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大局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大滴的汗珠顺着苍白的脸颊向下滑落,席勒气喘吁吁地蹒跚前行,魁梧的身体摇摇晃晃地,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皮裤里的恶臭和腹中的绞痛折磨了这个精锐士兵整整一天一夜,让他虚弱的连战刀都拿不住了。

    丢掉平时视若珍宝的百锻直刀,艰难地翻过一处山岗,红叶镇终于跃入了席勒的眼帘,一丝轻松的笑容也爬上了疲惫的面容。

    席勒是白银大骑士哈纳斯男爵的亲卫,在哈纳斯男爵投靠了约克家族以后,他就追随自己的主君来到了人马丘陵。不过,席勒真正效忠的是奥古斯特家族,他隶属于冈比斯王室内务部麾下的情报组织夜枭。

    夜枭的前身是奥古斯特家的密探组织,随着奥古斯特家族的势力逐渐强大,夜枭的实力也跟着水涨船高,到冈比斯建国以后,夜枭已经成了一个结构严密的情报组织。他们有着完整的情报网络,完善的密探训练方法,和潜伏极深的暗子。

    夜枭收养孤儿,对他们进行训练和洗脑,再让他们混入其他的领地,从自由民做起,直到成为领地中的封臣,并将自己的后代也发展成夜枭的暗子。席勒的祖父,父亲,包括他自己都是其中的一员。

    像席勒这样的暗子对于夜枭来说,非常宝贵,轻易不会动用。但人马丘陵突然发生了蚁灾,约克家族意向不明并封锁了黑堡镇,正常的情报来源已经断绝,席勒终于被激活了。

    席勒不仅是精锐的战士也是老练的密探,身为大骑士哈纳斯的亲卫,他远比普通密探更容易获取机密讯息。比如,他就知道约克家族曾经准备和蚁人倾力一战,以解救被围困的特尔兰登伯爵,然而这个计划刚刚准备就被中断了。就当席勒认为特尔兰登伯爵已经被约克家放弃了的时候,他又发现哈纳斯和其他的几个大骑士隔一天就会离开黑堡镇,而且不带任何扈从。虽然,哈纳斯从不提起这件事,但他的神色却一天比一天轻松。直到有一天,席勒和约克家的其他精锐士兵被派去了特尔兰登伯爵领,并用投石机向伯爵城堡投送箭矢。这个过程中,席勒震惊的发现,早就该被攻破的长石堡还在特尔兰登伯爵的手中。

    看着稀疏的蚁群,再联想到大骑士诡异的行动,席勒很快判断出约克家族有压制蚁人的手段,虽然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获取了如此重要的情报,席勒开始考虑如何将它传递出去。约克家族已经封锁了黑堡,许进不许出,但席勒还是抓住了一个机会。

    哈纳斯男爵会带着亲卫队不定期巡视领地,搜寻那些失散的民众,并把他们护送回黑堡镇。席勒在和哈纳斯外出巡视的时候,服下了一种提前配置的腹泻药剂,以解手的名义脱离了队伍,骑着战马开始向最近的红叶镇逃窜。

    席勒知道哈纳斯大骑士一定会亲自追杀自己,这一路上,他丝毫不敢懈怠,忍着腹痛,不眠不休地跑了一天一夜,连战马也活活累死了。现在,红叶镇已经近在咫尺,席勒忍不住流下痛苦的眼泪,他可以预见到自己的妻儿将被狂怒的哈纳斯统统处死,但这是他必须完成的任务,小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

    “席勒!”

    狂暴的声音让席勒蹒跚的脚步猛地一顿,他回头看到了山岗上矗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大骑士哈纳斯。

    席勒果断从怀中掏出一个酒壶,仰头喝了起来并咬碎自己的舌尖,将药液混着鲜血吞入腹中,惨白的脸色霎时变得血红,一道道青筋在膨胀的肌肉上浮现,然后他就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向红叶镇猛冲。

    哈纳斯全身都包裹在青黑色的铠甲中,除了面甲上的开口,从头到脚没有任何暴露出来的部位,肩甲上竖着十余根钢刺,看起来就像来自地狱中的怪物。

    看着席勒向红叶镇狂奔,哈纳斯裂开嘴角,无声地笑了起来,他的身周浮现出土黄色的气流,猛地向前冲出三步,铠甲战靴在地面上踏出蛛网般的裂纹,一支价值万金的秘银巨剑脱手而出。

    土黄色的气流包裹着两百磅重的秘银巨剑向逃跑的席勒激射而去,空气被恐怖的力量扯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刺耳的尖啸如影随形。

    转瞬间,巨剑跨过三百米的空间,无形的力场将皮甲紧紧地挤压在席勒的背上,眼看就要把他击成碎块。

    感受到死亡临近,席勒绝望地吼出一个含糊不清的单词。

    “夜枭!”

    一只苍劲有力的胳膊伸了过来,牢牢地抓住了高速飞行的巨剑,轻轻一抖,巨剑上土黄色的气流如同灰尘一般向下洒落,无形的力场瞬间消失,不断嗡鸣颤抖的双手巨剑也平息了下来。不知何时,一个雄壮的身影出现在席勒的身边。

    哈纳斯死死盯着这个如同雄狮一样的男人,等看清了他脸上的那一道狰狞的疤痕。大骑士褐色的瞳孔顿时缩成了针尖。

    冈比斯王族的中流砥柱,军事大臣,迅龙骑士团团长,大地黄金骑士,戈隆.奥古斯特侯爵。

    淡淡地看了一眼僵立在原地的约克家大骑士,戈隆侯爵将目光转向已经昏迷在地上的席勒,当看到家族死士嘴角的血迹和身上凸起的青筋,他的眼中不由流露出沉痛的神色。

    席勒的状况戈隆很清楚,他并非为大骑士所伤,而是服用了一种夜枭特制的药剂。这种药剂可以激发人的潜力,但服用了这种药剂的人最多活三天,能够使用这种药剂只有家族的死士。既然约克家族派出大骑士追杀这个不知名的死士,说明他身上一定带着重要情报,不过看他满身的恶臭和蜡黄的脸色,估计活不了多久了,能不能醒过来都不一定。

    戈隆侯爵向一位身穿粗麻教士袍的清瘦老人请求道:“培罗主教,请您出手,救救他。”

    培罗主教深深地看了一眼停在三百米外的哈纳斯,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席勒,朴实的面容上浮现出悲悯的神色,对戈隆侯爵点了点头,“交给我。”

    培罗在席勒面前跪了下来,不顾席勒身上的秽物和鲜血,将他的头抱在自己的膝盖上,白金色的光华如同水波一样拂过席勒的身体,让他的痛苦纠结的表情渐渐舒展开来。神圣的符文在虚空显现,凝聚成一朵白金色火焰,直接落在席勒的身上,轰然间熊熊的圣火将安详熟睡的席勒包围,把他的身体转成了白金色流光,和圣火融为一体,最终又归于虚无。

    此时,像农夫一样的培罗主教在白金色光辉的笼罩下,显得神圣而庄严。

    “你!”

    猝不及防的情况让戈隆侯爵须发皆张,土黄色的气流在盘旋在他身周两米半径的区域,无形的力场将空气搅成一个个漩涡,地面的上的泥土石块就像失去重量一样向上漂浮。侯爵只要一拳就可以把培罗主教轰成碎片,哪怕他施展出神圣壁垒也没有用。

    “圣火没有温度,可以净化邪恶者的身体和灵魂,也可以让无辜者毫无痛苦的回归的主的怀抱,这可怜人的灵魂将在主的神国中获得永生,从此远离苦难和迫害。”无视身边暴怒的黄金骑士,培罗主教平静而坦然地说道。

    戈隆猛的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哈纳斯,如同雄狮盯住了猎物。家族死士已经不可挽回,但约克家的大骑士就在面前,只要把他擒获,也一样能知道想知道的事情。戈隆侯爵眼睛微眯,冷厉的目光让全身铠甲哈纳斯有种被刀割到的感觉,令他从错愕中回过神来的同时,心也往下一沉,同样是大地元素亲和,身为巅峰骑士的戈隆侯爵对他有压倒性的优势,刚刚如果是其他元素亲和的大骑士出手,戈隆侯爵绝不可能轻描淡写地接下那一剑。

    哈纳斯目光沉凝,与戈隆侯爵遥遥相望,他决意一战,也只能一战,熊熊的斗志在他的眼中燃烧,土黄色的气流再次浮现在铠甲上,虽然没有了长剑,但他还有手甲。哈纳斯的手甲锋利如爪,他曾经用这对手甲撕开过食人魔首领坚韧的身体。哈纳斯相信,这对手甲一定可以给戈隆侯爵留下深刻的印象。

    看到哈纳斯摆出生死试炼的架势,戈隆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大地白银骑士在戈隆面前只有被生擒活捉的份,哈纳斯想通过挑战他来晋升,纯粹是在做梦!

    然而,培罗主教挡在剑拔弩张的两人之间,戈隆侯爵面色变得像天空中的铅云一样阴沉,哈纳斯愣了一下,毕恭毕敬地向培罗主教行了一个礼,转身向黑堡镇冲去,三百磅的铠甲他的身上就像轻若无物,几个起落他的速度已经奔马还快了,很快就消失在山岗后面。

    “我需要一个解释。”戈隆侯爵的声音,犹如金属摩擦般刺耳。

    面对巅峰骑士令人窒息的气势,培罗主教平静的面容没有泛起任何涟漪,身为神职者他的信仰如同钻石一样坚硬璀璨,别说是巅峰骑士,哪怕是直面魔鬼,培罗主教的信念也不会有任何动摇。

    “没有解释。”培罗主教谈谈地说道。

    戈隆的面色愈发阴沉,“这就是教会的态度?”

    “态度?”培罗主教摇了摇头,问道:“十万蚁人袭击人马丘陵,冈比斯王国的主力军团北上东进,这就是你们的态度?”

    戈隆沉默片刻,涩声道:“这是必要的举措!而且就算我把主力军团带过来,约克家族也会躲在城堡里,看着我们和蚁人拼个你死我活。”

    培罗叹了一口气,因为奥古斯特家针对约克家的动作,导致了两个家族失去了最起码的信任,西尔维娅会担心戈隆趁机暗算她,而戈隆更担心西尔维娅会直接把他刺死,虽然双方的首脑都有意弥合两个家族之间关系,但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可蚁人不会管这些。

    “如果,你们决意面对蚁人,那就把主力军团带过来,教会会全力支持你们的行动。如果,你们选择让约克家族来承担防御蚁人责任,那就不要搞任何小动作。别忘了,约克家族一直在坚守人马丘陵,而黑堡镇中还有十几万民众!”

    看着培罗主教转身离去,戈隆不禁黯然摇头,教会并非偏袒任何一方,他们在意的是那十几万民众的安危,教会不想看到目前的局面出现动荡。在这次蚁灾中,身为冈比斯王室的奥古斯特家族却无所作为,这令他们的声望大跌。

    不过,戈隆也是无可奈何,蚁人数量庞大,凶悍无畏,把王国主力军团带过来和蚁人打野战只会让军团蒙受巨大损失,这将动摇冈比斯王国的根基。

    戈隆也认为,依托城堡消灭蚁人是最合理的战术,只是城堡都在西部领主的手中,完全没有迅龙骑士团什么事。现在迅龙骑士团驻扎在红叶镇,整天无所事事,戈隆非常郁闷。

    心情郁郁的戈隆侯爵提着那把缴获的秘银双手剑走向骑士团驻地。一个庞大的车队,带着滚滚的烟尘,向红叶镇驶来。戈隆一眼看到车队中间有一辆奢华精美的马车,心中不由疑惑。

    “索菲娅?她怎么来了?”

    ————————————————

    维克多躺在如茵的草地上,脑袋枕着妮可修长丰盈的大腿,只要张张嘴,莉莉娅就会把洗干净的红莓送入他的口中。

    “这样的生活还真是堕落啊!”维克多惬意地欣赏着天空中不断变幻的白云,感概地说道。

    那天和西尔维娅交流过后,维克多在蔷薇庄园过上了惬意而又堕落的生活,他的身边总会有两个可人的妹子相伴。闲暇之余,维克多仔细揣摩西尔维娅的用意,他是绝不相信西尔维娅是因为动情而作出那个决定,就算西尔维娅是黄金骑士也不可能损害家族的利益,去满足自己的情人,反到是自己那天晕晕乎乎的,很多东西没想明白就答应了西尔维娅的要求。

    随后,维克多愕然的发现,其实西尔维娅什么也没有付出就得到了她想要的,因为那块领地本来就是自己的。

    不过,维克多很快就调整心态,他意识到如果约克家族没有得到特种砖,他们就会撤出人马丘陵,而自己也将失去领地,所以,约克家族得到特种砖才是保住自己领地关键。

    换了一个角度去思考,维克多终于明白为什么冈比斯西部领主要拍约克家族的马屁,不断支援各种物资,有约克家族在人马丘陵做屏障,大家才能过的好,而自己和那些领主也是一样的。

    当然,维克多也没法离开蔷薇庄园,西尔维娅很明确的告诉维克多,如果蚁人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了,她能控制就控制,控制不了的人有一个杀一个。说着番话的时候,西尔维娅没有凛冽的杀机,只是平静的陈述,但维克多丝毫没有怀疑她的决心。

    维克多知道,西尔维娅是在告诫他,如果不想让手下承受风险,就不要和他们接触。直到她完成布局为止。

    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维克多也明白,这件事情关系到约克家族的决策,也关系到人马丘陵十几万民众的命运,甚至关系到冈比斯王国的格局,最重要的是这关系到自己的领地。所以,维克多对于保密这件事,举双手双脚赞同。

    西尔维娅款步姗姗地走进了小花园,看到维克多舒服的靠在妮可怀中,没好气地说道:“维克多,索菲娅要来了。”

    维克多表情顿时凝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