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发酵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黑河是金水河的一条支流,因流经黑堡而得名,它贯穿了整个维克多领。黑河最深的地方不过2米,河水清澈见底,在维克多领的低洼处形成了三个湖泊,其中最大的就是平湖。

    平湖村就是建在平湖湖畔,村寨一面靠湖,三面都是肥沃的平地,平湖村的村民在此开垦出了5000多亩的耕地。

    午后,二十几个平湖村的村民,在十来个名民兵的陪同下,正在采集紫蔗。

    吉姆挥舞着手中的镰刀,飞快地收割着眼前的紫蔗,喘着粗气,汗水顺着脸颊向下滴落,胳膊又酸又涨,他却毫无休息的意思。吉姆只想着早点干完,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虽然这里离平湖村不到10公里。

    农夫们沉默着,只有镰刀收割紫蔗的沙沙声此起彼伏,每个人都和吉姆一样,拼命地干着自己的活,紧张地就像是在偷别人的庄稼。

    吉姆他们确实是在偷,因为维克多宣布过,无论是自由民还是领民,未经允许不得收割领地的紫蔗,否则视为盗窃领主的财产。但,这不是他们紧张的原因。

    “动作再快点!马上就可以走了!”身材魁梧的民兵队长低喝着,警惕地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焦虑。

    没有人回答,沙沙声却变得更加急促。吉姆也加快了挥舞镰刀的速度,想到马上就可以离开了,他很庆幸今天没有遇到那只可怕的野兽。

    二十多天前,有十几个山民陆陆续续地来投靠平湖村,他们告诉村民,这片领地中出现了一只恐怖地凶暴狼。开始的时候村民们并不相信,但山民们绘声绘色地描述,让大家开始半信半疑,就在十几天后,终于有村民目睹山民口中的凶暴狼。

    接下来的几天,外出劳作的村民频繁得看见那只体型庞大的凶暴野兽。民兵队长拜尔组织了一支捕猎小队,试图围剿这头野兽,可是捕猎行动失败了,还折损了一个民兵。

    随后的情况变得愈发糟糕,那只凶暴狼似乎被激怒了,它开始主动袭击外出劳作的村民,而且有迹象表明,它似乎已经平湖村附近筑巢了。

    海曼端着一把上了铉的十字弓,警惕地扫视着四周的动静,作为这次收割紫蔗的负责人,他的压力很大。自从周边出现凶暴狼以来,村民们已经不敢远离平湖村了,好在平湖村周围都是开垦过的耕地,视野开阔,相对还算安全,那头野兽也从没有出现在空旷的耕地上。

    可拜尔非要组织村民到几公里以外的地方收割紫蔗,而那头野兽就潜伏在密密麻麻的紫蔗林中,对于侵犯它领地的人类,它毫不嘴软,先后已经好几个人死伤在了它的利齿下了。村民们拒绝去紫蔗林,拜尔却通过抽签的方法强制要求村民收割紫蔗,不听话的人就会被赶出平湖村。

    很多人不能理解拜尔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海曼知道。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几辆马车趁着夜色,把那些紫蔗渣子悄悄地运走,同时留下一些物资。海曼手中的十字弓就是这么来的。这种交易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海曼不确定对方是谁,但他猜测是东部营地的那些人,现在整个领地只有他们才敢无视领主的权威。

    “希望今天不会有事。”

    海曼将沉重的十字弓换到了左手,锋利的弩矢指着天空。为了保证安全,他们换了一片更远的紫蔗林进行采集。

    吉姆差不多已经到极限了,他腰酸的厉害,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吉姆用搭在脖子上的汗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又揉了揉被汗水腌渍的眼睛,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晰了起来,接着吉姆就看到了一只巨大的怪狼正死死地盯着他。吉姆全身僵硬,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与野兽对视着,然而他的异状还是引起了同伴的注意。

    “吉姆?”一个村民向吉姆颤声询问着。

    村民的声音不大,可还是把因为恐惧而魇住的吉姆惊醒,吉姆刚要发出一声惨叫,一阵恶风将他带倒在地上,他晕了过去。

    巨狼从紫蔗林中蹿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它却径直扑向了手持十字弓的海曼。

    场中响起了一声惨叫,不是吉姆,而是海曼。一个眨眼的功夫,他就被巨狼扑翻在地,脖子也被死死地咬住,鲜血从巨狼的利齿下喷射而出,随着巨狼的一个撕扯动作,惨叫声戛然而止,海曼的脑袋被扯了下来。

    民兵们被这恐怖的一幕震住了,而巨狼又扑向最近的一个民兵。

    生死关头,这个民兵激发出自己的潜力与勇气,他横起手中的长矛挡住了致命的狼吻,却挡不住巨大的冲击力,整个人都被野兽拖倒在地上,长矛被巨狼一口咬断,眼见血盆大口迎面而来,民兵抬起胳膊试图保护自己脖子,并凄声呼救。

    “救我!救我!”

    接着,民兵只觉得身上一轻,压着他的巨狼突然又蹿了出去,还没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身上传来了一阵阵地剧痛,他已经被同伴射成了刺猬。

    “啊!”民兵们发出愤怒而恐惧的嘶吼,向着巨狼拼命射击,可巨狼的速度太快,在民兵的眼中它就如同一团模糊的黑影,转瞬间又有一个持弩的民兵被撕开了脖子。

    巨狼绝不在尸体上撕咬停留,它在人群中扑咬撕扯,民兵们根本无法抵挡,他们乱成一团,胡乱地射着箭,却总是把自己的同伴射死。当巨狼咬死第四个民兵以后,这支队伍终于崩溃了,人们惊恐万分地尖叫着,丢下了手中的武器,开始仓皇地逃窜,他们的身后是巨狼可怕的咆哮声。

    紫蔗林中,一个背着猎弓的精壮男人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身后蹲着两只健硕的巨犬,肩膀上还停着一只黑色大乌鸦。

    没过一会,那只出去杀戮的巨犬回到了紫蔗林,路过晕倒在地上的农夫时,它低下脑袋闻了闻,又摇着尾巴跑到了杰克的身边。

    杰克带着三只战獒隐没在无边无际的紫蔗林中,他们一直忠实地执行着主人交待的任务,驱赶,恐吓,对于那些威胁他们安全的人可以杀伤,维克多就是这么吩咐的。

    拜尔带着大队人马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狼藉的现场和几具凄惨的尸体。

    “只有两个人是被那个畜生直接咬死的,另外几个都是被自己人射死的。真是一群的蠢货!”马克恼怒地朝地啐了一口口水。

    “如果结阵自保,那个畜生根本没有机会,平时的训练都忘得干干净净。”一个壮汉接口说道,他也是追随拜尔的老伙计。

    拜尔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到海曼的尸体旁,将他的脑袋放到了脖子上。

    “盖里,你确定这是凶暴狼?”拜尔转向一个满脸胡须的壮汉问道。

    盖里向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子,用手比划着一个巨大爪印,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山民猎人,他很清楚这个爪印意味着什么。

    “头,这确实是个凶暴狼的爪印。”

    “凶暴狼不吃人吗?”

    拜尔打量一下几具尸体,都是死在原地,没有拖拽的痕迹。

    “野兽吃饱了就不会吃人,但它们回袭击入侵领地的人类。”盖里咂了咂嘴,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马克狠狠地盯了盖里一眼,厉声说道:“也就是说,这畜生在这里筑巢了?当初真不应该收留你们,是你们把这头野兽引过来的!”

    盖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眼中冒着凶光,却没敢辩解。在盖里看来,是拜尔试图捕猎这头野兽,才真正地激怒了它。在此之前,这头野兽只伤人却没有杀人。

    “很奇怪。”拜尔没有理会马克与盖里的交锋,他觉得这次袭击非常蹊跷。

    “你们看,那头野兽直接咬死了海曼,导致我们的人失去了指挥者,接着它还袭击了另外三个十字弓手。根据幸存的人说,它的速度很快,咬完一个就直接扑向另一个目标,没有停顿。这和野兽的习性不同,无论是那种野兽在猎物没有断气的情况下,是不会松口的。”

    “最后,它居然还把留在地上的十字弓给咬烂了!会有这么聪明的野兽吗?”拜尔拿起了一把被咬的稀烂的十字弓,给其他人看。

    “头,狼是很聪明的野兽,它们知道猎物的弱点,也知道谁对它们威胁最大,还很记仇。可能它在十字弓上面吃过亏,所以它会先解决拿十字弓的人。”盖里解释道。

    “可惜了这些十字弓。”

    马克检查了一下损坏的十字弓,发现确实无法修复了。这样的十字弓,营地里只有十把,现在损坏了四把。

    “头,这里有活人,是吉姆。”一位民兵发现了昏倒在地上的村民。

    “把他带回去,这些兄弟的尸体也都带回去。”拜尔阴郁地看了看在天上盘旋的黑乌鸦,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同伴的尸体被这些食腐者糟蹋。

    回到平湖村,拜尔带着几个手下走进一所木屋,狄克村长和几个首脑正在等他。

    “情况怎么样?”看到拜尔走了进来,狄克急忙问道。

    此时的狄克已经富态了很多,连肚腩都已经露了出来,身上的衣服也干净整齐,还真有了村长的样子了。

    “很不好!”拜尔沉声说道。

    “那个畜生就在附近的紫蔗林里筑巢,凡是靠近那里的人,它都会攻击。”

    “那怎么办?拜尔,你是民兵队长,你要负责把那个畜生干掉!否则你这个队长就别想干了!”狄克跺着脚,尖声叫道。

    “老家伙,是不是找揍!”马克大怒,一把楸住狄克举拳要打。

    “行了!”拜尔拉住马克胳膊。

    “那个畜生我们对付不了,它的嗅觉太灵敏,速度又快,我们根本堵不住它。”拜尔沮丧地说道。

    “好在它不会跑到平地上来,以后让大家不要靠近紫蔗林,只有先这样了。”

    “头,这恐怕不行啊,上次我们围捕过它,它已经记仇了。就算我们不去,它也会找过来的。”盖里上前说道。

    “你说怎么办?全是你们这些山民惹来的麻烦!”马克瞪着眼,拍着桌子,大声叫道。

    盖里没有理会马克的叫嚣,他向拜尔细声说道:“头,平湖村是领主老爷承认的村庄,也交过供奉,我们可以向领主老爷求援,只要纳尔森大人和你联手,一定可以干掉那头畜生。”

    “怎么?你又想投靠领主老爷了,别忘了当初是你们自己从自由民驻地跑出来的!现在还能回得去?”马克讥讽道。

    拜尔没说话,他明白盖里的心思,盖里就是想让平湖村向领主大人投降,这样他又可以顺势加入领主大人的麾下。

    几个首脑也都不说话,他们很尴尬。平湖村的村民们都以为自己是领主大人的领民,只有他们几个知道,并不是这样的。如果向领主大人求援,领主或许不会责难村民,但绝不会放过他们。可现在这个局面,他们确实应付不了。要不了多久,村民们就会要求他们向领主大人寻求保护了,到了那个时候,该怎么办?

    马克没有想这么多,他觉得盖里虽然讨厌,出的主意也许能行,北地之熊的威名他在多铎就听说过。

    “村长老爷,你是不是该去见见领主大人了?”

    “我。。。。。我不去!”狄克缩了缩脖子,最近两次去山丘营地汇报村务,维克多大人都没有见他,而莫林村长冷漠的态度让狄克明白,他可能露馅了。

    狄克也很后悔,他一直按维克多教他的方法在村子里宣扬领主大人的权威,大多数村民也都认可他村长的身份,这让狄克得意了好一阵子。可有一天晚上,拜尔用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威胁他,如果狄克不配合拜尔,拜尔立刻就宰了他。狄克知道拜尔是玩真的,所以他屈服了。好在拜尔保留了他的村长身份,狄克也没什么不满,只是他没有向维克多大人汇报这件事情,在他看来和狄克搞好关系才能保命,而领主大人可以糊弄一下。

    “盖里,我不杀你,你带着你的人滚出平湖村。”

    拜尔向山民头子冷冷地命令到,这样的墙头草,根本不能留。

    盖里脸色变了变,他没想到拜尔会如此决绝,他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向屋外走去,临到门口他又说:“拜尔,所有的营地首领中我最服气的就是你。但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离开领主老爷的临时驻地,可惜我回不去了。现在,你后悔吗?”

    “你什么都不懂!”

    拜尔不后悔,他仔细地想过这个问题,维克多当初招募他的时候,他拒绝了,因为他看不上这个年轻的领主,没有城堡,没有骑士,跟了他没有前途不说,还要放弃地位从头做起。他不甘心,就算后来纳尔森向整个领地宣扬了北地之熊的名声,他也看不上维克多,他是白银骑士的封臣,不是下贱的佣兵。

    现在领地里紫蔗开始显露出价值,拜尔就更不会投靠维克多了,他很清楚紫蔗酒是什么东西。多铎许多的要塞都是在战略位置建造的,这些要塞不是个个都有水源,能够长期储藏的粗酒就显得尤为重要。这样宝贵的资源,只会给维克多这样的小领主带来灾难。

    拜尔认为投靠维克多只有死路一条。他有更好的选择。

    拜尔推开了一扇房门,屋子里,一个女人正伺候着一个男人喝酒,那个男人一手啃着烤猪肘子,另一只手却在女人衣襟里掏摸着。

    拜尔挥了挥手,女人顺从地离开了房间。

    “休伯特,营地附近有一只凶暴狼,我需要你们的援助。”

    “你想怎么样?”休伯特放下了油汪汪地猪肘子,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需要你们派遣骑士,帮我把那个畜生干掉。不要否认,你支援给我的装备都是制式的,我知道你们是契布曼大人的手下。”拜尔目光灼灼地盯着休伯特。

    “派遣骑士大人深入到维克多领?你疯了吗?还是说你能付得起代价?”休伯特嗤笑道。

    “凶暴狼占据了紫蔗林,不除掉它,我们就无法提供紫蔗给你们!”拜尔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是你的问题,你得自己解决,我们的交易是紫蔗换装备,仅此而已!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不只你一个选择,另一处地方已经建起了一个新的自由民营地。”

    “你想要加入我们,那就证明自己的能力,几百号人都对付不了一个凶暴动物,你认为老爷会怎么看你?”

    拜尔走出了房间,他只觉得腿沉得厉害,环视了一下四周,许多熟悉的面孔正向他殷勤地打着招呼。

    “真的要人命去堆吗?”拜尔沉沉地想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