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谁错了?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长长的车队缓缓地行驶在蜿蜒的道路上,沉重的车身让结实的车轮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又在已经解冻的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辙印。

    莎拉搂着自己的儿子艾文坐在一辆敞篷车上,心中一片茫然。

    十几天前,莎拉失去了自己的丈夫。自从那天巴里跟随胡克老大的手下出去做事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莎拉不知道巴里去那了,她找过,可找不到,连胡克老大那帮人也都消失了。

    失去了男人的保护,仅仅几天的功夫,莎拉和她的儿子就被人从那个棚屋力赶了出来。他们不仅失去了栖身的小窝,还面临挨饿的问题,教会发的面包并不能填饱肚子,还常常被人抢。所以,莎拉需要找个新男人。

    作为一个还算年青的女人,当然有男人愿意收留她,但他们不愿意收留艾文,因为这个男孩已经十岁了,不但能吃还有了自己的想法。

    莎拉咬咬牙,决定去做女招待,这不仅能养活她们母子,还能搬到相对安稳一些的贫民区里居住。

    莎拉在中间人的带领下,见到了黑堡镇上的大人物——猴子老爷。然而,猴子老爷却给了莎拉一个选择,去遥远的维克多领给人当老婆,而且可以带孩子去!

    “伊娜,你男人有多少亩地啊?”

    “哈里啊,他有13亩封地,哦对了,他还有2700工分,还可以兑换2亩封地。你男人有多少亩地啊?”

    “哎!我们家的艾特只有12亩封地,不过他有4000工分。”

    马车里几个女人的谈话引起了莎拉的注意,她们是一同被招募的女人,也都失去了男人,大多数人还带着孩子。

    “对了,莎拉你们家有多少地啊?”

    那个叫伊娜的年青女人向莎娜搭着话,她们本来就认识,她们以前的男人也都在胡克老大的手下干过活,也同样杳无音讯。

    “我们的封地没有你们的多,凯里只有10亩封地。”莎拉淡淡地说道。

    “十亩地也不错了,毕竟已经是封臣了嘛,大家说是不是啊?”伊娜嘴上安慰着,可提高的音量却暴露出她的得意。

    “凯里还有10000多工分。”莎拉又补充了一句,看着车上那些女人一个个精彩的表情,让她一阵暗爽。

    女人就是这样,但凡聚再一起,就要攀比一下自己的男人,哪怕这男人才刚刚认识没多久。想到这里,莎拉心中的得意劲淡了下来,她也一样,短短十几天的旅程,就给自己找了个新男人,给孩子找了个新父亲。

    莎拉把目光投在车外一个骑马的中年男人身上,这是她的新男人凯里,虽然凯里已经有四十岁了,但他精通武技,比那些年青男人还要强壮有力,而且他还是一位有了封地的上等人,是领主大人的护卫,最重要的是他对艾文很不错。

    似乎察觉到女人的注视,凯里回过来头朝莎拉笑了笑,这让莎拉有些羞涩,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而小艾文还在专心致志地对付一只烤兔腿,这是凯里在路上打到的猎物。

    巴里,无论你在那里,都请祝福我们吧。莎拉紧紧地搂了搂自己的儿子。

    敞篷车上,女人们的交谈声渐渐低了下来,大家都有些昏昏欲睡,长途旅行总是累人的,哪怕这里有壮美的紫蔗海,但看多了也会无趣。

    一阵欢呼声,把莎拉惊醒,她猛地翻身就搂住了小艾尔,接着又四处摸索着,想要找个防身的东西。

    “莎拉,没事,我们已经到了。”

    一个温和有力的声音让莎拉放松了下来,她回头看看,发现很多人都已经下了马车,而车队已经停在了一个营地门口。

    莎拉想从马车上跳下来,一个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是凯里。

    “谢谢。”

    莎拉红着脸,借着凯里的胳膊跃下了马车,凯里想要把小艾文也抱下来,但小家伙明显不想给他这个面子,自个就跳了下来。

    “艾文他还有些认生。”莎拉有些尴尬地向凯里解释道。

    “没事!小家伙有点脾气也不错。”凯里笑着说道

    凯里爽朗的声音让莎拉放下了心中的忐忑,,其实莎拉并不知道,凯里之所以选择和她结为伴侣,就是因为艾文像凯里死去的儿子。

    莎拉好奇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座营地,高高的栅栏一眼望不到头,栅栏后面已经竖起了两个箭塔,而栅栏前面还有许多人正在挖掘壕沟,几辆装着面粉的马车正驶入营地。

    “妈妈,我也想进去看看!”小艾文拉着莎拉的手,来回晃着,他看到许多小伙伴已经进入了这座营地。

    “凯里,我们能进去吗?”很多同行的女人和孩子在男人的陪伴下都进入了营地,莎拉也忍不住想进去看看自己将来的住所。

    “当然可以,在这座营地里,你们可以随便看。”凯里点头说道。

    营地的面积差不多一个村子那么大,平整的地面显然夯过,硬邦邦的,地势低的地方还有许多沟渠用于排水,就算下雨天这里也不会成为烂泥地。

    营地的左边是一处广场,广场的一侧有许多长条桌椅,角落里还有一片棚子,棚子四周挂着许多熏猪肉。

    莎拉向右边看了看,那里是一大片低矮的棚屋。这种棚屋莎拉很熟悉,她还是领民的时候,住的就是这种居所,棚屋虽矮,其实它向地下还挖出了一部位空间,内部并不算逼仄,棚屋的墙面是用挖出的泥土和荆棘枝条搭建,非常结实稳固。棚屋的屋顶由木架和蒿草搭成的,像一把巨伞将整个棚屋遮蔽了起来。这种半地洞式的居所,温度适宜,就是特别怕进水。

    莎拉注意到这些棚屋排列的很整齐,前后左右的间距完全一样,地面上的沟渠可以有效的防止棚屋进水,而且这里的地面干净,没有黑堡镇棚户区那样恶臭粪便。

    “凯里,那一间棚屋是我们的家?”莎拉热切地向她的男人问道。

    这个村子,干净,整齐,有秩序,还有熟悉的棚屋,让莎拉很满意,她相信几年以后还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因为她的男人是一名有地位的封臣。

    “这里?我们不住这里。”凯里摇了摇头。

    还没等莎拉露出失望的表情,凯里继续说道:“这里只是自由民临时驻地,和黑堡镇贫民区一样臭烘烘的,我们怎么能住在这里?”

    “我们住山丘营地!”

    说到山丘营地,凯里的眼睛亮晶晶的,莎拉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身上看到骄傲的神情。

    “走,我带你们回家,你可以去女浴室好好泡个澡,小艾文就交给我,我会在浴室里好好地把他刷干净,之后我们再去小食堂美美的吃上一顿。这些天在黑堡镇,我都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

    莎拉和小艾文被凯里拉着,走出了这个像村子一样的自由民驻地,她在门口看到了一个双腿笔直,身材火辣的美貌女子正和那个纳尔森队长亲密的说着话。

    “那个女人是谁?”莎拉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个女人的气质和容貌让她有些自惭形秽,可她怎么会和没有封地和工分的纳尔森队长这么亲密呢?

    事实上,车队刚出发不久,大多数的女人都对那个雄壮的首领纳尔森暗送秋波,有些大胆又自信的女人甚至直接向纳尔森表示愿意做他的伴侣,却都遭到了婉拒。后来她们听说纳尔森没有封地和那种宝贵的工分以后,才把目标转向了其他护卫。

    “她是琳达,维克多大人的治安官,也是纳尔森队长的伴侣。”凯里向莎拉解释道。

    “纳尔森队长的老婆是治安官?!”莎拉有些吃惊地说道。

    “对,而且纳尔森队长的妹妹莉莉娅夫人,是领主大人的贴身侍女。”凯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有些不确定莉莉娅那丫头有没有开始侍奉领主大人,不过叫夫人肯定是不会错的。

    “纳尔森是莉莉娅夫人的哥哥?!那他为什么没有封地和工分?”莎拉不解地问道,妹妹是夫人,老婆是治安官,自己是护卫队长,却没有封地和工分,这种状况让她很难理解。

    “不知道,反正琳达和莉莉娅也没有封地和工分,不知道大人是怎么想的?”凯里无所谓的耸耸肩,他可没有为纳尔森感到不平,没有封地和工分又怎么样,反正整个营地只有他们三个人,可以自由地进入上层营地,当然传说中的禁区除外。

    纳尔森俩口子可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成了凯里口中的八卦。

    “你们算不算监守自盗?大人叫你们招募女人,你们居然在路上就瓜分了?”琳达叉着小蛮腰,瞪着纳尔森。

    “我有什么办法?她们都很主动,你知道的,大家伙都有了封地,各个都动了成家的心思,嘿嘿,现在算是老婆孩子都有了。”纳尔森讪讪地解释着。

    “你呢?你有没有找个情人?”琳达灼灼地盯着纳尔森,这才是她最关注的。

    “绝对没有!那些女人对我没兴趣。”纳尔森连忙把手摆成一片幻影。

    “什么?那些女人都瞎了吗?!难道你还不如凯里那个大胡子?”听到自己的丈夫居然无人问津,琳达大怒。

    纳尔森顿时头有两个大,他知道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他准备先开溜,至于琳达可以晚上慢慢安抚,当然在床上的安抚效果最好。

    “琳达,维克多大人在那?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他汇报。”纳尔森一本正经地说道。

    “维克多大人正在西边打猎,你现在过去应该能碰到他。”

    纳尔森要和大人谈公事,琳达自然不会胡搅蛮缠,她现在可是治安官大人。

    ————————————

    几十只凶猛肥壮的野猪,在紫蔗林中乱冲乱撞,它们在逃命。

    三支劲急的箭矢划破空气,带着嗡鸣,精准地从三只公野猪的眼睛里射入,深深地扎在它们的脑子里,让这三个带头逃窜的大家伙倒在地上一阵抽搐。

    失去了公野猪的带领,这个野猪群立刻分崩离析,四散奔逃。此时的人类猎手就可以一一围捕这些力大凶猛的野兽。

    维克多手持猎弓,站在紫蔗林的外围,抬手又是三箭,视线难及的紫蔗林中立刻传出重物摔倒和野猪惨鸣的声音。

    纳尔森听着茂密的紫蔗林中传来野猪临死的惨叫,无比震惊。

    维克多一个呼吸之内射出去三箭,在视野之外射杀了三只朝不同方向狂奔的野猪,最可怕的是,维克多射出的箭矢刚猛迅急,完全没有被密集紫蔗干扰,反而射断了好几根紫蔗,只有十字弓才有这样的威力,但维克多用的是软弱的猎弓!

    “大人,神射!”这样的射术称的上神乎其技,让纳尔森由衷钦佩。

    维克多微微一笑,退出了天启状态,他也很得意。短弓射速快,射程短,威力小,可被微风环绕的箭矢却又快又急,威力直追十字弩,维克多在无间状态下,一秒之内可以射出4箭,而超感加持下就算是视野之外目标也逃不过维克多的感知,再通过X-3调整和锁定,称得上是箭如霹雳,百发百中。

    不过,维克多的天启状态只能持续四十秒,四十秒后,他就心悸无力,头晕眼花,无法再维持天启,5个小时以后,才能恢复正常。

    另外,短弓的强度太低,在维克多快速射击下,很快就会损毁,所以,维克多打算让布索制作一把瑟银短弓。

    “纳尔森,我们边走边聊。”看到护卫们在老山民的带领下,开始有条不紊地围捕野猪,维克多向纳尔森招呼道。

    “大人,这一次去黒堡镇,发生了很多事情。”纳尔森低着脑袋闷声说道,他做主送给约克家五成的紫蔗酒份额,让他有些难以启齿。

    “不顺利才正常,你就详细说说吧。”维克多淡淡地说道。

    纳尔森跟在维克多的身后,将这一次黑堡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太巧了!”

    等纳尔森说完以后,维克多转头说道:“纳尔森,你们刚到黑堡镇就撞到治安官来抓人,你不觉得太巧了吗?”

    “大人,您的意思是?”纳尔森有些惊疑不定地问道。

    “太巧了,也太顺了,巴罗尔这样的黑帮头子怎么会这么轻松的就被你们干掉?”维克多冷笑道。

    “明明知道得罪了你们,还敢若无其事的玩女人?他要是真这么蠢,怎么能当黑帮头子?恐怕被你们杀的不是巴罗尔,而是维尔潘家的管事。这一切都是约克家族的安排好的。”

    “猴子那个畜生敢骗我们,我去把他撕了!”纳尔森狂怒。

    纳尔森最痛恨地就是被人欺骗利用,事实上自从老团长死了以后,战熊佣兵团还真没有能出主意的人,这也是他们没落的主要原因。

    “行了,猴子没错!治安官也没错!当然,你们也没错!”维克多拍了拍纳尔森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大人,那谁错了?”纳尔森挠了挠脑袋,疑惑地问道。

    “当然是维尔潘家管事错了,因为他死了,所以他错了。”维克多讥讽道,这个管事,明明知道家族和约克家立场相左,还敢在黑堡镇里搅风搅雨,真是找死!

    “大人,我擅自做主,那五成紫蔗酒。。。。。。”纳尔森惭愧地低下了头。

    “纳尔森,这次你处理的很好!说实话,就算是我,我也会杀了维尔潘家的管事!维尔潘男爵谋害我的手下,难道我还不能干掉他的手下?我也同样会拿出五成份额给约克家族。约克家这是在向我们表明,有人要对付我们,而他们可以庇护我们。”维克多长吐一口气,似乎想把胸中的憋屈也吐出来。

    “大人,这么说,这次我没有吃亏?”纳尔森惊喜地问道。

    “谁吃亏,谁占便宜,还不一定呢!”维克多好像在回答纳尔森,又好像在喃喃自语。

    “对了,你招募的那些女人,你让琳达安置好,让她们先集中住在一起,等以后熟了,她们自然愿意和我们的人结合。”维克多又吩咐了一句。

    “大人,那些女人......在路上就已经和我们的人结为伴侣了,她们现在应该已经住到各自的家里了。”

    维克多:“你们......搞了半天,你们是去黑堡镇参加相亲大会的?”

    护卫们下手速度之快,让维克多直翻白眼。

    “大人,什么叫相亲大会?”见维克多没有怪罪的意思,纳尔森碘着脸问道。

    “相亲大会你就不用参加了,不过你明天要来参加一个圆桌会议。”

    等纳尔森走后,维克多掂了掂纳尔森交给他的钱袋,里面只有31枚金索尔。

    “五成的紫蔗酒份额?真拿我当你的封臣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