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异曲同工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黑堡作为约克家族的核心城堡,集军事,政治,经济功能于一身,在这里无数的侍从拿着各类文件往来穿梭,将约克家族的意志传递到领地的各个角落。

    瓦尔特跟在书记官麦克斯的身后走在长长甬道里,看到这些训练有素的侍从们紧张而有序的工作着,不由得暗生羡慕。

    “瓦尔特阁下,伯爵大人的时间宝贵,您只有一个沙漏的时间,现在您可以进去了。”麦克斯推开了一扇厚实的橡木门,彬彬有礼地说道。

    瓦尔特向书记官微笑颌首,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深吸一口气向房间内走去。

    瓦尔特在房间里见到伯爵大人,白白胖胖的约克伯爵正坐在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后面奋笔疾书。每当他的额头冒出汗珠时,一位美貌侍女立刻会用一条白色的汗巾,为伯爵大人擦拭干净。

    胖子总有一种特别的亲和力,与人相处时总会令人感到轻松,或者遭到轻视。瓦尔特绝不会轻视约克伯爵,作为利奥波德侯爵的封臣,他很清楚自己家族与约克家族的差距。

    利奥波德家虽然是侯爵家族,却出身宫廷贵族,家族的领地小的可怜,只有一个子爵领那么大。利奥波德侯爵是威廉姆斯大公的忠实拥护者,他一直希望能借助大公的势力,成为冈比斯王国最顶尖的商业贵族。

    而瓦尔特就是家族商队的负责人。所以,瓦尔特知道,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是约克家族对外贸易的决策者,一直以来就是他把约克家族的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条。

    约克伯爵将手中文书写好,抬头向瓦尔特傲慢地问道:“说把,你要见我,有什么事吗?”

    话音刚落,旁边的侍女就将一个精致的水晶沙漏放在了桌子上,细密的白沙源源不断地向下滑落。

    面对这种轻慢的态度,瓦尔特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他向约克伯爵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将一个黑色的木盒轻轻地放到了桌子上,谦和地说道:“伯爵大人,日安。我带来了利奥波德侯爵大人的问候,这是侯爵大人送给您的礼物。”

    木盒黑不溜秋地很不起眼,但里面的一块火红的晶石却夺人眼球,晶石外表光滑剔透,内部是毫无瑕疵的纯红色。约克伯爵用手指抚摸了一下晶石的表面,明显感觉到一阵温暖。

    约克伯爵惊讶地问道:“火焰水晶?”

    “是的,大人,这正是火焰水晶。”瓦尔特恭敬地说着,眼中还带着一丝自得。

    火焰水晶,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元素水晶。这种元素水晶除了美观以外,最重要的特性就是元素聚集,是打造顶级骑士装备的重要材料。秘银装备能够让超凡骑士尽情地发挥自身的元素力量,而镶嵌了元素水晶的秘银装备,则可以放大这种力量。

    不过,对于骑士来说并不是力量越强越好,骑士更注重元素流转的平衡,失控的力量只会成为一种负担。因此,只有最巅峰的白银骑士和黄金骑士才有能力驾驭元素水晶。正是这个原因,元素水晶并不能像秘银那样成为重要的战略物资,毕竟顶级的骑士比元素水晶还要稀少。渐渐地,元素水晶就成了贵族之间相互馈赠的礼品。

    就价值而言,地水两系的元素水晶价值最高,大多数骑士都是地水亲和,其次是风元素水晶,最后才是火元素水晶,因为火元素亲和的骑士凤毛麟角。就算如此,火焰水晶对于相洽的骑士来说,同样无可替代。

    面对这一块品质极高的火焰水晶,约克伯爵的小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他一边不着痕迹地将沙漏拿了下去,一边亲切地对瓦尔特说道:“利奥波德侯爵真是太客气!哎呀,你看我这里穷乡僻壤的,也没什么礼物好回赠的,你一定要代我向侯爵问好。”

    瓦尔特:“。。。。。。。。”

    “大人,我听说您的领地内有一种紫蔗酒,据说可以与杜松子酒相媲美,我希望能从您这里收购一些。”瓦尔特诚恳地请求道。

    约克伯爵,眨了眨眼,摊了摊手,无辜地说道:“紫蔗酒?我怎么没听说过?”

    瓦尔特没有在意约克伯爵的态度,他不会天真认为一块火焰水晶就可以让约克伯爵拱手出让紫蔗酒,但只要是生意就可以谈。

    “伯爵大人,我愿意出45铜索一升的价格向您购买这种紫蔗酒。”瓦尔特报出了一个高价。

    约克伯爵笑着摇了摇头,虽说家族已经掌控了紫蔗酒,但这种物资越存越值钱,现在还没有到对外销售的时候。

    “55枚铜索一升。”

    瓦尔特见约克伯爵不为所动,斟酌了一下,又报出了一个更高价。他没有忘记侯爵的命令,紫蔗酒家族志在必得。

    约克伯爵收起了笑容,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小眼睛里精光闪烁,却依然一言不发。

    “大人,我们两家作为盟友,这已经是最有诚意的价格,请您看在。。。。。。”

    瓦尔特见约克伯爵不置可否,顿时有些急了,他刚刚开口却被约克举手制止了。

    “30铜索尔一升。”约克笑着说道。

    约克伯爵主动降价,瓦尔特没有任何欣喜的感觉的,他的心直往下沉,

    “让我猜一猜,你们打通了那一条商路?撒桑帝国是不可能的。多铎那边一直和索菲娅侯爵关系密切。纳维尔王国和索菲娅侯爵也有很深的勾连,据说她有一条秘密商路直通撒桑帝国,每年从北方运回来大量的粮食,走的就是纳维尔。那么,还是纳维尔是不是?”约克伯爵笑的很和蔼。

    “对,就是纳维尔!纳维尔和艾尔王国的关系密切,而我们的威廉姆斯大公刚好与几位红衣大主教的私交甚笃,所以,大公替你们打通了关节。”约克伯爵站起身来,拍着自己的胖手笑道。

    约克走到了瓦尔特的身边,轻热的拍着他的肩膀,殷勤地说:“瓦尔特,我们两家是盟友,我怎么可能赚你们的钱呢?我们应该共同赚纳维尔人的钱!你看,你们有商路,我们有紫蔗酒,纳维尔的铁料我们对半分,就这样定了!”

    “这不可能!你不知道,为了这条商路,我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瓦尔特恼怒地拒绝了约克伯爵的提议。

    “打通商路确实很不容易,商队拿大头也是应当的。”约克伯爵点头表示认可,话音一转,他又说道:“那你们的商队到了纳维尔以后卖什么?或者说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纳维尔人?羊毛?亚麻?牲口?粮食?这些货物,只有艾菲索斯家才可以和温布尔顿家掰掰手腕,凭你们还不行!女侯爵只要压压价就能让你们血本无归。”

    “对了!杜松子酒是索菲娅还没有插手的货物。不过,我听说索菲娅和博瑞王国的安德烈打的火热。说不定,她很快就能拿到杜松子酒的经营权。你们的动作如果不快点,就算有那条商路,也改变不了现有的局面。”

    瓦尔特面色苍白的摇了摇头,他说道:“大人,这是不可能的!您既然猜到这是大公殿下牵的线,就应该明白您的提议违背了大公的意志。”

    约克家族是令人忌惮的军事贵族,他们几乎不可能自己打通商路,很难想象,鳄鱼们会允许另一头巨鳄在自己的身边四处乱爬,只有无害的家族才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就,就像牙签鸟与鳄鱼的关系一样。约克伯爵提出一半的份额,其实和自家的商队没什么区别了,威廉姆斯大公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那我就把紫蔗酒存30年,我们没有损失。”约克伯爵摊了摊手,无所谓地说道。

    房间内陷入了沉默,双方都在盘算着如何打破僵局,过了半响瓦尔特对约克伯爵说道:“大人,五成铁器的份额是不可能的!40铜索一升紫蔗酒,铁器我们卖给你们3成的份额,但价格是王都价的八成。”

    “成交!”约克伯爵没有讨价还价,立刻应允。

    伯爵的干脆果断令瓦尔特有些发愣,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了这个胖子的算计,但他已经没有选择了,正如约克伯爵所说的,有路没货也是白瞎。

    既然事情已经谈好了,瓦尔特起身告辞:“大人,那么我就先告退了。”

    “等等!你还有一笔税没有交。”

    约克伯爵叫住了瓦尔特,说着就从桌子下面取出了一个羊皮文书,递了过去。

    文书上的内容,让瓦尔特大吃一惊,他说道:“大人,您的税务官是不是算错了?这种名为‘咖啡’的货物,我们的收购价不过6银索一磅,总共才收了20磅,却要我们缴纳100金索尔的税?”

    “咖啡只收了你们50金索尔的税,另50金索尔是蔗糖的税。”约克伯爵笑眯眯地说道。

    “可蔗糖是送的啊!”瓦尔特辩解道。

    “瓦尔特,我很清楚商队联合压价是惯例,但我也很清楚,咖啡运到王都至少能卖到50个金索尔每磅。总共收你100个金索尔的税,一点也不贵!如果没有蔗糖,咖啡的价值就要大打折扣。反正,加了蜂蜜的咖啡,味道并不怎么好。”约克咂了咂嘴,他已经试过了咖啡加蜂蜜。

    “如您所愿,大人。”

    瓦尔特没有纠结,而是痛快的补足了税金,心中却暗自得意:“咖啡我运到王都,至少能卖到100金索尔每磅。”

    在瓦尔特临走时,约克伯爵又对他说道:“记得告诉你家侯爵大人,咖啡,蔗糖,还有紫蔗酒,都是维克多.温布尔顿男爵的杰作。但维克多男爵并没把这些货物有交给他的妻子经营。”

    瓦尔特忍住心中的惊讶,匆匆而去。

    “大人,我们现在真的要把紫蔗酒卖给利奥波德家吗?”

    麦克斯有些担忧的看着约克伯爵,窖藏紫蔗酒是家族的共识,大家都相信十年后才是出售紫蔗酒的最好时机。而约克伯爵和瓦尔特谈的条件并不算多优厚。

    “当然!紫蔗酒是个好东西。但好东西也需要让人知道。你说,要是纳维尔人喝惯了紫蔗酒,我又把货断了,他们会不会自己打通一条商路过来?”

    “大人英明!”

    对于约克伯爵敏锐的商业直觉,麦克斯心悦诚服。打通一条商路对于约克家来说非常困难,但现在家族有了紫蔗酒就等于有了许多条免费的商路,这些商队会带着各种家族所需的物资蜂拥而来,而家族只要收收税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前提是,大家得知道紫蔗酒的名声。

    “对了,维克多家的人真的把那些蔗糖都销毁了?”约克向自己的心腹问道。

    “是真的。我们的人亲眼看到,他们把蔗糖都倒进臭水沟。”麦克斯点头道。

    “只送不卖!还把那么好的蔗糖统统销毁!这小子真是个任性的败家子!”约克痛惜地说着。

    胖约克特别喜欢蔗糖,现在除了从瓦尔特手上截下来的一点样品,他只能等下次维克多家的车队了。

    ——————————————

    维克多领自由民临时驻地里,几个孩子狼吞虎咽的啃着烤猪排,他们虽然都很瘦弱,但个个眼神凶狠而警惕,就像一个个小狼崽子。

    “大人,这是按您要求的带回来的孤儿,最大的11岁,最小的8岁,5男3女,没有残疾。”纳尔森向维克多介绍道。

    “等他们吃饱了,叫人带他们洗个澡,分给他们4间棚屋,过几天我会安排人来接走他们。”维克多点头说道。

    “大人,这些孤儿对我们有什么用吗?”纳尔森好奇地问道,在他看来,家族完全没有必要收留孤儿。

    “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维克多调侃着,可惜这个梗,纳尔森根本听不懂。

    其实,维克多准备建立一个训练营,专门培养忠于自己的密探,教官就是巴罗尔。家族训练密探是严酷的,但总比这些孩子死在阴沟里要强。

    纳尔森不会在意营地里多养几个白吃饭的孤儿,他有更多的疑惑想向维克多求证。

    “大人,这一次我们的咖啡只卖了40个银索尔,蔗糖按照您的吩咐也全部销毁了,所以,我没有买到装备,但奶牛和驽马已经买齐了。”

    “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销毁那些蔗糖?”维克多和煦的笑道。

    “是的。大人,就算这些商队压低价格,我们也可以自己组建商队,没有必要把那么好的东西销毁掉啊。”纳尔森有些心疼地说道。

    当那些晶莹的蔗糖倒进臭水沟里的时候,无数的围观者发出惊叹,那个韦奇老板更是直跺脚。

    “商队我们暂时组建不了,不过我们可以让商队来找我们。”维克多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下令销毁蔗糖,是为了把蔗糖和咖啡卖到更高的价格。”

    这十多天来,通过密探,佣兵,领民,和山民的描述,维克多已经基本了解了蔗糖和咖啡遇冷的原因。

    维克多一直以为,他掌握了独一无二的紫蔗资源和蔗糖技术就具有了垄断地位,但现实不是这样的,在这里只有商队才具有垄断地位。这没什么好奇怪,在中世纪的时候,东方的黑胡椒经过阿拉伯商人的手流到了西方,立刻可以换取等重的黄金,所以阿拉伯商人才是垄断者。

    维克多仔细想了一下,西尔维娅放弃了咖啡,恐怕是因为咖啡虽然好却不是必需品,蔗糖也是一样的,所以它们会遭到商队的压价。但为什么蜜糖那么贵呢?

    维克多认为,这里的蜜糖就像是奢侈品,是用来彰显身份的。贵族不食用蜜糖那就是破落贵族,会遭到其他的贵族鄙视。想要让蔗糖成为奢侈品,维克多还需要一点时间让贵族阶层认可蔗糖的高贵身份。

    维克多让纳尔森在黑堡镇销毁蔗糖,就是要告诉人们,蔗糖宁可销毁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食用的。借着咖啡,这些蔗糖也会在贵族圈流传。接着,维克多只向普通人销售粗糖,贵族们也会慢慢地认可蔗糖的尊贵。当贵族想买蔗糖的时候,对不起,不卖!而且维克多会渐渐减少咖啡赠送蔗糖的比例,那些商队自然要主动找上门来。到那个时候,维克多就重新获得了垄断地位。

    当维克多向纳尔森详细解释了自己的策略以后,纳尔森听的目瞪口呆。

    “大人,那些商队会不会联合起来抵制我们啊?”

    纳尔森佩服之余,又有些忧虑,他在黑堡镇找了不只一家商队,没有一家愿意出高价的。

    “纳尔森,你能握住空气吗?”维克多反问道。

    纳尔森猛地一握拳,巨大的力量立刻让他手中的空气响起了一声爆鸣,然后他摇头道:“握不住!”

    真是个变态!维克多暗中吐槽,又无比羡慕。

    “好东西就像空气一样,是挡不住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维克多淡淡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