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棘手的情况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三羽长箭在空中拉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地落入高高的箭塔中。沉重而锋利的精铁箭簇贯入厚实的皮甲,将山民弓手直接穿在木质踏板上。剧烈的疼痛和恐惧让弓手大声惨叫,另一名弓手爬了过来,想要撅断箭杆把同伴解救下来,可他连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反而让同伴叫的更大声,这才发现箭杆竟是用铁杉木制作的。猎手拔出小刀准备削断箭杆,几支呼啸的长箭却将两人钉在了一起。目睹两名同伴的惨状,箭塔中最后一名弓手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他大吼大叫着从箭塔的楼梯滚了下去。

    铁锤看到一个人影从箭塔中滚了下来,咧嘴笑道:“可以上了吧?”

    基德仔细观察着对面的动静。这是一座建在半山腰的村寨,村寨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十米高的铁橡木栅栏后面竖着四座箭塔,每座箭塔上面都有三到四民猎手用强弓向佣兵团射击。山民猎手的箭矢只能射出一百多米距离,两百米外的佣兵非常安全,而灵猴民兵手中的紫杉木长弓则覆盖每一座箭塔。

    长弓射出的三羽锥形箭,射程远,杀伤力大,可以在三百米内射穿皮甲,但长箭飞行的时间长,难以射中单个移动的目标。事实上,能够用长弓射中两百米左右的靶子就可以称得上是神射手。基德和铁锤今天才知道,维克多配给他们的这些精锐士兵是神射手中的神射手,他们射出每一支箭都准确的落入两百米外的箭塔中,箭塔内狭窄的空间限制了山民弓手的躲避范围,精铁箭簇刺穿五公分厚的铁橡木挡板,将躲在后面的人逼了出来,又被接踵而至的箭矢一一射杀。现在,四座箭塔已经没有威胁了。

    “等费米他们把后门堵上,我们就可以上了。”基德顿了顿,转头问道:“我们路过七个村寨,这还是第一个和我们对抗的,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们交易?”

    这一路上,战锤佣兵团称得上是顺风顺水,除了和豺狼人打了一场,就没有大的战斗。那些探头探脑的山民斥候,无一例外的都被灵猴民兵抓了过来。当商人们拿出盐巴、亚麻布、箭族后,山民斥候立刻带着佣兵团去村寨交易。尽管大多数村寨不愿意佣兵进村,但看到蛮牛轻松撞断一根铁杉后,个个都屈服了。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商人们用低廉的货物换到琥珀、蜂蜜、蜂蜡、草药、兽皮、兽角,山民则发现这些商人比外面的村长更公道,他们不但得到了食盐、军备和粗糖,还学会如何处理地薯,以及制作止血药剂。双方的关系好的如同蜜里调油,许多不甘寂寞的年轻山民纷纷要求加入佣兵团,想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基德甚至认为后面的山民都是如此,直到遇上眼前的这座山寨。

    “在山林里面,野熊和野熊相遇,要么一追一逃,要么各自避开,要么分个胜负。山民也是一样。前面的那些山民就是看我们人强马壮,啃不下来,才老老实实的和我们交易。现在又是地之季,猎物得养养肥才能抓,没有山货和外面的村子换东西,正是山民最难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又好,交易又公道,他们能不高兴吗?”

    铁锤继续说道:“这个寨子不一样,它是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寨子。你看,我们走了五天,周边一个小寨子都没有,那是被他们给吞了。现在,整片山林都是他们的地盘,人多,东西多,根本不需要和我们交易。”

    “他们自以为实力雄厚,我们应该像野熊那样相互避开。嘿,可我们不是野熊,不愿意交易的村子,没有留下来必要。看着吧,后面就是一场血战!”

    基德看到灵猴民兵做了个手势,于是笑道:“费米他们把后门堵上了。咱们上吧!”

    铁锤点点头,朝后面挥了挥手,五个灵猴越众而出,向山寨奔去。他们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到了壕沟面前,纵身一跃,跳过5米宽的壕沟,三两下就攀上了高高的铁橡木栅栏。

    营寨中的山民首领猛然看见敌人出现在栅栏上,连忙朝乱糟糟的手下大吼。

    “射!”

    山民们没料到敌人轻易就登上了栅栏,听到首领的呼喝,他们还在茫然地寻找目标,而灵猴民兵的箭矢已经率先了射了下来,四名手持十字弓的山民被利箭贯脑,直接毙命。山民们这才反应过来,飞蝗般的箭矢射向栅栏上的敌人,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两层铁橡木栅栏紧紧的挨在一起,橡木顶端又被削尖,常人在上面站都站不住,却难不住灵猴民兵。灵猴民兵高达15点的感知突破了凡人的极限,再加上精修灵猴秘形,让他们在栅栏顶部能够辗转腾跃,浑洒自如。灵猴民兵躲避羽箭的同时,还不断地将利箭送入对手的要害,但栅栏顶部毕竟逼仄,山民猎手又人多势众,没过一会功夫,每个灵猴民兵的身上都插上了好几只羽箭,然而灵猴民兵却如无其事的继续射箭,如此诡异的一幕令山民猎手头皮发麻。

    山民制作的强弓足以射杀野牛,但灵猴民兵身上那看似陈旧的皮甲都是特制的。炼金辅兵用三层牛皮缝制硬皮甲,牛皮之间还夹着特殊的细藤软甲。这些细藤软甲以坚韧的细山藤为原料,编织成细密紧致的藤甲,再放入调好的草药汁中浸泡,使其更加坚韧且富有弹性。这种甲胄被维克多命名为藤皮甲,具有较强的抗穿刺能力,普通十字弩在50米外只能浸透藤皮甲3公分,抵挡山民的硬弓更是不在话下。

    强壮如牛的山民首领很快就发现了问题,自己这边的羽箭射在敌人身上一点效果也没有,而那些比山猫还要灵敏的敌人每一箭都能射倒一个山民,尽管山民的皮甲外面还套着一层锁甲,可敌人的箭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总是咬在没有护甲保护的部位。最可怕的是,就算被射中四肢,山民也会倒在地上难以动弹。短短一瞬间,自己这边已经倒下十几个人,而对手正快速接近吊桥的藤索,山民首领急忙大吼:“快!用十字弓!用梭镖!”

    话音刚落,山民首领就发现敌人都朝他的方向抬手射箭,山民首领大骇,随手抓住身旁的山民挡在自己的身前,“噗”“噗”“噗”几声,他看到两支利箭从替死鬼的脑后冒了出来,殷红的血液顺着锋利的箭簇向下滴落。顾不得庆幸,死里逃生的山民首领举着同伴的尸体连连后退,几个拿盾牌的山民迅速把他围了起来。

    藤皮甲虽然能够抵御硬弓,却挡不住50米内的十字弩,也挡不住沉重的梭镖,如果是体魄17点的伏牛民兵根本不会在乎这些攻击,但灵猴民兵的体魄只有12点,所以那些试图拾取十字弓和手拿梭镖的山民立刻遭到无情的射杀,利箭不是贯脑就是穿喉,一时间,山民们被射的鬼哭狼嚎,死伤惨重,只有那些用盾牌遮脸的山民稀稀落落地丢出几支梭镖,但也毫无准头。

    一个灵猴民兵靠近了拉吊桥的藤索,他拔出精铁短剑连挥三剑,幽蓝的剑光连成一片,每一剑都砍在同一个缺口上,坚韧的藤索被斩断了。沉重的吊桥立刻垮了一半,还把剩下的那根藤索拉的笔直。眼看大门就要被打开,山民的彪悍和血勇被激发了出来,他们前仆后继,顶着致命羽箭,怒吼着,将梭镖投向那个灵猴民兵。灵猴民兵单手一撑,如灵猫般滑过门顶,顺势一剑将那根绷紧的藤索削断,吊桥轰然落地。

    三个伏牛民兵顺着吊桥冲了进来,迎面撞向山民的队伍,双手重锤毫不留情的砸了过去。这些200磅重的兵器用精铁打造,2.5长,直径四十公分的锤头布满狰狞的尖刺。重锤在伏牛民兵的挥舞下,发出恐怖的啸声,夹杂着骨骼爆裂的声响,三个山民犹如破麻袋般被击飞出去,碎肉横飞,血落如雨,山民崩溃了。

    片刻后,正副三个团长踏入营寨,山民被赶到了空地上,伤者被抬到了一边,尸体则堆放在另一处。铁锤深深地吸了血腥的空气,对费米问道:“你那边有死伤吗?”

    “死了两个冒失鬼,伤了一个。”费米冷漠的说道。

    铁锤不以为意的点点头,前前后后有八个年轻的山民加入了佣兵团,他们跟在费米的身边,负责堵后门,原本应该是最轻松的任务却两死一伤。山民弓技娴熟,性情彪悍,但战术素养极差,总是忍不住想要射箭,却忘记保命远比杀敌更重要,而对手也并非野兽。铁锤深知,抓住机会射杀猎物是山民从小形成的习惯,说的再多也没用,唯有血的教训才能让他们成为合格的战士。

    基德拿着一把十字弓走了过来,说道:“山民死了17个,伤了22个。有三个家伙死的惨,都碎了!哈哈,那些菜鸟边收拾边吐。”

    “要不是碎了三个,死的人还要多!蛮牛他们这么干,不就是头教的嘛。”铁锤回头看了看正在打扫战场的新人和灵猴民兵,忍不住又说道:“这还是手下留情的结果。”

    灵猴民兵射杀的敌人远比伏牛民兵干掉的敌人要多,但伏牛民兵一出手,山民立刻就跪了。惨烈的死亡总能摧毁敌人的斗志,纳尔森经常这么干,战熊佣兵已经见怪不怪了。费米摸了摸脑袋,指着受伤的山民,问道:“这种情况,佣兵手册上是怎么说的?”

    “好像是死的人越少越好,该救的还得救。大概是这个意思吧,要不把蛮牛叫来问问?”铁锤有些不确定,佣兵手册上的条例他基本上没记住。

    蛮牛过来后,一板一眼地说道:“佣兵手册第三条,遇到拒绝交易的村寨,不以杀戮为目的,先攻破,杀掉首领和他的嫡系,再强迫他们交易,尽量救治伤员,传授种植地薯的技术,不能传授药剂配方,驱赶山民,烧毁村寨,在地图上标出红色区域。”

    “就这么干吧!收拾干净,把韦奇他们叫过来。”铁锤拍手叫道。

    “等等!”基德把手中的十字弓递给铁锤,说道:“情况有点不对。”

    铁锤接过十字弓,脸色顿时一变。费米则朝伤员走去,抓起一个还在麻痹状态下的山民,仔细检查他身上的锁甲,随后又检查了其他伤员的护甲。

    “半身锁甲配皮甲,精锐士兵的制式装备,徽记被磨掉了。我们恐怕有大麻烦了!”费米沉重地说道。

    铁锤大步走到俘虏面前,森冷地问道:“谁是头?”

    山民首领站起身,斜睨着铁锤,不屑地说道:“我!你们是那个家族的见习骑士?我可是墨菲男爵的人,我们拒绝和你们交易,那是因为这里属于墨菲男爵。。。。。。”铁锤一拳打在山民首领的肚子上,山民首领立刻弯成了虾米,接着脑袋上又挨了重重的一击,整个人扑倒在地上。铁锤一脚踏在山民首领的头上,刚准备问话,费米和基德走了过来。

    “不要废话了!还有些山民猎手在外面捕猎,时间拖的越长我们就越危险!我只记得佣兵手册第一条,你也没忘记吧?”费米冷飕飕地说着。

    佣兵手册第一条:保全自身为第一要务,团长临机决断!铁锤抬头看了看两个同伴冰冷的眼神,他们的意思很清楚,惹上了领主,必须灭口跑路!

    两百多个惶恐不安的山民挤在一起,他们当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铁锤的眼神闪烁不定。

    “大叔,给我一把刀,让我杀了穆尔。我愿意把他的事情都告诉你。”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从俘虏中间站了出来。

    “为什么?”

    “穆尔带人吞并了我们的村子,还杀了我父亲。”

    “你叫什么名字?”铁锤问道。

    “德雷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