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吟游诗人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我们都会死的!拉威尔这都怪你......我原本应该躺在马棚的干草堆里......你非要今天出发......”

    冰冷密集的雨水抽在脸上生疼,同伴的抱怨让拉威尔更是心烦意乱,他回头怒吼道:“汉斯你给我闭嘴!我身上流着戈兰图尔家族的血,你这头蠢驴怎么敢质疑我?!”

    也许是因为发泄了怒火,也许是因为嘴里灌满了雨水,拉威尔稍稍冷静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天上的乌云丝毫没有减少,无奈地喊道:“听着,汉斯!我们找个高一点的地方,把三个老伙计绑在一起,我们躲在马肚子下面,等雨停了再走。”

    汉斯没有说话,这三匹马是他们的伙伴,是财产,也是最重要的道具。没有了马,他们就失去了身份,变得和那些下贱的流民一模一样。他们平时宁可挨饿也要先把马匹喂饱,现在他们只能牺牲这些宝贵的伙伴了。

    拉威尔和汉斯默默地拿出麻绳,把马匹绑在一起,两人都很清楚,这并不是一个办法。雨水已经将他们浇透了,即便躲在马肚子下面,他们也撑不了多久,除非这场雨很快就能停下来。哈斯跪在烂泥地里,双手交叉,哆哆嗦嗦地祈求仁慈的光辉之主停住暴雨,驱散乌云,让阳光重现。

    哈斯祈祷了一遍又一遍,暴雨哗哗地下个不停,正当他绝望的时候,拉威尔从马肚子下面冲了出去,激动地跳跃挥手,“救命!我们在这!看在光辉之主的份上.....救救我们!”

    拉威尔的努力没有白费,雨幕中的三个人影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向他们走了过来。哈斯一个骨碌从烂泥地里爬了出来,抱住自己的拉威尔又跳又叫。当那三个人靠近的时候,只看到两个男人抱成一团,像发了疯似的,大叫,大笑,大哭。

    “你们还真是幸运,我们的车队就在前面不远。走吧!”

    最前面的蓑衣男子上下打量了拉威尔和汉斯,一挥手,巨伞被撑开,挡住了咆哮的雨水。哈斯顾不得惊讶,手忙脚乱地想要解开绑马的绳子,另一名男子拔剑上前,剑光贴着马腹闪过,麻绳立刻断裂开来。拉威尔赶忙拉住缰绳,安抚受惊的马匹,两人这才跟着三名男子向前走去。

    走了大约两刻钟,拉威尔看到以马车为墙,巨伞为顶的“棚屋”,心里终于安稳了下来。两人牵着马走进“棚屋”,发现里面有许多的人,还有牛和马匹,一名身材高大,面目凶恶的独眼龙迎了过来,吩咐道:“给这两个幸运的倒霉蛋每人一条毯子,让他们烤烤火,喝一碗热汤。”

    片刻后,主仆两人脱掉了湿透的衣物,全身裹在羊皮毡毯里,坐火盆面前,一边烤着火,一边大口喝着热气腾腾的肉汤。两碗热汤下肚,拉威尔觉得整个人又活了过来,他开始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的环境。

    十几根独木“棚子”像蘑菇一样,层层叠叠地遮住这一方天地,四周的牛车和马车就是棚子的围墙,其中有一辆马车比普通的贵族马车大了一倍有余。棚子里面的人不是精锐的护卫就是训练有素的侍从,那些牛马也特别精壮,拉威尔甚至看到四匹纯血的麦雷尔挽马,他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这是一支贵族车队。

    就在拉威尔观察车队的时候,独眼龙格鲁也在检查他的物品。

    “一桶芸豆,十一枚金索尔,五十二枚银索尔,二百三十枚铜索尔,两把钢制匕首,一把短剑,啧啧,居然还有三支手弩......羊皮卷轴,鹅毛笔......这是什么?竖琴?风笛!”格鲁摸了摸后脑勺,笑道:“原来是吟游诗人啊!”

    一名年青的护卫好奇地问道:“队长,吟游诗人是干什么的?”

    “一群招人喜欢的骗子。”格鲁的独眼中流露出怀恋的神色,又笑道:“走!我们去看看那个落难的吟游诗人。”

    看到独眼龙带着几名护卫走了过来,拉威尔连忙起身,抚胸施礼,“各位大人,日安。感谢你们挽救了我们的性命。我是来自东部联盟的吟游诗人拉威尔,这是我的忠实的仆人汉斯。”说着,拉威尔悄悄踢了自己的仆人一脚,汉斯连忙丢下啃了一半的肉骨头,学着主人的样子向格鲁施礼。

    战熊佣兵团曾经救过一位吟游诗人,那位吟游诗人自称有贵族血脉,性情高傲,对搭救自己的佣兵们爱搭不理,最后还骗了佣兵团一笔钱,逃之夭夭了。不过,佣兵团也从他那里学会了写字,并结交了一些有用的人脉。现在,这位吟游诗人恭恭敬敬地称自己为大人,让格鲁十分得意。

    “我是兰德尔子爵大人的亲卫队队长格鲁。”格鲁傲慢地抬了抬下巴,说道:“现在是寒冷的水之季,你们不在城镇里好好待着,跑到野外来干什么?”不等拉威尔回答,格鲁追问道:“是不是骗了别人的钱,不得不逃跑?”

    拉威尔和汉斯面面相觑,格鲁立刻知道自己猜得没错,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人,我只是在酒馆里赢了一些钱,那些输钱的人不依不饶,所以.....”拉威尔低声解释着,格鲁摇了摇手,说道:“我可不管你是赌还是骗,既然大人下令搭救你们,我就不会把你们赶出去。”

    “是兰德尔子爵大人派人搭救我们吗?我一定要当面谢谢尊贵的子爵大人。”拉威尔惊喜地说道。

    格鲁斜睨着拉威尔,冷冷地说道:“大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老老实实地在这等着吧。”

    “是!是!”拉威尔目送格鲁离开,眼中闪烁着兴奋地光彩。

    傍晚时分,暴雨才渐渐变成中雨,营地里的士兵点燃三个火盆,开始准备今天晚饭。不多久,两口大锅就被火舌舔出腾腾的热气。另一边,两名侍从专心致志地烧烤一只肥硕的黄羊,金黄的油脂滚入篝火中,爆出点点火星,那股诱人的香气让主仆二人不停地咽口水。

    待野味炙好后,侍从解下烤架上的黄羊,熟练地用小刀将外酥里嫩的羊肉分解到两个精致的银盘中,两名娇俏的侍女托起银盘,分别朝两辆贵族马车走去。汉斯紧盯着侍女挺翘的屁股,而拉威尔则注视着那辆最大的马车车门。

    侍女轻轻叩动车厢,车门被打开,明亮的烛光从车厢内洒了出来,一只雪白优美的纤手接过银盘,车门又被关上。就是这短短的惊艳,那只美如鸢花的玉手深深地印在拉威尔的心底。

    直至夜晚,子爵也没有召见拉威尔主仆。汉森已经呼呼大睡,拉威尔裹着毡毯,辗转反侧,他在心里不断幻想着那只纤手的主人,该是何等的美貌。

    第二天早上,拉威尔主仆被叫醒,此时雨已经停了,士兵和侍从忙碌着收拾营地,他们收起巨伞,套好马车。格鲁走过来对拉威尔说道:“洗漱一下,等候大人的召见。”

    拉威尔和汉斯洗漱完毕,又仔细整理自己的衣物,确认没有什么疏忽后,耐心等待子爵大人的召见。

    在拉威尔热切的眼神中,马车门被推开了,一只秀气的靴子率先踏了出来,紧接着窈窕的身影映入拉威尔的眼帘,当雪白的纤手搭在门槛上时,拉威尔终于忍不住望向纤手主人的面容。

    靓红的秀发盘成优雅的贵妇发髻,碧绿的眼眸比绿宝石多了几分颜色,秀美如玉的鼻子下面是娇艳如火的红唇,白皙的面容上透着淡淡的春情,眼波流转之间,拉威尔的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他幻想了无数次的容颜也比不上这位绝色美人的一颦一笑。

    拉威尔呆呆地看着美人从车上下来,他只想匍匐在她的面前,亲吻她的靴子,用最美的诗歌去赞美她。可这位丽人完全没有在意呆头鹅一般的吟游诗人,她轻巧的让到一边,又一名红发丽人迈向马车。当看到这位贵妇的时候,拉威尔几乎无法呼吸,她们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两位美人站在车门外,伸出同样的玉手,一名黑发黑眼的少年就这么搭着两人的纤手走下马车,拉威尔的心立刻被熊熊的妒火所吞噬。尽管这名少年贵族的容貌俊美绝伦,比这对双胞胎美人还要出色,可在拉威尔的眼中却是那样的可恶、可恨。

    汉斯看到拉威尔僵立不动,就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于是隐晦又凶狠的掐了下他的屁股。剧痛让拉威尔清醒过来,他连忙垂手低头,做出一副谦逊老实的模样。年轻的子爵大人并没有关注诗人的举动,他朝车门伸出胳膊,车内再次走出一位的清丽绝伦的贵妇,借着少年贵族的搀扶,她仪态优雅的走下马车,白皙光洁的俏脸上也泛这淡淡的红晕,蔚蓝眼眸盯着少年贵族面庞,眼波里全是浓浓的情意。

    三位?在马车里的为什么不是我!?拉威尔在心底里哀叹。

    “维克多,早安。你看起来精神不错。”埃洛特伯爵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向维克多打招呼。

    “早安,埃洛特大人。”维克多有些脸热,他还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气血。

    还真是脸嫩,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埃洛特适时转移了话题,“这就是你昨天搭救的落难旅人?”

    “你叫拉威尔?是吟游诗人?”格鲁与拉威尔的对话,瞒不过维克多的感知。

    几名侍从迅速在地上铺上防水油布,摆好圆几和椅子,维克多与埃洛特互相致意,便各自坐了下来。

    埃洛特伯爵饶有兴趣地问道:“吟游诗人?那个家族的血脉?”

    “尊贵的大人,我是格兰图尔家族的血脉。”拉威尔行了一个古老的贵族礼仪。

    “格兰图尔?”埃洛特实在记不起这个家族的名号。

    拉威尔讪讪地解释道:“格兰图尔是东部联盟的家族......”

    “哦。”埃洛特听到格兰图尔是东部联盟的贵族,态度立时就冷淡了下来。

    吟游诗人既不是贵族也不是自由民,确切的说他们是自由民中的贵族。当贵族血脉遗落至封臣家庭,而这个家庭又没能成为家族,几代以后,封臣家庭中贵族血脉就变得稀薄无比,他们的子孙再也不能觉醒为骑士,更没有钱去白塔求学,家庭中的次子只能自谋出路,充当吟游诗人就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在人类贵族的历史上,出现过许多杰出的吟游诗人,其中甚至有巅峰骑士。他们天**漫,热爱自由,追求精神上的满足,精通音律和文学,创作出华美的诗篇和英雄赞歌,他们深受贵族的追捧,被领主奉为坐上宾。这些伟大的吟游诗人,集中骑士,诗人,歌手为一身,喜欢行侠仗义,普通民众视他们为英雄和传奇,教会把这些帮助民众的骑士诗人称为游侠。

    游侠的英雄壮举在人类国度中广为流传,并被不断地美话,这使得那些家境不好,而又具有贵族血脉的子弟,十分向往这个浪漫的职业。这也导致了吟游诗人良莠不齐,尤其那些东部联盟的吟游诗人,他们为了生活,经常干些不光彩的事情。

    东部联盟是罪囚的流放之地,那里的贵族血脉早就被苏斯王国和博瑞王国糟蹋的不成样子,一百个人中,至少会有几十人宣称自己具有贵族血脉。埃洛特当然不会把拉威尔放在眼中,但维克多对眼前的吟游诗人很有兴趣。

    在维克多看来,这些底层诗人连接着贵族阶层和平民阶层,他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是信息传递者也是谣言的传播者,本身就具有密谍和信使的功能。

    “拉威尔,你从那来?又有什么消息可以告知我?”维克多习惯了信息爆炸的时代,很渴望知道远方的消息。

    拉威尔精神一振,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尊贵的大人,我来自东部联盟,游历了博瑞王国,苏斯王国,途径纳维尔王国,来到冈比斯王国,想要去领略人马丘陵的风光。您想要听那的消息?”

    维克多淡淡地笑道:“你就说一些大事件吧。”

    “半年前,苏斯女王爱莱雅诺陛下举办盛大的宴会,招待到访的精灵血脉贵族......”拉威尔偷偷观察维克多表情,见他没有表示不悦,继续说道:“十二个月前,博瑞王国的彼得公爵,剥夺了长子雷蒙.彼得的继承权,立次子迈斯特尔为继承人......”

    “哦?”维克多若无其事地问道:“是什么原因导致雷蒙.彼得被剥夺继承权?”

    “传闻雷蒙少爷与彼得公爵的贴身侍女偷情......公爵得悉后十分震怒,处死了雷蒙少爷的管家,把雷蒙关押在七大联岛中的奥加尔岛。”

    “有意思。继续说。”维克多笑道。

    “这个.....纳维尔国王亲手斩杀了一名食人魔督军.....”

    埃洛特伯爵嗤笑道:“这是纳维尔王室花钱让你传颂雷基斯陛下的壮举,对吗?”

    “是.....是的。”拉威尔老老实实地说道。

    维克多看着惶恐不安的拉威尔,不禁有些感触。如果小男爵没有觉醒精灵血脉,多半也是当个吟游诗人,招募一名仆从,带着三匹马,四处流浪,卖艺为生,祈求有一天能够得到某位大人物赏识,谋取一份可以糊口的差事,或者入赘某个有钱的自由民商人家庭,也可能无声无息的死在某个角落里。

    想到这里,维克多对格鲁吩咐道:“给他们补满物资,再赏100金索尔。”

    拉威尔大喜,赞美道:“尊贵的子爵大人,感谢您的慷慨。愿您辉煌显耀,愿美丽的子爵夫人青春永存。”

    穿着子爵夫人礼服的朱蒂顿时笑靥如花,而爱丽娜姐妹则面凝寒霜。两道冰冷的杀气让拉威尔缩起了脖子,他心中女神已荡然无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