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不自量力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风,吹的旗帜猎猎作响。

    山谷中,一位位骑手向四面八方散去,一队队骑兵又从四面八方赶来。

    狩猎营地里,猎手们换下身上的猎装,披上铠甲,腰挎长剑,转眼间,优雅的贵族变成了强大的骑士。侍从们套上精铁锁甲,拿起长矛硬弩,俨然都是精锐士兵。

    战靴踏过草地,锁甲的铁环碰撞出铿锵的声响。这声响与如雷的蹄声,战马的嘶鸣交织出战争的乐章。

    长枪如林,旌旗招展,狩猎行营已化作军营。

    西尔维娅一声令下,约克家族的骑士汇聚麾下的扈从,源源不断地从各地赶来。半天的工夫,约克家族的集结了几百名精锐骑兵,几十名骑士和所有的高阶骑士,他们仅用1个小时的时间,通过并制定了针对埃里克森公爵的作战计划。也许不能叫作战计划,为了争取出征的权利,大骑士们一直在营帐里讨价还价,直到西尔维娅亲自选定出战人选,战前会议才落下帷幕。

    约克家族高效的战争动员能力并没有让维克多感到震惊,狩猎盛会原本就有军事演习的性质。维克多吃惊的是,西尔维娅如此草率地决定发动家族战争,对手还是多铎王国的一名封邑公爵,而约克家族的高层竟然没有任何异议,不但积极响应,还不制定任何计划。

    这简直是太儿戏了!

    早在十几天前,维克多就接到了老哈姆的第一封信,他已经得知炼金民兵全歼的埃里克森公爵的一支骑士小队。至于埃里克森公爵为什么进犯渡鸦村,维克多也没有多想,无非就是领土争端罢了。

    领主为各自的势力范围发生争执,都是打了再谈。对此,维克多既没有生气,也不打算请约克家族帮忙调解。现在,没有任何一个领主可以抵挡维克多的报复。

    为了避开埃里克森公爵的后续行动,老哈姆已经带领村民进入山区。而维克多将调集10只炼金战獒,咬死埃里克森公爵的牛羊,威胁他的领民,让他们无法种地,再持续袭击他们的补给车队,直到埃里克森公爵放弃最近的小镇或村落为止。

    骑士小队莫名其妙地失踪,任何领主都会警惕不安,渡鸦村被推平也在意料之中。接到报告后,维克多的愤怒更多是为了分散西尔维娅的注意力,好先从“逼婚”中脱身。但维克多没想到西尔维娅的反应如此之大,竟然要发动家族战争。

    维克多可不会认为西尔维娅是为了给自己出气,他还在琢磨约克家族发动战争的目的。

    营帐的门帘被掀开,约克家族的高阶骑士鱼贯而出,他们友善地向维克多寒暄问候,又匆匆离去。

    “已经决定了,我亲自率领3名大骑士,7名骑士和21名见习骑士,再带上300骑兵,一人三马,今天就出发。”

    西尔维娅走到维克多的身边,她已换上了蔷薇战甲。战甲用秘银和精金打造料,防御力与元素亲和力兼备,贴合身体的设计既凸显出优美的身形,又不失灵活,铠甲表面篆有蔷薇与火焰的花纹,显得精致而华丽。此时,强大、神秘、柔美、英武、尊贵、雍容在西尔维娅身上得到完美的诠释,她所展现出来的魅力与气势令维克多微微失神。

    这就是巅峰骑士吗?

    西尔维娅并没有在意维克多的情绪,她说道:“埃里克森摧毁了你的村子,我就让他赔你一座城堡,怎么样?”

    维克多忍不住说:“为这么点事情,就发动战争?”

    “战争?不!”西尔维娅狡黠地笑着:“我们仍然在举行狩猎盛会,只是埃里克森公爵成了我们的猎物。”

    维克多倒吸一口冷气:“拿一位多铎王国的公爵当猎物?难道你不怕引起多铎王国的反弹?何况公爵的军队和城堡并不是玩具,怎么也该做些准备吧?”

    西尔维娅点头道:“攻打多铎王国的任何一位领主都要慎重,唯有埃里克森公爵是例外。”在维克多不解的目光中,她解释道:“埃里克森名义上是公爵,但他的实力比伯爵也强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我打了他,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见维克多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西尔维娅抿嘴笑道:“这里有个秘闻,由于涉及到黄金骑士和多铎王室的体面,所以大多数贵族都不知情。”

    “四十多年前,多铎的老国王在抵抗撒桑入侵的时候,不小心陷入了重围。当时多铎的黄金骑士正与撒桑的黄金骑士对峙观望,他们收到国王遇险的消息,忍耐不住,试图去解围,结果反而暴露了老国王的身份。撒桑帝国的黄金骑士拦住了他们,并派遣高阶骑士去围剿老国王,情势变得万分危急。为了挽救国王,多铎的铁壁骑士团采用断尾战术摆脱了对手的纠缠,成功与老国王汇合,但撒桑的高阶骑士也围了上来。当时的铁壁骑士团团长就是埃里克森公爵的祖父,他让副团长杜恩克鲁带队保护国王突围,他自己和两个儿子则留下来断后。”

    “老国王成功突围,而埃里克森家的骑士却全部战死。多铎国王感念埃里克森家的忠诚与牺牲,将他们的家族继承人封为公爵,并划了一块领地作为世袭封地。由于那块封地远不足公爵领的面积,国王还允诺永不收取他们的年金。”

    “埃里克森家的继承人,也就是现在的埃里克森公爵,当时还是幼儿,家族里的骑士也都战死了。于是,铁壁骑士团团长杜恩克鲁宣布充当他的监护人,直到其成年,而骑士团则庇护其家族50年。”

    “埃里克森家势单力孤,他们的官员和护卫都是由国王和杜恩克鲁指派,领地事务也不可避免的受国王控制,年金也是照常缴纳。老国王死后,杜恩克鲁晋升为黄金骑士,那些官员也就向杜恩克鲁靠拢。埃里克森公爵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

    “埃里克森成年后,倒是有几分才智和手段,他不甘于充当傀儡,暗中培植亲信,很快就赶走了那些不听话的手下,重新掌握领地大权。”

    “如果他就此罢手,杜恩克鲁也不会介意,可惜埃里克森家族的底蕴太浅,国王一下子把他们抬的又太高,而杜恩克鲁更不是一个合格的监护人,没有给予他足够的教育,也没有时间和他培养感情。”

    “埃里克森沉浸在自己的小聪明里,滋生了不必要的野心,完全没有意识到王权和黄金骑士到底意味着什么。”西尔维娅冷笑道。

    “埃里克森视杜恩克鲁和王室为威胁,利用他们的承诺和名义,疯狂扩张自己的势力,倒也把领地打理的一片兴旺。可他干了两件蠢事,让多铎王室和杜恩克鲁对他失去了耐心。”

    “森林人马迁徙以后,埃里克森不经国王的同意,将人马丘陵北部划作自己的势力范围,他还发现了一座金矿,并私铸钱币。为了保住金矿,埃里克森开始拒绝向王室缴纳年金,并驱赶王国的税务官。”

    “霸占人马丘陵的领地就算了,但私铸钱币是对王权的严重挑衅,就连我们约克家族都不会这么做,而埃里克森就这么干了。多铎国王碍于先王的承诺和杜恩克鲁的颜面,一直在忍耐,可他肯定希望有人能给埃里克森一个惨痛的教训。”

    “原来如此。”维克多点点头,又费解地问道:“埃里克森霸占这么多的领地,多铎的其他领主难道没有意见?”

    西尔维娅淡淡地说道:“占据领地这种事情,看的是利益,靠的实力,在地图上划势力范围又有什么用?而且,多铎王国的领主不像我们冈比斯,他们并不缺乏土地。”

    “为什么?”

    西尔维娅轻轻地吐出两个词:“战争,人口。”

    由于教会和生产力的原因,人类王国的兼并战争鲜有大兵团作战,在双方都有骑士的情况,攻破要塞和城堡显得尤为困难。因此,撒桑人进攻多铎王国,并不会强攻城堡,而是深入腹地,攻破村落,城镇,掠夺物资,破坏生产设施,消灭封臣阶层,驱赶民众,制造流民,加重多铎王国的负担,直到它崩溃为止。

    面对这种情况,多铎的领主不会派遣骑士和军队正面拦截,否则就是被歼灭的下场,他们只能抓住撒桑人撤退的机会,尽量杀伤其军队。双方你来我往,各有胜负,但民众不敢继续留在领地,他们的迁徙导致领地荒芜,长此以往,多铎的领主要么放弃领地,要么向撒桑投降。撒桑帝国最终完成兼并。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冈比斯一直向多铎的领主提供物资,那些躲避战乱的难民也涌入冈比斯。因此,多铎王国没有太大的人口压力,而冈比斯却已经人满为患,不堪重负,急需新的领地。

    传统战术虽然有效,但所需时间太长,撒桑人也未必能挺得住。

    其实,维克多的狼灾战术完全就是照搬这套战术,在这方面他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炼金战獒足以荒废任何一个领地。只不过,这么做并不符合维克多的利益。

    维克多没有统一人类王国的野心,也没有统治人类国度的政治基础,更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手中没有战略性的力量,自然没有可能保住胜利的果实。另外,破坏容易建设难,重建领地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投入,而炼金塔靠消耗气运和资源来运转。

    维克多的战略思路很清晰,通过贸易吸取其他家族的气运,让炼金塔源源不断地制造炼金生物,保障自身的垄断地位和利益,从而扩大自己的势力和影响力。从这一点上来说,维克多更愿意帮助领主们建设领地,而不是把他们变成穷光蛋。武力只是为了驯服那些不听话的领主罢了。

    战争从来不是目的,而是手段。那么西尔维娅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带着这个疑问,维克多说道:“即便是这样,多铎王国也不会愿意让你去攻打他们的领主吧。为了一座城堡,发动战争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哼!他们不愿意又能怎样?早在几年前我们约克家族就制定了夺取人马丘陵北部的计划。”西尔维娅冷然说道。

    “你还记得吗?我们刚进驻人马丘陵的时候,放弃西部领地和南部领地,占据东部和北部的领地,为此还曾经逼迫你置换领地。那是因为,人马丘陵缺乏石料,而北边正好有一座石矿。只有拿下石矿,我们才能建设城堡和要塞,而埃里克森却不知死活地把那里划作他的势力范围。”

    “事关家族根基,就算和多铎王国打一仗又有什么关系?多铎人想要击败我们约克家族,非倾尽全力不可!那样他们也就亡国了,而冈比斯更不会袖手旁观。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多铎会为埃里克森出头吗?”

    “只是你发明的岩砖改变了我们的战略,但埃里克森居然敢挑衅我,十几天前他以杜恩克鲁的名义斥责我们侵占他的领地,现在又推平了你的村子。如果不给予回应,他还真以为我们约克家族好欺负!”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杜恩克鲁和他的骑士团一定在埃里克森领。埃里克森就是想借此让我承认他的势力范围。但这个蠢货那里能知道,杜恩克鲁根本不会为了他与另一名巅峰骑士冲突。就算真的发生冲突,铁壁骑士团除了逃跑也只能被歼灭!”

    说到这里,风情万种的西尔维娅自有一种俾睨天下的气概,接着她又笑吟吟地说道:“既然埃里克森推平了你的村子,我就带人去拜访他的金矿,如果他不赔偿几十万枚金索尔,我们就只能把金锭抵押给冈比斯王室,来弥补我们的损失。”

    维克多恍然大悟难怪约克家族的骑士那么积极,原来是穷的去抢劫啊!

    “亲爱的,你想不想去北境狩猎?”西尔维娅发出了邀请。

    维克多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觉得跟着西尔维娅屁股后面去讨公道,实在有些丢人,于是摇头道:“水库应该修好了,我要回去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