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蛊惑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两名雄壮的卫兵,手持长戟,矗立在一扇紫杉木大门前。门后面是布里亚特子爵的书房,子爵正是在这间屋子里处理家族事务,里面存放了许多重要的文书、信件,单据,契约。这里就是野柳城的中枢重地,未经主人的允许,任何人也不能入内。现在,这间书房的主人成了奥斯丁勋爵。

    漆黑狭长的甬道内,响起轻微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名卫兵喝道:“谁在那?”

    “是我”

    甬道的转角处亮起一点烛光,窈窕的身影在光晕中显现。来人身穿细亚麻束腰女仆衬裙,头上的秀发用白色的头帕包住,一手举着蜡烛,一手捻着裙角,当她走近书房大门,卫兵借着墙壁上的火炬光亮看到一张熟悉的俏脸,顿时放松了下来。

    “菲丽,原来是你。”一名年青的卫兵殷勤地说道。

    美丽的女仆向两名卫兵招呼道:“杜鲁大叔,杰森大哥。”

    “菲丽,你有什么事吗?”年长的卫兵和蔼地问道。

    女仆菲丽轻轻地说:“外面下雨了,普里莫少爷的房间有些湿冷,夫人让我取些琥珀,净化一下房间空气。”

    石制城堡的设计以防御为重,内部的通风条件并不好,阴暗潮湿的房间容易滋生许多霉菌和蚊虫。琥珀不但具有祛毒的功效,还能净化室内的空气。贵族在城堡中放置琥珀,让其慢慢挥发,能令房间的空气像森林中一样清新,如果用火焰加温琥珀,其净化效果会更好。

    琥珀的价格虽然昂贵,布里亚特家族还不至于用不起,这间书房里就备有琥珀。菲丽虽然是朱蒂夫人的女仆,但跑到书房里拿琥珀就有些不合规矩。

    年长的卫兵对女仆菲丽说道:“夫人要用琥珀,你应该去库房中领取啊。”

    菲丽犹豫了一下,说道:“杜鲁大叔,库房在地下室,太远了。现在天也黑了,我有些害怕。”见卫兵不为所动,她又说道:“我不想见到维吉尔那副恶心的嘴脸。”

    自从奥斯丁掌握家族大权以后,野柳堡也落入了他的控制中。虽说奥斯丁并没有苛待朱蒂母子,可总有趋炎附势的小人想要向他表忠心,库房管事维吉尔就是其中一员。杜鲁同情朱蒂夫人的遭遇,但他也无能为力,更不可能放夫人的女仆进入书房,这是奥斯丁勋爵亲自交待的事情。

    杜鲁坚定地摇头,杰森也惭愧地将目光从菲丽的俏脸上移开。菲丽上前一步,拉着杰森的袖子,恳求道:“杰森大哥,求你看在子爵大人的份上,让我进去吧!我拿了琥珀就出来,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眼见心仪的对象软语相求,杰森心中不忍,刚想说话,却看到菲丽的眼眸里全是企盼的神色,他只觉得菲丽就是自己最心爱的人,自己必须帮她,其他的都不重要。而杜鲁也被菲丽的眼睛所吸引,这位已步入中年的卫兵,心神恍惚了一下,脑海中全是布里亚特子爵和朱蒂夫人的种种好处,以及自己曾经发下的忠诚誓言,而奥斯丁勋爵的威严和家人的命运在他的心中渐渐淡化。杰森和杜鲁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地让开了大门。

    “谢谢你们。”

    菲丽向两人屈膝行礼,推开大门,走进了书房。

    借助烛光,菲丽打量了一下这间书房。书房内的布局已经变了,菲丽看着有些心酸,她曾经可以随意出入这间书房,现在这里却成了她的禁地。

    其实,变得何止是书房。自从子爵战死,朱蒂夫人的境况一天不如一天,等奥斯丁受到威廉姆斯大公的赏识以后,情况就变得更加糟糕了,忠于朱蒂夫人的管家被调走,留下的人都去讨好新管家。作为朱蒂夫人的贴身女仆,菲丽的地位也急转直下,就连库房管事都开始觊觎她的身体。

    菲丽痛恨奥斯丁,她从小就侍奉朱蒂,原本朱蒂夫人会让她成为子爵大人的贴身侍女。虽然子爵不幸战死,但只要夫人继续执掌布里亚特家,菲丽也能有个不错的归宿,可是她现在只能成为某个平民的妻子。这都是因为奥斯丁想要谋夺家族爵位。

    菲丽无法抗拒自己的命运,她的父亲只是一个普通封臣,但不知从何时开始,菲丽想要扳倒奥斯丁,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她终于干了一件,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盗窃文书。

    今天早上,菲丽注意到,新管家带着满身露水,走进城堡,他的脸色苍白,脚步急促,连心腹和他打招呼都没回应,直接走进奥斯丁的书房。没过多久,管家又急匆匆地离开城堡,他把奥斯丁的心腹骑士都叫进了书房。到了下午的时候,那些骑士和奥斯丁才离开,他们的脸色铁青,城堡中人心惶惶。

    直觉告诉菲丽,出事了,而且和夫人有关!菲丽努力回忆其中的细节,她隐约记起管家曾拿着一封羊皮信笺,信笺的形象在她记忆中越来越清晰,甚至连上面的花纹都很清楚。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菲丽,一定要拿的信笺,这至关重要!

    书房的格局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但存放文书的柜子还在原处,菲丽迅速打开柜门,里面摆满了相同的羊皮卷轴。菲丽再次想起卷轴的花纹,她迅速翻找,很快就看到了那封卷轴。

    就是这个!

    菲丽展开信笺,里面的内容让她捂住了嘴,眼睛里全是惊骇的神色。

    必须告诉夫人!菲丽拿起信笺,关上柜门,匆匆离开书房,她没有想起要和卫兵打招呼,径直朝夫人的卧室走去,而卫兵也没有任何反应,似乎菲丽就是一团空气。

    当菲丽走进子爵夫人的卧室时,朱蒂夫人正坐在床边爱怜地看着熟睡的儿子。见菲丽没有敲门就闯了进来,她蹙起黛眉,不悦地说道:“菲丽,你的礼仪呢?”

    菲丽连忙屈膝行礼,上前压着嗓子,细声说道:“夫人,我拿到那封信了。”

    “谁让你这么做的?你简直是疯了!”

    菲丽的胆大妄为令朱蒂震惊,就目前处境而言,事情一旦暴露,她也没有办法保住自己的贴身女仆。

    事实上,朱蒂已经认输了。

    自从子爵战死以后,奥斯丁接过了家族军队的指挥权,并在抵御蚁人的战斗中晋升为大骑士。蚁灾结束后,布里亚特家论功行赏,奥斯丁为那些没有封地的家族骑士争取庄园。为了稳定人心,朱蒂只得分割子爵直属领地奖励那些新兴的骑士。结果,这些骑士成了奥斯丁拥护者。

    奥斯丁牺牲家族利益,收买人心的做法,引起朱蒂的警惕,但她并不担心奥斯丁会谋取家族继承权。血裔继承是光辉法典的内容,而长子继承制则是领主阶层千百年来形成的制度,这将确保家族不会陷入内斗并走向分裂。

    奥斯丁虽然是大骑士但还不够资格挑战领主的传统,家族内部不会认可他,其他领主更不能容忍这种行为。所有人都认为,布里亚特家应当由普里莫继承,在其成年以前,奥斯丁可以作为他的监护人,执掌家族大权。朱蒂的背后就有索林姆家族支持。

    索林姆家族是布里亚特家族血脉的源头,维护长子继承制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虽然索林姆家族已经没落,但无论是实力还是影响力,他们都远在布里亚特家族之上。然而,威廉姆斯大公向奥斯丁伸出了援助之手,并改变了布里亚特家的局面。

    有了威廉姆斯的支持,索林姆家族不再对奥斯丁施加压力,奥斯丁着手削减家族多余的人口,那些被赶出去的领民对此再不满,也没有用。而那些留下来的人却对奥斯丁俯首帖耳,感恩戴德。

    奥斯丁外有强援,内有民心,只等教会首肯,就能继承家族爵位。朱蒂意识大势已去,她现在只想等尘埃落定,再带着儿子离开野柳城,过上安稳的生活。

    下午的时候,菲丽将她看到的事情告诉朱蒂,但朱蒂并没有同意她去盗取文书,然而菲丽还是这么做了。

    菲丽不顾朱蒂愠怒的脸色,将卷轴递给她,说道:“夫人,这是威廉姆斯大公写给奥斯丁的私信。信中说,王后陛下向威廉姆斯施压,大公已经没有办法再帮助奥斯丁了。夫人,奥斯丁被大公抛弃了!普里莫少爷又可以继承家族了!”

    “什么!”朱蒂接过信笺,读着读着,美丽的眼眸中浮起一层水雾,她抓住菲丽的手,哽咽道:“太好了!太好了!菲丽,我的姐妹,谢谢你......谢谢。”

    “夫人,您准备怎么做?”菲丽问道。

    朱蒂定了定神,仔细想了想,说道:“奥斯丁失去大公的支持,他已经没有践踏家族继承权的资格了。我要派人去通知索林姆家族,请他们出面干预此事。”

    “夫人,在此之前,我们得让少爷活下来!”

    “这......”朱蒂猛然醒悟到,现在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奥斯丁极有可能谋害普里莫,从而继承家族爵位。

    “怎么办?怎么办?”朱蒂六神无主地在房间内徘徊,片刻后,她说道:“我们带着这封信,连夜离开,去寻求索林姆家族的庇护。对!就这么做!菲丽快收拾收拾,我们马上就走!”

    朱蒂开始收拾东西,菲丽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菲丽?”

    菲丽上前一步,盯着朱蒂的眼睛说道:“夫人,奥斯丁是大骑士,他对索林姆家族更有价值啊!”

    朱蒂被菲丽幽深的眸光所吸引,她的意识模糊了一下,觉得菲丽是最值得信赖的人,不由自主地问道:“那怎么办?”

    “夫人,现在能庇护我们的只有王后陛下!我们应该设法去王都,在王都生活,等少爷成年以后,再回来继承爵位。只有这样,奥斯丁才不敢轻举妄动。”

    菲丽的声音在朱蒂的耳边响起,令她自然而然地补充其中的细节。

    作为南部领主势力的领头羊,索林姆家族已经没落,他们对南部领主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威廉姆斯大公支持奥斯丁就是为加强王族对南部血系领主的控制,但王后不会容许叔叔谋夺侄子的继承权,所以奥斯丁的行为引起了王后陛下的强烈反弹。而索林姆家族更愿意拉拢一名大骑士来扩大他们的影响力,只是不能公开表露罢了。如果,带着普里莫投靠索林姆家族,极有可能被他们软禁,甚至杀害!

    “菲丽,我们应该怎么办?”

    想通了事情的关节,朱蒂对自己的女仆产生了极大的依赖,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菲丽怎么会有这样的智慧?也没有想到,王后面临的局面和她的情况并不一样,爱德华王子根本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他的继承权还在威廉姆斯之后!

    “夫人,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从人马丘陵转道去王都,寻求王后陛下的庇护!这是最安全的逃亡路线,因为,约克家族根本不会把一名大骑士放在眼里!”

    朱蒂颌首道:“你说的对!我父亲的领地靠近人马丘陵,请他派人护送我们进入人马丘陵,再设法去王都。”

    “不!”菲丽反对道:“夫人,这会连累老爷和您的弟弟,也会暴露我们的行踪。我们自己偷偷去。”

    朱蒂毫不犹豫地说道:“好!听你的。”随后,她又为难地说:“可我们没有护卫,怎么去王都?”

    “交个我!”菲丽轻轻地笑道

    在烛光的映照下,菲丽的笑容说不出的诡异。

    当朱蒂夫人的车队离开野柳城的时候,在一处幽静的森林中,两名男子围坐在篝火旁,其中一人的眼睛完全是白色。

    一个细小的黑点在白色的眼眸中显现,渐渐地,变成了正常的瞳孔。男子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虚弱地说道:“成了。我们也出发吧!”

    另一个瘦小的男人问道:“这么着急?千面也才刚刚完成任务而已。”

    男子苦笑道:“时间太短,我只能通过那个女仆魅惑他们三天。我们必须赶在他们之前,抵达兰德尔领。完成任务后,赶紧撤离。”

    瘦小男人皱眉问道:“那些被你魅惑的护卫要是醒悟过来,再把子爵夫人母子交给奥斯丁怎么办?”

    “那有这么简单!”男子得意地笑道:“我只是放大了他们心中的渴望,引导他们的行为,并不是控制他们。从他们投靠子爵夫人开始,就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们只会不断安慰自己,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凡人总是喜欢自己骗自己!”

    “我可是蛊惑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