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虫潮来袭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天空上乌云密布,密集的雨珠落个不停,这个季节正是一年中雨水最充沛的时候,每隔两三天就会下一场大雨。

    “这见鬼的天气。”

    吉斯骂骂咧咧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这样的天气对于哨兵来说绝对是最糟糕的,雨幕连天蔽日,他根本看不清两三百米外的东西。吉斯披着沉重的蓑衣爬上烽火台,他看到被雨水浇透的木柴堆,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些木柴已经完全点不着了,雨天过后还要把它们拆掉,重新换上新的干柴。对于只有3个人的哨所来说,这是个不小的工作量。

    吉斯是维克多麾下的一名士兵,他和另外两个战友奉纳尔森队长的命令,驻扎在这个哨所里执行警戒任务。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监视大沼泽的入口。

    自从在西部山脉中没有找到食人魔的踪迹,维克多认定食人魔部族一定在大沼泽中,因为老食人魔不会凭空而来。所以,维克多命令纳尔森在大沼泽入口处建设一座岗哨,设置烽火台,并驻扎三名士兵。为了保证士兵的安全,维克多特意为他们配备了三只炼金乌鸦,一旦炼金乌鸦向他们示警,他们立刻就要点燃烽火,然后骑马撤退。

    浸水的蓑衣十分沉重,披在身上非常不舒服,吉斯决定回窝棚先避一避雨。他刚进窝棚就听到列夫对他怪叫道:“吉斯,你小子偷懒,现在应该是你执勤。”

    没有理会列夫的调侃,吉斯对一个中年战士赔笑道:“头,外面雨太大,我完全看不清,反正有尘隼在监视沼泽入口,我想先进来避避雨,等雨停了我就继续去警戒。”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看看。”中年战士马修披起一件蓑衣推门走了出去。

    门外,雨水的哗哗声震耳欲聋,马修忍不住打了一哆嗦,他暗骂道:“才舒坦了半年,这点雨就把自己给吓住了?”紧了紧身上的蓑衣,马修义无反顾地冲进雨中,向瞭望台而去。

    马修是战熊佣兵的老人,他带领两个新兵在这里执行警戒任务已经一个月。马修很清楚,就算天气再恶劣警戒哨也不能少人。因为,如果真的有怪物来袭击,首先要逃命的就是他们自己。

    大沼泽的入口是一个巨大斜坡,警戒台就设在离入口两公里的一座土丘上。若是在平时,从这里望过去,入口的动静一览无余,但现在马修运足了目力也只能看清四百米左右的景色。正如吉斯说的那样,就算出来警戒也看不清下面的情况。

    马修犹豫着,是不是先进棚屋躲躲雨。一只尘隼穿过雨幕,歪歪斜斜地飞了过来,落到了他的身边,向他发出凄厉的叫声。

    “小家伙,淋成这样你飞不起来了吧。走我带你去擦擦羽毛,再烤烤火。”

    马修很高兴找到一个避雨的理由,抱起尘隼就想回到棚屋,但尘隼并不领情,反而叫的更凶。

    尘隼的反常表现,引起了马修的注意。他猛地扑到警戒台边缘,睁大了眼睛死死盯住沼泽入口,入眼是白茫茫的一片,但马修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地面微微震动,马修面色一变,他迅速趴下将耳朵贴在警戒哨的地面上,震动的感觉顿时清晰可闻,如同万马奔腾。

    “敌袭!”

    马修一脚踹开棚屋,裹着雨水就冲了进去,吉斯和列夫被吓了一跳,失声喊道:“头!?”

    “敌袭!放火烧屋!撤!”马修拎起木桶就在棚屋内四处泼洒火油,当他看到两个新丁傻愣愣地站着不动,怒道:“还不快引火!”

    棚屋外湿内干,洒上火油很快就燃烧了起来,浓烟滚滚和烽火台也没有区别,只是第二个传递烽火的哨所却完全看不见这边的情况。

    三人将棚屋点着,提起长矛短剑冲出火屋,刚到外面就倒吸一口冷气,无数的黑褐色怪物已经把他们团团包围。这些怪物1.7米高,如同半人马一样有六肢,其中四肢着地,它们有着黑褐色的甲壳,头部就像放大的蚂蚁脑袋,这些怪物就像一只只放大的人型蚂蚁。

    陷入绝境每个人的表现都不一样,有人懦弱,有人勇猛,马修就是勇猛的那一种。马修是一个佣兵,也是一名战士,在无路可退的情况下,他选择拥抱战士的宿命。

    “杀!”

    坐胯,拧腰,长矛抖地笔直,锋利的矛尖划破雨幕向最近的怪物疾刺。马修的刺杀动作称得上千锤百炼,他曾经用长矛刺穿过身披锁甲的撒桑士兵,虽然他已经不再年轻,但这一刺依然锐不可挡。

    绿色的液体飞溅,长矛刺穿了怪物的脖子,蚁人软软地倒在了地上。马修一阵兴奋,这些可怖的怪物并非不可战胜!

    然而,其他的怪物比马修更加兴奋,同伴的死让它们发出欢快的嘶鸣,嘶鸣声此起彼伏,一直传递到大沼泽里,更大的声浪从大沼泽中响起,无穷无尽地蚁人正在回应自己的同类。马修脸上露出绝望之色,蚁人们一拥而上,瞬间就将这名老练的战士淹没。

    目睹马修被蚁人撕的粉碎,吉斯和列夫面色雪白,手中的武器怎么也提不起来,只能跪在豪雨中瑟瑟发抖。

    当虫群分开后,地面上除了血迹,皮甲碎片,和一把长矛外,什么也没有了。一只格外高大的蚁人走了过来,捡起马修的长矛熟练地挥舞了几下,精铁长矛在它的手中越舞越快,变成一团银光,发出骇人嗡鸣声。

    蚁人将手一收,银光瞬间消散,精铁长矛指在吉斯的额头上,见吉斯没有任何反应,蚁人脑袋凑到吉斯面前,钳子一样的巨大口器猛地张开,向他发出一声嘶吼。吉斯在蚁人的一对复眼中看到无数个自己,面色仓皇地跪在泥水里。吉斯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几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夫,面对可怖的怪物,他完全没有反抗的勇气。

    蚁人的脑袋缓缓远离了吉斯的视线,它扛着长矛迈开四肢向前走去,其他的蚁人跟随着它,从瘫在泥水里的吉斯和列夫的身边走过。直到最后一个蚁人消失在雨幕里,两人才明白过来,这些怪物竟然没有杀他们。

    吉斯和列夫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泪水混合着雨水在脸上肆意流淌,他们庆幸自己活了下来。

    然而大地在震颤,两个农夫绝望地发现,黑色的洪流正从大沼泽入口的方向喷涌而出,那是无穷无尽地蚁人大军。一只,两只,十只,百只蚁人从吉斯和列夫的身边走过,它们对两人视而不见,可还没等他们再次庆幸地时候,一个蚁人径直将他们撞倒在地上,无数节肢从他们的身上踏过,直到把他们踩成一堆肉泥。

    无边无沿的蚁人就像黑色的潮水在人马丘陵中蔓延,这是它们不从踏足过的土地,今天它们来了。它们在战斗中成长,在杀戮中掠夺,在死亡中反馈,这就是蚁人的使命。

    棚屋冒着浓烟,即便是顶着雨水,火油依然在顽强地烧灼着木料。成群的蚁人从棚屋边踏过,它们不知道,一只黑色的乌鸦正躲在一个角落里,它湿漉漉的羽毛在木炭的烘烤下渐渐变得干爽。

    十个小时过去,蚁人大军开始变得稀疏。此时雨水渐小,炼金乌鸦跳出藏身的缝隙,趁着蚁人不注意,它迅速叼起一只也不知道是谁的眼珠,囫囵着吞下去,这个血淋淋的眼球会让它有足够的体力飞回山丘营地。

    呱的一声,炼金乌鸦箭一般地射向了天空,它要赶在蚁人大军之前向维克多发出警报。这也是炼金乌鸦的使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