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送神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领的西侧是连绵无尽的群山,这些山丘最高的不过700余米,山势平缓,植被繁茂,栖息着成群的野猪,黄羊,和短尾鹿。

    十几只短尾鹿,正悠闲地在山谷中吃着鲜嫩的苜蓿,山坡上茂密的灌木丛一阵摇晃,让这些警觉的生物立刻四散奔逃。

    没过一会,灌木丛中站起来一头三米多高的庞然巨兽。这是一只体型硕大的巨熊,它油亮的皮毛,锋利的长爪,骇人的体型,都表明这是一只凶暴熊。

    看着短尾鹿越跑越远,巨熊没有任何追猎的意思,虽然它的体重足有3000磅,但它的速度要比这些灵敏的动物还要快,耐力也要强的多,只要它想捕猎就没有猎物能逃过它的猎杀。但它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巨熊猛地一跃,身边坚韧的灌木丛被撞的粉碎,地面上出现两个深深的爪印,这头巨大的公熊跃过了10米宽的山涧,跳到了对面的山丘。它要继续巡视自己的领地,作为一头凶暴熊,它的领地有20公里宽,50公里长,在这片广袤的区域内它是当之无愧的霸主,这里的每一头母熊都是它的配偶。但是,最近它发现了两个强大野兽入侵了它的领地,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妾,它必须赶走入侵者。

    正是地之季的时候,鲜花盛开,嗡嗡的野蜂在花朵中辛勤地采着花蜜,不远处的树梢上挂着一个巨大的蜂巢。蜂巢里甜美的花蜜和肥嫩的幼虫,都是巨熊最爱的。经管这些野蜂的蛰刺十分凶猛,尤其是那些兵蜂,它们凶残的颚足以咬破大多数的动物的皮毛,但这些都不足以对巨熊造成伤害。在往常,巨熊会直接把树木拍断,随后它就会野蜂疯狂攻击下,大口的享用心爱的零食。但巨熊此时的心思不在蜜糖上,它已经闻到了对手的气味,它的敌人近在咫尺。

    巨熊站起身来,3米多的身高给它提供了开阔的视野,然后就看到了入侵它领地的野兽。这是一只体型巨大,长相怪异的狼,有着青黑的皮毛,森冷的獠牙,和一双绿油油的眼眸。巨熊身上的鬃毛根根竖起,让它的体型看起来更加庞大,它朝巨狼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这是在警告对手离开自己的领地。

    巨熊并害怕这只怪狼,但直觉告诉它这是个难缠的对手,就算能杀死怪狼,恐怕自己也要负伤。只要这头怪狼自动离开这片领地,就可以避免一场不必要的冲突,这是强大野兽之间的默契。

    怪狼没有退让,反而抬起后腿在一边的灌木上撒了一泡尿。面对赤裸裸的挑衅,狂怒的巨熊发出一声响彻山林的咆哮,它向怪狼猛扑了过去,它要把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撕成碎片。怪狼转身就跑,巨熊在后面求追不舍,可它郁闷的发现,自己速度没有对手快。但这没关系,它会一直追下去,巨熊相信以自己的体力一定拖垮前面的这个家伙。

    凶暴巨熊在林间快速奔跑,树木被撞断,灌木丛被粉碎,荆棘被踏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它的脚步。在追到一处山谷的时候,巨熊却停了下来。怪狼见身后的大家伙停住了脚步,非但没有继续逃跑,还转过身来向它发出挑衅的咆哮。巨熊不为所动,野兽直觉告诉它,再往前追,会死!

    巨熊使劲嗅了嗅了,可惜这里是顺风,它什么也没有发现。但不安的感觉依然在它的脑海中盘旋,巨熊决定回去,它不顾那头怪狼的挑衅,掉头就走。

    没走出几步,身后的一声惨嚎让巨熊停住了。这是一头母熊的惨叫,巨熊回个身来就看到令它目眦欲裂的一幕,另一只怪狼拖拽着一头漂亮的小母熊从山谷的另一边冒了出来。

    巨熊认识这只年青的母熊,这是它最喜欢的配偶,母熊柔顺的皮毛和腥臭的气息总是令巨熊无比着迷。可现在,母熊在怪狼的口下无助的惨嚎,暗红的鲜血从它的脖子上不断涌出,这一切彻底激怒了巨熊,它红着眼睛向怪狼冲锋,死亡的威胁已经被它抛之脑后。

    一道银色的流光从灌木丛中疾射而出,直接射入了凶暴巨熊坚硬如铁的颅骨,鸽子蛋粗的弩矢从它的后脑穿了出来。巨熊强大的生命力让它带着这根弩矢,向前猛冲了100多米,才轰然倒地。

    两只怪狼咬断了那只可怜母熊的喉咙,却迟迟没有靠近倒地的巨熊,直到巨熊停止了抽搐,它们小跑着过去,嗅了嗅,然后发出一声嗥叫。灌木丛中才站起一个全身绑着树枝的猎人。

    猎人打了个唿哨,树林中飞出来两只黑色乌鸦,在小山一样的巨熊尸体上空盘旋一阵,呱呱叫着向北飞去。在北边还有两个同伴在等着消息,他们将进入巨熊的巢穴采集一种特殊的矿物标本。

    猎人从灌木丛中提出一把插满树树叶的巨弩走向熊尸,他从腰间抽出一支银色的短剑开始剥皮。

    这名猎人就是维克多麾下的炼金民兵。

    由于担忧这片山区会有食人魔族群,维克多用所余不多的资金,生产了十只炼金乌鸦,一个炼金民兵,一个加载铸造技能的炼金辅兵,还抽调了2只战獒。维克多命令这些炼金生物在这片山区里执行勘察任务。

    经过一个月的勘察,炼金生物并没有在连绵的群山中发现食人魔族群,只找到两个小型的豺狼人族群。他们还在这片区域中发现了大片的油木,和一处精铁矿脉。只是,有一只凶暴巨熊在矿脉的附近筑巢,这让后面的勘察任务难以继续下去。

    接到消息以后,维克多仔细咨询了雷诺,随即他做出了猎杀那只凶暴熊的决定,并派遣了一个民兵将一把瑟银重弩送了过来。

    瑟银重弩是几个炼金辅兵在上层营地秘密打造的顶级武器,为了制造它,维克多忍痛拆一把军用重弩,这些材料被布索融入了瑟银,重新打造出来的瑟银重弩,普通人用绞盘也无法上弦,只有体魄17点的伏牛民兵才能做到。它的威力也成倍的增长,维克多确信这把大杀器足以射杀食人魔。

    接到瑟银重弩的灵猴民兵,果然不负所望,成功射杀了这头可怕的野兽。其实,凶暴野兽非常难对付,野性本能总能让它们回避危险。它们远比普通的同类更敏锐,也更聪明。可聪明不代表智慧,野兽和智慧生物最大的区别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本性。当凶暴熊遇到熟悉它本性的炼金民兵,就变成了猎物。在奈瑞尔帝国炼金师的眼中,从来没有凶暴化这个概念,帝国制造的战斗单位可能个个都是凶暴生物。

    ————————————

    黑格走进小食堂,就看到自己的组员闷闷不乐地喝着紫蔗酒。

    “大家的兴致不高嘛。”黑格拉开一把椅子,笑嘻嘻地坐下。

    一阵沉默,终于有个组员开口说道:“组长,你看看其他的小组个个兴高采烈,他们的组长都当了村长。只有我们,还是村民小组。”

    “组长,我就弄不明白。我们那点不如他们?偏偏要让我们垫底。”另一位组员愤愤不平地嚷道。

    其他的组员虽然没有说话,却一杯又一杯喝着闷酒。

    黑格转头看了看,其他几桌村民都在高声谈笑,相比之下自己这帮人就沉闷了许多。黑格摇头失笑,都是些没有见识的农夫。

    “我知道大家都在怪我,没有和其他的几个组长争夺村长的位置。但是,大家都听过大厨们常说的一句话:好菜总是最后上。”

    “你们说,领主大人最看重的是那个村子?”黑格含笑问道。

    组员们互相看了看,有一个人试探道:“砖窑村?”

    “大人确实重视砖窑村,但那是因为铁匠村还没开建。大家想想,如果铁匠村开建,领主大人会安排多少人手给我们?我告诉你们不会少于300人!到时候谁才是领地第一村?”

    “组长果然是组长,想的就是比我们明白。”一名组员率先醒悟了过来,他拍着桌子喊道。

    看着组员们一扫颓势,黑格微笑着喝了一杯紫蔗酒。维克多领的好东西很多,但黑格最期待的就是还没开建的铁匠村,其他的村子他都参与建设过,其中的奥妙黑格也掌握的七七八八,而铁匠村直接关系到军备,作为约克家族培养的密探,黑格格外关注这一点。

    “可惜,我们在这里的人手还是太少,等维克多男爵招募矿工的时候,希望家族能多给我派些帮手。”黑格在心中想到。

    一名护卫走了过来,对黑格说道:“黑格组长,大人要和你谈谈关于招募矿工的事情。”

    黑格心中一喜,当他和护卫走出小食堂的时候,还听到了手下们的欢呼声。

    上层营地在所有领民的心中是神秘而威严的地方,只有少数几个人可以不经通传直接进人上层营地。黑格不在其列,当他笑容满面地走进了维克多的办公室,他见到了几个熟悉的伙伴,于是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一只羽毛笔在维克多的指尖飞快地旋转着,他的另一只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这里一片光滑细腻,没有任何胡茬,这让维克多有些郁闷。在地球上的时候,他每隔两天就要刮一次胡子,当时还他希望自己不要长这么麻烦的东西。可真的没有了胡须,他又会联想到地球上那个古老而奇怪的职业。

    三名伙伴尴尬地看着黑格,他们都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

    “阿奇尔见过男爵大人,大人日安。”黑格苦笑着向维克多行了一礼。

    维克多和纳尔森对视一眼,问道:“阿奇尔才是你的真名,那么你的身份是约克家族的密探了?”

    “是的,大人。我的确是约克家的密探。大人能不能告诉我,您是怎么识破我的?”

    黑格看到护卫队长纳尔森空着双手,显然维克多男爵并没有打算对他动用武力,所以他干脆地承认了下来。同时,他也很好奇,自己这些人和普通农夫一样精通种地,维克多男爵是怎么识破他们的?

    “还记得你上次和说过,你在东部行省为贵族老爷采集过蜜糖吗?”维克多笑道:“我相信你吃过蜜糖,但你肯定没采过蜜糖。我恰恰知道,普通农夫是采不了蜜糖的。野蜂非常凶猛,普通的皮甲都禁不住它们的撕咬。采集蜜糖需要专业的采蜜队,这些采蜜队往往是贵族组织的,没人会去偷吃蜂蜜,不但会挨鞭子还会被扣掉可观的赏钱。”

    在维克多的记忆中,小男爵的父亲就有两支采蜂队,这是他们家的主要收入来源。

    “所以,我暴露了以后,大人不动声色地开始调查我身边的人,直到把我们全找出来,才和我们摊牌?”

    黑格很失落,他原先还以为是他的同伴无意中暴露了身份,没想到竟是自己露出了破绽。

    维克多笑而不语,黑格是他发现,但护卫队的两个人却是按照巴罗尔的方法挖出来的,至于另外一个,也是维克多发现的。

    “那么,这位骑士大人,你还要装下去吗?”维克多笑着对一名老农夫说道。

    房间内为之一静,那个老农夫惊讶地看着维克多,渐渐站直了身体,一股睥睨自雄的气势油然而生。纳尔森双眉一挑,向前一步,挡在了维克多的前面。

    看着纳尔森,老农夫的眼中露出一丝赞赏的神色,虽然他有十足信心打败这个佣兵,但纳尔森站在那里就有一种铁血无畏的气势,老农夫相信,纳尔森就算面对黄金骑士,眉头也不会皱一下。这是一位英勇的战士。

    “格里斯.约克,见过维克多男爵。”老农夫向维克多行了一个骑士礼。

    维克多笑着拍了拍纳尔森的肩膀,示意他无需紧张,说道:“你们都下去,我要和格里斯骑士单独谈谈。”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老骑士对维克多苦笑道:“维克多男爵,你是怎么发现我是骑士的?”

    “因为,你很不专业。”维克多莞尔道。

    老骑士绝不会想到,维克多可以探测一个人的元素属性。自从黑格暴露了以后,维克多时不时的探测与他有交集的人,结果还真的发现了这个伪装成老农的骑士。事实上,黑格是专业的,另外几个密探并不是通过观察黑格才挖出来的,而是老骑士露出了许多破绽,维克多这才按照巴罗尔提供的方法一个个地将他们搜出来。

    “男爵大人,您真不应该把我找出来。”老骑士懊恼道。

    “为什么?”维克多目光灼灼地问道。

    “我是奉了夫人的命令,暗中保护你。”老骑士坦然答道。

    维克多面沉如水,过了片刻他说:“西尔维娅真是奢侈,居然派一名高贵骑士伪装成低贱的农夫,就是为了保护我?”

    “我知道这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事实。其实,在你招募雇佣兵的时候,夫人就为你准备了一支队伍,可惜,你选择了战熊佣兵。维克多,请你相信,我们对你绝无恶意。”格里斯骑士诚恳地说道。

    维克多沉默许久:“妮可知道你的身份吗?”

    如果妮可知道这件事,那维克多就只能和她分道扬镳了,维克多有太多的秘密,而大家族的实力又令他感到恐惧。要知道,让一名骑士伪装成一个农夫,每天干着农活,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西尔维娅做到了。

    “妮可并不知情,布鲁斯也不知情,他们甚至不认识我。我的出身和妮可一样,只是我已经老了。”

    格里斯叹了一口气,家族培养了他,他就要为家族效力,装成农夫来保护维克多是一件很委屈的事情,但他得为自己孩子铺路,这是夫人答应他的。

    “你们走吧。”维克多低声说道。

    “大人,让我留下来保护你吧,其他的人都可以撤。”

    格里斯如果就这么回去,他的任务就失败了,就算家族不会惩罚他,但答应的条件,恐怕就不算数了。

    “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我也不是约克家族的附庸。你们已经过界了。”维克多冷冷说道。

    随后,维克多举手制止了格里斯的恳请,丢给格里斯几个羊皮卷轴。

    “把这些带回去,西尔维娅不会为难你的。”

    格里斯打开一看,愁苦的脸上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他对维克多说道:“如您所愿,我的大人。在我们走之前,请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