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应对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一名农夫拘谨地坐在角落里,他40岁的年纪,乱糟糟的头发,黑红的脸庞,身材高大却有些佝偻。身上灰色的粗亚麻短褂打着补丁,闻起来还有股酸臭味。

    巴罗尔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他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心中暗暗兴奋。

    巴罗尔到了维克多领已经3个月了,为了获得维克多的重用,他试图帮助领主大人把那些潜伏在营地里的同行挖出来。但他的对手并非等闲之辈,巴罗尔忙活了一个月,一无所获。最后,还是在维克多指认下,巴罗尔才将几个密探给楸了出了。

    随后,他就被维克多踢到一处秘密营地,负责教导十几个小狼崽子。对于领主的安排,巴罗尔内心很不服气,这次考验他并没有表现出真实的水平。巴罗尔认为,自己糟糕的表现是因为他没有权限出入山丘营地,也没有人手帮衬,但巴罗尔无法拒绝领主大人的安排。其实,只要是干密探相关的工作,巴罗尔都无所谓。几十年的密探生涯,已经成了他人生的意义所在。在巴罗尔看来就是训练这些小密探,也比当鬣狗更有意义,至少这些孩子能继承他的事业。

    就子他悉心教导小密探的时候,巴罗尔接到了一个命令,维克多大人,要他去自由民营地甄别新加入的成员。这是个让巴罗尔重回一线的机会,所以他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表现。

    巴罗尔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和蔼地笑道:“你不用紧张,我们随便聊聊。”

    也许是感受到巴罗尔的亲切的态度,这名男子放松了下来,接着真的是一场轻松的闲聊。

    闲聊中,这名男子惊喜地发现,巴罗尔和他一样是来自东部行省。同乡的情谊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他们聊了原来的故乡,自己的家人,那一场可怕的战争,迁徙的艰辛,甚至,还有一些关于东部行省贵族老爷的八卦,这个名为汉斯的男人还得意地纠正了巴罗尔几个错误的地方,比如,他把东部行省两个男爵夫人的名字搞颠倒了。

    巴罗尔已经确定这个汉斯并不是密探,但他隐隐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你为什么要带着老婆孩子,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讨生活?”

    巴罗尔陡然锐利的目光,让汉斯吓了一跳,他呐呐地说道:“我听说领主老爷这里缺人,而且,只要给领主老爷白干活,就可以加入工分制,然后能成为封臣。”

    巴罗尔的瞳孔微微一缩,工分制他很清楚。正是这个制度让领主大人麾下的子民拧成一股绳,迸发出巨大的工作热情,即便是再艰苦他们也甘之如饴。巴罗尔认为这是个天才的设计,而设计工分制的维克多大人是个掌控人心的高手。但这些几百公里以外的自由民,怎么会这么了解工分制?

    带着这个疑问,巴罗尔又详细询问了其他甄别的对象,所有的结果都指向了一件事,有人在自由民中宣传维克多领的工分制度!

    当巴罗尔询问完第二十一个自由民以后,他对一边的护卫说道:“我要立刻见维克多大人!”

    与此同时,上层营地的禁区,维克多正沉浸在无比的喜悦中。

    维克多仔细摩挲着手中的瑟银重弩。重弩通体银色,泛着幽幽的青光,看起极具美感。仅从外观上看,重弩的弩弓,弩臂,弩弦,都是用金属打造的。其实不然,这把重弩所有的部件都不是纯粹的金属,除了弩弦之外,其他的部件都是用青胶木渗入瑟银而制成。所以,瑟银重弩比军用重弩要轻的多,军用重弩的弩弓是用一种极具弹性的百锻钢制作的。

    维克多用绞盘尝试将弩弦填上凹槽,他使出全部的力气也只能拉开一半。维克多没有沮丧,反而感到欣喜。

    军用重弩的威力巨大,号称可以威胁到骑士,关键就在弩弦上。一般的军用重弩选择沼泽龙蜥尾巴上的筋腱来制作弩弦。维克多没有这种材料,这把瑟银重弩的弦是用凶暴熊的筋腱渗入秘银而成的,其坚韧程度远超普通的弩弦。因此,它的威力也水涨船高。

    “布索,剩下的的筋腱还能做几把这样的瑟银重弩?”维克多向布索问道。

    布索思索了一下,答道:“大人,应该还可以制造3把,但我们的瑟银不够了。”

    维克多满意地点点头,瑟银确实有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军用重弩的弩弓都是选择工艺复杂的百锻钢,只有这样的金属材料才能承受重弩的力量。而瑟银融入青胶木以后,其弹性和韧性远超百锻钢,完全可以用于重弩的弩弓。另外,瑟银融入普通的牛筋以后,就算比不上龙蜥尾筋也差不了多少。只是,维克多要求布索制造能够洞穿30点体魄的弩弓,布索这才选择用凶暴熊的腿筋制造了这把瑟银重弩。

    维克多相信,只有自己占据有利地形,手持这样的瑟银重弩,在四百米内,可以射杀任何食人魔。但瑟银重弩的缺陷就是上弦太慢,如果食人魔成群来袭的话,一把重弩是抵挡不住的。所以,维克多需要更多的瑟银重弩供他使用。现在营地中已经有了三把瑟银重弩,但这种秘密武器绝不会嫌多。

    其实,维克多需要防备的还有契布曼家的骑士。相比体型巨大的食人魔,骑士要灵敏的多,普通的射手就是手持重弩,也无法跟上骑士的速度,而且骑士还可以使用盾牌。但骑士要是遇到维克多这样的超凡射手,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要是真的有骑士攻打我的营地,我是先射大腿呢,还是先射大腿呢?维克多在思索这个问题,契布曼家的那一箭之辱,他可没有忘记。

    外面的钟声打断了维克多的幻想,刚刚走出禁区,维克多就看到表情严肃的纳尔森和莉莉娅,以及巴罗尔。

    维克多皱眉问道:“怎么?发现密探了吗?”

    纳尔森和莉莉娅看向了巴罗尔,巴罗尔上前一步沉声说道:“密探还没有发现,但发现了一个针对大人的阴谋。”

    巴罗尔将他发现的情况向维克多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我调查了21个自由民,他们都表示是听了工分制的传言才跑过来的。这说明,有人在背后策划了这一切,但还不知道具体是谁?他们有什么样的目的?”

    莉莉娅接着说道:“维克多,目前流落到我们领地的自由民超过了100多人,我已经问过了,所有人都是冲着我们的工分制而来。”

    维克多面色严峻地看向纳尔森,问道:“最近这两天还有人来吗?”

    纳尔森点了点头:“天天有人来,少的几个人,多的十几个人。”

    维克多的心直往下沉,他想到了一个词:群体事件。

    “我们遇到大麻烦了!召集所有的村长,到我的办公室来见我!”

    很快,维克多领的中层齐聚一堂,他们已经听说了事情的大概,个个面色凝重,让办公室的气氛也沉闷了起来。

    维克多敲了敲桌子,说道:“事情你们已经听说了,有人在自由民中散播流言,说只要到我们的领地,就可以加入工分制。所以,自由民不断地涌向我们这里。大家有没有什么对策?”

    几个村长对视了一眼,莫林率先向维克多说道:“大人,我们必须拦截这些人,否则我们的村民会和这些人起冲突,后果不堪设想。”

    村长都是工分制度的收益者,他们手中的推荐名额是他们权威的根源,现在有人要来争夺工分制的名额,村长们必须站出来维护村民的利益。

    “对,必须挡住他们,我们在领地的边界设置哨卡,把这些人堵在领地之外。”

    “大人,绝不能让这些自由民进来,他们会砍伐紫蔗。绝不能让他们进入领地。”

    看着村长们群情汹汹,维克多只能苦笑。这些人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在地球上,曾经有一个国家,在靠近北极的地方发现了金矿,结果无数贫困的人卖掉了自己的全部的家当,拖家带口冒着生命的危险北上淘金,哪怕是严寒酷烈的自然环境也无法阻止这些人的热情。在这个世界,工分制对自由民而言比黄金还宝贵。为此而来的人绝不是几百上千,恐怕是几千上万,这么多人怎么堵的住?

    维克多想了想,问道:“莫林,你们当初迁徙的时候,是怎么跨越整个王国的?”

    莫林愣了一下:“大人,当初我们离开家园在王国的组织下进行西迁,沿途有教会维护,还有各地的领主支持。有少部分的人被各地领主招募了,剩余的人都流落到了人马丘陵,人马丘陵的开拓领主们招募了一部分,其余的人大多在黑堡镇讨生活。还有少部分人在荒野中组建了自由民营地,毕竟人马丘陵的怪物特别少,甚至比我们原来的领地还要少。”

    维克多眉头紧锁,这就是问题所在,一个是有组织的迁徙,一个无序混乱的流动。有组织还好说,可以通过沟通的方式,让他们回到黑堡。而混乱的流动,几乎没法沟通,他们只会想方设法混到领地里来。至于,容纳这些自由民,维克多想都不需要想,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如果不自量力的当圣人,只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搞不好还会发生暴动。毕竟,有人在算计自己,谁知道这些人当中被安插了多少煽动者。

    “我们无法挡不住他们,这些人就算被挡住了,也会从别的地方绕进来的。”维克多摇头叹道。

    莉莉娅忧心忡忡地说道:“那怎么办?这些人随意进入我们的领地,肯定会破坏我们的紫蔗。要不,我们在边界建一个自由民驻地,临时安置他们,再组织他们回黑堡镇?”

    “我们绝不能出面组织他们,越是组织就越甩不掉。”维克多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这样吧,你们几个回到各自的村庄,安抚好我们的人,组织民兵守卫村子,绝不能让人混进村子里。现在就去!”

    在几个村长走了以后,维克多问莉莉娅:“莉莉娅,我们现在还有多少金索尔?”

    “还有677个金索尔。”莉莉娅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没事的时候莉莉娅最喜欢的就是数钱。

    “安排一个车队去黑堡镇购买粮食,越多越好。”

    “巴罗尔,我要你改头换面,潜入黑堡镇调查是谁在幕后算计我。我会给你安排两个护卫。”维克多对巴罗尔吩咐道。

    “遵命,大人。”巴罗尔眼冒精光,这才是他喜欢的工作。

    维克多又对纳尔森说道:“纳尔森,在边界建设几个哨所。警告所有要进入领地的自由民,有凶暴狼在这里活动。再向愿意回黑堡镇的人发放足够的干粮。那些不听劝告的人也不用阻拦,让他们进来。”

    维克多深邃的眸子里透出一丝狠辣,他准备让炼金战獒充当凶暴狼,不过这一次就不是唬人了,而是要命!

    维克多并非铁石心肠,他也软弱过,可结果就是更多的人因此而送命。现在,维克多考虑问题已经越来越像一个领主了。坐在领主的位置上,会有一股力量推着他做出最合理的决定,这股力量来源于他的封臣和领民。

    面对成千上万,汹涌而来的自由民,维克多没有选择。他的领地面积辽阔,但粮食却不足。如果放任这些自由民进入领地,他们很快就会因为断粮而出现饥荒,这些人为了粮食一定会冲击维克多的村庄,而那些村民和护卫必然要奋起反击,这种结果一定是血流成河的。

    维克多计划很简单,他准备设置三条红线,第一条线是生存线,也就是哨所,愿意听从劝告的人不会有任何危险,还会得到回程的补给。第二条线是生死线,越过这条线的自由民会遭到战獒的攻击,会有人送命,会有人回头。如果,还有人执迷不悟继续前进,那么他们就会遇到第三条线:死亡线。越过死亡线的人就只能死亡了。

    这个计划肯定会死人,但绝不会是灾难性的,而且这些自由民死于凶暴动物,教会也无法制裁维克多。毕竟,领主已经警告过了,还提供了回程的口粮。

    既然自由民因为传闻而来,那么凶暴狼的传闻就会让大部分人原路返回。在封臣和生存面前,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生存。

    维克多相信,针对无序而混乱的自由民,这个残酷的计划一定有效果。他就是要用传闻来对付传闻!

    “大人,埃斯克里男爵的使者求见,他有重要的事情向您通报。”一名护卫向维克多报告道。

    ——————————————

    埃斯克里男爵面色铁青的站在城堡上,看着一大群自由民在教会圣武士的带领下排成一条长龙,向维克多领进发。

    “亲爱的,你在担心维克多男爵会把这些人挡在边界?”美貌的男爵夫人向自己的丈夫柔声问道。

    埃斯克里叹了一口气:“是的,如果维克多男爵拒绝这些人入境,那么这些人就会对我们的领地造成很大的冲击。”

    男爵夫人轻笑道:“那为什么我们没有阻挡这些人呢?”

    埃斯克里眼睛一亮,他笑道:“对!这些人有教会的维护,我们阻止不了,维克多男爵也阻止不了。何况,他们本来就是冲着维克多领去的。”

    “谁让维克多男爵想出工分制这个主意呢?他这是自己砸了自己的脚,只怕他这次不好收场了。”男爵夫人摇头说道:“不过,我们也要做些准备。”

    “你是说,给这些自由民准备一些粮食?”

    “不!我们要封闭所有的村庄。”

    埃斯克里点了点头:“后面来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我们不能趟浑水。另外,我们还要封闭边界,让这些自由民从领地边缘绕过去。”

    埃斯克里又看了看气宇轩昂的圣武士,忍不住骂道:“教会的人脑子进水了吗?送这么多人来维克多领!他们吃什么?维克多领才刚刚开拓几个月,根本就没有粮食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