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秘形显威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詹姆斯带着三名见习骑士,十五名精锐士兵,四名经验丰富的猎人和十余只猎犬走在茂密的树林中,他们剑出鞘、弩上弦,腾腾的杀气让虫儿止鸣,鸟儿惊飞,走兽低伏,整片森林变得静谧无声,唯有沉重的脚步声和猎犬的喘息声在他们的耳边回荡。

    马修男爵家的狩猎总管叫住四处乱嗅的猎狗,说道:“少爷,这么下去,我们是找不到凶暴狼的。那些畜生很警觉,稍有不对就躲地远远的,它们速度极快,行动悄无声息,既凶残又狡猾,它们会暗中观察我们,选择弱者作为袭击目标,等我们稍有疏忽就展开攻击,让我们无法休息,等我们的体力和意志被拖垮,再也无法保持紧密阵型,就是它们开始猎杀的时候。”

    詹姆斯微微皱眉,他没有见过凶暴狼,但也知道它们是极其难缠的野兽。凶暴狼的实力虽然算不上多强,但它们对危险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如果不采取相应的手段,哪怕是大骑士也别想找到它们。

    “老巴德,你有什么办法吗?”詹姆斯向老家臣问道。

    狩猎是贵族生活中重要的娱乐与交际活动,负责组织狩猎活动的狩猎总管也许不是最好的猎手,但一定是最渊博的猎人,巴德不但从父亲那里继承了狩猎总管位置,也继承了许多关于狩猎的知识,他知道对付凶暴狼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招惹它,反正凶暴狼轻易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但这显然不是詹姆斯想要的建议。

    巴德叹了口气,说道:“少爷,如果要赶走凶暴狼的话,我们可以召集军队把这片森林中的大小猎物全部杀光,没了食物,凶暴狼也只能离开。要想猎杀凶暴狼,非要您在水源附近潜伏很长时间才行。”

    詹姆斯面色一沉,老巴德虽未明说很长时间是多久?但想必也不会是一两天的功夫。然而,詹姆斯那有时间在这里和凶暴狼耗着。

    “我们不是来猎杀凶暴狼的,而是来寻找线索的。哼!我可不相信凶暴狼能把几百个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老巴德,想办法找到遇难者的残骸。我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

    巴德面露难色,想要在树林中找到线索,不把人手散开是不行的。问题是这里有凶暴狼出没,让大家分头搜索不亚于送死。可詹姆斯少爷的脸色摆在那里,不解决这个问题只怕他当场就要发作。

    “少爷那就只能让哥斯拉猎熊犬去搜索了。”巴德咬牙说道。

    哥斯拉猎熊犬嗅觉灵敏,身高体壮,性情勇猛,忠诚无畏,是敢于和猛兽厮杀的出色犬种。哥斯拉猎熊犬数量稀少,身价不菲,对于贵族来说拥有哥斯拉猎犬是一件很体面的事情。詹姆斯带来的这些猎熊犬还是他的姐姐朱蒂夫人送给娘家撑面子的,马修男爵平时宝贝的不得了,要不是詹姆斯要亲自对付凶暴狼,马修男爵是不会让巴德带它们出来的。

    詹姆斯亦有些犹豫,哥斯拉猎熊犬再厉害也只是猎犬,在凶暴狼的面前它们还不够看,但想到几百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他决定要把事情查清楚,免得大祸临头都不知道。

    “放狗!”

    十几只强健的猎熊犬分成三组朝三个不同的方向跑去,詹姆斯则带着手下在原地警戒。按照平时的训练,这些猎熊犬将搜索5公里的范围,如果发现猛兽它们将发出警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巴德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南边就传来连猎熊犬的狂吠。詹姆斯下令道:“走!

    詹姆斯的手下不是精锐的士兵就是老练的猎手,他们在树林中快速穿行,没多久就看到了几只猎熊犬正对着一队人马呲牙咆哮。那些人身披甲执锐,身形彪悍,见到詹姆斯的队伍后,立刻举起手中的十字弓作出戒备的动作,而詹姆斯的手下也作出相同的反应。瞬间,双方剑拔弩张,气氛凝重。

    詹姆斯瞳孔收缩,对面的这群装备精良的士兵有三十多人,为首那位手持两把造型凶残的单手战斧,全身都被青黑色的铠甲包裹地密不透风。詹姆斯没认出来那套铠甲的金属,但可以确定,战斧和铠甲都没有掺入精金后独有的紫金色泽。这说明,对面的这位应该不是大骑士,因为大骑士就算没有秘银装备,也不会缺乏精金装备。

    作出判断的詹姆斯抽出精金长剑,可还没等他喝问,对面的黑甲武士就先开口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出现在我们的领地?”

    黑甲武士的声音雄浑,极具穿透力,詹姆斯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心中顿时一凛,开口道:“我是布里亚特家的詹姆斯勋爵,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兰德尔家族的纳尔森勋爵,詹姆斯勋爵你带着这么多士兵跑到我们兰德尔家的森林做什么?”黑甲武士推开了面甲,沉声问道。

    “兰德尔家?纳尔森勋爵?”詹姆斯有些困惑,兰德尔家族他从没听说过,他倒是知道纳尔森是隔壁领主维克多.温布尔顿男爵的得力手下,而且他不是骑士,仅仅是个凶暴化的战士。不过,维克多男爵具有开拓领主的身份,有资格开创新的家族,册封手下为勋爵无可厚非,。

    詹姆斯不需要纠结这些的问题,关键是要搞清楚失踪的村民是不是和这些人有关。

    “纳尔森勋爵,我们有三百多村民在这片森林中失踪,我是来调查这件事情的。你们兰德尔家对此知不知情?”

    纳尔森点头道:“这些天确实有不少自由民到这片森林中捕猎,恰巧这里有凶暴狼活动,在我们的劝阻下,那些人已经去河口村讨生活了。”

    “自由民?哼!那些人大多是我们马修男爵领的村民,其中有许多领民和封臣,你们居然敢扣留我们的布里亚特家的子民?!”詹姆斯怒声质问。

    纳尔森回应道:“扣留?自由民流动很正常,他们愿意留的就留下来,愿意走的已经走了,我们兰德尔家不会扣留其他家族的子民,也没那么多粮食去养活其他家族的子民。”

    “300多人没有一个回来的!你怎么解释?”詹姆斯脸色阴沉的问道。

    “你说没回去就没回去?没人回去,你怎么知道到这片森林来找人?”纳尔森眼睛一瞪,又讥讽道:“说到底还不是要和我们抢地盘?”纳尔森放下了面甲,提斧喝道:“说的再多也没用,单挑还是一块上,选一个吧!”

    在野外相遇,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都秉承一个原则,拳头大的说话,骑士也不例外。詹姆斯倒不是来占领地的,有凶暴狼活动,这片森林已经没有占据的必要了,但既然遇上了势均力敌的对手,少不得要分个强弱才好对话。

    “纳尔森勋爵,请记住,我们贵族只说对决和决战。单挑和一块上那是下等人的口吻。”詹姆斯拉下面甲,剑盾相交,喝道:“对决!”

    对于骑士来说,野外遭遇战不是决战就是对决。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决战就是双方的骑士把对方的精锐士兵统统杀光再分生死,而对决则是两边派出最强的战力直接定胜负。一般来说,只要不是生死仇敌骑士往往会选择对决,并允许对方投降。

    詹姆斯有十足的信心打败纳尔森,他当然不愿意牺牲手下的精锐士兵,另一方面他也要考虑到兰德尔家背后的约克家族,同时打败了纳尔森还可以向维克多男爵索取不菲的赎金。詹姆斯已经想好了,这次赎金不要金索尔,只要粮食。

    “还不是一个意思。”

    纳尔森撇了撇嘴,腿部的肌肉猛缩,整个人没有任何预兆地冲到了詹姆斯面前,力量顺着骨骼筋肉层层传递直达手部,精铁打造的单手斧撕裂空气,带着恐怖的爆鸣,劈向对手。

    声势骇人的一击令詹姆斯很是惊讶,纳尔森的力量已经接近了青铜骑士的巅峰,詹姆斯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硬接这一斧。

    不能硬接,那就不接!在斗气的鼓荡下,四系元素推动詹姆斯的精神、感知、力量暴增又浑圆如一,他举剑重重地拍在战斧的侧面,错步向前,“嘶”锋锐的精金长剑化作一道流光,直射纳尔森的咽喉要害。

    骑士强大的根源就在于精神与肉体的统一,即便力量更加强大的凶暴怪物往往也会倒在骑士的剑下,凶暴战士也不例外。如果是几个月前,纳尔森也要在这凌厉的反击面前手忙脚乱,陷入被动,可他不但修练了提升力量的伏牛秘形还修练了提升感知的灵猴秘形,两者相加让纳尔森的战斗力得到极大的提高。

    灵猴秘形讲究锻炼眼、耳、鼻、舌、身,追求的就是身心合一,意动身动,无滞无碍,练到高深境界就和骑士的精神肉体统一殊途同归。纳尔森练习灵猴秘形的时间尚短,远远达不到骑士的水准。不过,灵猴秘形另有蹊跷,它还追求预判,最高境界就是秋风未动蝉先觉,这是普通骑士不具备的战斗技巧。战斗一开始,纳尔森就盯住对手的肩、肘、胯、膝,詹姆斯晃肩、抬肘,屈膝,拧胯,已经暴露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纳尔森侧身躲开詹姆斯的突刺,右腿用力下蹬,脚下的泥土立刻变得四分五裂,整个人如同炮弹般向詹姆斯撞去。伏牛秘形让纳尔森的力量连贯如一,呈现出爆炸似的威力,这一撞简直就像巨兽冲锋,沛不可挡。

    詹姆斯提起鸢盾挡住纳尔森的冲锋,顺势向后连退。纳尔森却步步紧逼,攻势如火如荼,他要把优势扩大,直到把对手击溃为止。

    詹姆斯左支右绌,却总是不能占回上风,他终于领悟到纳尔森的实力丝毫不输于自己,想要保留实力,擒住对手已经不可能了。詹姆斯的眼中闪过厉芒,用精铁鸢盾挡住一记猛劈,借着这股巨力,侧身旋转,顺手丢掉变形的鸢盾,双手握住剑柄反斩纳尔森的腰部,顺势斩!

    顺势斩是格挡后借力反击的骑士战技,这一击等于是两人的合力。詹姆斯完全没有留手,锋锐的精金长剑化作一道流金匹练扫向纳尔森的腰间,要将其一剑两断。至于杀死纳尔森勋爵后的麻烦,只要把剩下的人都杀光了就没事了,野外遭遇不看身份,只看实力。

    詹姆斯没有留手,但纳尔森留手了。活捉的骑士总比死掉的骑士值钱的多,然而想要打败而又不杀死对手,非有高出对手的实力不可。然而面对骑士的凶猛反击,纳尔森终于拿出了全部的实力,甲胄下的肌肉变成青黑色,犹如条条巨蟒在皮肤下游走,此刻他的身躯坚如铁石,力量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纳尔森不退反进,一只斧子朝詹姆斯的头上劈去,另一只斧子直接架向精金长剑。就算这是詹姆斯借力的顺势斩,纳尔森也有信心挡住这一剑。

    詹姆斯暗自冷笑,精铁武器如能与精金武器争锋,被连人带斧斩成两片是纳尔森唯一的结局。果然,剑斧相交,精铁战斧应声而断,长剑直直劈在纳尔森的腰上。然而,詹姆斯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精金长剑划在纳尔森的甲胄上,激起连串的火星,留下一道剑痕,却终究没能破开甲胄。

    詹姆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他怎么会知道纳尔森身上的甲胄是瑟银和蚁人首领的甲壳打造出来的瑟银装备。当初,契布曼家的大小姐,白银骑士吉莉安全力一剑也没能把蚁人首领劈断,可见蚁人甲壳的坚韧程度,而加入瑟银后的蚁人甲胄,防御力更是大幅提升,别说詹姆斯只是名普通的骑士,就算是他白银骑士也不可能劈断这套甲胄,最多就是把对手劈飞震死而已。

    纳尔森当然不会被劈飞,所以胜负已分。纳尔森的斧子指在詹姆斯的额头上,冷冷地说道:“你输了!”

    詹姆斯脸色变幻不定,先不论那套变态的甲胄,就凭纳尔森纹丝不动地承受住那一剑,收放自如的这一斧,足以说明他的实力运超自己。想到这里,詹姆斯长长地叹了口气,丢掉手中精金长剑。

    “我要求合乎身份的待遇。”

    “当然!”

    纳尔森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是他第一次正面击败一名高贵而强大的骑士,而且他知道这还只是开始。

    “秘形我还没练到最高境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