丘陵开拓领,而他的老爹却死在迁徙的途中。到了黑堡镇后,韦奇买下了琥珀街上的几个店面,并打通了黑堡镇一个城防小队长的关节,凭着他的精明与狡猾,生意做的也算有声有色,说不定经过几代的积累,他的儿孙又可以展望一下封臣的身份,但前提是,他的生意必须越做越好。

    对于生意人来说,要想发财,精明是必不可少的,但最重要的是要有靠山,除此之外,还要有个安稳的环境。

    琥珀街连接贫民区与封臣区,人们的消费能力还算不错,但治安是个问题,小偷,乞丐,和骗子,会让人们对这条街道敬而远之,所以秩序很重要!

    琥珀街上的老板们都很讨厌那些阴暗的鬣狗,可又少不了他们,因为他们制定了琥珀街背地里的秩序,让老板们能把生意安稳地做下去。

    现在的琥珀街却没有了鬣狗,自从鬣狗胡克被那个美貌的女骑士抽死了以后,还没有新的鬣狗来接管这里的地盘,因为这里有了一群狮子。

    这样可不行,短短两天的功夫,那些胡狼一样的小偷已经开始频频出现,这引起了琥珀街居民的重视,所以他们推举胖子韦奇来和老约翰谈谈,谁让他的生意最大呢。

    韦奇咬了咬牙,推开了山羊旅馆的大门,还没等他进去,几十条身材魁梧的大汉就盯了过来,让他的头皮一阵发麻。

    “这不是韦奇老板吗?怎么有空光临小店啊?”看到进来的是老熟人,老约翰笑眯眯地说道。

    “老约翰,哦,不,约翰老板!约翰老板!”胖韦奇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向老约翰鞠躬道:“我是来拜访您的,对,对,是来拜访的,来拜访的。”

    “那就赶紧进来吧。”老约翰招呼韦奇到旅馆里面。

    见是老约翰的熟人,那些壮汉们纷纷收回了摄人的目光,又开始高声谈笑起来。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招呼韦奇坐到了吧椅上,老约翰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他现在可没功夫和韦奇绕圈子,他还想多听听领地里的那些新鲜事。

    “约翰老板,是这样的,街坊们要我问问您,您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收大家的份子钱,你知道现在街上不大不太平,您给下面订个规矩,大家伙愿意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两成,您看?”不再受到那些壮汉的关注,让韦奇轻松了许多,他快速地向约翰表明了来意。

    韦奇的话,让老约翰心中一动,他笑着拍了拍韦奇的肩膀说道:“韦奇老板,你先回去,这个事情,我和伙计们正在合计,一准给街坊们个说法,都是多年的老邻居,例钱什么的都好商量。”

    “是,是,是,都是老邻居了,大家都指望约翰老板了。”韦奇点着脑袋,谄媚地说道,好像才来几个月的老约翰真是他多年的老邻居。

    “等等!”

    正当韦奇准备离开旅馆的时候,一个雄浑的声音叫住了他,虽然声音不大,但韦奇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被这声音扫有些微微发麻,就好像被巨钟震到的感觉。

    “韦奇老板。我叫纳尔森,我想请你喝一杯。”一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向韦奇走了过来。

    当这个男人开口的时候,旅馆大厅里的声音为之一静,所有人的目光又向韦奇看了过来,韦奇立刻知道这个叫纳尔森的男人才是真正的首领。

    很快,一个橡木酒杯顺着吧台滑倒了韦奇的面前,韦奇忍住心头惶恐,低头一看,发现酒杯中装着小半杯的酒水。

    酒水微红,有些浑浊,还带着些许紫色的絮状物,看起来就是半杯劣质的土酒,韦奇皱了皱眉,以他的身家,这样的土酒可入不了他的眼。可是被上百道灼灼的目光盯着,韦奇也只能拿起酒杯一口喝干,入口之后他才猛然发觉,这土酒没有料想中那样的酸涩苦辣,反而是从未有过的清醇甘冽,微酸带甜,竟是难得的佳酿。

    “还没喝出来味。再来一杯。”胖韦奇舔了添了肥厚的嘴唇,双眼放光地对老约翰说道,这土酒里蕴含的商机让他胆气一壮,要钱不要命的本色显露无疑。

    纳尔森朝老约翰点了点头,老约翰只得不情不愿地为又韦奇续了半杯。

    这一次,韦奇先凑了上去,深深地朝酒杯里嗅了一下,接着他有闭上自己的小眼睛,小小地咪了一口。

    “好酒!”隔了半晌,韦奇点头赞道。

    “韦奇老板,你看这酒能卖多少钱一杯。”纳尔森紧盯着韦奇问道。

    “这酒,柔润细腻,甜中带酸,不苦不涩,可惜卖相差了点,火候差了点,我估计一杯能卖到40枚铜索尔。如果再能窖藏个两年,价格还能翻倍。”韦奇非常可惜地摇头说道。

    “大人,您看,我在黑堡镇里有一家旅馆和一家酒馆,如果您能让我代售这种酒,我愿意出这个数。”韦奇已经从纳尔森皮甲上的贵族纹章看出了他的身份,他的眼力可是不错的。

    “不急,你先回去吧,明天你再来和老约翰谈。”纳尔森不动声色地说道。

    纳尔森对韦奇比划出来的价格手势完全看不懂,所以干脆请胖老板走人,他还要算算账。

    “大人,这个价格不低了,而且,我可以给您透过底,我有路子把酒卖到红叶镇,您一定考虑考虑。考虑考虑啊!”

    尽管被老约翰推着向后走,胖韦奇也大声地朝纳尔森喊着,直到被推出了旅馆。

    纳尔森此时完全没心情搭理胖老板,他兴奋地在旅馆里来回地走着,嘴里还低声的嘟囔着。

    “36铜索等于1银索尔,40铜索,就是1银索零4铜索,一桶紫蔗酒大概600杯,这里四十四桶,大概多少杯?嗯?”

    “都别喝了!都算算!我们这次能赚多少钱?”纳尔森看到自己的手下正忙着喝酒,顿时大怒,大声的嚷嚷道。

    看到纳尔森发火,几十个护卫立马放下手中的酒杯,一个个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头!我知道了!”没过一会,独眼格鲁第一个站了起来。

    “能赚多少钱?”纳尔森连忙问道。

    所有人都盯着格鲁,只见他脸色憋地通红,过了半天他大声喊道:“我们能赚很多很多钱!”

    “滚!”

    无数的酒杯和肉骨头,还有靴子把格鲁砸到了桌子底下。咦!怎么会有靴子?

    一阵笑骂过后,老约翰说道:“纳尔森!别急着高兴,这酒你打算怎么卖?”

    “在山羊旅馆里卖?”纳尔森挠了挠脑袋说道。

    “那要卖到什么时候?我们旅馆的生意冷清地不像样,这都怪老约翰,叫他招几个大屁股的女招待,都招不到!”一个老佣兵气呼呼地用胳膊上的铁钩把桌子拍地乓乓响。

    “就是,老约翰你开个旅馆,都没有女招待,害的我们还要到其他的旅馆里找快活!”格鲁在桌子下面探出头来,怪声怪气地说道,然后又被砸了回去。

    “能怪我吗?我招了好几个大屁股的娘们来做女招待,结果人家干了几天,就要辞工,还对我说,旅馆里冷的受不了!我就纳闷了,火塘就没熄过,怎么会冷?后来我算是知道,别人都是盯着女人的胸和屁股看,你们几个老东西没事就盯着人家的脖子看,怎么?还想着怎么下刀?她们能不害怕吗?”老约翰梗着脖子叫屈。

    纳尔森叹气摇头,老佣兵的毛病他知道,常年的厮杀让他们变得冰冷无情,总是不自觉得打量别人的要害,而老佣兵们又不像壮年佣兵那样血气旺盛,对女人也没那么大的兴趣,让这么一群血腥阴冷的家伙开门做生意,有生意那才叫见鬼。

    “老约翰,这次紫蔗酒卖完你们就和我们一块回领地吧,现在我们营地里的人越来越多,维克多大人需要你们去训练那些家族护卫。”纳尔森向老约翰他们说道。

    十一个老佣兵,互相看了看,一个个默不作声,只是闷闷地喝着酒。

    “维克多大人交待的任务失败了,我们还能厚着脸皮回去和大人要那十亩地?”一个老佣兵说出了他们的想法。

    “纳尔森,我们干佣兵的不就指望有一天能被领主老爷们收编,给封臣的身份吗?现在大家都被维克多大人收编了,我们也算是上岸了,可我们几个老东西把大人的事情办砸了!就算大人看在你北地之熊的面子上,不怪罪我们,但那些毛头小子能服气?以后让大人怎么看我们战熊团的人?”这一次,被鬣狗搞得灰头土脸,让老约翰愤愤不平。

    “你打算怎么做?”纳尔森冷冷地说道。“维克多大人特地叮嘱我,叫我们不要惹事,这次我们卖了酒,还要采购一些食盐和面粉,一些弩矢和斧头,最后还要我们招募至少二十个女人回去。如果你想要我为你们报复那个巴罗尔,就省省吧!”

    “我们没吃亏,谈什么报复。但是,要想卖酒和招募女人,那我们就非得把巴罗尔干掉不可!”

    “为什么?”纳尔森淡淡地问道。

    “因为,巴罗尔是鬣狗,他会盯上我们的紫蔗酒,而且他还控制着黑堡镇里大半的皮肉生意,只有干掉他,取代他,我们才能完成大人交待的任务,而且,暗子的任务也不算失败!”

    ————————

    夏克斯在治安所的休息室里,静静地运转着斗气,这是他的习惯,自从觉醒了骑士天赋,这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过。

    斗气弥漫在他的身体里,十一个元素位一一共鸣,只有最后一个地元素位,依然毫无动静。

    夏克斯叹了一口气,停止了斗气的运转,他已经三十四岁了,元素位已经固化,再也不可能晋级为真正的骑士了。这并不是因为夏克斯不够勤奋,而是他的骑士血脉不纯,他的祖母只是个普通人,而且他是比较罕见的风元素亲和,这就更难晋升了。

    夏克斯没有骑士庄园,也没有家族的给予的骑士补贴,因此治安官的职务对他来说至关重要,在这个位子上,他每年能捞到2000个金索尔的外快,这笔钱可以让他的家人过上富庶的生活。

    前两天的事情,我处理的已经很完美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吧。夏克斯默默地想着,有些心神不宁。

    “砰”“砰”的敲门声惊醒了夏克斯的沉思,他大声问道:“谁?”

    “夏克斯大人,夫人召见你,请随我走一趟吧!”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夏克斯心中一喜,他知道说话的是蔷薇庄园的管家。

    “好的!我这就来!”

    夏克斯站起身来,整了整自己的制服,确认没什么疏漏的地方,大步走出了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