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狩猎会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午后,明媚的阳光透过城堡上层两扇窗户,斜斜地映在一尘不染的黑檀木地板上,把这400平米大小的客厅渡上了一层金色。

    十六只雪白的水蜥蜴油蜡烛静静地燃烧,那一簇簇跳跃的火苗上,各有一只紫金圆盘,圆盘里的琥珀承受不住这样的温度,正悄悄融化。随着琥珀的融化,一股股清雅的幽香充斥着整个客厅。

    客厅的正中间,放着两张黄金框架,水蜥蒙皮的沙发椅。两名男子各自坐在椅上,轻轻地交谈。而他们的身后矗立着四名全身铠甲的骑士。

    “杜恩克鲁殿下,王室竟然没有邀请我参加今年的狩猎盛会。国王陛下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偏见啊?”

    身穿华丽公爵服的中年男子向对面的客人轻声问着,他是这座城堡的主人,埃里克森公爵。

    “埃里克森,你今年的年金又没有缴纳吧?”杜恩克鲁轻声提醒道。

    “先王曾允诺,我们埃里克森家族无需缴纳年金。我也只是遵循先王的意志而已。陛下怎么能怪罪我呢?”埃里克森一脸委屈的模样,让杜恩克鲁有些不满。

    杜恩克鲁是多铎王国的巅峰骑士,铁壁骑士团的团长,埃里克森公爵的祖父是他的挚友,因此他也是埃里克森公爵的靠山。只是这些年来,埃里克森越来越不像话,仗着先辈的遗泽,和杜恩克鲁的庇护,干了许多巧取豪夺的事情,而且屡教不改。如果不是因为多铎国王的要求,杜恩克鲁根本不想再见到埃里克森。

    见杜恩克鲁沉默不语,埃里克森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意味深长地道:“殿下,背弃承诺可不是主君的美德,您身为王国铁壁应当向陛下建言。”

    埃里克森公爵在那里指桑骂槐,令杜恩克鲁心生恚怒,他却不动声色地说:“埃里克森,这十几年来,你都没有缴纳年金,陛下可都没有说什么。但是你让人殴打陛下的税务官,还扒光他的衣服,这可不是贵族的风范。”

    “这不是我干的!”埃里克森大声辩解道:“是税务官遭遇了盗匪,我已经命人缉捕那些流寇了。”

    “是吗?”

    “当然!”埃里克森叹了口气,说道:“殿下,我也不是不愿意缴纳年金。只是我最近听到了一个传闻。陛下打算用我的领地去收买约克家族。。。。。。”

    “绝无此事!”杜恩克鲁断然否认,说道:“我这次过来正是受陛下委托,向你说明,那是夜枭制造的谣言。陛下希望你不要轻信流言。”

    “那就好。”埃里克森长松一口气,笑道:“我也认为这是个可笑的流言,为此我以殿下您的名义,向约克家族发了一封联名信,斥责他们侵占我的领地。只有这样才能显示我们多铎贵族团结一致,不会被谣言撼动,才能令冈比斯的阴谋败露。您不会怪我逾越吧?”

    此言一出,房间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

    杜恩克鲁身为尊贵的黄金骑士,王国巨头,埃里克森居然敢不经同意,就以他的名义向约克家族写斥责信。这种轻慢的行为,让杜恩克鲁身后的家族骑士向公爵怒目而视。

    埃里克森对此视而不见,他紧盯着杜恩克鲁的反应。埃里克森知道,自己一向不讨杜恩克鲁的喜欢,自从掌权以来,杜恩克鲁就对他越来越疏远。只是,这件事情涉及到自己的根基,如果不采取措施,真的要把领地拱手让人吗?既然你们说这是谣言,那就对外证明这一点!

    杜恩克鲁沉吟片刻,笑道:“没关系,这是应该的。”

    埃里克森此时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同时他也清楚,这件事情已经把祖父的恩情用完了。今后,再也不能打着杜恩克鲁的名号为所欲为,虽然有些可惜,可是想到自己能让黄金骑士低头,埃里克森又得意了起来。

    原本还想保住你的性命和爵位,现在还是用你人头去完成陛下的计划吧。

    杜恩克鲁对埃里克森的心态洞若明烛,也无意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说道:“如果,你有约克家族侵犯领地的证据,铁壁骑士团可以在埃里克森公爵领驻留一段时间,作为对你的支持。”

    没有收到王室狩猎盛会的邀请,埃里克森并不在乎,可那个流言却让他惶惶不可终日。无论流言是真是假,埃里克森都不想坐以待毙,他认为唯有让王国与约克家族公开对峙,才能解除这次危机。

    埃里克森决定抓住铁壁骑士团巡视王国领土的机会,利用杜恩克鲁的名义,给约克家族发斥责信,同时故意制造摩擦与争端,让王国骑虎难下,不得不站在自己这一边。这样一来,流言无论真假都不攻自破。虽然,这会得罪杜恩克鲁,但埃里克森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现在,杜恩克鲁明显要用行动来撇清这个流言,这让埃里克森喜出望外,他说道:“我当然有证据!蔷薇夫人的情人,兰德尔子爵在我的领地建立定居点,我已经派遣手下的骑士去搜集证据了。这个时候,他们差不多该回来了!”

    “看来,我还没有来,你就开始做准备了。”杜恩克鲁似笑非笑看着埃里克森,淡淡地说道:“这样也好。”

    埃里克森那里知道,他注定就是个牺牲品。即便他没有动作,王国也会制造他与约克家族的争端,再用他的性命去平息此事,最终完成狡狐的计划。

    ————————————————

    猎犬狂吠着冲进树林,一大群惊慌失措的黄羊从林子里跑了出来,十几名身穿猎装的年轻女子,赤手空拳地追逐四散奔逃的黄羊。追上猎物后,她们仅有手掌就将猎物的脖子折断,不一会,这群黄羊已经所剩无几。

    “没有熊,没有狼,连野猪也没有。真是无聊的狩猎盛会,还没有射地鼠有意思。”西尔维娅站在高坡上,对身边的维克多抱怨道。

    维克多讪讪地放下手中的猎弓,他刚刚射死了一只藏在地洞里的肥地鼠。

    “听说,你仅用2个月的时间,就修筑了容纳10000多人的村舍?”

    西尔维娅侧头看向维克多,艳若桃李的面容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动人,维克多心中一跳,说道:“总不能让人冻死在妮可的领地吧?这可有损约克家族的名声。”

    “冻死?不至于吧。你还不是为了留下那个平民神父?”西尔维娅轻笑道。

    维克多正色问道:“教会同意让米勒神父主持我的领地吗?”

    “当然,为了你的事情,我可是下了不少工夫。你准备怎么报答我?”西尔维娅伸出雪白无暇的纤手在维克多的脸上捏了一把,媚眼如丝地问道。

    维克多打了个寒颤,苦笑道:“你又想要什么?”

    西尔维娅咯咯笑着:“不逗你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用那么短时间,修建10座村落,而且还不是棚屋?”

    怎么做到的?分工合作?组织管理?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集中制和封臣制的区别。但这又怎么解释了。

    维克多想了想,说道:“如果,你制定了计划,安排了任务,又亲自讨论每一个细节,再亲自检查每一个环节,同样会有惊人的效率。”

    “圆桌会议?”西尔维娅柳眉一挑。

    维克多点点头:“算是吧。”

    听说要和农夫搅在一起,西尔维娅顿时失去了兴趣,于是又换了话题。

    “你看,下面的那些女见习骑士怎么样?”

    在山谷里面狩猎的都是约克家族的女见习骑士,她们个个年轻貌美,窈窕动人,尤其以一对双胞胎姐妹花最为出色,两人桃腮胜雪,红唇欲滴,单论容貌还在妮可之上,只是气质身形上又逊色了许多。这些女见习骑士,频频看向山坡上的维克多,目光大胆又羞涩,时不时和同伴调笑几句,然而这又如何能瞒过维克多的耳朵。

    这些女见习骑士敢于在西尔维娅的面前讨论自己,这让维克多很奇怪。西尔维娅却在旁边说道:“那对双胞胎姐妹今年21岁,姐姐爱丽娜,妹妹爱丽丝,她们的父亲是罗尔德.约克勋爵,勉强算是家族的支系血脉,母亲是平民女子,不过她们的父亲已经过世。这对姐妹的血脉并不纯净,一般来说,不会晋升为骑士。”

    “和我说这些干什么?”维克多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在建议你换两个人选,作为你的贴身侍女。”西尔维娅盯着维克多眼眸,淡淡地说道。

    “我不。。。。。”

    “不许拒绝!”西尔维娅俏脸一板,态度坚定无比。

    联姻!

    维克多顿时领悟到西尔维娅的意图。

    骑士代表力量与权势,骑士又来源于血脉,因此贵族对血脉的追求深入骨髓。这也造就了联姻这种贵族传统,而联姻又带来了血系同盟。每一个血系同盟就是一股贵族势力,单冈比斯就有6个血系同盟,分别是东部血系,南部血系,中南部血系,西部血系,王族血系和约克家族血系。

    血系同盟不像附庸关系那样牢不可破,但那也是十代人以后才能发生的变化。而联姻的政治意义非常鲜明,那就是明确立场。西尔维娅可以让维克多保持独立,但不能容忍维克多投入其他领主势力的怀抱,那么联姻成为必然的选择。

    维克多并不抵触结盟,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加入领主势力的必要性。如果真的要选择的话,约克家族是首选的结盟对象。自从发现炼金塔自动抽取蚁人的魂火和资源后,维克多和蚁群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从这一点来说,维克多和约克家族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这比什么同盟关系都牢靠,可是西尔维娅不知道啊!

    好不容易才遮蔽了教会的视线,再弄两个女见习骑士到身边,这不是坑我吗?

    维克多在心中哀叹,眼神明灭不定,他在盘算如何拒绝西尔维娅,而又不损害彼此的信任。但这在西尔维娅的眼中却有另一种解释。

    西尔维娅了解维克多背景,在她看来,维克多遭到了爱人的背叛,被当作礼物送了出去,于是性情大变,但不是变得自暴自弃,而是奋进昂扬。维克多是想要成就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玩物,为此他不惜抛弃贵族的体面,和农夫佣兵打成一片。这种行为也遭到贵族的诟病,包括他自己都觉得难堪,因此维克多不愿意其他贵族踏入他的生活,看他的笑话。

    原本,维克多已经获得了成功,农牧体系,水利工程,岩砖,任何一项成果拿出去都能获得巨大的声望,然而他又不得不屈从与自己的意志。想到这里,西尔维娅有些歉疚,又有些怜悯。

    西尔维娅十分喜爱维克多。但歉疚也好,喜爱也罢,这些情绪和她的信念相比,像尘埃一样微不足道。如果,维克多严重危害到约克家族的利益,而且又无法控制,西尔维娅也绝不会心慈手软。在某种意义上,黄金骑士的信念和炼金生物的意志侧一样坚不可摧,但骑士懂得变通。

    “你选两个贴身侍女,我可以让她们住在黑堡镇,或者给你一座庄园去安置她们,她们不会干涉你的领地事务。这样总行了吧?”

    西尔维娅对维克多十分包容,但对那些女见习骑士又冷酷无情。维克多也不知道该怎么表态,正当他左右为难的时候,一只尘隼从北方飞来。

    “呱!”

    见到主人,尘隼大叫着,落在了维克多手腕上。

    维克多解开系在尘隼胸前的信笺,仔细看了看,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亲爱的,发生了什么?”西尔维娅问道。

    维克多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北边的领地,被埃里克森公爵踏平了。”

    西尔维娅思索片刻,嫣然而笑。

    “狩猎盛会开始变得有趣了!”6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