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滑稽的初见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四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护卫着伊莫森,在城堡的甬道中穿行。

    长长的甬道似乎没有尽头,阳光透过狭小的透气栅格,在甬道的墙壁上印下一个个明亮斑点,提示着现在正是上午。

    伊莫森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潮湿阴暗的甬道让人浑身发冷,而身旁的士兵也没能带给他任何安全感。

    这四名士兵手持森冷的大长刀,全身都被精铁铠甲包裹的严严实实,犹如四个高大魁梧的钢铁怪兽。他们沉重的脚步声和铠甲碰撞的铿锵声在甬道内回荡,冰冷压抑的气氛让天真的小贝尔也失去了往日的活泼,将自己幼小的身体紧紧地藏在父亲的身后。

    伊莫森知道这不是护送,而是押送。他甚至相信,只要自己稍有异动,这些士兵手中精铁长刀瞬间就会将他和贝尔斩成几截。

    自从被俘虏以后,伊莫森父女一直住在这座山中城堡。想象中的监禁、拷打和审问都没有发生。几个月来,这些神秘的士兵对父女二人一直礼敬有加,尽可能的满足他们的要求,伊莫森和贝尔还可以在士兵的陪伴下外出打猎。

    雄伟的城堡,体面的服饰,舒适的居住环境,丰富的食物,甘冽的美酒,恭敬的侍从,还有自由的时光。这不是囚犯的待遇,伊莫森认为他以前侍奉的桑顿男爵也不可能如此接待自家的贵族亲戚。

    优渥的生活修复了野人生涯在父女二人身上留下的痕迹,瘦弱的小贝尔明显胖了两圈,而杂草一样的胡须和长发从伊莫森的脸上,头上消失无踪,他们在这里就像贵族。

    贝尔开始寻找新的玩伴,虽然城堡内外有许多士兵和工匠,但他们从早到晚忙碌不休,并不愿意搭理贝尔。不过,这难不到能和角蛙玩耍的贝尔,她找到一群奇怪的大鸟,并很快和它们成了朋友。这些大鸟有时会载着贝尔到处乱跑,有时候会把撕碎的地蜥叼到贝尔的嘴边,显然它们把贝尔也当成了同伴。

    伊莫森享受着贵族的待遇,但他不是贵族,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贵族。他努力和这里的人搞好关系,开始帮忙种地,伐木,搬运矿石。于是,父女俩每天都过的很充实。

    贝尔年纪幼小,懵懂无知,整天开开心心,无忧无虑。而伊莫森却从许多细节中感受到无可名状的神秘,还有令他彻骨深寒的恐惧。

    在连绵的群山中运输石料,修建城堡本身就是一项奇迹,只有庞大的势力才有可能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伊莫森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这股神秘势力为什么要修建山中城堡,但他发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地方。

    城堡的建筑材料并非沉重的岩石,而是一块块规整的青砖,但它们竟然比岩石还要坚固!伊莫森相信这些砖头价值连城,一旦拿到外界,必然引起轩然大波,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而送命。

    不过,伊莫森远离人类世界十几年,他也不能确定这种制砖技术是不是已经普及了。可是,伊莫森又发现这里没有女人,只有男人。那些运输矿物的劳工,个个力大如熊,而负责冶炼的人都是最顶级铁匠大师。

    强大的战士充当劳工,铁匠大师任劳任怨。他们沉默寡言,不需要女人,不需要工钱,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几乎从不交流,但配合的却非常默契。

    所有的现象都说明,他们都不是正常人!

    伊莫森看到劳工运输的是“秘银矿”之后,终于恍然大悟。

    联想到那些古怪的“凶暴狼”,伊莫森作出了一个判断:某个领主豢养巫师,他们强化并控制了数百人,在这里修筑城堡,秘密开采宝贵的秘银矿。又或者,这里只是某个巫师的秘密据点,与贵族没有任何关系。

    自以为得悉惊天秘密,伊莫森既惶恐不安,又满怀期待。

    虽然伊莫森是个巫师,但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对同类充满抵触,尤其这个同类拥有可以控制人心的力量。不过,伊莫森仍然希望这里的主人是巫师,而不是领主。

    在伊莫森的心目中,贵族领主高贵而无情,视平民为蝼蚁,为了保守秘密,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任何下等人。伊莫森认为自己和贝尔都属于下等人。

    唯血脉论的认知在这个时代已经深入人心,那怕伊莫森是个强大的巫师,也从没有挑战领主的权威念头。

    伊莫森也想过逃跑,但城堡主人掌握的势力让他感到绝望。而且,巫术反噬的伤害没有痊愈,他目前还无法使用异化生物。除了沟通意志的能力之外,伊莫森现在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患得患失的伊莫森在这里渡过了半年的时光。昨天,父女二人被软禁在城堡的房间中,伊莫森明白已经到了揭示命运的时刻。

    甬道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当伊莫森看到甬道尽头的木门,他的脚步顿时变得比铠甲武士还要沉重。

    卫兵推开铁橡木大门,伊莫森深吸一口气,带着贝尔走了进去。

    大门后面是城堡的主厅,明媚的阳光透过四扇窗户,洒在整洁的室内。比起逼仄阴森的甬道,整个大厅显得格外的宽敞明亮。然而,伊莫森却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竟忍不住颤栗起来。

    大厅两侧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身形彪悍,衣甲精良,手中的精铁单手戟闪着靛蓝的幽光,每个人都用鹰隼般锐利的目光盯着伊莫森的一举一动。还有六只体型庞大的凶暴狼蹲坐在士兵的前面,隐隐将伊莫森团团围住。被12只绿油油的眼眸盯着,绝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毛骨悚然。伊莫森战战兢兢地将目光投向大厅的正中央,当他看清城堡王座上的人影后,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一声哀鸣。

    那是一位黑发黑眼,仪容俊美的年轻人。他身上的黑色铠甲犹如午夜般深沉,精致繁复的超乎常人的想象,黝黑的手甲握住一把寒光四溢的长剑,冷利的剑锋点在地板上,雪亮冰冷的亮光如同他的眼神。

    出众的容貌、高高在上的气度、精致的铠甲、秘银长剑,无不说明这是位骑士贵族。对伊莫森而言这又是最糟糕的局面,他现在只希望这位大人能看重他的巫术。然而身份的鸿沟和贵族的敌意,让伊莫森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以至于他浑身僵硬,思想停滞,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同样紧张的还有维克多。小男爵死于巫师之手,这让维克多对这些掌握超凡力量的巫师深怀戒惧。

    为了这次会面,维克多做了精心安排。30个武装到牙齿的炼金民兵随时注意炼金战獒的反应,只要炼金战獒感觉到危险,他们立刻会把巫师斩成肉泥。维克多特地穿上了他的专用铠甲,这副铠甲用蚁人首领的甲胄、瑟银和秘银制作而成,它的份量只有18公斤,防御力绝对超过任何类型的秘银铠甲,他手中的精金双银剑也是最顶级的装备。维克多离伊莫森只有6米远,只要他在伊莫森的身上看到符文闪烁的光华,便会在0.2秒的一瞬间,挥剑斩下巫师的脑袋。

    从伊莫森走进房间的那刻起,维克多就进入了天启状态,他清晰的察觉到伊莫森杂乱无章的心跳,但他却只关注巫师身边的光线变化,始终没有开口问话。

    其实,维克多纯属多虑。巫师的手段千奇百怪,但越是强大的巫术,施法的时间和条件就越苛刻。能够在灵魂层面上直接致死对手的巫师更是凤毛麟角,他们施展巫术不但需要长的准备时间,还要进行特殊的仪式,稍有不慎就会被巫术反噬而死。当初,杀害小男爵的巫师就是这么挂掉的。

    恐惧源于未知,维克多不了解巫师,也不知道伊莫森有什么样的手段。面对人类世界的公敌,他有这种反应才叫正常。

    伊莫森不敢说话,维克多忘记了说话,炼金民兵不需要说话,大厅内气氛就这么的凝固着,如同一副滑稽的画卷,直到一颗小脑袋从伊莫森的身后探了出来。

    贝尔好奇地看了维克多一眼,又缩回到父亲的身后,但那双清澈无邪的眼睛却勾起了维克多根深蒂固的道德观念。在和平时代的文明社会,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无缘无故的恐吓一个孩子。

    冰冷悄然消逝,黝黑的眼眸重新恢复了灵动,维克多退出了天启状态。一切都是这么自然而然,维克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同情心竟在超限状态下被唤醒。

    直到多年以后,维克多才知道,瓦解敌意是贝尔在幼年期的三大自保天赋之一。正是这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能力让贝尔总是化险为夷,连带着维克多也从中受益匪浅。当然,这是后话。

    伊莫森同时惊醒了过来,他弯腰行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尊贵的主人,日安。见到您是我的荣幸与期待。”

    “你叫伊莫森?”

    “是的,尊贵的主人。”

    “伊莫森,你的侍从礼仪很标准,看来你曾经侍奉过某位阁下。但我不是你的主君,你也不必称我为主人。不过,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维克多微微颌首,朝身旁的杰克吩咐道:“给伊莫森,还有这位……”

    伊莫森连忙把贝尔从身后拽了出来,讨好地说道:“贝尔蒂娜,尊贵仁慈的大人,您可以叫她贝尔。”

    此时的贝尔只是长相普通的小姑娘,她给维克多留下了一个无害的印象,并生出了些许怜悯,于是他笑着说道:“给伊莫森先生和贝尔小姐每人一个座位,我想听听他们的故事。”

    炼金民兵端过来两张椅子,伊莫森受宠若惊地坐下说道:“愿为大人效劳。”然后,他开始向维克多叙述自己和贝尔的故事。

    维克多静静地听着,不知不觉中他的敌意被瓦解了,大厅内气氛变得融洽而自然。唯有炼金生物不为所动,它们依然紧紧地盯着伊莫森父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