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兴趣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紫苑花旅馆有四层楼,维克多就住在第四层,他站在窗边,向下眺望,下面是一条清净的街。

    维克多内心却一点也不清净,前天的交锋,他完全落入下风。约克家族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这并不奇怪,领民中一定有约克家族的暗子。

    而约克伯爵所说的,关于索菲娅的情况,也引起了维克多的重视。

    索菲娅女侯爵为了追求黄金骑士安德烈,把小男爵发配到遥远的人马丘陵,并秘密谋害了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以此获取更大政治利益,也清除了与黄金骑士结合的障碍。这完全说的通,但维克多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首先,约克伯爵提到:如果女侯爵追求成功,会如何如何。也就是说,索菲娅还没有成功。既然没有成功就意味着有可能失败,所以现在还不是索菲娅清除小男爵的时机,毕竟几年内做两次寡妇的名声,并不好听。

    其次,没人知道小男爵已经被杀了,而且是死在巫师的手上。大贵族完全有可能秘密豢养几个巫师。事实上,1500年前,领主们就开始与巫师勾勾搭搭了。但索菲娅派巫师谋杀小男爵可能性却不大,因为太费事!要知道,小男爵可是完全信任索菲娅的,一杯毒酒就能解决的事情,还要冒险动用巫师?

    总之,维克多认为索菲娅谋害小男爵的可能性不大,可这又有什么用?正如约克伯爵所说的,如果索菲娅追求安德烈成功了,那维克多就真的危险了,就算索菲娅不杀他,黄金骑士安德烈也不可能放过他。

    维克多的记忆中,索菲娅是个极美的女人,而且非常富有。维克多相信,有钱有貌的女人一旦主动追求男人,还真没有几个男人能把持的住。当然,或许黄金骑士会不一样。但安德烈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目的?维克多都一无所知,事实上维克多对领地外面的情况都知之甚少,他就像个盲人。

    维克多此时,迫切地想要有一个自己的情报网,但目前只能是妄想,他既没有钱,也没有人才。

    “真他妈的坑!贵族居然不能离婚!”维克多暗骂。

    贵族的婚姻和骑士对决一样,是神圣而严肃的契约,是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联合,根本没有离婚这一说。如果贵族想要另娶或者另嫁,除非另一半嗝屁了。比如,罗兰长公主的生母,艾琳先王后,又或者,温布尔顿老侯爵。

    望着窗外,维克多微微一笑,他感知到莉莉娅正蹑手蹑脚地向他靠近,想要从背后偷袭他,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自从前天莫名其妙地进入了金蟾秘形的深层观想,维克多的感知就变得越发敏锐,现在他无需开启超感,也可以察觉身边两米内的轻微动静,。

    莉莉娅屏住呼吸,白生生的小脚踩在厚厚的羊绒地毯上,没有一丝声响。她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向维克多摸了过去,眼看就要偷袭成功,可她的身体突然一轻,整个人都被维克多拦腰抱了起来。

    “维克多,我又失败了。”莉莉娅懊恼地说道。

    维克多欣喜地在贴身侍女的樱唇上重重地吻了一口,将她了放了下来。

    这两天维克多特地要求莉莉娅悄悄地偷袭自己,可莉莉娅尝试了几十遍也没能成功。现在维克多已经确定自己的实力又有了一些提升,这极有可能是个被动天赋。维克多把它称为盲感。

    “莉莉娅,有没有和妮可还有布鲁斯联系上?”维克多问道。

    “维克多,我已经派人打听过了,妮可姐姐和布鲁斯骑士陪同埃德文学者回艾尔王国了。估计要几个月以后,他们才能回来。”莉莉娅有些担忧地看了看维克多,她已经感觉到大人遇到了难题。

    “哼!”维克多冷哼了一声,他又问:“我书写的羊皮卷轴,黑堡那边有没有收下?”

    “已经收下了。”

    莉莉娅点点头,又说道:“大人,约翰大叔说那个猴子想见见您。”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那就见见吧。”维克多笑道。

    猴子毕恭毕敬地站在维克多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他是来求生的。

    维克多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瘦弱的黑帮头子,只见他穿着一件的毛麻混织的大衣,面色青白,好像大病未愈的样子,他把自己打理的很干净,连身上的衣物也熨的笔挺,到有一些像上等人。可维克多知道,猴子是个地地道道的的自由民。

    “你还敢来见我,不怕我杀了你吗?”维克多寒声问道。

    虽说猴子身不由己,但他确实是靠维克多的势力上位,又坑了维克多一把。所以,就算维克多把他杀了,他也无话可说。

    “怕!”猴子苦笑着说道:“所以,我把自己最体面的衣服穿出来,希望能死的像个上等人。”

    “你宁可死的像个上等人,也不逃跑吗?”维克多饶有兴趣地问道。

    “大人,您要杀我,我不敢跑,也跑不掉。我对您来说,就像一只蚂蚁,您随时可以碾死我,也可以随手放了我。”

    猴子说着,在维克多面前跪伏了下来,这不是什么礼节,而是一种顺从赴死的姿态,就像即将被砍头的犯人。

    维克多目光冰冷,心中却有些惊讶。这个年轻的黑帮头子,没有求饶,没有辩解,一副跪地领死的模样。

    维克多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猴子满头大汗,嘴唇苍白,心跳加擂,却肌肉松弛,这些都说明了他不是在假装。他是真的害怕,也是真的领死,或者说他在用自己生命做赌注,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只要你效忠我,我就不杀你。怎么样?你能做到吗?”维克多试探道,此时他对猴子有了一丝兴趣。

    “大人,我做不到!”猴子咬了咬牙,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他已经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恐惧的模样,维克多心中有些不忍,甚至是难受。就算猴子是个满手血腥的恶棍,但这种生死由人的模样,总会让文明社会的人类感到愤怒。这种愤怒源自于对同类的怜悯,针对的是这残酷的世界。这并非高尚,而是你不知道,那一天自己会落到相同的结局,这就是人性,由人及己。

    所以,维克多开口说道:“刚刚,你差点死了。”

    听到维克的话,猴子立刻瘫软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连抬起一根手指头的力量都没有了

    “给他一杯紫蔗酒。”维克多淡淡地吩咐道。

    如果,猴子刚刚向维克多效忠,他必死无疑。因为,维克多已经知道,猴子就是约克家族的一条狗,而这样的狗约克家族有很多,并且也愿意把这样的狗借给其他贵族用一用,但约克家才是狗主人。

    自从,老约翰吃了亏以后,这个老佣兵也没有闲着,他已经把黑堡镇的黑帮势力摸了个遍。

    黑堡镇的黑帮主要有三个,都是约克家族控制自由民的工具。他们是石匠会,菜头和鬣狗。

    石匠会是专门组织自由民修建城墙与要塞的黑帮组织,他们还负责修路和建房,任何想要吃着碗饭的自由民都要听从石匠会的安排,而石匠会的后台老板是黑堡镇的城防官。城防官不定期的会将那些手艺熟练的自由民提拔为约克家族的领民。必要时,还可以将这些身强力壮的自由民武装起来,成为家族民兵力量。所以,石匠会与约克家族的关系最紧密,外人无法插手。而自由民却都想挤进去,这不但能养活家人,还能学到手艺,说不定那一天就成了约克家的领民。

    菜头归市政官领导,他们组织自由民清理城镇的粪便和垃圾,在封臣的土地上种菜养猪,向整个城镇提供日常所需,但菜头绝不允许自由民私自开荒,因为所有的荒地都是领主大人的。

    至于鬣狗则是干脏活的,他们主要作用就是用恫吓和武力控制那些不听话的自由民,毕竟领主们都很忌讳直接杀戮自由民。鬣狗最凶残也最悲惨,大多数鬣狗头子都会横死。他们的后台老板是治安官。

    猴子喝了整整一杯的紫蔗酒,终于缓了过来,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钱袋,恭敬地递给旁边的护卫。

    “大人,这是我全部的积蓄,我愿意向大人赎罪。”猴子恭敬地说道。

    维克多接过护卫手中的钱袋,掂了掂,里面应该有50个金索尔,又随手将钱袋丢给了莉莉娅。

    虽然猴子面色不变,但他的眼中还是露出了一丝失望。这不对啊,男爵大人不是应该把钱袋再丢过来,然后勉励我几句,让我好好为他服务吗?

    可猴子怎么会知道,维克多装土豪已经装到了破产,这蚊子腿虽小,那也是肉啊!

    “猴子,看来你这一行油水很足嘛,你上位才几天就赚了这么多?”维克多似笑非笑地说道。

    “全仰仗大人,现在很多商铺老板都想托我搞到紫蔗酒。”猴子谄媚地说道。

    维克多也没想到紫蔗酒会这么火爆,这些老板的背后都是各个领主,很显然他们都在收购紫蔗酒回去窖藏,因为酒水越藏越贵。

    “猴子,我不杀你,是因为我对你背后的人很有兴趣。你能告诉我,他是谁吗?”维克多盯着着猴子的眼睛问道。

    “大人,您问的是治安官大人吗?”猴子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维克多站起身,负手走到窗边,看着下面的街道,沉声说道:“几个月前,我见过一个和你一样的鬣狗,他叫茅斯,他已经被我下令处死了。”

    “和你不一样的是,茅斯有强烈的求生欲望,他表现出了机智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么,你告诉我,是谁让你如此与众不同?”维克多转过身向猴子笑道。

    看着维克多幽深难测的眼眸,猴子浑身冰冷,直觉告诉他,只要他敢撒谎或隐瞒立刻就会死。

    “是,是巴罗尔老爷。”猴子颤声说道。

    “我跟了巴罗尔老爷一年的时间,巴罗尔老爷告诉我,不要在贵族老爷面前耍小聪明,如果老爷们要我死,我就只能死,只有坦诚和能力才能让老爷们高看一眼,如果还是死了,要么是运气太差,要么是能力不够。如果没死,那就能过上好日子。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每一天的好日子都是赚到的!所以,死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静静地听猴子说完,维克多问道:“巴罗尔人呢?”

    “他死了,他耍了小聪明,所以死在城外的自由民营地。”猴子低头答道。

    “你还有巴罗尔的贴身的东西吗?”维克多又问道。

    “还有一些衣服和小玩意。”

    “统统找出来,交给老约翰,现在就去。”

    维克多又对老约翰说:“老约翰,你带上夏克,去把这个巴罗尔给我挖出来。”

    “大人,是他的尸体吗?”老约翰不解地问道。

    “不,我要活的。”

    等老约翰带人走了以后,维克多独自坐在房间里,隐隐有些兴奋。

    聪明的自由民很多,但对贵族这么了解的自由民却很少,这种见识只有封臣才有!既然巴罗尔有这样的见识,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还有,他为什么要伪装成自由民?

    就你算藏的再深,能躲过炼金乌鸦的追踪吗?能逃过灵猴民兵的抓捕吗?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门外一个脚步声引起了维克多的注意,是蔷薇庄园的老管家。

    “维克多阁下,伯爵夫人邀请您参加她的晚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