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秘银外交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吉莉安困在维克多的临时营地已经七天了。

    总的来说,这些天吉莉安过的还是挺不错的,维克多命人为她扩建了木屋,打造几样简单家具,甚至还找来一面破损的铜镜。虽然这些东西非常的简陋粗鄙,就当前的情况而言,这些东西已经足以体现维克多的风度。尤其,维克多又为她拿了一套改造过的皮甲,吉莉安终于换下了那件令她很不自在的短裙。想到自己换上了皮甲后,维克多那遗憾的眼神,吉莉安心中暗暗得意。

    吉莉安并不在意睡窝棚还是睡木屋,她可不是娇弱的贵族小姐。身为契布曼伯爵的第一继承人和强大的白银骑士,维克多在能力范围内,给了她与身份相称的待遇,这才是吉莉安满意的原因。另外,维克多也没有限制她的自由,真正栓着吉莉安的是丢在湖中的那套铠甲和长剑。

    “你叫夏克是吧?你家大人什么时候才能把我的装备打捞上来。”吃光了整整一盘野果,吉莉安将长腿搭在桌子上,懒洋洋的问道。

    “不知道。”夏克漠然的答道。

    吉莉安只觉得一阵气闷,同样的问题她每天都要问上许多遍,每次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

    十几天前,吉莉安刚刚踏入白银阶,成为了家族第四位大骑士。装备上契布曼伯爵早就为她准备好的秘银铠甲和长剑,吉莉安就迫不及待地想找几个蚁人试试剑,结果遇到了一只落单的蚁人。没想到的是,那只蚁人竟是白银级的怪物,一番激战后,手无寸铁的白银级蚁人被重创,并向维克多领逃窜,吉莉安紧追不舍,却遇到了另一只白银级的蚁人,这下轮到吉莉安逃命了。之后,她幸运的被维克多搭救,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吉莉安郁闷的是,自己心爱的铠甲和长剑还没捂热就被丢进了湖里,不把它们打捞上来她是绝不会离开的。但她也知道,维克多并非不愿意帮她打捞装备,要想从湖里打捞沉重的铠甲和秘银长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需要用到船只和20米长的绳索,最关键的是要有人能够潜入浑浊的湖底,找到并捆绑这些装备,只有骑士才能做到这一点。而维克多不具备这些条件。

    说起来这也要怪吉莉安自己,由于担心装备被白银级的蚁人找到,她强行运转枯竭的斗气将装备远远的丢入湖中,非但给打捞造成了麻烦,她自己也因为过渡使用斗气而陷入虚弱状态,没有十几天的工夫,根本恢复不了。

    维克多也很郁闷,契布曼家的大小姐赖着不走,他不得不推迟清剿蚁人的计划,这还不算什么,猎杀蚁人首领的行动也被迫暂停,已经有两个蚁人首领从他的眼皮底下离开了领地。对此,维克多心疼的要命,尽管吉莉安是个难得的美人,但她的美色显然还不能和白银蚁人的价值相比。

    所以,维克多看到吉莉安将两条大长腿搁在营地的餐桌上,没好气的说道:“契布曼小姐请注意你的仪态,这里可不是你的卧室。”

    斜睨了一眼刚刚回来的维克多,吉莉安淡淡地说道:“我穿短裙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熟。我绝不会冒昧的纠正陌生女士的仪态,这是贵族的基本涵养。”维克多理了理自己的领子,诚恳地说道。

    “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把我的装备的捞上来,我脱光了给你看都行。”吉莉安可不在乎维克多的厚脸皮,她豪爽地说道。

    “我已经看过了,还摸过。”维克多暗暗腹诽,口中却说道:“木筏已经造好了,我的人正在制作麻绳,再有三天的工夫,就可以开始打捞。现在的问题是,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至少还要五天。”吉莉安懊恼地说道。

    维克多微笑着点了点头,只要他愿意那些装备随时都可以打捞上来,但蚁人首领的气息至少要泡在湖里十天才能消除,就算打捞上来这些装备也会被蚁群追踪到。别说吉莉安实力大损,就算她状态完好也不可能带着装备安全的回到契布曼伯爵领,维克多可不想再救她一次,

    其实,维克多可以将这个过程缩短到三天,但他绝不会在吉莉安面前暴露处理蚁人气味的方法。这种方法很简单,却价值连城,别说契布曼家的大小姐,就算是西尔维娅,维克多也不会泄漏。他要打造一支独一无二的亲卫队。

    维克多决定让契布曼家的大小姐再赖几天,虽然会有3到5只蚁人首领从他的手中溜走,但吉莉安所代表的势力值得维克多这么做。

    “契布曼小姐,我们谈谈别的事情吧。”维克多优雅的笑道。

    吉莉安立刻坐直了身体,警惕地说道:“你想谈什么?虽然你救了我,但你已经放弃了我的回报。”

    维克多差点被口水呛到,揉了揉眉心,说道:“契布曼小姐,你的美貌确实让我心动,但我可不会趁人之危。”

    “那就好,你想谈什么?”吉莉安放松了下来,无所谓的说着。

    “你们一直在偷挖我的秘银矿。”维克多敲着桌子,低声说道。

    吉莉安如同炸毛的猫,眯起漂亮的凤眼,眼神却森冷如剑,然而维克多漆黑的眼眸如夜空般幽深难测,对视了片刻,她泄气道:“我不否认,但在这次蚁灾中,我们契布曼家保全了你的紫蔗林,你承认吗?”

    维克多沉默片刻,点头道:“虽然这种说法令我很不愉快,但这是个事实。”

    吉莉安秀眉一挑,她原以自己会遭到维克多的驳斥,并准备为此和他辩论一番,只是她的底气不足,已经做好了耍赖的准备,没想到维克多竟然承认她的说辞。这名年轻领主的气度,让吉莉安十分惊讶,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维克多却调笑道:“美丽的小姐,你这样看着我,让我很为难,我已经有妻子了。”

    “那真是太可惜。”

    吉莉安舔了舔性感的嘴唇,艳丽的面容上浮现出遗憾的神色,在人类贵族的婚姻道德体系中,提倡贵族女性在婚前保持纯洁,当她为丈夫生下继承人后,可以有相对自由的私生活。这主要是因为,贵族女性的第一个孩子,血脉天赋最高,而贵族少女情窦初开比较容易受到诱惑。但吉莉安不在此列,身为伯爵爵位的继承人,她的伴侣只能在小家族的子弟中选择,作为大贵族和大骑士,吉莉安想找几个情人就找几个情人,只是她沉迷于力量与财富的增长,对情欲没有多大兴趣。

    不过,维克多正是吉莉安最理想的联姻对象,家族弱势,血脉高贵,年轻俊美,寿命悠长,唯一的缺点就是生育艰难,但只要多来几次总会有后代的。契布曼伯爵曾经希望在维克多走头无路的情况下,收留他并为他重新安排身份,再让他成为吉莉安的伴侣。然而,所有人都没料到,索菲娅和西尔维娅联手上演了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大戏,维克多的危机不解自解,契布曼伯爵还为此遗憾过。

    吉莉安不排斥和维克多发生点什么,只是维克多有西尔维娅这个靠山,已经不是其他人可以觊觎的,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一名可怕的白银级射手。吉莉安性格强势却也不想和西尔维娅做情敌,她也只能表示遗憾了。

    如果,维克多知道吉莉安对他的想法一定会恼羞成怒,说不得还要让她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男人,当然维克多并没有读心术,他现在只想和契布曼家的大小姐好好谈谈。

    “秘银矿我肯定要收回的。现在,我只想知道,你们契布曼家还要不要秘银?”

    吉莉安先是点头表示认可,听了维克多的后半句顿时把眼睛瞪地溜圆,“你什么意思?”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们契布曼家还需要秘银的话,我可以向你们出售。”维克多轻笑道。

    吉莉安直视着维克多的眼睛,沉声问道:“这是蔷薇夫人的意思吗?”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除了我们两家,没人知道秘银矿的事情。”维克多不悦的说道。

    “你居然敢背叛蔷薇女王!?”吉莉指着维克多的鼻子,震惊地说道。

    维克多冷哼了一声,“契布曼小姐,这是我的领地,而我并非是约克家族的附庸!另外,西尔维娅远比你想的要大度,她为我争取子爵爵位就是明证。”

    “什么?你不会这么天真吧!亏我父亲还认为你是个聪明的年轻领主。”吉莉安说道。

    “对,你现在是子爵,发展的瓶颈已经被打开。但你身上的烙印注定了你是约克家族一系的领主,就算有骑士投靠你,他们也是冲着约克家而来的。而且,你领地主要的经济来源紫蔗酒完全把握在约克家的手上,你的领地也处于约克家族的势力范围中,如果约克家族完全消化了人马丘陵,最终建立公国或者王国,无论你把领地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必然要成为约克公国的一份子。就像领主和国王的关系。”

    维克多哑然失笑,他承认吉莉安说的很有道理,这就是站队的代价,但他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守家犬,正如西尔维娅所说的,领主需要有势力,必须选择阵营,做奥古斯特家的领主和做约克家的领主没有区别。然而,王后对自己满怀恶意,大公的心腹更是自己的死敌,相比之下,约克家和自己同处人马丘陵,有着共同的利益和敌人,这就是双方合作的基础。维克多甚至要帮助约克家族变得更加强大,但他并不打算盲从于约克家族,他的潜力远远超出了任何家族,而他的着眼点也不再局限于一处领地,一个王国,而是整个人类国度。

    “那又如何?不要说我的领地,就连你们契布曼家族也将受益于约克家族。现在,你只要告诉我,秘银你要不要?”维克多笑问道。

    维克多充满自信的笑容让吉莉安有些目眩,她迅速看了一眼周围木然而立的卫士,若有所思,终于说道:“什么条件?”

    “听说,你们契布曼家族有三处盐矿,一处高品质的精金矿,还有丰富的剑麻与亚麻资源。我的条件很简单,秘银按市价向你们出售,同样的你们的资源也要按市价出售给我。”维克多说道。

    “这可不行,王族不会乐意我们出售这些物资。”吉莉安摇头道。

    维克多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王国中枢与屏藩的博弈大家都心知肚明,作为王国南部领主一系的契布曼家族自然不愿得罪主君。他沉吟片刻,说道:“王国阻止不了自由民的交易,不是吗?”

    “你是说......好主意!还有个问题,我们冒这么大的风险和你交易,按市价收购秘银肯定不行,同时我们的物资必须在市价基础上再涨两成。”

    维克多心中冷笑,契布曼家还真是贪婪,秘银有价无市,根本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在土地有限的情况下,元素亲和的秘银装备就是吸引骑士的重要物资。

    “契布曼家以勤俭而闻名。可你们经营了几百年,积累的财富还比上许多百年家族,知道是为什么吗?”维克多不等吉莉安回答,又说道:“什么便宜都要占,就会穷到没朋友。”

    吉莉安眉毛倒竖,狠狠地盯着维克多,最终还是妥协了,“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维克多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在交易之前,你要先把前面偷的秘银折价还给我,大概十五万金索尔的样子,大家都这么熟了,我就收你十万金索尔好了。”

    “什么?!十万金索尔!要钱没有!要人可以,我就在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