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初露狰狞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决战源于封臣制的初期,它是骑士对决的延续。决战的出现标志着封臣阶层开始在人类的政治、经济、军事活动中扮演重要角色,他们与骑士贵族共同构成人类社会的统治阶层,并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

    原先,骑士对决和贵族联姻就可以决定领地的归属,但封臣不答应了。骑士主君即便在对决中战败身死,封臣也会借助城堡的防御,顽强抵抗敌对家族的入侵,以保护自身的财产和利益。到了后期,封臣不断恳请骑士主君不要再举行无谓的骑士对决,因为他们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骑士对决不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而两个实力相当的家族各自都有难以攻破的城堡,他们互相攻伐,你来我往,谁也奈何不了谁,领地却变得越来越荒芜,双方都蒙受巨大损失,终于有一方提出:公平决战以定胜负!

    于是,新的人类王国在一次次的决战出现了。这种全新的政体不同于领主联盟性质的旧王国,它强调君主的权力,更具有向心力和组织性,完全就是放大版的封臣制。

    由于小规模的决战不足以体现王国的真正实力,王国与王国之间的战争,不再由决战定胜负。同时,为了避免内耗和兼并,国王不承认任何私斗协议,决战双方打了也是白打,领主的矛盾只能交给贵族院调解,元老院仲裁。

    领主之间的斗争由明转暗,决战也退出了历史舞台。

    决战不再符合时代的需要,但它所代表的信誉、武勇和忠诚却是领主阶层所提倡的。这使得对决和决战在人类的诗歌、文学作品中不断被美化,被称颂,具有了神圣的意义,并形成独有的仪制。

    首先,只有在尊严被践踏的情况下,才能发起对决或决战,如果挑衅方拒绝接受,则被视为懦夫。

    其次,决战仅仅是为了洗刷耻辱,任何约定都得不到法律的支持。实际上,只要不涉及领地兼并,其他的约定仍然有效。因为这关系到领主的名誉,不认账会遭到所有人的耻笑。

    最后,在决战中不允许伤害投降的人,士兵丢弃武器就算投降被俘,投降意味着失去名誉和勇气,即便被赎回也不再是封臣。因此,绝大多数士兵宁死不降。

    在维克多看来,不管怎么美化,决战就是约架,群殴,打个你死我活。然而,任何斗争一旦涉及到统治阶层,那就是残酷的战争。只要是战争,必然有目的!

    老佣兵巴里特走到维克多的身边,躬身说道:“大人,都已经安排好了。20个老伙计各自带领一个9人作战小队,每个作战小队,由6名精锐士兵和3名新兵组成。他们将根据我的旗令和鼓声行动,绞杀布里亚特家的普通士兵,纳尔森带领40名精锐士兵对付他们的骑士和见习骑士。奥斯丁和他们的重弩手只能由您亲自解决了。”

    维克多笑道:“放心,他们就交给我了。”说着,他又犹豫地问道:“能不能把那些新兵撤下来,让我的精锐士兵顶上?他们毕竟训练不足,我担心......”

    “大人,这就是最好的训练!”巴里特打断了维克多的话,又说道:“不让他们战斗,要他们有什么用?如果他们这次退宿了,就再也没有战斗的勇气。”

    “害怕战斗的士兵就是废物,那还不如回去种地。”

    一身黢黑蚁人甲胄的纳尔森,提着两把狰狞的精金战斧,来到维克多的面前。

    “大人,不用担心新兵的安全。我只担心奥斯丁那个家伙不敢来。”纳尔森语气平淡,全没有大战在即的紧张或兴奋。

    “他们一定会来的。”维克多自信地说道。

    朱蒂母子已经被找到,维克多也得知了布里亚特家族的变故。奥斯丁得罪周边的领主,又被王后所厌恶,谋害家族继承人还遭遇失败,他已无路可退。

    维克多可以看出奥斯丁有投靠约克家族的想法,但这关他什么事?如果,奥斯丁真的有诚意,就应该放弃自己的姓氏,彻底加入约克家族,让朱蒂母子执掌布里亚特领,因为约克家族不需要两面三刀的大骑士领主,而布里亚特家族将成为约克家族的天然盟友,奥斯丁自己也会得到一块领地,这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然而,奥斯丁利令智昏,打了维克多的脸,这就是自寻死路。

    维克多的脸是那么好打的吗?论常规战力,没有任何一个领主可以和维克多相媲美。除掉奥斯丁,不但可以杀鸡儆猴,还可以扶持朱蒂母子,从而间接控制布里亚特领。维克多有这个实力。

    “他们来了。”不用看炼金乌鸦,维克多就感知到树林中的动静。

    二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在预定的战场上,奥斯丁换上了精金铠甲,手持秘银斩首剑,威风凛凛地走在前面,他的身边还有两名铠甲骑士。在他们的带领下,布里亚特家的军队气势如虹,杀气如霜,俨然已胜劵在握。

    “大人,我去了!”纳尔森的声音平静如故,唯有钢锥般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嗜血的渴望。

    双方的士兵遥遥相对,兵器铠甲上寒光闪烁,铁与血的碰撞即将上演。熊熊的战意点燃了维克多胸中热血,他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去吧!我们必胜!”

    封臣士兵的战斗力不容小觑。长期的锻炼和充沛的肉食使他们的体魄达到了人类的极限,能够背负上百斤的装备急袭40公里,并展开激烈的战斗。封臣士兵从小接受专业的军事训练,被灌输勇气和忠诚的观念。他们技艺精湛,可以娴熟地运用各种长短兵器和强弓硬弩,顽强的作战意志令他们面对怪物也不会动摇,曾经就有22名士兵在牧师的支援下,利用弩炮杀死食人魔的案例,而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可惜,他们面对的是更加强大的炼金民兵。

    维克多信心百倍,但王都税务官们并不看好他。

    500米外的一座矮丘上,特尼斯和他的同僚正在观望。一名贵族子弟手握细剑剑柄,兴奋地说道:“真想亲自上场厮杀一番,这可比军团比武有趣多了!”

    “相比激动人心的战斗,我更好奇他们为什么要决战?”另一名贵族子弟对身边的同僚问道:“拉雷尔,你怎么看?”

    “无论奥斯丁勋爵在打什么主意,他既然杀了兰德尔家的士兵,又当着我们的面指责兰德尔子爵绑架家族继承人,那就非打不可!”拉雷尔轻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只是不明白,兰德尔子爵为什么要提出决战?他没有任何胜算啊......艾泽克,你认为呢?”

    艾泽克是税务官的护卫队长,曾经在军中效力,也是一名见习骑士。税务官们都相信他的专业眼光。

    艾泽克眺望双方的士兵,缓缓说道:“奥斯丁勋爵的亲卫队,训练有素,士气高昂,装备也还算精良,钢环锁甲配硬皮内甲足以抵挡十字弩的射击。他们的10人作战小队,1名小队长负责指挥,5名长矛手主攻,4名剑盾士近战防御,没有弩手,只在后方安排了5把军用重弩。因为,他们的对手根本就不怕普通的弩弓。”

    “兰德尔家士兵的装备,普遍泛着蓝光,那是精铁的特征。这说明他们的实力远远超越奥斯丁的亲卫队。”

    “为什么?”那名拿着细剑的贵族子弟,好奇地问道。

    “因为重!”

    拉雷尔接口说道:“精铁比铁料坚硬的多,也重的多。钢环锁甲就是用铁料掺入少许精铁,锻造而成,虽然防御力不如精铁锁环甲,但重量只有它一半。能够背负精铁锁环甲的士兵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人马丘陵缺乏铁料,盛产精铁,难怪他们用精铁锁甲。约克家族的獠牙军团也果然名不虚传,丝毫不逊于王都禁卫军。”说着,拉雷尔摇了摇头。

    “确实。”

    艾泽克点头说道:“兰德尔家的士兵,绝大多数都装备精铁锁甲,只有少数人使用钢环甲。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装备精铁锁甲的士兵都是獠牙军团的精锐,其余人才是兰德尔子爵的护卫。而且,普通的护卫显得非常紧张,而那些精锐却夷然不惧,差距非常明显。”

    “你们看,兰德尔家10人小队配置2名弓手,8名戟盾手,每个戟盾手还背负3根投矛。军阵的后方,兰德尔子爵身边有20名紫杉长弓手,这就不得了了,就算是铠甲也挡不住长弓破甲箭的攒射。说实话,这些士兵比王都禁卫军要精锐的多。”

    “一旦开战,长弓手先会射杀对面的重弩手。而兰德尔家的硬弓手可以忽略不计,除非他们能射中敌人的面门,否则羽箭根本射不穿双层甲胄。那些投矛的威胁反而要更大一些,布里亚特家的长矛兵如果不能及时拨开投矛,那只有死路一条。当然,投矛的速度比较慢,躲开还是挡掉都很容易。”

    “兰德尔子爵毫无胜算。如果我是奥斯丁勋爵,会率先斩杀对面的纳尔森勋爵,然后来回冲杀几遍,兰德尔家的士兵就会崩溃了。”拉雷尔摇头叹道:“真不明白,维克多为什么要让纳尔森勋爵送死?”

    士兵再精锐,也挡不住骑士的突袭,这是共识。奥斯丁不但是大骑士,他的麾下还有2名骑士,4名见习骑士,而兰德尔家一名骑士也没有。这注定是一场摧枯拉朽的战斗。

    没人看好维克多,也没人能理解他的想法。

    “我明白了!”一名贵族子弟抚掌惊叫,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他才得意洋洋地说道:“兰德尔子爵麾下还没有骑士,他就是想让纳尔森勋爵和约克家族的精锐士兵都战死,只有这样才能让蔷薇夫人为他安排家族骑士。”

    “你们看兰德尔子爵穿的那套仪仗银甲既华美又威风,我回去也做一套,说不定也能被某位高贵的夫人看中。”

    众人恍然大悟,这种说法虽然有些荒缪,似乎又是唯一的解释。

    艾泽克不屑地说道:“人马丘陵广袤无边,约克家族有领地,有爵位,他们的骑士怎么可能去侍奉一名男宠?兰德尔子爵真是太任性了,不体恤麾下的封臣,谁还敢为他效力?”

    特尼斯沉默无语,他总觉得维克多并没有这么简单,但又看不任何转机。此时,战鼓声响起,众人精神一振,凝目看去,激烈的战斗开始了。

    正如预料中的那样,兰德尔家的长弓兵率先发起一轮齐射,羽箭划破长空,呼啸着落在奥斯丁亲卫队的后阵,五名重弩手才刚射出弩矢,就被长箭钉在了地上,他们一时未死,口中发出声嘶力竭地惨叫,其他的预备弩手或举着盾牌,或用短剑切断羽箭,试图将同伴解救出来,然而第二轮箭雨接踵而至,精铁打造的破甲锥形箭,挟着恐怖的动能,直接射穿铁橡木盾牌,“噗”“噗”“噗”,箭矢接连贯入预备弩手的身体。第三轮覆盖射击过后,奥斯丁的重弩手全军覆没。

    “这种水平的长弓手,真是可怕!”侍卫长艾泽克喃喃自语,又把目光转向战场,他看到的是一场可怕的屠杀。

    兰德尔家的精锐士兵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精铁投矛掷了出去,致命的飞矛在空中尖啸,奥斯丁家的长矛手如割麦子般倒下了一片,尽管他们迅速散开躲避,试图用长矛拨挡犀利的投矛,仍然避免不了被洞穿命运,侥幸躲过飞矛的士兵,又遭到羽箭贯脑。兰德尔家的短弓手,跟着队伍边跑边射,将那些试图反击的对手一一点杀。

    战场上,投矛和羽箭横飞。三轮投矛过后,除了剑盾手还能站着,其他人都倒在地上大声地哀嚎着。刚开战,奥斯丁的亲卫队已不溃不成军。

    “怎么会这样?奥斯丁和他的骑士呢?”艾泽克失态地喊着,四处搜寻奥斯丁的身影。

    只见战场的中央,两伙人正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兰德尔家族一方,几十名强壮的士兵手持精铁长刀,围在全身黑甲的纳尔森身边向前猛冲。而布里亚特家,以奥斯丁为锋矢,两名骑士为左右翼,见习骑士居中,如同一把尖刀,直接切入对手的战阵中。

    一道明锐的剑光亮起,五名雄壮的士兵,连人带刀被劈成两半,残肢断臂在漫天的血雨中飞舞。战场上,一朵凄美的血色鲜花猛然怒放,又化作一团血雾弥漫开来。血雾中,奥斯丁持剑疾斩,黄色的气流萦绕在秘银斩首剑上,他每出一剑必能将一名敌人切成两半。

    血雾渐浓,遮蔽了艾泽克的视线,他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自言自语道:“就是这样!骑士怎么可能会输!?”

    出于嫉妒和鄙视,艾泽克不希望维克多赢,但他没有意识到,战斗才开始,奥斯丁就直接具现了地元素。

    具现虚空元素会让高阶骑士变得坚不可摧,锐不可当,但斗气也将迅速枯竭。就像黄金骑士不会轻易引导元素海一样,白银骑士只有在爆发的时候,才会具现虚空元素。

    奥斯丁别无选择,他发现这些精锐士兵强的可怕,5把长刀迎头劈下,仅用骑士的力量,根本就接不住。好在骑士身心合一,兵器刚一接触,奥斯丁就果断爆发斗气,一个横斩就将5人劈断,可后面的敌人竟没有丝毫退缩,前仆后继地扑上来,迅速填补战斗的空隙。他们每一个人的力量都可以和骑士媲美,奥斯丁只得维持元素具现,将对手一一斩杀,因为战场上的情况变得十分糟糕。

    奥斯丁没有时间细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悍不畏死的凶暴战士,他的亲卫对已经损失近半,而虚空地元素所形成的巨大力场,不但将敌人的鲜血挤成雾状,还让他的骑士有些施展不开。

    “你们走!去援助士兵!等我杀光了他们,再和你汇合!”

    奥斯丁的巨剑划出一道半月形的刃光,将左边的两名士兵斩杀,为手下的骑士撕开了一道缺口。两名骑士也不迟豫,直接带着见习骑士杀了出去。纳尔森冷冷一笑,带着5名伏牛民兵,向突围的骑士迎了上去。

    战斗瞬间分成了两个部分,奥斯丁被20几名士兵围攻,纳尔森和布里亚特家的骑士战成了一团。

    远在500米外的税务官们看不清血雾弥漫的战场,他们只能看到大股血泉时不时地喷洒出来。

    手扶细剑的贵族子弟,幸灾乐祸地说道:“獠牙军团的士兵再强悍有什么用?迟早要被奥斯丁杀光。纳尔森勋爵应该已经死了,奥斯丁的剑盾士兵也在结阵自保,要不了多久战斗就能结束了。嘿嘿,真不知道兰德尔子爵要怎么面对蔷薇夫人?”

    “那些士兵还真是英勇,到现在都还没有崩溃,是不是使用了秘药?”拉雷尔在旁边问道。

    “应该是的,兰德尔子爵还真是恶毒。”艾泽克颌首道。

    “看!那就是大骑士的元素具现吧?!威力真是惊人!看来,奥斯丁大人不打算再拖下去了。”一名贵族子弟兴奋地喊道。

    血雾中心绽出一圈黄色气流,隔着老远,众人都可以感受到那澎湃的力量,血雾变成了血雨,向四面八方疾射而出,围攻奥斯丁的士兵则像破口袋一样,被抛了出去。血雾散去,奥斯丁全身上下一尘不染,手持巨剑,屹立在战场中央。

    “不对啊......”

    艾泽克低语着,他看到几名兰德尔家的士兵,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越过巍然不动的奥斯丁,向另一处战场赶去。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奥斯丁站在那里,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然后仰头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怎么回事?”

    “你们看维克多!”

    一名贵族子弟指着战场的后方,维克多正优雅地接过一把重弩,一道深蓝色的流光疾射而出,划过300米的距离,直指一名奋战中的骑士。下一瞬,那名骑士如遭雷殛,缓缓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一名骑士发出震天的咆哮,举剑向纳尔森横斩过去。纳尔森也狂吼一声,精金战斧直直剁向对手。花火四溅,纳尔森被重剑劈飞了出去,而他的精金战斧却深深地嵌在骑士头上。士兵们一拥而上,将剩下的见习骑士斩翻在地。

    税务官们对此视而不见,他们的眼中只有那道悬于虚空的蓝色光华。随着蓝色光华四散泯灭,空气中出现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

    “风系大骑士......”拉雷尔不可置信地低语道。

    特尼斯上前一步,凝视着一身银甲的维克多。

    “不!维克多是风行射手!就像剑圣德拉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