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不能忍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兰德尔领东部,一处森林的外围,两帮人相隔百米,正相互对峙。

    一方人数众多,兵甲精良,他们利剑出鞘,弓弩上弦,杀气腾腾地指着对手,如临大敌,气氛紧张而凝重。反观另一方,虽然只有区区5个人,穿的不过是简单的皮甲,被100多名士兵包围,却视对手如无物,显得沉稳淡定。

    隆隆的马蹄声从西边传来,人数占优的一方士气为之一振,而那5个人却不为所动。很快,100多名精悍的骑兵来到了事发地,他们簇拥着两名贵族,踱到包围圈的边缘。一名全身被精金铠甲包裹犹如钢铁怪兽般的武士迎了上来,他推开面甲,行礼道:“大人,您来了。”

    维克多点点头,对手下的头号大将说道:“纳尔森,这位是特尼斯子爵,王国的税务官。你们见过的。”

    纳尔森连忙向旁边的特尼斯行礼:“子爵大人,能够再次见到您,非常荣幸。”

    “纳尔森勋爵,不必多礼。听说有骑士入侵兰德尔领,我和我的同僚特地过来看看。”特尼斯矜持地朝了纳尔森点点头。

    维克多问道:“纳尔森,怎么回事?我们的巡逻队呢?有没有幸存者?”

    纳尔森沉痛地摇了摇头,将维克多引到了一边。地面上,摆放着15具被白布遮盖的尸体。刺鼻的血腥味和白布下的轮廓,明明白白地告诉维克多,这些护卫全部被劈成两断,死的极其惨烈。

    纳尔森说道:“15名巡逻士兵没有按时出现在哨所,我带人过来查看,正好看到那些人在掩埋尸体。然后,我们包围了他们。经过交涉,这些人承认巡逻士兵是他们杀害的,尸体也还给了我们。他们还要求和您面谈,我不敢做主,这才派人向您汇报这边的情况。”

    维克多面无表情,内心却又痛又怒。这15名士兵都是普通护卫,他们追随维克多两年多的时间,对其忠心耿耿。他们的牺牲是兰德尔家族的重大损失。

    兰德尔家族的护卫都是农夫出身,他们不像封臣子弟那样从小接受军事训练,武技很是一般。维克多也不指望他们能有多少战斗力,只要他们足够忠诚,有坚强的意志,懂得合作与指挥,能够鼓舞士气就行。维克多给他们的定位就是基层士官。

    一旦发生战争,维克多可以用最精良的装备武装5000个民兵,但要想发挥民兵的战斗力,激发他们的勇气,非有精通战术的士官不可。这些护卫充当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兰德尔领目前有8000多人,其中青壮民兵3000多人,而家族护卫只有250人。按照30个农夫供养1名家族护卫的惯例,兰德尔领应该有300名护卫,但维克多崛起的时间太多,他的工分制成员只有800多人,从中选出250名护卫已经是极限了。一次死掉15名护卫,维克多想补都没地方补。

    从自由民中挑选护卫,维克多有过这样的念头,但很快又否决了。封臣阶层就是领主的爪牙,不但要凶狠锋利,最重要的是如臂使指。封臣为了主君与教会武装作战的例子并不罕见,这就是为什么教会从不在乎封臣的死活。而教会对自由民的影响力极大,自由民动不动就去教堂祷告,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说给神父听,指望他们维护领主的利益,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除非维克多重启代表自由民利益的工分制,否则还是老老实实地培养山民佣兵更靠谱一些。

    “走!我们去看看,他们是什么人?”维克多咬着牙,向包围圈走去。

    护卫们让出了一条路,那5个人也朝这边望了过来。维克多与他们对视了一下,眼神不由一紧。

    这五名男子仪表不凡,即便面对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和几十把闪着寒光的十字弩,也显得从容不迫。他们身穿陈旧皮甲,有四人一手持盾,一手持重斩剑,围在一名男子的四周,而中间的那名男子则着空中双手,一把银白色的骑士巨剑插在他身旁的地面上。

    维克多看到他们手中的武器终于知道纳尔森为什么确认他们是骑士了。

    重斩剑,这种威力惊人的武器是为了对抗大型兽人而设计的,剑身长1.8米,重40磅,剑头圆钝,剑刃锋利,可以将半人马拦腰劈断,任何轻重锁甲和大小盾牌只会像面包一样被切开。不过,重斩剑非常沉重又难以驾驭,强壮的士兵需要双手握剑才能挥动,而对面的四个人只用单手持剑,剑身泛着紫色光泽,那是精金武器的特征,这些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维克多默默地观察他们的元素属性,心中更是一惊。这5个人当中有两名骑士,两名见习骑士,而中间那名男子的四项属性全是15点,只有被虚空元素重塑身体才会有这样均衡的超凡属性,他无疑是个大骑士。

    “奥斯丁.布里亚特勋爵!?”特尼斯子爵惊呼道。

    奥斯丁看到维克多身边的特尼斯子爵,顿时就郁闷坏了。

    两天前,威廉姆斯的心腹管家亲自带来一封密信,奥斯丁获悉了事情的变化。就在当晚,朱蒂夫人偷走了那封信,并带着家族继承人普里莫逃离野柳城。这件事情促使奥斯丁下定决心,除掉朱蒂母子。他率领心腹一路追踪,在兰德尔领外围追上了朱蒂的马车,但只抓到叛变的护卫,而朱蒂母子并不在里面。经过一番拷问,那几名护卫交待,朱蒂母子扮成自由民混进了兰德尔领。

    奥斯丁别无选择,他将亲卫队留在边界,只带了四名心腹骑士进入兰德尔领,希望能够在野外悄悄地干掉朱蒂母子。可刚进入兰德尔领,就撞上了维克多的巡逻队,为了保密,他们只得杀光了巡逻士兵。然而,就在他们处理尸体的时候,被兰德尔家族的军队抓了个正着。

    奥斯丁觉得自己一定是遭了厄运。朱蒂母子出逃,原本是个除掉他们的好机会,可没想到的是,刚进兰德领就碰见巡逻队,这边才杀人灭口,那边又被兰德尔家的军队堵住。这么多的巧合,让奥斯丁的暗杀计划彻底落空。

    奥斯丁那里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巧合,他们的一举一动全在炼金乌鸦的眼中。兰德尔领的防御体系极其严密,炼金乌鸦巡视领地上空,任何偷偷潜入者都会被巡逻士兵抓获,然后送去修水库。只不过,炼金乌鸦分辨不了骑士与自由民的区别,这才导致巡逻队全军覆没。

    暗杀计划已经破产,即便是大骑士也别想一次歼灭100多名精锐士兵。奥斯丁也没有选择突围,他希望能和兰德尔子爵做个交易,花些代价换回朱蒂母子。虽然杀害家族继承人的把柄会落入约克家族的手中,但也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奥斯丁有信心说服维克多,因为他决定暗中投靠约克家族。就算事情败露,王室为此展开报复,约克家族也有能力庇护他,说不定还能在人马丘陵得到一块新领地。至于那些被杀掉的护卫,奥斯丁根本就没有考虑。然而,代表王室的宫廷贵族出现在这里,让奥斯丁的谋划又落空了。

    这回,真的是巧合!

    “奥斯丁阁下,您能解释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吗?”特尼斯子爵狐疑地问道。

    奥斯丁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特尼斯子爵,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您。朱蒂夫人和普里莫少爷被一伙人劫持到兰德尔领。我带人追踪过来,却遭到了埋伏,事情您已经看到了。希望兰德尔子爵能给我一个解释!”

    维克多心里和明镜似的,他很了解布里亚特家的爵位之争。朱蒂母子肯定是失踪了,他们极有可能通过边境哨所,潜入兰德尔领的村庄,而奥斯丁是来斩草除根的。

    “奥斯丁勋爵,你说我派人劫持了朱蒂夫人和布里亚特家族继承人,有证据吗?倒是你们,乔装打扮,带着斩首剑,偷偷摸摸地潜入兰德尔领,杀害我的士兵,到底打得什么主意?当我们是傻瓜吗?!”维克多反讽道。

    奥斯丁淡淡地说道:“也许是朱蒂夫人仰慕大人,才带着普里莫少爷,进入兰德尔领。兰德尔大人,朱蒂夫人可以留下,但家族继承人我必须带回去!”

    特尼斯也看出来了,奥斯丁在指责维克多插手布里亚特家族的内部事务,而维克多则指责奥斯丁意图谋害家族继承人。特尼斯不能确定约克家族有没有干预布里亚特家的传承,但可以肯定奥斯丁确实不怀好意。

    至于朱蒂夫人和维克多有暧昧关系,特尼斯根本就不相信。朱蒂夫人虽然艳名远播,但论容貌,论风情,论高贵,论血脉,如何能与西尔维娅相提并论。而且,所有人都认为维克多就是西尔维娅的禁脔,谁也不相信维克多敢背着西尔维娅勾三搭四。

    奥斯丁这么说,不过是个借口和台阶而已。事实上,许多家族都是以此为名义发动争端。当某个领主意图谋取邻居的一块领地,他会以对方勾引自家夫人为借口发动战争,无论谁输谁赢都是为了女人,而不是为领地,这样一来双方都有台阶可下,而领主夫人只会为此沾沾自喜。

    奥斯丁并不知道,维克多尤其不能忍耐的正是这一点。

    维克多有两段记忆,他最认同的是地球上的记忆,并以此建立了价值观,而小男爵的过往令维克多倍感屈辱。

    这个世界没有男尊女卑的观念,贵族的地位与性别无关,只看背景、势力、血脉和力量。小男爵觉醒精灵血脉,无法成为骑士,但容貌身形比白银骑士还要出色,这使得他被女性大贵族所觊觎。维克多翻看过小男爵的记忆,他在王宫至少被4名女贵族调教过“宫廷礼仪”,直到小男爵和索菲娅成婚才被保护起来,但他男宠的身份已经在贵族圈中流传开来,直至今天,这让维克多如何能忍?!

    维克多原本还打算衡量一下得失,现在他只想用奥斯丁性命来平息自己的愤怒,传诵兰德尔家族的威名。

    “奥斯丁阁下,你不但杀害我的士兵,还污蔑我的名誉,只有用你的鲜血才能洗刷我的耻辱。决战吧!”维克多冷冷地说道。

    奥斯丁没想到维克多会如此决绝,他不得不怀疑,这是约克家族布好的圈套。奥斯丁犹豫片刻,试探道:“据我所知,兰德尔家族并没有骑士,您准备让纳尔森勋爵和我对决吗?”

    维克多嗤笑道:“我说的是决战,而不是骑士对决。如果你觉得不公平,可以把你的亲卫都带过来,他们不就埋伏在5公里以外吗?”

    奥斯丁心中一凛,愈发肯定自己中了约克家族的埋伏,他说道:“也许这里有什么误会,我......”

    “没有误会!要么你可以试着突围出去,然后等待教会的审判,以谋害家族继承人的名义。要么,把你的亲卫队带过来,和我的这些手下公平决战。如果你赢了,可以搜查我的领地,如果输了,那就不必再考虑其他的事情了!”维克多转向特尼斯,请求道:“特尼斯子爵,希望您能作个见证。”

    特尼斯并不看好维克多,他深知白银骑士的可怕。但作为忠于王室的宫廷贵族,特尼斯没有理由阻止这次决战,布里亚特家族和约克家族发生争斗,符合王室的利益。特尼斯相信奥斯丁不敢伤害维克多,维克多也伤害不了奥斯丁,下面的护卫死的再多,只会削弱他们对领地的控制力,这对王室更有利。

    想到这里,特尼斯叹了口气,说道:“兰德尔子爵,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希望你们发生争斗,最好由王室出面调解。但如果您坚持的话,我将如您所愿。”

    “我坚持!”维克多毅然决然地说道。

    奥斯丁点点头,漠然道:“既然如此,我也如您所愿!不过,我仍然希望您能够把普里莫交给我,您必将得到我的友谊。”

    “那就不必了!”维克多轻蔑地笑了笑,挥手下令:“放他们走!”

    护卫们向两边让开,迅速在维克多面前组成一个方阵,奥斯丁深深地看了维克多一眼,带领手下向东而去。

    特尼斯和他的同僚聚到了另一边。他们没想到,出来收个税还能看到这样的好戏,这些贵族子弟兴奋地讨论着家族决战的礼仪和意义。

    纳尔森也兴奋地捏了捏斧子,向维克多问道:“大人,他们要是不敢来怎么办?”

    “不敢来?我们就打过去!”维克多说完,招来了一名护卫,吩咐道:“放出尘隼,让各村村长找到朱蒂夫人母子!”

    护卫领命下去了,纳尔森在旁边又问道:“大人,我们怎么打?”

    维克多笑着拍了拍他的肩甲,说道:“先去换一副蚁人甲胄。然后,全歼他们!”

    “就像杀蚁人首领?”

    “就像杀蚁人首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