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议会的计划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加西镇位于纳维尔王国南部的群山中,属于加罗特家族的领地,自从加罗特男爵在附近发现了一处元素水晶矿脉,便修建了这座矿工小镇。

    和其他的矿工小镇一样,加西镇的周围全是山林,没有稳定的水源,当元素水晶开采殆尽,它就会被废弃。然而,附近的水晶矿还没有开采完,它就已经荒废了。

    几年前,一对凶暴化的夜刃豹迁到了这里,它们将矿工视为猎物,前前后后捕食了三十几名矿工。领主组织了两次围剿,都无功而返,最终只得放弃水晶矿,而加西镇也成了无人小镇。

    加西镇虽然叫镇,其实还不如一座村子大,只有那道破败的石制围墙证明了它的身份。一阵北风出过,乌云遮住了月亮,围墙内漆黑一片,破破烂烂的木屋在寒风中簌簌发抖,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为这座阴森的废镇平添了一丝恐怖的味道。

    突然间,镇中心最大的那座建筑里,亮起一道隐隐约约的火光。昏黄的光晕在夜风中摇曳不定,犹如一座灯塔,为迷失者指明了方向。

    一只硕大的猫头鹰滑过幽暗的夜空,扑着翅膀,落在腐朽窗框上,它向屋内望了一眼,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屋内,三个农夫打扮的人正围着壁炉烤火,当猫头鹰裹着寒风冲进来的时候,他们连忙抓起了身边的斧子,等看清不速之客的样子,其中的两个中年人明显放松了下来,唯有最年青的农夫还是紧张兮兮握着斧子,一副随时要劈下去的样子。

    半人高的猫头鹰竖起羽毛,张开双翼,发出一声警告性质的厉啸,它的影子笼罩身后正面墙壁,看起来甚是骇人。

    “冈姆!看好你的宠物!”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猫头鹰的嘴里响起,年青农夫被吓地跌坐在地上,旁边那名头发花白的中年农夫一脸坏笑,转头对着角落说道:“宝贝,这只笨鸟不能吃。你们到外面去转转,别让陌生人靠近这里。”

    阴影中,两只巨大的夜刃豹抖了抖黢黑的皮毛,收起锋利的刃爪,用脑袋亲热地蹭了蹭中年农夫,这才优雅而无声地迈出了屋子。

    “冈姆!总有一天,我要扒了那两只蠢猫的皮!”猫头鹰收起了翅膀,恶狠狠地说道。

    “可以,只要你再给我找几只凶暴动物,我帮你扒。”冈姆无所谓地笑了笑。

    “好了,赶紧举行仪式吧。”另一名中年男子裹紧身上破旧的羊皮袄,朝炉火里丢了一根木头,跺脚抱怨道:“这该死的天气,真冷!”

    猫头鹰向前踱了两步,歪头打量着年青农夫,问道:“你就是林度?”

    年青农夫向后缩了缩,随即又觉得有些丢人,于是挺起胸膛,狠巴巴地说道:“我......我就是霍......霍拉松郡的林度,你认识我?”说完,他又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我不是害怕,我是冷......冷的打颤。”

    “呵呵,海勒,你的学徒看起很怕冷。”猫头鹰朝最靠近火堆的中年男子说道。

    海勒搓着手,冷冷地说道:“他是真的害怕,我是真的怕冷。信使,这里连窗户都是烂的,再不举行仪式,那些猪猡恐怕就要冻死了!”

    “那就开始吧。”

    名为信使的毛头鹰松开左爪,一颗纯黑色的水晶掉在了地板上,海勒上前捡起水晶,仔细看了看,朝冈姆点了点头。

    “霍拉松郡的大胆小子,干活。”冈姆用力怕了拍年青农夫的肩膀,转身朝里屋走去。

    林度的脸色忽红忽白,在海勒的逼视下,他咬咬牙,也跟进了里屋。不一会,冈姆和米勒拖着5个昏迷不醒的人出来。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一动不动地躺在冰冷的地上,如果不是胸膛还在起伏,他们看起来就像是死人。

    海勒先将这五个男女老少,头靠头,摆成一圈,又把黑色的水晶放在正中央,最后才开始念诵晦涩的咒语。

    随着海勒的吟唱,水晶中飘出氤氲的黑色雾气,雾气渐渐弥漫,直至将地上的五个人淹没,暗红色的符文在房间的虚空显现,以一种玄奥的方式排列成一个圆环,圆环缓缓转动,雾气涌动,四个男女先后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是副议长,巨人。”

    “我是议员,密斯根。”

    “我是议员,赛文。”

    “我是议员,马加西亚。”

    四个人站了起来,互相颌首致意,自称巨人的矮小老头,开口说道:“议长大人还没有到,海勒请继续。”

    咒语没有停,符文圆环在继续转动,海勒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额头上也渗出细密的汗珠,终于,一个稚嫩清脆的声音在黑雾中响起。

    “我是阴影的议长。海勒,辛苦了,你可以停下了。”

    海勒嘘了口气,停止念诵,符文圆环化作光点,消散在空气中。除了青年农夫林度以外,在场的所有人双手交叉在胸口,对着刚站起来的小女孩,异口同声地说道:“见过议长大人。”

    小女孩点点头,目光转向正在那里连连鞠躬的林度,和蔼地说道:“孩子,你就是林度吧?无需紧张,也不必多礼。”

    林度这才放松了下来,他好奇地打量着神秘的小女孩,只见她7、8岁的模样,穿着普通的粗麻衣服和羊皮短袄,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唯有那双清澈的眼睛里透着洞悉人心的睿智与沧桑。林度正想在看仔细点的时候,被身边的冈姆一把按住脑袋,力气大的让他弯下了腰。

    没人在意角落里的动静,副议长巨人率先开口道:“议长大人,这次会议召开的正及时,我有重要的事情摇汇报。我们在人马丘陵的行动失败了,刺杀目标竟然是一名白银阶的风行射手。而且,执行任务的蛊惑者和兽王都失踪了。我怀疑他们已经死了!”

    “这怎么可能?!兽王已经能变身为龙人,曾经正面杀死过一头食人魔督军,再配合蛊惑者的灵魂倒影,就算是黄金骑士也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难道是传奇圣骑士杀了他们?那我们不就暴露了吗?”议员赛文不可置信地喊道。

    “信使?”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来了过来,大猫头鹰连忙说道:“我很确定6位传奇圣骑士全在东部荒野与半人马部族交战。就是不知道,裁判长莱斯塔和第一圣骑士纳赫蒂加尔有没有离开艾尔。。。。。”

    “那两位不可能离开艾尔,他们一旦动身,全世界都知道。难道是兽王和蛊惑者叛逃了?”议员马甲西亚摇头说道。

    “绝无可能!”

    议员密斯根只说了一句,众人便点头表示认可。

    矮小的“巨人”说道:“大家还记得火鸦吗?他自称受到阴影之王的感召,鼓动议会消灭精灵血脉贵族,被否决后,他又擅自行动,结果在人马丘陵葬送了碎魂的性命,现在兽王和蛊惑者也在人马丘陵失踪,而他们的目标竟然是同一个人!也许我们应该重新审视火鸦的提议!至少要找出其中的关联!”

    “附议。蛊惑者对议会很重要,他现在下落不明,我们应该派人去人马丘陵寻找他的踪迹。”

    “附议!”

    “附议!”

    “为什么要去送死?”小女孩议长环视众人,开口问道:“或者说,为什么要服从耳语者的安排?”

    房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炉火在劈啪作响地烧着,议长又缓缓地说道:“两位同伴的失踪和教会无关,和贵族也无关,只可能与耳语者有关。大家别忘记,耳语者给我们带来的灾难,它们不是我们神选者的导师,更不是我们的主宰,它们只是一伙卑劣的骗子,像老鼠一样躲在暗处,用谎言和欺诈,来引诱我们达到它们的目的。然而,它们的目的和我们的目的背道而驰。我们要恢复神选者的荣光,就绝不能如它们所愿。它们想要我们去人马丘陵,我们就不能去!诸位,我们的希望在东部,而不是人马丘陵!”

    “确实,教会抓到巫师,一定大张旗鼓地举行净化仪式,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暗中处决。何况,贵族的黄金骑士也绝不是兽王的对手。”巨人向议长鞠躬说道:“议长大人,是我太鲁莽了,险些中了耳语者的诡计。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希望在东方?”

    议长摇头道:“不要低估黄金骑士的实力。兽王可以在黄金骑士的手上逃命,但绝不可能正面击败黄金骑士,加上蛊惑者也不行!如果,他们碰上蔷薇女王,连逃命的可能都没有。诸位,我郑重地警告你们,远离黄金骑士!他们能在神选者时代占据一席之地就足以赢得我们的尊重。将来我们会和骑士们平等合作,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至于,以前那种关系,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众人凛然无语,议长把目光转向畏畏缩缩,又一脸茫然的林度,问道:“林度,你听懂了吗?”

    这些巫师,一口一个传奇圣骑士,黄金骑士,耳语者什么的,林度那里能听懂,半年前他还是多铎王国的一名普通农夫。不过,林度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是所有人的头,就像村长那么大,他的问话必须老老实实地回答。

    “大......大人,我......我听不懂。”林度战战兢兢地答道。

    议长淡淡地看了海勒一眼,海勒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菜鸟新人会得到议长大人的重视。

    海勒硬着头皮,上前说道:“议长大人,我们忙着赶路,还没来得及教育林度,不过,我已经向他介绍了神选者和教会的纠葛,还有一些注意事项。”

    议长点点头,对年青农夫说道:“林度,看来你还不是很认同现在的身份?”

    “我......我不知道?!”

    林度捂着脸跪坐在地上,泪水从指缝中流了出来。他一直都是光辉之主的虔诚信徒,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成了邪恶的巫师,如果不是被这些人找到,只怕已经被烧死在广场上了。想到这里,林度既迷茫又害怕,忍不住哭出声来。

    看到菜鸟巫师软弱的样子,众人露出不屑的表情,他们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当初也好不到那里去。只有议长在旁边问道:“林度,你觉得自己邪恶吗?”

    “我不是坏人!我从没干过坏事。”林度激动地站起来大声辩解,又觉得这样没有说服力,于是举例道:“加文他们叫我去偷菜,我都没去!”

    “哈哈。”

    众人哈哈大笑,连猫头鹰也怪笑了起来,可当他们看到议长大人不满地眼神,笑声又戛然而止。

    议长温和地对林度说道:“孩子,你不是邪恶者,也不是魔鬼的子嗣。你是高贵的神选者,甚至比骑士还要高贵。骑士的高贵在于血脉,而我们的高贵在于灵魂。”

    “那......那为什么至高的光辉之主要净化我?”林度不解地问道。

    “它是个骗子!”冈姆咬牙切齿地嚷道。

    “不要诋毁光辉之主。祂的伟大毋庸置疑。”议长不悦地说道。

    “光辉之主敌人是那些耳语者,而不是我们。在动荡年代以前,光辉之主从未显圣就是明证。如果,光辉之主任由耳语者灭绝凡人,我们神选者也将消亡,从这一点上来说,是光辉之主拯救了我们。只不过,光辉教会想要夺取权利,才执意要清除神选者,但这又是不可能的。”

    林度激动地说道:“大人,至高的主从未抛弃我,是吗?尼格尔神父才是亵渎者,是吗?”

    “也不能这么说。”议长沉默了一会,耐心解释道:“真实的存在无需信仰,需要信仰的是教会本身。光辉之主将凡人的信仰转化为圣力,按照约定反馈给教会的神职者,因此,凡人才是教会的根基。教会无法承受人类灭绝的风险,这才要消灭我们神选者。其实,教会针对还是耳语者,因为他们知道,只要有凡人存在,神选者就不会灭绝。”

    林度一脸迷糊,海勒陷入深思,而冈姆则愤愤不平。大猫头鹰上前一步,向议长请示道:“大人,我来解释吧。”

    议长点点头,猫头鹰说道:“你们三个听好了,下面的内容只议会高层才知道。”

    “我们阴影议会的历史比光辉教会还要久远。在动荡年代以前,神选者分为两大阵营,一个是议会,另一个则是万神殿。我们议会侧重于巫术的研究和传承,主张开发自身的潜能,形成一整套的巫术体系。而万神殿则侧重扩张,他们通过与耳语者对话,来提升自身的实力。因为有耳语者的帮助,万神殿的实力比议会要强的多,但他们需要大量的资源。这使得双方时有冲突。”

    “议会在巫术体系的研究上取得了巨大成果,我们突破了天赋的局限,形成新的施法体系。比如,海勒刚刚施展的降临术,就是成果之一,只要经过训练,每个神选者都可以施展。于是,议会称自己为法师,把万神殿那些家伙称术士。”

    “无论是法师还是术士,都面临传承的问题。我们的寿命太短,能力也无法在血脉中遗传。议会的传奇大法师安德鲁在耳语者的诱惑下,发明了血祭,结果导致了神选者时代的终结和光辉教会的崛起。”

    “战争的后期,议会已经觉察到血祭的危害和耳语者的险恶用心,但双方都已经停不下来了。光辉之主的苏醒让议会看到了希望。法师们开始和初代教皇合作,正是在议会的帮助下,光辉教会才得以壮大,并形成了神术体系。呵呵,教会的神术全是我们议会的研究成果。”

    “万神殿被击败后,教皇撕毁盟约,转头开始对付议会。尽管法师们再三表示,不会再听从耳语者的话语,教皇却问如何保证?说实话,我们保证不了。火鸦那个白痴不就是这样吗?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教会和凡人一体,法师术士也和凡人一体,然而三方都毫无信任可言。但我们的传承还在,议会也变成了阴影议会。”

    “我们不知道耳语者企图灭绝人类的原因,但可以肯定是,光辉之主只针对耳语者,祂在保护人类远离耳语者的威胁,其中也就包括了我们神选者。这是我们法师再次崛起的基础。”

    “你们可能不知道,光辉法典中没有要求灭绝巫师,因为这不可能做到。光辉法典只是教会与光辉之主的契约,如果光辉之主再次苏醒,法典也将失效,这是教会不能容忍的。但人类远离了耳语者的威胁,却面临荒野怪物的威胁,这又是所有人不能接受的。”

    “如果,撒桑帝国被兽人攻破,人类依然要面临灭绝的危险,凡人的数量越少,教会的实力就越弱,他们将不得不承认我们法师的存在。前提是,我们法师要抵御兽人进攻,还要杜绝术士的出现。这就是议会为什么禁止聆听耳语者的原因。到那个时候,我们法师将重现辉煌,成为人类中的贵族。”

    林度激动地问道:“大人,我也能成为贵族?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议长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但是,我们要活到那个时候才行!一万多年前,议会在尼达姆大沼泽设立了一座法师高塔,专门研究如何延续寿命的方法,虽然没能取得大的成果,却成功研制出让法师凶暴化的秘药。这至少可以提升我们20年的寿命,还能增强我们在战斗中生存能力。找到秘药,对议会的后续计划至关重要。”

    “林度,只要看过的东西,你总能搜索到相同的东西是吗?”

    林度连连点头,得意又猥琐地说道:“是的,我看到一只地鼠,就知道其他地鼠在那里。我可是挖地鼠洞的能手,加文他们都比不过我。有一次,我白天看到了蕾娜,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在床上就看到了她在洗澡,那屁......嘿嘿!”

    “那就好!”

    议长说道:“秘药就封在一块水晶里。我们已经找到那种水晶的样品,由东部的梦魇保管。我现在提议,林度担任议员,负责搜寻尼达姆大沼泽中的法师塔遗迹。议会的成员也尽量赶往东部,配合这次搜寻计划。”

    “附议。”

    “附议。”

    议会的高层全票通过议长的提议,这让海勒和冈姆无比羡慕。

    “你们两个,负责护送林度议员去东部,与梦魇汇合。我会安排梦魇指导你们的法术。”议长对两人说道。

    海勒和冈姆大喜,连连应是。议长又向议员赛文问道:“有办法送他们去东部吗?”

    赛文沉吟片刻,颌首道:“三天后,博瑞王国的一支商队将路过加罗特男爵的城镇,商队管事是我的人,我可以让他带上林度议员。当然,只能以伙计的身份。对了,你们今夜就动身。我听说,加罗特男爵招募了大批佣兵,准备围剿这里的凶暴动物,如果你们走迟了的话,恐怕会有麻烦。”

    “是!是!是!我们马上就走。”冈姆点头哈腰地说道。

    “好,会议就到这里吧。”议长开口说道。

    所有人再次向议长行礼,然后五个高层接连倒在了地上。林度看到小女孩黯然无光的眼眸,担忧地问道:“他们怎么了?”

    “死了!”冈姆满不在乎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林度喃喃地说道。

    海勒刚准备教训林度,想到他现在的身份还在自己之上,只得和气地说道:“大人们已经走了。林度,你现在已经高贵的神选者了。这些只是贱民而已,不值得可惜。”

    林度深吸一口气,努力挺起胸膛,问道:“听说东部全是吃人的怪物,只有罪犯才会被流放到那里,我们会不会有危险?”说着,说着,他的胸口就塌了下来,声音也越来越小。

    冈姆和海勒对望一眼,笑嘻嘻地说道:“东部才是我们的天堂。议会在东部经营上了百年,到了那里,我们就不用担心受怕,能吃好的,喝好的,还有贵族小姐可以睡。我保证你去了就不想回来了。”

    “是村长女儿那样的贵族小姐吗?”林度震惊又兴奋地问道。

    “村长女儿也能算贵族小姐?”海勒不屑地摇了摇头,说道:“有贵族血脉的才叫贵族小姐......和你也说不清楚,到了东部你就知道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出发吧!”

    “对!我们现在就走!去东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