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一步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中午时分的山丘营地,总是冷冷清清的,大多数的领民都在村民组长的带领下在外面干活,只有到晚饭的时候,他们才会回到营地。

    可以容纳上百人进餐的大食堂也是冷冷清清的,只有三十来个领民在这里享用免费的午餐,他们是轮休的第二村民小组的成员。

    “怎么又是地薯?”

    一个中年领民看着食盆里两个热气腾腾的烤地薯,不禁皱了皱眉,虽说地薯味道还行,但天天吃不但会腻,屁还特别多。

    “营地的面粉已经不多了,想吃黑面包你就去小食堂啊。”

    食堂伙夫把一块烤的油滋滋的野猪肉,丢进了领民的食盆,不阴不阳地说着,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工分领民,对这些只能吃大食堂的家伙一向很不客气。

    “这肉烤得好,外焦里嫩的,您这手艺差不多赶上小食堂的大厨了。”

    被伙夫抢白了一通,这个领民非但没有发火,反而谄媚地拍着伙夫的马屁,因为他很明白,得罪了食堂伙夫,后面想吃块好肉就难了。

    “算你有见识,到底是当过组长的人。”

    伙夫鼻孔朝天地瞟了这个领民一眼,这可是小食堂大厨的架势,维克多大人说过,伙夫做的好就可以称为厨师,厨师做的好可以称为大厨,大厨和画师一样,都是大师级的人物。自此以后,营地里的伙夫不管手艺好不好,都开始用鼻孔看人。

    听到伙夫的话,这个中年的领民身体明显一僵,之后又若无其事地端着自己的食盆,找了个位置独自坐了一下来。

    “哎呀,我都忘了,这是组长老爷上次奖励我的紫蔗酒,来,来,大家都尝尝。”

    一个青壮大声嚷嚷着,他的身边坐满了二组的其他领民。

    “小罗伯特,听说你已经被组长老爷推荐加入工分制了,现在就等莉莉娅夫人批准了。”一个村民喝了一口紫蔗酒,万分羡慕地说道。

    “呵呵,只要大家努力干活,个个都有机会。”小罗伯特嘴上说得谦虚,但那志得意满的神情却显露无疑。

    “罗伯特,能说说这工分制到底是个啥意思吗?”

    问话的是伍德,相比他那个只知道埋头闷吃的儿子,伍德对山丘营地的一切都很好奇。

    伍德和他儿子被二组长提拔为领民,自然成为二组的成员。作为后来者,伍德对工分制算不上了解,他只知道加入工分制难如登天。

    “呵呵,工分制就是干活换工分。至于工分用处吗。。。。。。。那就大了!”

    罗伯特顿了一下,对于这个远比他年长的后来者,他还是很有优越感的,但罗伯特不会忘记,组长让他拉拢这些普通的小组成员。

    “知道组长老爷和那些老组员为什么从来不吃大食堂吗?告诉你,他们都在小食堂用餐!”

    “知道小食堂吗?不知道?没关系,你只要知道小食堂里的美食连普通的贵族老爷都吃不到!”

    “想要到小食堂吃饭,就必须有工分!”

    “看到营地里,那些漂亮的木屋了吗?想要住进去,就必须有工分!”

    “浴室知道是什么吗?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想要进去,就必须有工分!”

    “一个工分还可以换一个铜索尔,只有傻子才会换。”

    看着周围无比羡慕的村民,罗伯特喝了一口紫蔗酒,淡淡地笑着,吐出最后一句。

    “工分可以换土地!而且是封地!”

    “噗通”一个猪骨头掉到了木质食盆里,这是从保尔口中掉出来的,此时这对父子张开的口型都是一模一样的。

    其他的村民都笑了,这一幕他们可是非常熟悉。

    伍德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那可是封地!需要一个家庭为领主服务整整三代人才能获得的土地。一旦得到封地就意味着他们成为封臣,从此踏入上层社会!这是所有领民的奋斗目标。

    伍德曾经想过,如果他干活卖力气,儿子干活也卖力气,再有一个卖力气的孙子,也许他的重孙可以成为封臣,但他是看不到了。正是因为这个看不到,很多领民家庭与封臣失之交臂。我这么卖力干活,万一我孙子是懒骨头呢?谁家都可能出几个不肖子孙。

    伍德想说话,但嗓子似乎卡住了,半天发不出来一个清晰的音节,他胡乱的抓起一杯水,就往嘴里灌了下去,他顺了顺嗓子,正要开口,一个熟悉的声音问出了他问题。

    “我们怎么才能加入工分制?”只是保尔的声音。

    好小子!和老子想到一块了!伍德欣慰地看着自己年青稚嫩的吃货儿子和他那灼灼的眼神。伍德暗暗下决心,无论加入工分制有多难,他也要全力以赴!

    “现在要加入工分制,难!非常难!首先必须有领民身份。其次,必须干活特别勤奋,在小组里面数一数二。第三,需要组长老爷的推荐和莉莉娅夫人的认可。组长老爷一个月只能推荐一个人,嘿嘿,你们不要以为拍组长老爷的马屁就可以得到推荐,莉莉娅夫人可是盯着组长老爷的一举一动。所以,想动歪点子的,就省省吧。我是受到了组长老爷的推荐,但你们说,我的活干的怎么样?”

    “干的漂亮,我不如你。”一个村民点头说道。

    伍德也表示赞同,罗伯特虽然常常拍组长老爷的马屁,但干活的时候,勤奋又细致,可以说是一丝不苟。比如上次编篮子,他编的篮子就是比别人多,编得还又正又圆。伍德不得不承认,罗伯特不但勤奋还有一双巧手。

    “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听组长老爷说,工分制很快就要封顶,最多700人,现在已经有400多人了。所以,谁要是懈怠谁就完蛋。”

    罗伯特的话,让所有的村民互相看了看,似有火花迸射。

    “别都盯着自己人,有本事就和其他组拼。组长老爷说了,让大家好好干,要是我们组能提前建村,人人都能加入工分制,最后建村的小组就没办法了。”

    听到了这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气氛立刻又融洽了起来。

    罗伯特注意到大伙的表情,心里暗暗得意,组长老爷特地叮嘱过,要鼓舞这些普通组员,好让他们小组成为第二建村的小组。到时候,组长老爷成了村长老爷,必定不会亏待他。

    “加入了工分制,还不能算封臣,现在我们开出来的地只有两千亩,已经封下去了,大多是护卫和手艺人。”

    “所以,谁先建村谁就能先开荒,到时候土地就会按工分分配下来,超过10亩的就是封臣。”罗伯特趁热打铁地又补充了一句。

    “那我们好好干!肯定是第二个建村的。”保尔初生牛犊不怕虎,兴奋地说道。

    “你们父子是新来的,组长老爷肯定也和你们说过了,我再提醒你们一句,山丘营地的规矩大,走路要靠右边走,更不能随地大小便,用水也讲究,犯了规矩就要被罚,别指望组长老爷会替你们求情,别说是领民,就是组长老爷犯了规矩也要被撤职。我们这里不是有个现成的例子嘛!”罗伯特说着还朝那个独坐一角的中年领民撇了撇嘴。

    “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都被踢出工分制了,还好意思留在我们小组里。”另个村民厌恶地说道。

    班森默默地吃着自己午餐,这些人的话他都听到了,但他没有任何表示,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班森是村民组长,曾经的。

    在东部行省的时候,班森是给镇长老爷赶马车的,到了维克多领后,又被领民推举成村民组长。

    他当了组长后,还是称职的,为山丘营地的建设也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但他载了,载在女人的手上。

    领民的婚姻其实就是男女搭伙过日子,如果男人没出息,女就会带着孩子改嫁。但班森忘了,维克多大人不允许村民组长利用手中权利去谋夺别人的伴侣。而他就犯了这个错误。

    所以,他被撤职了,班森不服气,他为自己辩护,因为那个女人也是愿意的。

    维克多大人静静地听完了他的解释,只说了一句话:我说了算!

    班森就被撤职了,踢出工分制。然后,维克多大人给了班森两个选择,拿着工分兑换的钱,滚蛋。或者,注销所有的工分,留在这里。

    班森选择了后者。他很明白滚蛋就是死,而且他离不开这座漂亮整洁的营地,他在这里挥洒过汗水,这里承载过他的希望。他舍不得。

    所以,班森依然在吃他的午餐,但很快他就不用吃了。

    “班森,大人要见你。”一个护卫走进了大食堂朝班森说道。

    班森很惊讶,但他立刻站了起来,把桌子收拾干净后,又将剩下的食物交还到伙夫那里,这些食物他晚上还可以继续食用。随后,他就和护卫离开了大食堂。

    班森在护卫的带领下,进入了上层营地,他微微有些激动,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这里。但护卫却没有带他进入那座办公室,而是将他直接带到了一处栅栏面前,并敲响了一座小钟。

    班森的瞳孔一缩,他知道这里是山丘营地的禁区,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了,而且和他有关!

    很快,栅栏的门被打开,一个人探出身体看了看班森,说道:“进来吧。”

    班森认识他,他是布索,是少数几个可以自由进入禁区的人,因为布索会很多很多东西,深得维克多大人的信赖。

    “不要四处乱看,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能向外透露。”布索边走边说。

    班森低着头跟在布索的后面,眼珠都不带转一下,他知道这里有许多秘密,特别是关于紫蔗的,而紫蔗代表财富。

    进入了一个小木屋后,班森看到领主大人和五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他的熟人,另一个被撤职的村民组长,布茨。

    “班森,你来了,过来坐。”维克多向这个曾经的下属招呼着。

    “维克多大人,日安。”班森忍住心中的激动,向维克多行礼。

    维克多微笑着向两人说道:“布茨,班森,我今天叫你们来,是要你们离开山丘营地!”

    布茨和班森,面色苍白,却没有提出任何问题,他们在等下文。

    看到两人的表现,维克多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走到一副画着地图的木板面前,说道:“你们看,这里是我们的山丘营地,从这里向东45公里,就是东部的那个大型自由民营地。而东北方向50公里处就是平湖村。”

    维克多用一只木棍在地图上点了点。

    “东部的这座大型营地其实是契布曼家族伪装的自由民营地,他们在这里偷偷地开采银矿。”

    “现在,有迹象表明,平湖村和契布曼家族营地,已经取得了联系。”

    “我打算在这个两个营地中间的位置,建立一个自由民营地,而你们将主持这座营地。”

    维克多又在地图上点了一下。

    “大人,您的意思,是让我们切断这两座营地之间的联系?”班森壮着胆子问道。

    “不,你们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在这里建立一个自由民营地就行。”维克多继续说道:“现在,领地中流散的自由民大约100人左右,他们大多是山民,只要你们建设营地,他们就会来投靠你们。我要你们牢牢地控制这些山民。”

    维克多相信,炼金战獒可以将那些山民驱赶到预定的区域,在那里,他们将被整合。

    “大人,山民性情彪悍,习惯服从强者,我们只怕压制不住他们。”布茨硬着头皮说道。

    “我为你们准备了帮手,这是蛮牛,考伯特,康利,和迪夫。”

    布茨和班森这时候才打量了一下四个木讷的陌生人,他们发现这些人都很强壮,尤其是那个叫蛮牛的家伙,简直和大个子雷诺有的一比。

    “蛮牛和考伯特是家族培养的死士,实力强大,不输于见习骑士。康利和迪夫精通各种手艺和技能,是家族培养的工匠。”

    维克多看着布茨和班森面色由苍白变成了惨白,微微一笑。

    “相信你们已经猜出来了,雷诺、布索和他们一样,都是我手中的秘密力量,这个秘密连纳尔森队长都不知道。”

    布茨和班森全身僵硬,他们都听说过,大贵族会秘密培养死士,这些死士都是经历了残酷的训练,对主人忠心耿耿,实力强大却毫无人性。现在,传说中的死士就在他们的面前,而且他们将和这些死士共事。

    “别担心,既然让你们知道了这些秘密,就意味着你们成为了家族的核心成员,只要你们不背叛我,就不会遭到清洗。你们会背叛我吗?”

    维克多依然保持优雅的笑容,可布茨和班森却觉得这笑容无比危险,他们连忙答道:“大人,我们绝不会背叛您!全凭大人吩咐。”

    “很好,我相信你们。你们要记住,你们是因为受到了排挤,才离开山丘营地自谋出路的,千万不能在山民面前露出任何破绽。”

    “如果,平湖村或者契布曼家族营地与你们联系,你们也要表现的像自由民首脑那样。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惶恐过后,班森和布茨却觉得特别兴奋,他们现在可是家族的核心成员,这就算是一步登天了?

    “如果你们要和我联系,告诉蛮牛就可以。同样的,蛮牛也会转达我对你们的吩咐。平时,他们还是你们的手下。”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维克多轻轻地问道。

    “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班森和布茨对视了一眼,兴奋地问道,这种被重视的感觉真好!

    “布索会带你们去临时驻地,并宣布你们被流放的消息,等蛮牛和你们汇合以后,你们就立刻出发。”维克多板着脸继续说道:“能不能不要这么兴奋!你们是被流放!不是被册封!”

    等布索带着两个一脸哭丧样的前组长离开房间以后,维克多走到地图面前,用手覆盖着平湖村的位置,冷笑道:“平湖村,500人,5000亩的耕地,6000亩的湖泊,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而维克多目光却盯着契布曼家族营地,深邃而幽冷。

    “我才是这里的领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