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前瞻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水之季的夜晚总是特别的冷,维克多庄园的会客室内却温暖怡人。

    朱蒂将双手交叠在腿上,努力挺直细柔的腰肢,这种坐姿不但优雅专注,还将美好的身体曲线展露无遗。她的五官清纯如画,肌肤像牛奶一样雪白细腻,个子不高,双腿却修长笔直,细腰盈盈一握,那对丰满坚挺把低胸束腰长裙绷地紧紧的,于是,一道引人遐思的雪白沟壑若隐若现,再配上楚楚动人的气质和高贵庄重的神情,真是诱人之极。

    朱蒂没有诱惑维克多的意思,她的服饰、仪态完全符合贵族夫人的礼仪,只不过,血脉繁衍是贵族的头等大事,贵女的教育、礼仪和社交也朝吸引异性这方面倾斜。

    作为一名贵族夫人,朱蒂对自己很有信心,她性情温婉,年青貌美,受过良好的贵族教育,一举一动都无可挑剔。在她16岁的时候,还觉醒了骑士血脉,成为一名见习骑士,并嫁给了布里亚特子爵,当上了高贵的领主夫人。然而,直至今日,朱蒂才知道自己的骄傲和自信是多么的可笑。

    会客室的主位上坐着一位神情慵懒的绝色美人,她举止随意,仪态从容,金灿灿的长发漫不经心地洒在肩头,这些不符合贵族礼仪的姿态,在她的身上却显得优雅高贵,似乎她就是完美的典范,而房间内的一切都是她的陪衬。在她的面前,朱蒂感觉自己就像侍女一样微不足道,但又觉得理因如此。因为,那是西尔维娅。

    西尔维娅是人类国度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但她的名声只在骑士和领主的圈子中流传。事实上,骑士们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并不愿意和普通贵族谈及骑士的话题,对于巅峰骑士的信息更是讳莫如深,而普通贵族却把骑士圈子看成上流中的上流,千方百计地想要钻营进去。如果朱蒂没有觉醒骑士血脉,布里亚特子爵甚至不会娶她,即便成了领主夫人,她和西尔维娅的地位也天差地远。

    这是实力带来的差距。

    西尔维娅丝毫不在意朱蒂的想法,她卷起那封“密信”,朱唇轻启:“朱蒂,那名怂恿你的女仆呢?”

    “菲丽,她......她带人引开了奥斯丁......,听说,在被抓住之前,她自杀了。”朱蒂黯然地说道。

    “哼!还真是忠诚!”娅冷笑了一声,又吩咐道:“爱丽娜,爱丽丝,你们送朱蒂夫人下去休息吧。”

    朱蒂站起身,拎着裙裾向西尔维娅和维克多分别行礼,才在双胞胎姐妹陪同下,款款离去。会客室内只剩下维克多和西尔维娅两个人。

    “真是个美人!你就是为了她,杀掉了一名大骑士?”西尔维娅淡淡地问道。

    维克多暗暗叫苦,他完全没想到干掉奥斯丁的后果会这么严重。

    战斗结束后,维克多用尘隼向黑堡方面传讯,结果,约克家族派了一名骑士,日夜兼程,第二天就赶到了河口村,并带来西尔维娅的口信,她要在兰德尔领亲自宴请王都税务官。

    维克多这才意识到事情闹大了,以西尔维娅的身份,王都税务官连面见她的资格都没有,西尔维娅所谓的宴请,是要留住税务官,为维克多撑腰善后。

    十天后,西尔维娅的车驾抵达维克多的庄园。宴会上,她表现的和维克多极为亲密。宴会一结束,西尔维娅就邀请税务官们共同会见朱蒂夫人,询问她们母子逃亡的原因和经过。在捋清事情的缘由后,西尔维娅和税务官们达成了共识:奥斯丁企图谋害家族继承人,入侵兰德尔领,并在决战中身亡。税务官们带着这个结论,离开了兰德尔领,但维克多明白,麻烦还没有开始。

    维克多知道西尔维娅很生气,无论是盟友还是附庸,未经沟通,就擅自发动战争,所带来的后果却由双方共同承担,这是一种很恶劣的行为。换作是维克多,他也会很生气,只是他当时没有考虑这么多。

    面对西尔维娅的责问,维克多弱弱地解释道:“奥斯丁杀害我的士兵,还污蔑我贪图朱蒂夫人的美色,绑架布里亚特家族继承人。为了名誉,我只有和他一战了。”

    “那应该是奥斯丁提出决战,而不是你。现在,你不但提出决战,还杀了奥斯丁,他的指控,假的也变成真的了。要不了多久,冈比斯的贵族都会知道,兰德尔子爵为了朱蒂夫人,杀掉了布里亚特家的大骑士!”西尔维娅一挑细眉,嘲讽道。

    见维克多无言以对,西尔维娅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大骑士意味着什么吗?”

    “十名贵族里面,不见得有一名见习骑士,十个见习骑士,最多出现三位骑士,十位骑士当中,平均只有2人能成为白银骑士。骑士一旦成就白银阶,虚空元素会重塑他们的身体,提纯他们的血脉,这使得大骑士普遍可以活过120岁,他们的后代有很大几率成就骑士。每一位白银骑士都是王国的宝贵财富,就连撒桑人都很少杀死三王国的大骑士,我们也是一样。”

    “决战中杀死同阵营的大骑士,几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如果,我不出面,那你就要去王都,亲自向元老院解释。教会也会关注此事,别说奥斯丁还没有杀害家族继承人,就算他罪证确凿,也不过是流放到东部联盟,去开拓领地而已。你猜教会现在想流放谁?”

    维克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西尔维娅斜睨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说吧,你为什么要杀掉奥斯丁?除了土地,我没看出布里亚特领有什么价值?而我们最不缺的就是土地。”

    维克多定了定神,说道:“为了以砖养渠的计划。目前,青砖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我需要新的突破口,布里亚特家是个不错的市场。”

    “哈!为了卖几块砖头,你就要了奥斯丁的命?难道他不能配合你吗?”西尔维娅生了一会气,解释道:“布里亚特家的情况非常复杂,他们原本是索林姆家族的支系,索林姆家族将那块狭长领地划给他们,是为了让布里亚特家成为南部领主的屏障和缓冲,针对的是中南部领主势力。”

    “布里亚特领成了两大领主势力的博弈场,领地内又没有什么资源,家主还只是子爵,最多册封男爵爵位,自然招募不到骑士。他们领地狭长,没有纵深,周边的任何一个领主都可以让盗匪突破他们的腹地。布里亚特家谁也不敢得罪,一直扮演受气包的角色,他们的邻居动不动就把多余的人口赶往布里亚特领。”

    “但是,布里亚特领分割两大势力,地理位置十分敏感,任何外部势力针对布里亚特家的行动都会遭到两大势力的反弹。现在,索林姆家族已经没落,南部领主变成一盘散沙,王室插手布里亚特家的事务,正是为了整合南部领主势力,防止威灵顿家族扩大他们的影响力。”说到这里,西尔维娅恨恨地瞪了维克多一眼。

    “我们现在需要和王室修复关系,贸然干预布里亚特家族事务会触动所有人的神经,这不符合我的战略目标。维克多,你让我很被动!”

    在西尔维娅看来,布里亚特领就是鸡肋般的存在,为此和王室产生摩擦,完全不值得。至于孤儿寡母的公理和正义,那又是什么东西?反过来说,奥斯丁继承爵位更符合布里亚特家族的利益,自从他投靠了威廉姆斯,就开始削减过剩的人口,周围的邻居敢怒不敢言。不过,在维克多的眼中,布里亚特领的价值无法估量。

    “来,我让你看样东西。”

    维克多领着西尔维娅来到一间宽敞的房间,侍从们将几十根牛油蜡烛点燃,房间顿时变得亮如白昼,映入西尔维娅眼帘的是一张二十米长,六米宽的台子,台子上面是沙土制作的模型,有矮丘,有田地,有城池,有湖泊,甚至还有小木头制作的树木,密密麻麻的点缀在一起,让人一眼就知道,那是森林。

    “这是人马丘陵?”

    西尔维娅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模型中心的那座城池完全就是黑堡镇的翻版,连巍峨的黑堡都惟妙惟肖的仿制了出来。

    “对!”

    维克多打了一个响指,拉住旁边的一根绳索,悬挂在平台上方的几组水壶倾泄出细细的水流,水流落在平台上,顺着模型中的沟槽缓缓流淌,渐渐流经黑堡镇模型的外围,直至整个模型的最南端,又在凹处形成小小的湖泊,那里是平湖村的模型,最后才流入模型下面的水槽。维克多示意侍从将模型两头的缺口堵住,等“黑河”不再流淌,他才松开绳索。

    西尔维娅看了看,“黑堡”旁边的护城河,深吸一口气,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不是让我为溪流水库选址吗?我跑遍了人马丘陵,顺便就把这个沙盘给做出来了,是不是很了不起?”维克多得意洋洋地说道。

    对于拥有X-3的维克多来说,测绘地形简直是轻而易举,有“鱼人粘液水泥”,制作沙盘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山河湖泊,丘陵矮树,直接呈现在面前,还是对西尔维娅造成很大的冲击。黄金骑士并不会飞,就算会飞也看不到人马丘陵的全貌,现在她亲眼看到了。

    “沙盘?”

    西尔维娅摇了摇头,又点点头,由衷地说道:“非常了不起!”

    “这座沙盘并不准确,西边的山脉我没有勘察,随便做了一些山峰,索伦他们的领地我也没去过,那里是一片空白,但西高东低的地形是不会错的。”维克多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箱子里取出许多木质小模型。

    “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随着另一根绳索被拉下,水流在模型的南边注入,向北流淌,从第一座水库开始,一座座微型水库被注满,每座水库都有纵横两道沟渠,纵向的连接每座水库,横行的汇入“黑河”,横向水渠之间又有细小的纵向水渠相连。在微风的环绕下,维克多手中的模型,一个接着一个,落在微型水库旁边,那是一座座村庄。最终,人马丘陵的沙盘上,两百多座水库和村庄星罗棋布,沟渠纵横,荒野变成了良田,耕地面积一下扩张了5倍!

    “嘶!”

    西尔维娅倒吸了一口冷气,她早就知道人工渠一旦建成,会增加8000万亩的耕地,但那只是脑海中的数据,当数据以直观的方式呈现出来的时候,那种震撼无与伦比。

    每个黄金骑士在沟通元素海的时候,都会自问,世界如此浩瀚,个体如此渺小,我存在的意义在那里?我的追求是什么?我要在这世界上留下怎样的痕迹?找到答案,并以此为信念才能成就巅峰。

    如果说有什么能令西尔维娅感到愉悦和满足的,那就是子民安居乐业,家族在她手中一天天壮大,唯有如此她才有前进动力,即便重归元素海,家族也能源远流长,其中就有她留下的痕迹,而这痕迹就在眼前!

    此刻,人类世界中最顶尖的女黄金骑士,如同喝醉酒一般,双腮酡红,星眼迷离,媚态撩人。维克却没有注意到西尔维娅的变化,他盯着模型西侧的三个大缺口,沉声说道:“现在,我们来谈谈大兵团计划。”

    “无论是为了削减数量,还是为了掠夺食物,蚁人再次侵犯人马丘陵已经是一个共识。我们的问题是,它们什么时候来?数量是多少?要是从北边绕过来怎么办?”

    “假设蚁人是朝四面八方扩散,它们的数量应该不会少于40万,因为我们在人马丘陵歼灭了10万蚁人。”

    西尔维娅回过了神,也变得严肃起来。

    维克多说道:“昆虫的寿命比较短,考虑到蚁人的体型,它们的生长周期应该在十年左右。如果算上蚁群可能存在的幼虫,它们要集结更大规模的入侵,应该需要7到8年的时间。当初,教会的传奇骑士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从异人帝国逃回人类国度。那么,10年后,第二波蚁潮就会爆发。”

    “这是我和埃德文大师的推算,也许并不准确。”

    其实,这是国王根据炼金生物的特性做出的推算,可信度很大,维克多只是引导了埃德文而已。

    维克多抬头看了看西尔维娅,西尔维娅则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维克多继续说道:“蚁人首领具有智慧,当蚁群无法攻破那三座要塞,它们就会带领普通蚁人掉头。这样看来,蚁群绕路的可能性很大。因此,不能有侥幸心理,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蚁群攻击人马丘陵,几乎是肯定的。维克多就是蚁群的天敌,不把他干掉,蚁群绝不会罢休。维克多不能解释详情,只能通过这种方法提醒西尔维娅。

    “亲爱的,请继续!”西尔维娅颌首道。

    “蚁群不会被击溃,骑士的作用并不大,我们也没有和它们野战的能力。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城堡,更多的普通士兵。用城堡防御战来削弱蚁群的数量,用骑士团牵制蚁群的行动,当蚁群的数量不再占优,我们就赢了!”

    维克多在沙盘的边缘,用一根细圆木棍,点在几处溪流水库上。

    “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建造城堡,用40米高的城墙围住一座小镇就可以。每座小镇必须能够坚守三年,要做到这一点,除了士兵,还要粮食和水源。小镇中的领民就是士兵,农牧体系可以保证充足的粮食,而这些溪流水库可以提供饮用水。”

    “当蚁群集中攻击一座小镇时,其他小镇的驻守骑士就率领精锐骑兵杀出去,将蚁群分流到别的据点。小镇与小镇之间,层层布防,相互呼应,也许要不了三年,我们就可以在野外歼灭蚁群了。

    维克多收起了圆木棍:“这就是我设想的大兵团作战。”

    西尔维娅眼睛一亮,笑道:“原来如此,难怪你要设计溪流水库和农牧体系。”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对付蚁群,就是要人多。不是每座溪流水库都要建小镇,我们也建不起,但每座小镇至少要能容纳4000人,食物和水显得至关重要。大兵团作战最考验的就是后勤能力。而农牧体系和溪流水库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你想通过以砖养渠的方式,在10年内完成人工渠计划,恐怕难以实现。我们有溪流水库就已经足够了。亲爱的,你为什么这样着急?”西尔维娅蹙眉问道。

    维克多摇了摇头,说道:“以砖养渠只是一方面,我们现在面临一个大问题,那就是缺人!”

    “人?!”

    西尔维娅的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还没有来得及细想,维克多就继续说道:“不管蚁群会不会来,修建要塞要人,种地要人,挖掘溪流水库也要人,人马丘陵的12万人口远远不够,而我们能够容纳的人口也远远不止12万。按照我的估算,5年后,人马丘陵产出的粮食可以养活30万人。但你有没有想过,铧式犁和溪流水库会给冈比斯带来怎样的变化?”

    西尔维娅喃喃地说道:“我明白了,其他的领主会和我们竞争人口!”

    “对!铧式犁和溪流水库太容易仿造了。神父对农夫的影响力巨大,他们很容易就能得到这两种技术,教会也一定很乐意将技术传播出去。有条件的领主当然要试着修建溪流水库,扩大农田面积,那么他们也需要人口。”

    维克多冷笑着说道:“我在王都的时候,听说冈比斯的人口达到90万,这还不包括从多铎流入的难民。索菲娅的幕僚大致计算过流民的数量,结论是,超过50万!正是索菲娅的商队从撒桑帝国进口粮食才养活了这些人,这多半也是王后企图控制商会的原因。无论如何,过剩的人口都成为冈比斯领主的负担,一旦领主们意识到这些人不再是负担的时候,我们再想引入人口就难了。”

    “布里亚特领地狭长,邻居众多,连接中南与南部两大领主势力,就像一个走廊,这正是他们得天独厚的优势。控制布里亚特领,不但可以把青砖卖给其他的领主,还可以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引进过剩的人口。奥斯丁背靠王室,又是一名大骑士,远比朱蒂夫人难对付的多,和他合作,等于将我们的意图展示给王室。所以,我杀了他。”

    “杀的好!”

    西尔维娅轻轻地吐了口气,维克多所有的构想都打破了领主的固有认知,西尔维娅从没有想过,包袱一样流民会成为香饽饽,当她接受了这个事实以后,马上就意识到新农牧体系将改变人类王国的战略格局,冈比斯不再需要拓展领地,最大矛盾没有了,多铎也就不用担心冈比斯会投向撒桑帝国,撒桑人的谋划将彻底落空,那个曾经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幕后黑手,获悉这个变化后会是怎样的气急败坏?

    想到这里,西尔维娅觉得胸中的那口恶气消散了许多,不由露出会心的微笑。接着,她又开始盘算,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又该如何布局?

    “亲爱的,你认为其他领主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反应过来?”西尔维娅向维克多柔声问道。

    维克多冷冷一笑,说道:“铧式犁和溪流水库看似简单,其实一点也不简单,没有我们的指导,他们至少要摸索3年。我甚至可以预见到,肥沃的土地将变得贫瘠,洪水则会淹没农田。”

    “太好了!”西尔维娅开心地笑了笑,转身对侍从们吩咐道:“你们都出去!”

    等侍从们离开了房间,西尔维娅柳腰轻摆,揽住维克多的胳膊,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我很欣赏你的计划,你准备要什么样的奖励?你背着我,擅作主张,又准备接受什么样的惩罚?”

    维克多苦着脸说道:“功过相抵行不行?”

    西尔维娅笑得花枝乱颤,用水汪汪的媚眼瞟了维克多一眼,从娇艳的红唇中吐出两个字。

    “做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