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会见与问询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黑堡镇应当叫做黑城。

    这座25平方公里大小的城池,临河而建,拥有60米高的坚固要塞和接近40米高的城墙,城墙上还装有威力巨大弩炮和投石机。城外,25米宽护城河在缓缓流淌,工匠们巧费心思,修建暗渠,又将河水引入城内,形成一条贯穿全城的城中河。这条4公里长的人工河为黑城提供了稳定水源,因为河岸上种满了蔷薇花,它又被叫做蔷薇河。蔷薇河的西侧是12000亩的农田,东侧才是建筑群,其中自然少不了铁匠铺和仓库。

    要塞、高墙、水源、农田、铁匠铺,仓库,这些是大家族中心城市必不可少的要素,而黑城正是约克公爵领的中心城市。

    骑士是家族拓展领地的长矛利剑,无法攻陷的城镇才是家族的根基。

    西尔维娅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王国的局势,带领约克家族西迁,将家族领地整整扩张了3倍。为了在人马丘陵扎下根基,约克家族耗费百万金索尔,修建了黑堡镇。

    黑堡镇不负众望,经受住战争的考验,将蚁人大军挡在城外,然而战争的后遗症也开始在这座城镇中显现。

    现在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黑堡镇内更是一片萧瑟,没有川流不息的商队,没有拥挤的人群,没有繁华的商铺,冷冷清清的大街上看不到几个人,黑堡镇三万多的居民只剩下不到四千人。

    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城外的那些自由民已经不见了踪影。无论领主们喜不喜欢,自由民才是衡量城镇繁荣与否的标准。黑堡镇外曾经聚集了两万多自由民,现在已经人去棚空,而棚户区被改成了堆场。

    商队依然会光顾黑堡镇,只不过他们不再需要进城。约克家族没有什么物资可以向外出售,商队将运来的货物卸在堆场,很快就会被各地的附庸领主拖走。当然,商队也能在黑堡镇买到一种不错的商品,那就是用地蜥皮包裹的车轮。

    走在半路上,车轮坏了,总是让人特别恼火,而这样恼火的事情还经常发生。因此,更加耐用的蜥皮车轮大受欢迎,这让约克家族赚了不少钱。其他家族也想仿制,可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地蜥皮。商队管事们不知道约克家族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地蜥皮,但黑堡镇出售蜥皮车轮的收入远远比不上他们购买物资的支出。

    在外人的眼中,黑堡镇就像一只负伤的巨兽,正在不断地失血,没有7、8年的时间,根本缓不过来,而约克家族的人并不这么认为。

    蚁灾确实让约克家族元气大伤,千年积累糜费一空。平定蚁灾后,他们虽然得到了更多的领地和人口,却没有足够的物资和粮食。在实现自给自足以前,约克家族必须用金钱购买生活必需品,对于其他家族来说,这是一场饕餮盛宴。

    快要发霉的谷物和陈旧的皮货被不断地运到黑堡镇,又不断地换成了亮晶晶的金索尔,只等约克家族耗干最后一枚金币,其他家族就会对人马丘陵的精铁矿露出獠牙。尽管约克家族的战力强悍,但很多事情并不是武力可以解决的。可他们并不知道,巨兽即将重新焕发活力,并变得更加强大。

    城中看不到人烟,那是因为所有人都跑去修建要塞,挖掘水库,放牧牛羊,种地养猪。新农牧体系的推广让约克家族不再需要进口麦种,到了明年,他们就能在粮食上实现自给自足,再有两年,牛羊马匹的数量也会恢复到战前的水平。只等三座要塞封住大沼泽入口,各地的自由民将再次聚集在城外。

    拥有敏锐商业眼光的恩比瑟.约克公爵提前做了布局。黑堡镇中没有了杂乱无章的棚屋,取而代之的是青砖建成的房舍,这些房舍上下两层,下面是商铺,上面是住宅,规划的极为整齐,道路也十分宽广,能够容纳三辆马车通行,道路的两侧是人行道,由景观树和花坛隔离开来。只等黑堡镇复苏,光是这些商铺的租金就可以让约克家族赚的盆满钵满。

    城中,一辆豪华的贵族马车穿破寒雾,向巍峨的黑堡缓缓驶去,挽马的重蹄踏在空旷的街道上,引起巡逻士兵的警惕,当他们看清马车车壁上的徽记,便又鞠躬行礼。一路上畅通无阻,马车很快就停在黑堡的后门。

    维克多迈下了马车,打量着全新的黑堡镇,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这里的房舍、街道和景观树的布局与河口镇极其相似。约克家族在模仿他的时候,也把干净整齐的风格学了过来。不知不觉中,人马丘陵就已经留下了维克多的烙印。

    一只白生生的小手挽住维克多的胳膊,柔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真是雄伟,就是有点冷清。”

    朱蒂下了马车,雪白色的驼绒斗篷遮住了她曼妙多姿的身体,眼角眉梢却留有淡淡的春情,一路同行十五天,让她身心都有了归属,眼看就要觐见王室的重要成员,难免有些紧张,于是又小鸟依人般地靠在维克多的身侧。

    维克多与朱蒂相处两个月有余,来黑堡的旅途中更是亲密无间,他对朱蒂的性情也算有所了解。朱蒂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透着柔弱的味道,总能激发男性的保护欲,这给了维克多从未有过的体验,也说明了她有依附强者的本能。薄弱的意志难以保证忠诚,但只要给她信心,也不会轻易背叛。

    维克多拍了拍朱蒂白嫩的纤手,问道:“这里比野柳城怎么样?”

    朱蒂笑而不语,维克多也笑道:“黑堡镇肯定不如百年历史的野柳城,但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空地,而这些房屋是一年前才开始建的。别看黑堡镇现在很冷清,要不了两年就会繁华起来,据说约克家族还准备再建一个外城,五年以后,它就会超越野柳城。”

    朱蒂瞪大眼睛,看着鳞次节比的青砖房舍和宽阔的街道,不可置信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只要用对方法,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维克多点点头,朝朱蒂说道:“爱德华殿下和约克公爵大人还在等着我们,我们进去吧。”

    朱蒂微微点头,跟着维克多走进了黑堡。

    刚进入黑堡,就有一男一女两位侍迎上前来,虽然他们都认识维克多,但还是彬彬有礼确认身份并询问来意,然后引领着维克多和朱蒂前行。

    维克多注意到,黑堡内戒备森严,长长的甬道两侧,每隔二十米就有两名雄壮的卫兵把守,当维克多做过来的时候,他们仅仅是低首致意。而朱蒂自始至终也没有放开维克多的胳膊,这是一种伴侣的姿态。

    到了会客室的门前,侍从分别帮维克多和朱蒂解下斗篷,换掉裘皮外衣,露出代表身份的正装。维克多身穿蓝色的子爵服和白色细亚麻衬衣,朱蒂则是淡蓝色的束腰长裙,一时间,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娇艳柔美,宛如一对璧人。门前两名身披鳞甲的见习骑士,含蓄地扫了一眼,这才转身敲门。

    书记官麦克斯打开白银包边橡木大门,看到维克多和朱蒂后,彬彬有礼地说道:“兰德尔子爵大人,朱蒂夫人,约克公爵和爱德华殿下正等候两位的觐见。”

    维克多进入会客厅,便看见约克公爵端坐在主座上,他的右手坐着一位头戴紫金冠冕,身着王子服的小小少年,左边坐着形貌朴实的培罗主教,还有两位身穿子爵礼服的男子坐在少年的右侧。他们一个黑发蓝眼,面容俊雅,另一个身材魁梧,须发茂密,容貌和埃斯克里男爵十分相像。

    见到维克多和朱蒂向自己行礼,白白胖胖的约克公爵就从椅子上下来,亲热地笑道:“兰德尔子爵,我来为你引见爱德华王子殿下。”

    许久不见约克公爵,他明显又胖了一些,维克多被他热情的拉着胳膊,心中颇为古怪。虽说,约克公爵和西尔维娅仅仅是名义上的夫妻,但作为一名穿越者,维克多面对这个家伙还是有些负罪感。当然,维克多体会不到其他男人面对西尔维娅时的压力,约克公爵把自己吃的这么胖,也有逃避她的意思。而约克公爵对维克多的热情源自于商业上的契合,他认为维克多将是非常出色的合作伙伴。

    “爱德华.奥古斯特王子殿下。”

    维克多和朱蒂在约克公爵的引领下,向高背椅上的少年行礼道“殿下,日安。”

    “朱蒂夫人不必多礼。”小爱德华朝朱蒂颌首回礼,又对维克多笑道:“维克多,我们又见面了。”

    小男爵曾经在王宫见过爱德华王子,那时的爱德华还只有4、5岁大,根本不会对维克多有多少印象,只是维克多外貌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尤其那纯黑的眼眸是其他人所没有的。小王子向维克多折节示好,那是看在西尔维娅的面子上。

    可惜,维克多不会把身份这种东西放在心上,他看到小家伙努力做出大人样,心中只觉得可爱,面子上却恭敬地说道:“能够再次觐见殿下是我的荣幸。”

    爱德华王子自然而然地接过了介绍的主导权,他一手虚引,说道:“培罗主教大人。”

    待两人行礼后,培罗客气地说道:“愿光辉之主护佑你们。”

    “索伦.温布尔顿子爵。”

    索伦起身优雅地回礼,又朝维克多颌首致意,维克多也微笑点头,两人都很平静,既不热情也不淡漠,更不会有什么碰撞,完全就是正常的互致敬意。

    维克多占据了小男爵的身体,也继承了他的因果,但他与索伦没有私人恩怨。以维克多现在的实力和地位,只要索伦不是傻瓜,他们就斗不起来。

    “斯奎尔.埃斯克里子爵。”

    斯奎尔先朝朱蒂回礼,才对维克多豪爽地笑道:“兰德尔阁下,我是埃斯克里男爵的哥哥,科瓦安的信中常常提到你,我要谢谢你对我们埃斯克里家援助。”

    埃斯克里男爵悲催的很,家族原本就穷,遭遇蚁灾后又碰上布里亚特家驱赶领民,当一千多人流入领地后,埃斯克里更是头大无比,幸好维克多及时接纳了那些人,这才没有对领地资源造成破坏。埃斯克里家族是戈隆侯爵的嫡系,以团结武勇著称,斯奎尔身为埃斯克里男爵的哥哥,对维克多确实怀有感激之心。

    “埃斯克里阁下不必客气,守望互助原本就是邻居的本分。”维克多谦虚地说道。

    斯奎尔却面色一正,恭恭敬敬地朝维克多行了一个骑士礼,肃然说道:“如果不是阁下及时通风报信,以科瓦安的性格,只怕他已经死在蚁人大军的手中。我们埃斯克里家欠您一份人情,将来必有回报。”

    斯奎尔的诚意让维克多有些动容,他什么客气话也不说了,只是郑重地还了一个礼。

    等约克公爵和爱德华王子坐了下来,培罗主教向维克多和朱蒂说道:“根据光明新约,我谨代表教皇陛下,在至高主的见证下,向两位询问奥斯丁勋爵战死一事。请务必如实回答。”

    “朱蒂夫人,请详细描述你逃亡至兰德尔领的原因和过程。”

    朱蒂暗暗松了一口气,事后她也发觉多处可疑的地方,还为此惴惴不安,而培罗主教提的问题明显带着偏袒,这也就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于是她轻声细语地将事情的缘由描述了一遍。

    培罗主教听完后,点点头,又对维克多温和地说道:“兰德尔阁下,请叙述奥斯丁战死的细节和地点。”

    维克多淡淡一笑,扬声道:“主教大人,我请求接受侦测谎言。”

    侦测谎言是三级神术,在这项神术面前任何谎言都无所遁形。教会一般不会轻易对领主施展侦测谎言,只有当领主残害平民,包庇巫师,造成较严重的后果,而又没有证据的时候,神职者才会用侦测谎言,对其定罪。

    培罗主教在来之前,特地翻看米勒神父的汇报,得知维克多一力承担了救济民众的责任,他对维克多的印象大好。虽然,奥斯丁战死一事有些蹊跷,可教会正全力攻略北部荒野,无暇顾及到蚁人的威胁,因此人马丘陵的局势不能乱,这次问询原本就是走个过场,事实如何并不重要。既然维克多主动提出侦测谎言,那么约克家族必定和此事无关,这其实是约克家族在向王族的表态,他们无意冒犯王室的权威。

    培罗主教对此乐见其成,他取出一块白水晶,默念祷词,白金色的符文在水晶上方显现,又化作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如果是谎言,水晶将变成红色。”

    培罗主教将透明的水晶展示给所有人看,又对维克多示意道:“阁下,可以开始了。”

    直到维克多把事情的经过说完,水晶也没有任何变化。这时候,约克公爵淡淡地补充了一句,“我对此事也毫不知情!”

    没有人会认为约克公爵是西尔维娅的傀儡.事实上,这个精明的胖子是约克家族的首脑之一,家族的大小事务都要由他经手。水晶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维克多没有说谎,代表西尔维娅不知情,约克公爵没有说谎,意味着约克家族的高层无涉此事。

    培罗主教对麦克斯说道:“书记官,请记录我的结论,奥斯丁意图谋害家族继承人,入侵兰德尔领,死于公平决战。”

    麦克斯把写好羊皮卷轴递了上去,培罗主教看了一遍,取出印鉴盖在火漆上,卷好后交给了身后的圣武士,吩咐道:“把这份记录送到冈比斯王都,交给大主教拉扎鲁斯阁下。”

    等圣武士带着卷轴走出会客室,约克伯爵一脸谄媚地对爱德华王子说道:“殿下,我为您准备了丰富的午宴。您看,现在要不要赴宴?”

    “我想邀请兰德尔子爵和朱蒂夫人一道赴宴。”

    小王子悄悄地咽了口口水,约克家族的菜肴精致而美味,令他十分满意。

    “如您所愿,王子殿下。”胖约克光明正大地咽了口口水。

    这时候,满头银发的老管家走了进来,躬身说道:“夫人邀请兰德尔子爵和朱蒂夫人在蔷薇庄园会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