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风潮涌动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天蒙蒙亮,布玛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换上粗亚麻的白布女仆装,系上浅蓝色的围裙,再打来一盆水将自己好好的洗漱了一番,尤其是用湿毛巾把头发仔细擦了一遍,用一块蓝色的头巾将长发包在脑后,布玛走到一面落地铜镜面前仔细照了照了,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衣服的布料很粗糙,穿在身上却显得很精神,布玛很喜欢。山羊旅馆的女佣每个人都有两套这样的衣服。约翰老板称它们为制服。

    六天前,布玛才成为山羊旅馆的女佣,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必须努力工作。山羊旅馆的生意非常好,靠的不是年轻火辣的女招待,而是两个鼻孔朝天的大厨。他们做出的菜肴精致而美味,这里的粗糖面包也很受欢迎,所以约翰老板给的工钱很丰厚,想要来这里工作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是遇到了一个熟人,布玛都没有机会获得这份工作。

    布玛提着一桶水,准备把大厅里锃亮的桌椅好好擦干净。当她走进大厅的时候,已经有三个女佣在清扫了。布玛微微有些脸红,她以为今天起的已经够早了,没想到还是落在了后面。

    布玛卷起袖子,准备开始干活,却被旅馆的约翰老板给叫住了。

    “布玛,你今天不用干活,今天你可以回家看看孩子们。”

    布玛脸色煞白,噙着眼泪恳求道:“约翰老板,求求您。看在伊娜的份上,不要辞退我。我下次一定会起早的。”

    布玛吓坏了,她喜欢这份工作,也喜欢住在山羊旅馆,那怕仅仅是一个逼仄的楼梯间,也比自由民窝棚好上一百倍。

    老约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解释道:“你没有被辞退。你刚来山羊旅馆,还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规矩。在我们这,每干六天活就可以休息一天。你可以在休息天处理自己的私事,比如,去看看孩子们,或者走亲访友。放心吧,你明天可以照常来上工。”

    布玛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她呐呐地问:“约翰老板,我的那个楼梯间可以保留吗?”

    “随便你。”老约翰无所谓地耸耸肩膀。

    布玛提着篮子,向自由民棚户区走去,她的丈夫和孩子还住在棚户区。篮子里是两根粗糖面包,每一个都有她的小腿粗细,足足半米长。这是,约翰老板给她的,说这是福利。布玛不知道什么是福利,但她知道孩子们一定会很喜欢。想到这里,布玛露出一个笑容,可想到自己那个好逸恶劳的丈夫,她的脸上又布满阴云。

    布玛现在的男人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她的第一个丈夫在迁徙的途中走散了。为了生存,布玛和现在的丈夫结成了伴侣。他们到黑堡镇已经三年了,但凡勤奋又肯吃苦的人,总能找到一份营生。可布玛的丈夫,却一直游手好闲,只能靠着教会的救济勉强度日。令布玛气愤的是,这个男人不养活她和孩子们就算了,还会抢夺孩子们的口粮,因为这两个孩子是布玛和前夫的。

    为了养活自己的孩子,布玛为菜头种地,可她是个女人,菜头只愿意给她的一半的工钱。山羊旅馆招人的时候,布玛想去碰碰运气。幸运的是,她在山羊旅馆遇见了同村的伊娜。伊娜告诉布玛,她是陪同自己的丈夫来黑堡镇运送物资的,她现在的丈夫有十几亩封地,是领主大人的一位封臣,,而且他和山羊旅馆的老板关系非常好。在伊娜的帮助下,布玛被山羊旅馆录用了,包吃包住,每月60个铜索尔。

    黑堡镇的棚户区还是臭烘烘地,不过比一前好了很多,烂泥路已经铺上了碎石子,这里的治安也不想以前那么混乱,至少拎着两条面包不用担心会被抢。

    这些都是圣武士克劳德大人的功劳,布玛是这么认为的。但她不知道的是,阴暗处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她,只是布玛身上的蓝白色的女仆装,让他们不敢造次。猴子老爷吩咐过,谁要是敢动山羊旅馆的人,猴子老爷就会把他埋到坑里。

    看到前面那个狭窄低矮的棚屋,布玛有些畏缩和厌恶。她曾想把两个孩子都带在身边,她的丈夫却说,带着孩子去工作,恐怕会被老板辞退。考虑再三,布玛最终还是把孩子留给自己的男人照看,可她在山羊旅馆发现,其他的女仆也把孩子带在身边,约翰老板并没有为难。

    事实上,那些老佣兵更喜欢孩子。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他们甚至会教孩子们一些武技,而那些半大的孩子还可以在旁边的杂货铺里找一份差事。撒下一些种子,谁知道会有怎样的收获。

    布玛深吸一口气,向棚屋走去。她决定哪怕挨上一顿打,今天也一定要将孩子们带走。

    “你们说这是真的吗?到了维克多领,直接就给封臣的身份?”

    “这种谣言你们也能信?封臣身份可是要三代人为领主服务才能获得。”拜迪嗤笑着。

    关于维克多领招募封臣的消息,拜迪已经听说了,而这几个老熟人居然还真地为这件事,来找他商量。拜迪只觉得他们几个真是蠢的可以,在他看来不会有那个领主会如此愚蠢,只有蠢笨农夫才会相信这样的谣言。

    “并不是直接给封臣身份,而是要加入一种工分制,只要每天干活就可以获得工分,每1000工分就可以换一亩封地,只要换到10亩封地就成了封臣。”另一个自由民接口说道,他是仔细打听过的。

    “老海登前天纠集了一班人已经出发了,还有米路那一伙人五天前就动身了。”有人也跟着说道。

    “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都值得我们跑一趟。而且越快越好。”

    听了这话,几个自由民纷纷点头,他们现在就像猫抓心一样,恨不得立刻就走。

    见他们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拜迪也很心动,但他又懒得动,现在他的女人找了一份不错的工,完全没有必要为这个不靠谱的消息去冒险。

    棚屋的门被推开了,几个人吓了一跳,他们见到是拜迪的老婆布玛,又松了一口气。拜迪却阴着脸说道。

    “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被约翰老板给辞了。”

    布玛厌恶地看了男人一眼,说道:“没有,约翰老板让我今天休息。我回来看看孩子。”

    拜迪嘘了一口气,只要女人不是被辞就好,他还指望布玛给他挣钱呢,那怕是在山羊旅馆做女招待。

    布玛没有在理会这群人,他们和拜迪一样都是一群靠吃救济的废物。她向棚屋里面走去,两个孩子正缩在角落里。

    “妈妈,给你们带了面包,而且是很甜的粗糖面包哦。”看着伤痕累累的两个儿子,布玛心疼的几乎要落泪。这些天,孩子们肯定没少挨拜迪的打。

    粗壮的手臂伸了过来,一把夺走了布玛手中的面包。

    “老子还没吃呢,小崽子们急什么?”拜迪恶狠狠地说着。

    “还给我,那是约翰老板给孩子们的。”布玛冲上去和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厮打着,试图抢回面包。

    “卖身的贱人,那独腿老头,两条面包就把你打发了?”拜迪一把将布玛推到,恶毒地骂道。

    “面包给你,我要带孩子走。”布玛冷静下来,拉起两个吓地大哭的孩子就往外冲。

    拜迪大怒,这两个小崽子就是他控制布玛的工具,要是布玛把孩子带走,以后还怎么靠她赚钱?这个世界上,女人带着孩子找新男人并不是新鲜事。

    拜迪楸住布玛的头发,将她拽了回来,一记凶狠的耳光抽在了她的脸上。正当他要继续施暴的时候,他的胳膊被架住了。

    “我的家事,你也要管?”拜迪对拽着他胳膊的人喊道。

    这个自由民松开胳膊,朝拜迪笑道:“你老婆可是在山羊旅馆上工,你不会忘了猴子老爷的话了吧?”

    “这是我的女人,猴子老爷也不会管我的家事吧。”拜迪阴晴不定地说着,却也没有敢继续动手。

    “猴子老爷的事情,我们管不了。”自由民说道:“我们听说山羊旅馆就是维克多男爵大人的产业,所以,就想问问布玛,关于工分制的传闻是不是真的?”

    包括拜迪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灼灼地盯着布玛。

    “工分制是真的,伊娜你们认识吧,她现在是维克多领封臣的妻子,我的工作还是她介绍的。她告诉我,维克多领现在正缺人手,男爵大人准备到这里来招募领民,而工分制度很快就封顶了,如果你们要去就要抓紧了!”

    布玛此时只想让这个恶心的男人滚地远远地,她把听来的消息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几个自由民红着眼睛喘着粗气,他们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维克多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拜迪也是如此,但他想的更多。

    “我们应该召集更多的人一块去,人越多越好!”

    “你疯了!没听布玛说嘛?工分制就要封顶了,你还要带人去?”一个自由民低吼道。

    拜迪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们带足够多的人去,才会被领主大人看重,才能优先加入工分制。”

    几个人被拜迪的远见给震住了,隔了半晌,有人问道:“是个好主意。可人多的话,路上吃什么?这可是20天的路程啊!我们到那搞那么多粮食?而且,这些人会不会造反?别到时候,被别人顶了我们的位置?”

    “嗯,我们还是自己上路的好,人少的话,路上采点野菜吃,基本也够了。”

    拜迪心中大急,走20天的路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怕死。天知道,会不会遇到一头豺狼。人多才安全,当了头领就更安全了。就算遇到怪物,死的也绝不会是自己,还能被领主大人看重。拜迪不想冒险,但又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可同伴提出的问题,他也没有能力解决。所以他急躁地转来转去,都没有发现布玛已经带着两个孩子走出棚屋。

    “愿光辉之主,保佑你。”

    布玛临走时,冷冷地撂下一句。她心中还有一句没说出来:愿伟大的主,早点审判拜迪这个畜生!

    布玛走了,拜迪没有在意,只要能当上了封臣,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但布玛的那一句话,却提醒了他。

    “我有主意了!粮食我们没有,我们也压不住所有人,但有个人能做到,而且他绝不会和我们争夺工分制的名额!”

    “谁?”

    “圣武士,克劳德大人!”

    ——————————————

    “格里斯,你确定把契布曼家的密探都干掉了?”

    西尔维娅带着迷人的微笑,白皙如玉的纤手轻轻抚摸着几个羊皮卷轴,她心情好极了。这些是维克多送给她的各类图纸,其中有她最想得到巨型砖窑设计图。

    格里斯毕恭毕敬地说道:“是的夫人,根据阿奇尔的观察,契布曼家在上层营地一共安排了三个密探,被我杀了两个,放了一个。想必契布曼伯爵已经接到了我们的警告。”

    西尔维娅点点头,她很相信阿齐尔的能力,他是家族最顶尖的密探之一。

    “但是你的任务失败了!而且是因为你的疏忽,我们的人才会被赶出来!”胖胖的约克伯爵冷冷地说道。想到以后再也不能随意地窥视维克多的新玩意,约克伯爵的心就隐隐发痛。

    看着一脸尴尬的老骑士,西尔维娅拍了拍约克伯爵的手,柔声说道:“格里斯毕竟不是专业的密探,他能委屈自己,我已经很感激了。更何况他还带回来这么宝贵的东西。”

    西尔维娅又对格里斯说道:“格里斯虽然你的任务失败了,但你带回来的东西我很满意。我答应你的事情,都会一一兑现。你可以下去了。”

    格里斯大喜,他委屈自己装成一个低贱的农夫,为的就是现在。老骑士向伯爵夫妇深深地行了一个礼,就走出了房间。

    等老骑士走了以后,约克伯爵对西尔维娅问道:“一个砖窑也值得你这样高兴吗?我看过阿奇尔带回来的砖头,确实比我们做的砖头要结实,但还代替不了岩石。就算再厚,也挡不住白银骑士的冲击。”

    西尔维娅说道:“这些砖头不能建设要塞和外墙,但它们可以用于修路,建房,搭建广场,还可以替代城墙中的夯土层,让城墙更加坚固。最重要的是砖窑的效率,二十天就能产六万块合格的砖。这意味着,它需要吞噬更多木柴和粘土,而我们的领地里多就是长满灌木的土丘。”

    约克伯爵拍手笑道:“我明白了,这些砖窑可以将土丘变成可耕种的平地,而那些没有的粘土又会变成无数的砖头,我们甚至可以出售这些砖头。哈哈,真是太妙了!这个维克多果然是会下金蛋的母鸡。”

    西尔维娅横了约克伯爵一眼,眼波如水,可约克伯爵却如同坠入冰窟一样,顿时打了个冷颤。约克伯爵知道,没有孩子,一直是西尔维娅心中的疼。

    我提什么母鸡!提什么蛋!约克伯爵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这个,我是说,维克多提供的图纸好像并不是自由民能设计出来的。他是从那弄到这些东西?”

    西尔维娅淡淡地说道:“这是他从索菲娅那里偷出来的。”

    维克多给西尔维娅写了一封信。他告诉西尔维娅,这些设计是他在侯爵府中的翻看老侯爵的藏书时看到的。他自己的也做了一些改进。现在所有的东西他都已经交出来了。包括马车设计图,新式纺车的设计图,砖窑村设计图。

    维克多在信中写的很专业。约克家的学者安东尼看了以后,断然肯定维克多一定是学了这方面的知识,而且极有天份,这么系统的知识,普通人想装是装不出来的。因此,西尔维娅不得不相信,维克多所说的都是真的,而且他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和兴趣。可他们不知道维克多有炼金辅兵帮他润色。

    “索菲娅有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约克疑惑地问道。

    西尔维娅轻轻一笑:“索菲娅有牌打,而维克多没牌打,他只能把底牌拿出来。”

    约克伯爵恍然:“这些东西恐怕耗费老侯爵很多心血,索菲娅一定是想在不利的情况下,拿出来翻盘的。嘿嘿,没想到,便宜了我们。”

    “现在,维克多身边没人保护?如果出了岔子怎么办?”

    想到和索菲娅的约定,约克又忧虑了起来。索菲娅和约克家的约定是,在索菲娅还没有诞下合适的继承人之前,约克家族要保证维克多的安全。西尔维娅知道,以索菲娅的眼光,不是黄金骑士的血脉她根本看不上眼。所以,这个过程恐怕需要两到三年,约克家族也正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重新建立自给自足的体系。因此,两人一拍即合。其实,这种追求高贵血脉的事情在贵族之间非常普遍。当然,维克多并不知道,他这是要喜当爹节奏。

    “等妮可回来以后,派她带几个见习骑士去保护维克多吧。”

    维克多,让妮可来保护你,你是不会拒绝的。西尔维娅淡淡地笑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