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价值与误会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蔷薇庄园的大厅精致高雅而又暗藏奢华,大厅的地面上,是光可鉴人的红铜木地板,这种木料质地紧密而又富有光泽,可以数百年不朽,是打造家具的名贵木材,而这种价值不菲的木材在这里仅仅是地板。

    大厅里有八根白玉般的立柱,非金非木,它们是猛犸巨兽的腿骨。这些北部荒野中的巨兽有15米高,40吨重,庞大的身躯赋予它们无可匹敌的力量,支撑它们身体的骨骼比钢铁还要坚硬。

    最让维克多吃惊的是这些巨大的腿骨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图案的内容叙述了一名人类战士孤身猎杀猛犸巨兽的经历。维克多变态的视力,让他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些图案的线条圆润,深浅如一,绝不是用刻刀雕琢而成的,而是人用手指画出来的。

    可以想象,曾经,约克家族的一名强大骑士,猎杀了这些猛犸巨兽,又用手指在它们的腿骨上作画,以此来磨练自己的斗气。维克多猜测,这名骑士多半是一位黄金骑士,只有踏入巅峰领域的骑士才能轻松地做到这一点。

    可惜,这些立柱微微泛黄,看起来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虽说黄金骑士的寿命远超常人,也不可能活过几百年时光。经管如此,也证明了约克家族是出过黄金骑士的高贵血脉。

    虽然,约克家族的那位祖先已经陨落,但他的力量与意志都在这些图画中得以彰显,令维克多心生敬畏同时又热血澎湃,这是对力量的景仰与渴望。

    “男爵阁下,这边请。”老管家向有些出神维克多说道。

    看到老管家将自己引向后面的休息室,维克多面色有些古怪,贵族的晚宴都是邀请许多客人共进晚餐,而西尔维娅每次只邀请他一个人,真不知道,美艳的伯爵夫人是把自己当成了主菜,还是把维克多当成了点心。

    进入了这间熟悉的休息室,维克多果然见到了西尔维娅。

    此时的伯爵夫人一身正装,端坐在一张方桌的后面,金黄色的秀发随意地洒在肩头,神情端庄而娴静,让维克多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落。

    西尔维娅也在打量维克多,几个月不见,这个精灵一般俊美的年轻领主,少了许多做作与傲慢,变得内敛而成熟,令她眼睛一亮。

    “维克多见过西尔维娅夫人,愿夫人美貌永存。”维克多温文尔雅地向西尔维娅微微鞠躬,又站直了身体,这完全是领主与领主之间礼仪。

    不过,西尔维娅并没有在意维克多的肢体语言,反而款步姗姗地走到维克多跟前,围绕着他转了一圈,精致的红唇凑到他的耳边,娇声说道:“维克多,你变得不一样了,变得更加清新自然,真是令我喜悦。”

    伯爵夫人口中的芳香气息,让维克多心头一热,几乎难以自持。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美艳如花的伯爵夫人咯咯地笑着,柳腰轻摆,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男爵阁下,请坐。”西尔维娅抬起芊芊玉手示意维克多坐在她的对面。

    “谢谢,夫人。”

    维克多不动声色地坐了下来,心中却是一片骇然,因为他突然发觉,西尔维娅刚刚贴过来的时候,竟然没有触动他的盲感。

    自从觉醒了月精灵的天赋以后,维克多的感知高达21点,比他见过的所有骑士都要高。但,西尔维娅就这么款款地的靠了过来,动作自然而优雅,维克多看见,听见,也闻见,可他的身体就是没有任何的自然反射。

    维克多细细地打量着西尔维娅,拥有超凡感知的他,果然发现了许多不同寻常的细节,西尔维娅身材比例完美,五官精致,皮肤光洁如玉,没有任何瑕疵,她的毛孔细微,分布的极为均匀,金黄色的秀发光泽动人,这些发丝的直径居然都差不多。

    西尔维娅给维克多的感觉就是完美无瑕!

    这种完美的气质,维克多在布鲁斯身上见过,在埃斯克里的身上也见过,这两位骑士的身材有高有矮,容貌气质也各不相同,但是他们都显得匀称而协调。

    特别是妮可成就骑士以后,她的变化非常显著,经管她的五官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肤色、身形、气质,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惊艳,就像一颗宝石经过了雕琢后,开始变得璀璨夺目。

    只是,这三个骑士没有像西尔维娅这样完美无瑕,却比她多了一种强烈的存在感。

    维克多悄悄进入了超感状态和超限状态。

    体魄10,精神10,感知10,生命10。

    西尔维娅的元素属性令维克多吃了一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平衡的元素属性,而且任何一项数据都达到了普通人类的极限,却没有超越极限。

    不是骑士!维克多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很奇怪西尔维娅为什么会有这么平衡的元素属性,但那也只是好奇而已。

    “维克多,你拒绝了我的善意,我很失望!”西尔维娅脆声说道。

    看着西尔维娅似笑非笑地表情,维克多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他开口说道:“夫人,请您谅解。”

    没有解释,但坚定不移。

    “维克多,你拒绝我的底气就是那紫蔗吗?可你要知道,紫蔗既然可以砍伐就可以种植。很快,人马丘陵的领主们都会种植紫蔗,所以你不可能永远独占紫蔗资源。”西尔维娅笑道。

    “30年!”维克多沉声说道。

    西尔维娅挑了挑细长的眉毛没有说话,而维克多却又说。

    “我在王都的时候喝过最顶级的杜姆酒,每一瓶价值800金索尔。之所以这么贵,就是因为它窖藏整整80年。所以,酒和粮食不一样,粮食储藏越久价值越低,而酒储藏时间越长价值越高,而且是成倍的增长。”

    “西尔维娅夫人,领主们想要种出成片的紫蔗,至少需要30年,而这三十年就是他们永远也追不上的差距。”

    西尔维娅叹了一口气,举手端起桌上的一杯咖啡,轻轻地啜了一口。

    “维克多,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咖啡。这种饮料味道虽苦,却苦的顺畅,伴随着香醇的口感,令人回味无穷。更何况它还有提振精神,缓解疲劳的功效。我认为这种饮料必能风靡整个贵族圈。”

    还没等维克多接口,西尔维娅轻柔地语气变的严肃起来,她说:“但在我眼中,咖啡的价值远远比不上紫蔗酒,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因为咖啡的数量有限吗?”维克多谨慎地问道。

    维克多的领地里,乌涩果树并不算太多,只有六百多棵,但咖啡本来就是走高端路线,以稀为贵,何况维克多还可以向其他领主收购乌涩果,只有他掌握了乌涩果核的脱毒技术。

    西尔维娅微笑着摇了摇了头,说道。

    “杜姆酒是博瑞联合王国的特产,是他们用七大联岛的杜松子果酿造出来的佳酿,但他们还有一种没有提纯的杜松子酒,一直是其他领主收购的战略物资。”

    维克多心中一动,杜松子酒是一种用大麦和杜松子果混合酿造的酒,味道较差,价格却不便宜,还经常断货,没想到这种劣酒居然是战略物资。

    “博瑞联合王国是唯一在金水河南岸建立要塞的人类国度,你知道两百年前的先锋要塞战役吧?”西尔维娅又说道。

    维克多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那件载入史册的战争。

    先锋要塞之战是人类王国在金水河南岸与蛮族的第一次大规模战役,那一战,博瑞联合王国的军队被蛮族大军围困在先锋要塞中,整整一年。最后,在教会的号召下,人类世界的其他领主纷纷派出援军,这才把要塞中的人类士兵成功的撤回了七大联岛。

    最终,先锋要塞还是落入了蛮族的手中,这也宣告了人类开拓金水河南岸的行动彻底失败。

    “在那一场围城战的后期,先锋要塞中的粮食和饮水已经断绝,人类军队正是靠着杜松子酒支撑了两个月的时间,最后才被成功营救出来,现在你明白紫蔗酒的价值了吗?”西尔维娅向维克多说道。

    听到这里,维克多恍然大悟,这紫蔗酒分明就是一种可以长期储存的多功能饮料啊!难怪,雷诺修炼伏牛秘形以后,喝一些紫蔗酒就可以有效的缓解饥饿感,这种酒本身就富含营养和能量,还可以补充水份。

    “所以,紫蔗的价值非常高。”维克多苦笑道。

    “对!你现在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成为我们约克家族的附庸?你又靠什么保护自己的领地?靠那两个凶暴战士吗?”

    西尔维娅玩味地笑着,约克家族是不会允许这些具有战略价值的紫蔗落入其他家族的手中。

    “你!你果然在我的领民中布有暗子!”维克多不悦地说道,显然约克家族把雷诺也当成了凶暴战士。

    “那又有什么奇怪的?你不是也在黑堡镇中布有暗子吗?”西尔维娅惊讶地说着,可她明媚的眼中却有遮掩不住的笑意。

    “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好吧!”维克多面红耳赤地想要解释,最终还是放弃了,虽然这真是个误会。

    “亲爱的小维克多,我看了你递交的文书,你愿意以每一升18铜索尔的价格,将领地的紫蔗酒专营权完全交给我们约克家族,只要求我们对你放开粮食与物资供应,这很好。可是,我怎么能相信你今后会如约履行?”

    “既然你已经在我的领民中布有暗子,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为了保护紫蔗资源已经放弃了开垦更多的耕地,没有耕地我只能依靠你的力量,养活领民并向王国缴税,所以你的担心是没必要的。”维克多苦笑着解释道。

    “那你又怎么保证自己领地不会遭到其他家族的侵占?契布曼家族不是已经在你的领地上开采银矿了吗?你既然没有力量保护自己,为什么不接受我们的保护,你成为我们的附庸,我们才能名正言顺地庇护你,而你还可以保留五成的紫蔗份额,这不是对你更有利吗?”西尔维娅咄咄地看着维克多的眼睛。

    “王国有法度,领主之间不能随意攻伐。”维克多涩声说道。

    “呵呵,法度?在紫蔗面前谈法度?王都的大贵族会第一时间,以你的城堡不合法度为由,收回你的领地。”西尔维娅嘲讽道。

    维克多沉默了,过了半晌他又坚定地说:“我是不会成为你的附庸的!我知道你可以挡住其他家族的对我领地的觊觎,也可以挡住元老院的责难,但如果你不能相信我的诚意,我只有铲掉那些紫蔗,在地里种上庄稼。”

    维克多绝不愿意成为约克家族的附庸,他很明白成为大领主的附庸只会在变局中被碾的粉碎,更何况他还有那么多秘密。

    “我真不应该给你五万金索尔。”西尔维娅用白皙的纤手抚住额头,懊恼道。她似乎已经忘了她又敲走了维克多一万金索尔。

    维克多心中一动,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西尔维娅,你为什么当初要帮我?而现在,明明有对你更有利专营协议,你却依然要我成为你的附庸?”

    “是不是因为索菲娅?你说过,你和她是好友。”

    房间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凝。

    过了片刻,西尔维娅哀怨道:“亲爱的维克多,你在我面前提起其他的女人,真是令我伤心。”接着她又说:“你不愿意成为我的封臣就是因为索菲娅吗?你还对她抱有幻想?不要天真了,恩比瑟告诉你的都是真的。”

    “幻想个屁!此时的小男爵早已经换人了。”维克多在心中翻了白眼。

    维克多之所以要追问这个问题是为了印证一件事情:如果索菲娅试图保护小男爵,就说明索菲娅不但知道小男爵有危险,还可能知道凶手是谁,甚至知道凶手为什么要杀害小男爵!当然,没人知道其实小男爵已经死了,包括那个凶手。

    现在,维克多成了小男爵,就继承了他的因果,而维克多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不过,对于西尔维娅的误会,维克多还是乐见其成,所以他沉默以对。可在西尔维娅的眼中确显得孤独又落寞。

    西尔维娅柔声说道:“维克多,我赞赏你对索菲娅的忠诚,但作为一个领主,你不要有任何侥幸的想法,你必须选择自己的阵营,否则你将寸步难行。”

    “既然,你不愿意成为我的附庸,我也不勉强你,我可以同意你的专营协议,也可以向你提供必要的帮助,不过,我们还有一些细节要谈,比如,迅鸟和咖啡。”西尔维娅正色道。

    “在此之前,亲爱的维克多,你应该去沐浴一番,我们可以在晚宴的时候慢慢谈。”

    _________________

    在维克多离开后,房间的一处暗门打开了,一个靓丽的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翠丝莉,你已经看到了,这就是你的弟子选的男人,你觉得怎么样?”西尔维娅有些兴奋地说道。

    翠丝莉沉默了一会,清冷地说道:“月精灵血脉的感知真是可怕,每当我看他的时候,他都有反应,如果不是我一直调动风元素,只怕已经被他发觉了。”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你感应到了!是吧?”西尔维娅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的白银大骑士。

    “是的,在他第一次打量你的时候,风元素和火元素同时在脉动。”翠丝莉点头说道,她所说的就是维克多开启超感和超限,采集西尔维娅元素属性的时候。

    “呵呵,我都以为那是错觉!你知道维克多可能是谁的血脉吗?”西尔维娅有些激动地追问着。

    “你认为他是剑圣德拉文.温布尔顿的血脉?”翠丝莉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觉醒月精灵天赋的古老血脉者虽然稀少,但也不是没有,可他们都是风元素亲和,而风火双系的古老血脉者,只有剑圣德拉文一个人。”西尔维娅狂热的说道。

    “德拉文可是横压一个时代的剑圣,虽然他不是骑士,但他的一对子女都踏入了传奇领域,而他的孙子中有一个传奇骑士,其他的都成就了黄金骑士。”西尔维娅开心地说着,又讥笑道:“可怜的索菲娅,为了获得一个高贵血脉的继承人,居然把维克多踢到了我的身边。你说,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后悔的晕倒?”

    翠丝莉却摇头道:“你别高兴太早。月精灵血脉都是黑发黑眼,而德拉文金发金眼的特征非常明显,所以维克多觉醒剑圣血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西尔维娅顿了一下,说道:“试试无妨。”

    “你想让妮可和他生孩子?”

    “不,我想和他生孩子!”西尔维娅坚定地说道。

    “别天真了!月精灵血脉本来就生育艰难,更何况你是。。。。。。。算了!总之,你是在妄想,妮可还差不多。”翠丝莉露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却又不忍打击好友的希望,她知道西尔维娅一直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可惜,西尔维娅却不领情,她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你这个冷冰冰的老处女怎么会理解我的心情,我劝你尽早找个男人,为家族留下血脉。”

    说着,西尔维娅细腰一折,就向外走去。

    “你要去那?”

    “我要去沐浴,你要不要一起?”西尔维娅挺了挺高耸的胸脯,风情万种地说道。

    “你去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