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茶会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瓦尔特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一名训练有素的侍从立刻走了上来,将打着响鼻的骏马牵到了一边。

    瓦尔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向庄园内走去,这里是利奥波德家在王都的一处贵族庄园,和其他的贵族庄园一样,奢华而精致,还有就是规范,深入骨髓的规范。

    笔直宽阔的道路上铺满了白釉岩地砖,白釉岩色泽洁白,光滑如镜,是名贵的石料,能够使用白釉岩做地砖的贵族不多,但也不是没有。而这里的每一块地砖都专业打磨过,它们的大小,厚薄,排列完全一致,所有不合规范的地砖都弃之不用,其中消耗的人力和财力是难以想象的。

    庄园内其他的装饰,植被,建筑,和这些地砖一样,都透着无可挑剔的规范。每一个路灯,每一棵景观树,每一张路椅,它们的高矮,大小,距离,都一样。道路两边的侍从们也是如此,他们的身高,年龄,头发的颜色,身上的衣物,乃至站姿,气度,表情,也都规范如一。这些规范的后面暗藏着奢华,透露的是王都贵族的矜持与傲慢。

    瓦尔特却觉得很悲哀。作为家族商队的负责人之一,瓦尔特去过很多地方,见过许多领主,他们有的富有,有的困顿,有的高贵,有的随和。瓦尔特从中发现一个规律,越是强大的,就越随意,越是落魄的,就越讲究。

    瓦尔特在黑堡见到的侍从,没受过严格的礼仪训练,这在王都贵族的眼中就是没规矩的表现。但那些侍从行动迅速,身手矫健,显然都有武技在身,他们个个都很忙碌,在工作的时候也不会停下来向大人们致意。

    再看自己家族的这些侍从,站姿笔直,衣着笔挺,每当瓦尔特路过他们的身边,都会向他鞠躬致意,鞠躬的幅度和脸上的表情都是一致的,没有经过几年的礼仪训练根本做不到这一点。约克家族的侍从与之相比就是一群土包子,而这背后的含义又令瓦尔特唏嘘不已,约克家族的侍从是在做事,利奥波德家的侍从却是在当装饰,约克家族的侍从有事可做,而利奥波德家的侍从却只能做装饰……

    瓦尔特明白,其中的差距就是家族实力的差距,但利奥波德家作为一个新兴家族也有机会成为约克家族那样的实力贵族。想到这里,瓦尔特紧了紧手中的袋子,里面装的是从黑堡镇带回来的咖啡和蔗糖。

    顺着道路前行,没过一会,瓦尔特就进入了庄园的主建筑,在这里瓦尔特见到了自己的主母,梅丽莎.利奥波德侯爵夫人。

    “夫人,日安。”瓦尔特向梅丽莎一丝不苟的行着礼。

    梅丽莎面容艳丽,身材高挑而丰满,成熟女性的魅力在她的身上一览无余,她向瓦尔特微笑颌首。

    “瓦尔特,辛苦你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瓦尔特恭敬的说道:“夫人,这是这一次我带回来的咖啡和蔗糖。”

    说着,就将手中的两个袋子递给了旁边的侍女。

    梅丽莎接过侍女传过来的犀皮袋,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褐色的咖啡粉末。她满意地点点头。自从瓦尔特带回了这种名为咖啡的饮料,梅丽莎就迷上了它的味道,也从没有向外销售过,为的就是今天给所有来宾一个惊喜。

    “怎么雪糖的数量变少了?”

    当第二袋子打开后,看到里面晶莹的蔗糖比上一次少了许多,梅丽莎的语气甚至有些严厉。

    “夫人,这一次咖啡配送的蔗糖比上一次要少,每三磅咖啡只送一磅蔗糖,而且还被约克伯爵截留了一半。”瓦尔特苦笑道。

    梅丽莎皱了皱眉,还没等她提问,瓦尔特又解释道:“据我们在黑堡镇的商户了解,蔗糖的工艺非常复杂,产量极低。上一次维克多男爵下令把蔗糖销毁以后,蔗糖的数量就更少了。所以,以后咖啡配送的蔗糖都要减量,不过从蔗糖和咖啡的配比来说,还是足够的。”

    听到这里,梅丽莎反而露出了一笑容。维克多男爵她是很熟悉的,曾经她还在宫廷首席女官艾瑞尔女伯爵的安排下,为小男爵上过礼仪课,只是当时她带着黄金面具,小男爵并不认识她。小男爵处理蔗糖的态度,也很合她的胃口,这样的珍品宁可销毁也不能贱卖!

    “瓦尔特,记住!这是雪糖而不是蔗糖。下次,在去黑堡镇收购咖啡的时候,务必向维克多男爵传达这一点!明白吗?”梅丽莎向家族的商队首领郑重地告诫道。

    “是的,夫人,我记住了。”瓦尔特低头答道,蔗糖总会令人联想到人马食用的紫蔗,家族想要做咖啡生意,就必须为蔗糖改名字。

    “夫人,安德烈大人和索菲娅侯爵大人的车驾已经到了。”庄园的管家走了过来,向梅丽莎通报道。

    “通知下去,茶会马上就可以开始了。”梅丽莎嫣然一笑,眼中还带着一丝恶意的兴奋。

    当安德烈携索菲娅走进茶会厅的时候,让早已经等待的贵妇小姐们为之一窒。

    安德烈身形挺拔,面容英俊,举止自然优雅而又充满力量,金黄色的头发比黄金还要璀璨,碧蓝的眼睛犹如蓝天一样,深邃而纯净,在贵族女子的眼中,安德烈如同太阳一般耀眼夺目。看到美艳绝伦的索菲娅女侯爵挽着安德烈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她们又忍不住一阵嫉妒。

    安德烈见到茶会厅里,莺莺燕燕,全是贵族女子,除了自己竟然没有一位男士,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浓浓的挫败感。

    安德烈是博瑞联合王国的黄金骑士,43岁未婚。这在骑士中是非常罕见的,大多数骑士晋升青铜阶以后,家族就会安排他的婚姻,为的就是扩大家族的血脉。但安德烈出生高贵,又醉心于骑士之道,家族一直没有逼迫他成婚,直到两年前,他成功晋升为黄金骑士,联姻的请求纷纷而至。就当他准备承担扩大家族血脉的义务时,银白高塔的大学者奈哲尔找到了他。奈哲尔向安德烈提出了一个很离谱的要求,要他放弃家族爵位,去冈比斯追求一名的女骑士,并入赘她的家族。

    这种要求简直就是对安德烈家族的羞辱,一个黄金骑士足以支撑起一个公爵领,那有家族会愿意让黄金骑士入赘其他的家族的道理。但安德烈和他的家族却同意了,因为那名女骑士是冈比斯王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黄金骑士罗兰.奥古斯特。

    当然,这里面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圣骑士阵营与白塔阵营之间的博弈。

    冈比斯是对抗撒桑帝国的铁三角之一,如果坐视它崩溃必将导致不可测的后果,这不符合博瑞王国的利益。博瑞王国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参与撒桑帝国与兰特三王国之间的斗争,那么派遣一名黄金骑士去追求冈比斯的长公主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一系列的利益交换后,安德烈的家族也默许了。

    安德烈并不在乎这些,他真正在乎的是罗兰.奥古斯特。罗兰公主的身份高贵,又是最年轻的黄金女骑士,对于心高气傲的安德烈有莫大吸引力,他认为只有自己才能配的上罗兰公主。

    在戈隆侯爵的安排下,安德烈见到了罗兰,并为她的美貌与率真所倾倒。随后,安德烈展开了对罗兰的热烈追求,但令他沮丧的是,罗兰对他并没有兴趣。

    许多贵族都认为,罗兰拒绝安德烈是为了让爱德华王子登上王位。安德烈却知道,罗兰根本就没这么想过,她是最纯粹的骑士,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其他的原因。这也是罗兰最吸引的安德烈的地方。

    经管安德烈非常倾慕罗兰公主,也绝不会死缠难打,对于黄金骑士来说,爱情仅仅是人生中的点缀,他们所追求的是更高层次的力量。所以,安德烈准备回归家族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邀请安德烈出席的宴会越来越频繁,参加宴会贵女越来越多,而男性却越来越少,显然冈比斯的王都贵族都在惦记黄金骑士的血脉。

    “安德烈大人,欢迎您能来参加今天的茶会!”梅丽莎夫人向安德烈致意道。

    “这是我的荣幸,美丽的夫人。”

    安德烈彬彬有礼的回应着,他原本并不想参加这样的茶会,但在戈隆侯爵的要求下,他还是来了,为的就是想再见罗兰公主一面,可惜,公主没有来。

    “欢迎你,亲爱的索菲娅。”

    梅丽莎拉着索菲娅的手,热情地招呼着,不动声色地就将女侯爵和安德烈分开了,这令其他的贵女,纷纷露出了微笑。

    “谢谢你,梅丽莎,我真没想到,你会邀请我,我可是很久没有接到你的邀请了。”索菲娅笑靥如花地说道。

    “亲爱的索菲娅,你美貌和财富总是令人自卑。这一次,如果不是我得到一种新茶,我都不知道该拿什么来招待你。”梅丽莎笑的花枝乱颤,她很期待索菲娅一会的表情。

    “是呀,梅丽莎你早就告诉我,你这里有一种极品的饮料,却一直藏到今天,我可真的很期待啊。”一名贵妇接口说道,是费罗男爵夫人。

    梅丽莎笑而不语,只是拍了拍手,一群训练有素的侍者就端着一个个银盘走了进来,为每一位来宾奉上了一个精美的象牙杯,里面都是褐色的咖啡。

    “好香!”

    “味道很特别,苦中带甜又甜中带苦,令人回味无穷。”

    贵女们纷纷点评道。

    “安德烈大人,您觉得怎么样?”梅丽莎笑吟吟地向安德烈问道。

    安德烈喝了一口,惊讶地说道:“居然是火元素亲和饮料。夫人,这种饮料叫什么?”

    咖啡细微地刺激着人的精神,对于黄金骑士而言,这就是火元素亲和的表现。

    “在索菲娅侯爵面前我可不敢卖弄,她一定知道这饮料的名称。”

    索菲娅黛眉微皱,放下手中的杯子,说道:“这确实是很极品的饮料。我以前从未喝过,还要向侯爵夫人请教。”

    “这可是您的丈夫,维克多.温布尔顿男爵发明的饮料,也是他领地的特产。索菲娅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梅丽莎惊讶的声音略微高了一些,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茶厅里顿时一片寂静,无数的目光都投向了索菲娅,其中大多数都是幸灾乐祸的。贵妇小姐们对美貌绝伦的索菲娅嫉妒已久,能看她的笑话,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谁让她和安德烈走的最近呢?

    面对恶意而嘲弄的目光,索菲娅没有任何表情,却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味道,她沉默片刻,淡淡地说道:“自从维克多去人马丘陵就职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了。”

    大厅中顿时哗然,贵妇们低声地交头接耳,声音虽然细微,对于骑士来说却清晰可闻,无非是在说索菲娅如何不要脸之类的。

    索菲娅就这么静静地喝着咖啡,似乎这些非议都和她无关,而一边的安德烈却对她有了怜惜的情绪。

    安德烈作为大贵族家的骑士,对于贵族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并不陌生,他在博瑞王国的时候也有许多情人。到了冈比斯以后,安德烈一直洁身自好,这是出于对罗兰公主的尊重。可作为高贵血脉的黄金骑士,本身对贵女就有莫大的吸引力,各种撩拨和勾引也层出不穷,虽说黄金骑士的意志强大,但也不能阻止贵女们的热情。安德烈的身边总是环绕着各种美女,令他头痛不已。其中也包括索菲娅。

    索菲娅给安德烈感觉是不同的,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和富有,而是她从不让安德烈感到为难,甚至还为安德烈挡下了许多麻烦。她总是用倾慕地眼神,温柔的笑容,向安德烈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索菲娅的分寸令安德烈欣赏,她的美貌亦然安德烈心动,如果不是索菲娅有了丈夫,而自己也有了追求的对象,安德烈甚至愿意娶她为妻。如今,安德烈已经放弃了追求罗兰公主,他也不介意和索菲娅有一段浪漫的交往。

    现在,索菲娅当众坦然承认她流放了自己的丈夫,默默地承受所有的指责,从始至终她也没有看安德烈一眼,这种担待令安德烈有些钦佩。安德烈知道索菲娅为什么要流放自己的小丈夫,她就是想要有一个血脉纯净的继承人,这样的事情,对贵族而言并不稀奇,只是能做不能说。

    安德烈决定为自己红颜知己解围,他向梅丽莎问道。

    “梅丽莎夫人,这种饮料到底是什么啊?”

    黄金骑士的打岔,让梅丽莎有些懊恼,似乎自己无意中又将索菲娅向安德烈推了一把。

    “这叫咖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