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入城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下午的时候,维克多的车队已经抵达了布利诺尔的外围。

    水之季的最后一个月,是大雪纷飞的季节。整座城市和周围的原野已经披上了银装,厚厚的积雪让大多数生物蜷在温暖的小窝里,不愿动弹,但在布利诺尔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还没有进入王都,宽阔的道路上就看不到积雪了,许多穿着羊皮袄的青壮扛着扫把和铁锹,不停地在道路两旁梭巡,每当他们发现路面有什么不妥,就会及时修缮。

    “人真多。”爱丽丝趴在窗口,不由得感叹道。

    维克多探头看了一眼,发现其实也没有多少人,但相比连道路都被积雪掩盖的西部领地,这里确实有了人烟。

    “你从没有来过王都吗?”维克多揽住爱丽丝的纤腰,随手将厚厚的窗帘放了下来。马车内舒适而温暖,但在大雪天里开着车窗,还是让维克多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爱丽娜凑过来说道:“我们还是第一次来王都。家族西迁的时候,是从威灵顿公爵领通行的。”

    “布利诺尔非常繁华,人口稠密,在册的居民就有6万多人,那些没有身份的自由民至少有10万人,比人马丘陵的总人口还要多。布利诺尔的市政官最担心的就是大规模人口迁徙。流民只要路过王都,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走了。”维克多接过朱蒂手中的热咖啡,美美地喝了一口。

    “朱蒂,你来过王都吧?”维克多对朱蒂笑道。

    朱蒂犹豫了一下,轻轻地说道:“来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维克多,你很熟悉布利诺尔吗?”爱丽娜在旁边地问道。

    “我在布利诺尔住了6年......但从没有真正认识过这座城市。”说着,维克多拉了下响铃,没过多久,亲卫队长格鲁的声音在车窗外响起:“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通知前面的希恩骑士,我们从南门走。”维克多说道。

    “是。”格鲁应了一声,向车队的前端跑去。

    车队进入王国中部以后,王都内务府的希恩骑士率领麾下的骑士小队,接替埃洛特伯爵,开始负责保卫工作,他对维克多的要求并无不允。

    车队在岔路口,转向南边,朱蒂惊讶地问道:“亲爱的,为什么不走西门呢?”

    “朱蒂姐姐,这有什么区别吗?”爱丽丝好奇地问道。一路上,三个女人共处一辆马车,服侍同一个男人,她们已经以姐妹相称了。

    朱蒂温柔地笑了笑,解释道:“布利诺尔的北门连接鸢堡,平时只有军队才能通行。西门直通内城,是王族和贵族进出的主要门户。东门连接外城,可以供商队通行。南门谁都可以走,不过......从那里走,要穿过自由民的棚户区。”

    “只有从西门进去,我们才可以看清布利诺尔的全貌。”维克多接口说道。

    车队缓缓前行,两刻钟以后,车外的声音渐渐嘈杂。维克多打开车窗,只见车队已经行驶在棚户区的道路上。

    棚户区是流民的居住区,一直以来都是脏、乱、差的地方。好在大雪覆盖,天寒地冻,车队行在棚户区中也闻不到任何异味,一座座低矮的棚屋被白雪包裹,反倒显得素雅干净。棚户区的居民远远看到贵族车队驶来,大胆机灵的,连忙疏通道路,维持秩序,向维克多的马车谄媚的行礼。胆小谨慎的,躲在棚屋后面,远远张望,等车队走远,他们才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相互讨论着什么。十几个懵懂的孩子跟在车队后面,好奇地想看个究竟,很快又被大人喝止。

    其实,围观贵族马车的人只是少数。维克多发现,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处教会设置的救济点,大多数人正忙着排队领取教会的施舍。

    水之季的三月、四月是雨雪最充沛的时节,忙碌了整年的农夫会窝在家里,渡过一年中最闲暇的两个月。但对于那些靠做工过活的自由民来说,这两个月既找不到活干,天气又冷,才是最难熬的时候。幸好教会年年在这个时候开展救助和施舍,帮助做工的自由民渡过严寒,这种救济活动被称寒济。

    寒济只针对那些没有身份的自由民,无论他们是贫是富都可以接受施舍。按常例,每人每天半块黑面包,隔十天还有一小块咸肉,那些没有寒衣的老弱妇孺能分到一件羊皮袄。当然,御寒衣物最终要归还给教会。大多数平民绝不会侵占教会的财产,如果临时发放衣物被盗或者丢失,他们也会想方设法补偿教会的损失。至于那些敢动歪脑筋的人,不用圣武士出手,就会被信徒活活打死。

    寒济还在进行,自由民的队伍排的老长,那些得到施舍的人先半跪在雪地里虔诚感恩,接过黑面包后,又对教堂侍从千恩万谢,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极具感染力,负责施舍的教堂侍从和圣武士也露出真诚的笑容,他们会摸一摸孩子的小脑袋,搀扶老人的胳膊,彬彬有礼的向妇女致意,或者拍一拍青壮的肩膀,相互打趣之后,欢畅的大笑。

    “教会的善举令人敬仰。维克多,我们去大教堂祷告的时候,多捐赠一些献金吧。”朱蒂柔声说道,眼前的温馨一幕令她有些感动。

    维克多笑了笑。贵族虽然傲慢,但也有同情心,可他们仅仅停留在教会慈善的表面,看不到深层次的东西。

    教会维护平民是个事实,但作为一个依托信仰而存在的军事集团和慈善组织,教会也不可避免的抑制了平民的发展。布利诺尔城外的自由民辛苦劳作一年也要依赖救济过冬,这里面必然有教会的原因。如果说平民信徒是教会耐以生存的基础,那么饥饿、战乱、寒冷就成了教会收割信仰,壮大实力的重要条件。

    维克多旁观者清,却没有必要大声宣扬,他现在最大问题就是崛起时间太短,封臣太少,在缺乏统治基础的情况下,兰德尔领的自由民群体发展的越快,被教会夺取果实可能性就越大,这其中也包括自由民商队。维克多观察自由民的生活,只是为了找出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朱蒂,布里亚特家统计领地中的自由民人口吗?”维克多问道。

    “这......我只知道家族在册的人口大约有6万.....那些流民根本没有人统计过,蚁灾爆发的时候,他们全跑了。”朱蒂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地红晕,她很少过问领地的政务,更不用提自由民的事情了。

    “亲爱的,什么叫在册的人口?”爱丽娜忍不住问道,

    见爱丽丝也支起了耳朵,维克多奇怪地反问道:“你们在黑堡没学过如何管理领地吗?”

    双胞胎姐妹同时摇了摇头,表情都有些不自然。她们是约克家族为笼络大骑士而准备的贴身侍女,可以生儿育女,管理城堡,唯独不能干预领地的内政,否则约克家族将适得其反。不过,爱丽娜和爱丽丝明显感觉到,维克多更喜欢有能力的帮手,然而她们在这方面的才能还不如莉莉娅。

    “在册人口是教会的说法。无论领地中有没有遇到灾害,各地领主也要确保在册民众的生计,而教会将承担非在册人口的救助工作。一般来说,封臣和领民家庭的子女都是领地的在册人口,其余的自由民则属于流民。流民今天来,明天走,就连教会也没有办法统计出具体的人数。”朱蒂妩媚地白了维克多一眼,刚刚的问题有些强她所难。

    维克多不以为意地说道:“流民的数量确实难以统计。遭遇灾害的时候,领主必须保护在册的民众,而教会的神职者会组织流民撤离。具我所知,冈比斯的在册人口有90万,流民的数量至少超过50万,也许还远远不止。”

    “这么多人?!那我们兰德尔领呢?”爱丽丝问道。

    维克多笑而不语,内心却十分郁闷。兰德尔领在册的人口不到2000,其余的7000多人属于流民,这正是兰德尔家族底蕴不足的表现,甚至还比不上一个世袭的男爵领。

    见维克多没有回答的意思,三个女人也不会追问。车队继续向前,周围的景象又不一样了,道路两旁出现许多商铺,两层高的木质楼房取代了低矮的棚屋,其中还有青砖小楼。路上的行人,无论是气色还是穿着都比前面的人要好很多,当他们看到维克多的车队,纷纷脱帽致意,显得极有教养。

    朱蒂瞪着水汪汪的杏眼,不可置信的说道:“这里真的棚户区吗?”

    “是不是比野柳城的商业区还要繁华?”维克多继续说道:“很少有贵族涉足自由民的世界,我们对他们了解的不多。不过,他们当中也分聪明和愚笨的,勤劳的和懒惰的,也有许多出色的商人、工匠和艺人,有些人自然会很富有,说不定比许多封臣还有钱。所以说,对流民善加利用,他们会让我们的领地变得更加昌盛。”

    朱蒂若有所思。维克多要求野柳城召回人口,吸纳流民,她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些抵触。今天,见到了布利诺尔棚户区繁荣的一面,朱蒂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观念。

    约克家族不能直接插手布里亚特领,维克多手上也没有足够的人才去掌控野柳城的局面,他只能通过对朱蒂,从上至下的影响布里亚特家族的决策,实现商业走廊和吸纳人口的计划。

    虽然,让从小锦衣玉食的贵妇改变观念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但只要她愿意衷心合作,按照双方的约定去吸纳流民,管理领地,就可以省掉许多麻烦。这也是维克多带朱蒂参观棚户区的原因。

    三刻钟以后,车队终于进入了西门。城门的守卫早就接到了通报,他们看到内务府的希恩骑士小队,便立刻让开了道路。

    布利诺尔外城区的布局和黑堡镇基本上差不多,维克多非常熟悉,他看了一会便失去了兴趣,只有爱丽娜姐妹兴致勃勃地观看车外的景色。

    外城区非常大,好在道路宽阔,秩序井然,即便如此,车队也用了两刻钟的时间,才抵达内城区的大门。维克多穿戴整齐以后,带着自己的女人,迈下马车。爱丽丝见车队转向外城区的马厩,忍不住问道:“我们要步行吗?”

    “爱丽。。。。。哦,美丽的夫人,当然不用步行。只不过,内城区的道路比较狭窄,需要在这里换马车。”希恩骑士实在分不清,两个身材容貌完全一致的姐妹花究竟谁是谁,只得尴尬地去安排专用马车。

    布利诺尔的专用马车,小巧而精致,最多只能容纳三个人。维克多和爱丽娜姐妹共乘一辆,朱蒂单独一辆。由矮马拉动的马车驶入内城区以后,爱丽娜姐妹这才明白为什么要换车了。

    内城区的街道只有5米宽,青石路面十分光滑,已经被来来往往的车轮磨出深深的辙印,他们乘坐的马车正是在这些辙印上行驶。道路两旁的房屋都是用灰岩建造,看起很气派,就是有些拥挤。行人少有向车队致意的,只有当目光接触的时候,才会微微颌首。

    见爱丽娜姐妹频频点头,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维克多忍俊不止地说道:“别再看两边了,你们累不累啊?很少会有贵族在内城区乘坐专用马车,就是因为要不停的点头致意。”

    “王都贵族平时怎么出行了?”爱丽娜问道。

    “大贵族会乘坐封闭式的马车,伯爵以下嘛......”维克多叹了口气,“男爵多如狗,子爵满地走。”

    “......噗。”爱丽娜姐妹分别把脑袋靠在维克多的肩膀,笑得花枝乱颤。

    按惯例,维克多率先拜访了布利诺尔的中心大教堂。以维克多现在的身份,还没有资格让拉扎鲁斯大主教出面接待,四人就在教堂神父的引领下,假惺惺地祷告了一番,又捐赠了1000金索尔的献金,这才施施然地离开了教堂。

    走出教堂大门,天色已经渐暗。希恩骑士迎上来,问道:“兰德尔子爵大人,朱蒂夫人,你们打算今晚住在那里?我好派人护送。”

    维克多对朱蒂说道:“朱蒂,你今晚就住在家族的别墅吧。”

    朱蒂顺从地点点头,她现在是家族的掌权者,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必须入住家族别墅。

    “希恩骑士,请派人护送朱蒂夫人去布里亚特家的别墅。”

    等朱蒂走了以后,爱丽娜姐妹和希恩骑士都在看着维克多,等候他的决定。

    维克多清晰地感应到,暗中还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如果,他选择入住约克家族的府邸,等于坐实了男宠的身份,今晚就会成为贵族圈的笑柄。维克多可以不在乎名声,却不能削弱自己的话语权。所以,他根本没打算入住约克家族的庄园。

    维克多当初不愿意和索菲娅接触,是害怕露出破绽。现在,他身为白银阶的风行射手,身边还有30个炼金民兵,已经稳稳压住索菲娅一头。何况,索菲娅那个女人,他也不是没睡过。

    “去侯爵府。”

    “啊......”希恩骑士局促地问道:“那个侯爵?”

    维克多没好气地说道:“还能是那个侯爵府?当然是温布尔顿侯爵府!”

    “哦......子爵大人请上马车。”希恩骑士狼狈不堪地去招呼随从。

    于是,维克多趾高气扬地带着两个小三,去见自己正牌夫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