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米勒神父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正值山花烂漫的时节,天气温暖而舒适,水库工程终于要动工了。

    这一个月来,约克家的车队源源不断地经过兰德尔领,向妮可的领地驶去。这些车队少则两、三百人,多则四、五百人,载满各种物资,还赶着成群的牛羊家畜,连绵不绝,川流不息,连道路都被踩宽了一倍。当路过的青壮超过一万人以后,维克多放下手中的事务,急匆匆地赶往妮可的领地。

    为了安置上万名青壮,妮可早已带人修建了二十几个大大小小的营地。这些营地十分简陋,没有栅栏,只有低矮的窝棚,每座营地间隔200米,沿着一条山涧的左右修建,绵延两公里。维克多从马车上下来就看到曾经空荡荡的营地里已经住满了人,他们多为青壮男女,也有一些老人和孩子。这时候快接近中午,有的人在修缮窝棚,劈柴挑水,有的人在杀羊宰牛,埋锅做饭,显得井然有序。维克多顿时松了一口气。

    常言道,人一上万,无边无沿,但维克多见惯了动辄百万人口的繁华都市,一万多人实在算不得什么大场面。可当了领主以后,维克多才深刻的体会到,管理民众的吃喝拉撒是多么令人头大的一件事情。表面上看,这些人和维克多没有半毛钱关系,实际上,西尔维娅已经把管理权交给了维克多,他才是这里的最高决策者。在其位,谋其政,维克多即将主持规模浩大的工程,除了兴奋之外更担心会出乱子。现在,看起来还不错。

    维克多沿着山涧,向上游走去,那里有三座青砖别墅,是他为妮可修建的小型庄园。途中,平民见到身穿华美猎装的维克多和精锐的护卫就知道这是位贵族老爷,于是纷纷避让并向他行礼。走了没多久,妮可就带着一队人马迎了过来。

    妮可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女性猎装,脚踩小牛皮靴,雪白的披风被蓝宝石别针固定在肩膀上,形成美丽的褶裥,纤腰上还系着一根水蜥皮腰带,显得英姿飒爽而又楚楚动人,她跳下战马,向维克多屈膝行礼:“维克多子爵大人,日安。”说着,还朝维克多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兰德尔子爵大人,日安。”妮可身边的一名男性贵族向维克多一丝不苟地行礼。

    维克多笑道:“安东尼爵士,不必多礼。”

    “是。”

    安东尼.约克勋爵,约克家族的内政官,白塔学者,也是妮可同父异母的哥哥。安东尼曾经在埃德文大师门下学习历史和建筑,金水河岸的节制闸将由他设计督造。身为约克家族的内政官,安东尼位高权重,普通的贵族还真不用放在眼中,可维克多不一样。维克多不但深得西尔维娅的信任和宠爱,还拿出极其宝贵的岩砖技术,虽然他不是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但在约克家族高层的眼中,维克多对西尔维娅的影响力很大,不容轻视。

    妮可和安东尼的父亲不过是混吃等死的普通勋爵,只有6000亩的耕地,一个村子,一个庄园而已,在安东尼成为家族内政官以后,家里的条件才改善了许多。最初的时候,安东尼对这个出身低微的骑士妹妹和维克多搅在一起非常不满,他更希望妮可与家族里的大骑士结合,那怕是当贴身侍女也比给维克多当情人要强。可安东尼没想到的是,妮可竟然被册封为封邑男爵,拥有三千平方公里的世袭领地,成了家里地位最高的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维克多的缘故。于是安东尼对维克多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在妮可的陪同下,第一时间就拜访了维克多,表现的谦逊有礼,大舅哥到访,维克多也是曲意奉承,双方相谈甚欢。

    三人并肩而行,边走边聊,维克多指着营地里忙碌的人们问道:“安东尼爵士,这么多人您都能安排的井井有条,真是让人佩服,你是怎么做到的?”

    维克多的问题让安东尼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想了想,说道:“我什么也没做啊!”

    “啊?你是说这些青壮没人管理,是自发组织的?”维克多吃惊地问道。

    维克多又看了妮可一眼,妮可嘟起红艳艳的小嘴,摊开纤手表示她也一无所知。安东尼则朝后面的随从喊道:“哈尔斯,你过来。”

    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前来,他身材高大,面容沧桑,腰胯连鞘长剑,身着精铁鳞甲,行动矫健有力,显然是一位晋升无望的见习骑士。

    “哈尔斯是我的治安官。”妮可向维克多轻声解释,又朝中年见习骑士问道:“哈尔斯,回答兰德尔大人的问题,谁在管理这些平民?”

    “遵命,大人。”哈尔斯朝妮可微微鞠躬,说道:“兰德尔大人,每个营地都有石匠会的人和菜头,菜头负责伙食后勤,石匠会负责带领平民干活。”

    “自治?!”维克多顿时来兴趣,他又问道:“你的人不参与管理吗?治安怎么维护?粮食怎么分配?”

    哈尔斯答道:“大人,我手下士兵只有三十个人,根本管不过来。这些平民还算老实,有什么问题他们自己就能解决,只有出了人命我们才会出面。分配粮食的事情就要问男爵大人的管家了。”

    “妮可,你还有管家?”维克多向妮可问道。

    妮可白了维克多一眼,说道:“怎么说我也是个男爵,当然有管家,你不是也莉莉娅吗?”

    “嗯,有意思,一会我要见见你的管家。”维克多干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说道。

    维克多一行人走近庄园的时候,却发现许多人将一座小木屋围得水泄不通,他们半跪在地上,十指相扣,正在做祷告。

    “教会的人怎么在这里?不是说教会的神父去北边的大沼泽入口了吗?”

    维克多皱起了眉,虽然他并不反感光辉教会,但也不愿意教会监督自己领地的事务。按惯例,城镇中必有教堂,维克多没有急着修建河口镇,而是选择修村庄,就是不想教会过早进驻兰德尔领。水库工程即将开工,突然看到了教会的人,维克多顿时感到不妙。

    “上万平民聚在一起,教会肯定要派人来,这是避免不了的。其实,有教会安抚民众,对我们更有利。”安东尼笑道。

    教会维护民众的基本利益不遗余力,但绝不会鼓动民众对抗领主,如果领主残暴不仁,教会自己就办了,然后还会劝慰民众服从下一任领主的统治。事实上,只要领主不触及光辉法典的底限,神职者和领主贵族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尤其在民众服劳役的时候,有教会从中协调,反而是好事。

    “这位神父什么时候来的?他会不会否决我们的计划?”维克多低声问道。

    安东尼解释道:“前天,米勒神父跟着平民车队过来,没有侍从陪伴,也没有圣武士护卫,如果不是他拿出教会的公文,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就是这里的主持神父。修建大沼泽入口出的要塞,教会出了一半的粮食,而修建节制闸和人工湖由我们约克家族独自承担,所以教会不会干涉。”

    “那就好。”维克多点了点头,又好奇地问道:“这位米勒神父怎么就一个人?”

    “谁知道呢?按常理,这里聚集一万多人,教会怎么也不应该派平民神父来主持教务。我猜测,教会现在很缺人手,物资也很紧张,只得派平民神父来搪塞我们。”安东尼耸了耸,有些不满地说道。

    “平民神父?难道还有贵族神父?”

    “贵族出身的神父当然也有,但教会不是这么划分的。”安东尼顿了下,继续说道:“教会的神父分为两种,一种是在修道院出身的神父,另一种就是平民神父。修道院出身的神父受过良好的教育,除了神术以外他们还掌握很多知识,所以他们不但是神职者也是学者。平民神父则是特别虔诚的信徒,被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赐下神恩,拥有了施展神术的能力,教会就将这些虔诚信徒提拔为神父。虽然教会一直宣称神职者都是主的仆人,都是兄弟姐妹,无关高低贵贱,但修道院神父有同窗,有导师,总能获得各种各样的支持,所以他们晋升的特别快,而平民神父往往派到某个偏僻的地方,独自主持一座小教堂,过着清贫的生活。”

    维克多心中一动,说道:“这么说平民神父对领主妨碍最小?”

    “确实,平民神父没有能力妨碍领主,可没有领主喜欢平民神父。尽管修道院神父很难糊弄,但他们懂变通,当领地遭遇困难的时候,修道院神父可以向教会申请援助,也许是粮食物资,也许是武力支持,或者是确认继承权。而平民神父几乎得不到任何支持,他们的申请总是被搁置。所以,我才说教会派米勒神父过来就是为糊弄我们,怕我们提出各种援助请求。”

    安东尼悻悻地说道:“好在,米勒神父见识有限,不会对工程指手画脚。等工程结束,我一定要为妮可申请一个修道院出身的神父主持这里的教务。”

    维克多看着简陋的小教堂,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看这个米勒神父就很不错。”

    ————————————————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浑厚有力的声音并不响亮,瓦鲁斯却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他抿了一口松子茶,润开发干的嗓子,说道:“元帅大人,我们夜枭前段时间截获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多铎的狡狐正策划一个阴谋,他们准备刺杀兰德尔子爵,然后嫁祸给索伦阁下,意图激怒西尔维娅殿下。于是,我们抓紧了这方面情报的搜集,有迹象显示,多铎人打算用埃里克森公爵的领地收买西尔维娅殿下,从而两面夹击吞并我们冈比斯。”

    “然后呢?你们准备帮助多铎人完成这个计划?”戈隆侯爵冷冷地问道。

    “老师,索伦阁下是宫廷贵族,对王室忠心耿耿,如果他能晋升为黄金骑士,更符合我们奥古斯特家族的利益。索伦阁下现在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就是因为他总感觉准备不足。如果我们为他夺回侯爵爵位,不但有助于索伦阁下成功晋级,还会让他怀着对奥古斯特家的感激之心接受元素海的冲刷。老师,如果冈比斯能再增加一位忠诚的殿下,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瓦鲁斯低着头,声音却特别热切。

    “索伦的天赋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别说他有没有可能踏入巅峰领域,就算他成功晋升,也远远不能和西尔维娅相比。为了一个白银骑士,去开罪一名神灵骑士,你的脑子里全是牛粪吗?还是说,威廉姆斯认为王位比冈比斯的未来还重要?”戈隆侯爵一字一句说道。

    瓦鲁斯苦笑着:“我们仔细研究过,兰德尔子爵对西尔维娅殿下来说并不重要。如果殿下真的宠爱兰德尔子爵,就应该把他留在身边,而不是让他独自掌管领地,据我们的调查,西尔维娅殿下甚至没有派遣家族秘密骑士去保护兰德尔子爵,仅仅是发表了保护兰德尔子爵的声明而已。我们认为,兰德尔子爵领是西尔维娅殿下为争取索菲娅侯爵而准备的,所以,我们打算先一步刺杀兰德尔子爵,再向西尔维娅殿下揭露多铎王国的阴谋,无论索伦阁下能不能成功晋升,我们都没有损失。”

    戈隆怜悯地看了瓦鲁斯一眼,自从莱恩死后,夜枭一分为二,负责外部情报的瓦鲁斯为威廉姆斯效力,负责内部情报的玛格丽雅对王后负责,但夜枭的任何行动都必须向他汇报,也幸好如此,才没有酿成大错。

    “我也认为,兰德尔子爵对西尔维娅并不重要。夜枭能看出来,难道多铎的狡狐就看不出来吗?你怎么知道,狡狐不是故意让你们知道这个计划?”

    瓦鲁斯悚然动容:“老师,您是说.......”

    “兰德尔子爵无关紧要,但黄金骑士的尊严却不容挑衅。狡狐就是在诱使你们出手!刺杀一个无足轻重的子爵,这本身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计划。对狡狐而言,西尔维娅和我们决裂当然是最好,不和我们翻脸,多铎王国也没有任何损失。我看,狡狐推动这个计划多半是为了安慰一下佛里德里希那个白痴。当然,现在还要加上你这个白痴!”

    瓦鲁斯羞得无地自容,呐呐地说道:“那我们就把多铎人的计划告诉西尔维娅殿下。”

    “不!”戈隆抚摸着脸上的疤痕,说道:“加强对狡狐的监视,剩下的什么都不要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