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悉数登场(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小侍从们赶到车队必经之路,道路两边已经站满了平湖镇的居民。对平民来说,骑士贵族代表了人类世界的高贵与优雅,大多数流民一辈子也没见过真正的骑士贵族,镇民们听说今天有大贵族造访兰德尔领,便早早地赶到路边,等待贵族车队的到来。就算不能亲眼目睹大贵族的风姿,只要看到马车上的家族纹章和贵族仪仗,他们都可以在后辈面前吹嘘很久。

    在众人翘首以盼的目光中,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缓缓驶来。身姿挺拔的骑兵跨着骏马,手擎锋利的骑矛,红色飘带在矛尖上迎风招展,他们身上的鳞甲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简直让人无法直视。骑兵过后,是持盾执戟的精锐步兵。他们身穿锃亮的锁甲,踏着铿锵有力的步伐,昂首挺胸护在马车的两侧,锐利的目光时不时扫过夹道两边的人群,总能引来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最引人注目的是20名迅鸟轻骑兵,虽然他们穿的是皮甲,精铁弯刀也藏在鞘里,但座下的迅鸟是那样骄傲,只是喉咙里的咕咕声便让附近的战马畏惧不安,当他们穿过人群的时候,两边的观众发出了由衷的欢呼。因为,这是兰德尔家族的迅鸟轻骑,他们是平湖镇的骄傲。欢呼声并没有持续多久,圣武士们护卫着一辆简朴的马车走到近前,镇民纷纷半跪在地上,向至高主的仆人致以最虔诚的敬意。

    这种情况下,少年侍从们当然也不能站着,只是他们半跪在人群里,却在小声交谈。

    “野猪纹章,那是约克家族的大人物。嗯,还有教会的大人物!一座塔……这是那个家族的纹章?艾尔莎,以塔纹章是那个家族啊?”

    “笨蛋,这是银白高塔的标志!。”艾尔莎小声骂道,她的眼睛却盯着一辆雕有蔷薇图文的红铜马车。准确的说,她在仔细观察马车四周的贵族侍女。

    侍女优雅淡然的仪态让艾尔莎万分羡慕,只到马车走远,她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贝尔,我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贵族侍女!贝……咦,贝尔呢?贝尔!你们谁看到贝尔了?”

    “刚刚还在啊……贝尔!”

    “贝尔不见了!”

    ——————————

    平湖镇中。

    贝尔像个没头的苍蝇似的,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乱跑,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刚刚,那辆雕着蔷薇花纹的红铜马出现在道路上的时候,贝尔的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记住马车里的气息,避开她,躲开她,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不要以她为敌!

    贝尔很疑惑,她没有感觉到危险,但那个声音不停地在她脑海中回响。贝尔没有回应,她很想看看那只拉马车的巨兽,脑海中的声音渐渐沉寂下来,不再催促贝尔。然后,一股无以名状的恐惧从心底里升起,贝尔害怕了,她害怕的不是马车里的气息,而是纯粹的恐惧。于是,她像只惊慌失措的小兽撒开脚丫子就跑。贝尔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她凭着本能逃跑,想要借此甩掉内心的恐惧。

    平湖镇的居民都去观看贵族仪仗了,镇子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每一间屋子都房门紧闭。一个小女孩在镇子里狂奔,偶尔有路人看见她的身影,还没来的及阻拦,她又消失在小巷里。路人只能摇摇头,继续赶路。

    不知不觉中,贝尔跑到了平湖镇广场,她看到一幢漂亮的建筑大门敞开,于是,想也不想,便一头扎了进去。

    建筑的大厅非常宽阔,里面摆着一排排椅子,贝尔找了角落蹲了下来,恐惧的感觉渐渐消散。这时候,大厅内响起一串脚步声,贝尔好奇地探头观望,她看到一个佝偻的身影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一位满脸皱纹的老人,他穿着样式奇特的短袍,却显得慈祥和蔼。

    老人问道:“贝尔蒂娜,别害怕,你在这里很安全。”

    贝尔点点头,又疑惑地看着老人,“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是的,我知道你叫贝尔蒂娜,还知道你今年16岁…..我叫米勒。”老人笑着说道。

    贝尔高兴坏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和她对话的人,“米……勒,我是个哑巴,你怎么能听到我的声音?”

    “别急,和我来。”米勒向贝尔伸出了手。

    贝尔犹豫了一下,但米勒身上平和温暖的气息让她放下了戒心,于是,握住了那只苍老而粗糙的手。米勒牵着贝尔向大厅后面的祈祷室走去。

    关上祈祷室的门,米勒转身对贝尔说道:“孩子,你不是哑巴,只是有人不让你说话。”

    “你是说我的那些老师?”贝尔眨了眨大眼睛。

    “老师?呵呵,祂们抑制你的成长,左右你的行为,控制你的恐惧,也配当老师?”米勒摇头失笑,问道:“贝尔,你想说话吗?”

    贝尔咬着手指,小脑袋连点了好几下,直到米勒摸着她的脑袋才停下,困意却又涌了上来,她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无可计量的白金色符文在虚空中呈现,祈祷室变成了光辉的国度,白金符文以玄奥的方式旋转不停,渐渐组成四根白金锁链,缠住贝尔幼小的身体,猛地向后一扯,一个身穿战甲的少女虚影从贝尔的身体中被扯了出来。

    虚影少女缓缓睁开眼睛,绝世无暇的容颜显出神邸般的威严冷漠,一股强横无匹的精神力量向米勒猛刺过去,竟在空气中留下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

    此时的米勒仿佛年轻了几十岁,皱纹全消,身体挺拔壮硕,眼神同样威严却又不屈,同样冷漠却又憎恶,白金色光辉环绕在他的身前,那股足以干涉现实的精神穿刺,狠狠地撞在上面,却不能动摇米勒分毫。

    虚影少女终于露出愤怒的表情,她的瞳孔变的漆黑,身侧浮现出颜色各异的符文,随着符文转动,少女时而化作精致绝伦的精灵少女,时而变成身形健美的蛮族少女,时而重现人类少女形态,她攥住一根符文组成白金锁链,符文渐渐崩解,锁链眼看就要断裂。

    米勒默默地叹了口气,白金色光辉如水流般向他汇聚,光芒又从体内渗出,无量之光将米勒淹没,三对天使之翼从背后展开,光辉天使降临人间。

    光辉天使手持光明之剑,直刺虚影少女的眉心。

    “以吾主之名,驱逐!”

    虚影少女樱唇微张,发出无声的咆哮,身侧的符文化作光点,消散在虚空中。符文锁链变成一点光芒融入她的额头,光明之剑也渐渐消散,少女的眼睛重新变得懵懂纯真而又生机勃勃,她看到睡在地上的贝尔,立刻露出吃惊的神情,向前一扑,便消失在贝尔的体内。

    祈祷室重新恢复了宁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贝尔睁开双眼,困惑地看了看周围,从地上爬起来,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贝尔,你醒了。”

    “米勒,我刚刚作了个梦。我好像看到了我自己睡在地上,然后我就醒了。”贝尔拍了拍小手,说着说着,她捂住自己的嘴巴,惊喜地跳了起来。

    “米勒,我能说话了!我能说话了!米勒?你好像变老了……”

    米勒头发全白,眉眼低垂,眼袋深重,比刚刚何止老了十岁,他的眼神却一如既往的平和。

    “我毕竟是个凡人,只能再活个二、三十年了。”米勒摇头笑道。

    天真的贝尔很快就把米勒瞬间变老的事情抛之脑后,她喜滋滋地问道:“是你治好了我吗?你是不是老爹常说的神父?”

    米勒摸了摸贝尔的小脑袋,笑问道:“如果我是神父,你害怕吗?小巫师?”

    贝尔点点头,又用很大的力气摇头,父亲告诉她神父会把他们俩都烧死,可眼前的这位老人一点也不凶恶,在他身边反而感到非常舒服。

    “米勒,我和老爹是不是邪恶的魔鬼啊?”贝尔既好奇又胆怯地问道。

    米勒非常认真地道:“贝尔是好孩子,一点也不邪恶!伊莫森也不是邪恶的魔鬼,他是个伟大父亲,比我伟大的多!如果,我有他的勇气……”说到这里,米勒的声音有些哽咽,眼神也变得忧伤。

    “米勒,你在想念你的孩子吗?”

    看着贝尔纯真无邪的眼神,米勒的内心涌动着一股奇妙的情愫,那是父爱,他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我在想念我的孩子,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已经是20岁棒小伙子了……”

    “好了。”米勒擦掉眼角的泪痕,说道:“贝尔,你现在可以说话了,那些声音再也不能困扰你了,你自由了!”

    贝尔抱着脑袋,苦思冥想了一会,“那几个老师常常和我说话,他们好像叫我将来做许多事情。可我想不起来了。”

    “你不需要听祂们的。你只要做你自己。”

    “什么叫做自己?”贝尔疑惑地问道。

    米勒想了想,说道:“嗯,做你喜欢做的事情。”

    贝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即又开心了起来,她想好了,要像小伙伴们那样,成为最出色的贵族的侍女。

    贝尔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连忙问道:“那我能长高了吗?”

    “呃…..能长高,就是有点慢。”米勒挠了挠头上的白发,咬牙道:“你不能和别人说,你已经15岁了,你就说…..你今年7岁!”

    “撒谎不是好孩子。”

    “这个…..撒谎不好。但是…..这个…..”米勒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他只觉得向贝尔解释撒谎好不好,比施展天使降临还要累,干脆吓唬道:“你要是和别人说你15岁了,其他人就不会和你做朋友!”

    “那我不说了。”贝尔果然被吓住了,她好不容易才有这么多好朋友。

    “米勒,我什么时候能见到老爹?”贝尔把米勒当成了万事通。

    “领主大人是怎么和你说的。”

    “主人说,老爹在未他工作,等他有空的时候,就会来见我。”

    “那你就不用担心了。”

    “米勒,你能让主人教我写字吗?”

    米勒露出狡猾的笑容,说道:“你能说话,维克多一定会允许你学写字。他的胸襟可不是一般的大,一个小姑娘,他还是能容下的。”

    ————————

    某个神秘的空间,正上演一场可怕的精神风暴,风暴的威力比祈祷室的那记精神穿刺强了数万倍不止,以至于突破了空间屏障,咆哮着冲向缓缓转动的元素海。然而,威力足以摧山拔岳的精神风暴落在元素海上,甚至不能激起一丝涟漪。

    “伟大的多纳尔,请平息您的怒火,真祖芮格佐的庇护所已千疮百孔,而您愤怒却不能动摇泰隆分毫!”

    “索拉瑞斯!您是来嘲笑我的无力,还是想证明您的力量能与创世巨猿相媲美!”

    名为索拉瑞斯的古老意志沉寂了一下,又说道:“创世巨猿虽是真祖的第一个子嗣,但祂的力量早已凌驾任何存在。即便祂的意志已经沉寂,主物质世界也不是你我可以撼动的。”

    “我想说的是,消耗力量只会损伤您的本源。”

    精神风暴渐渐平息,多纳尔缓缓说道:“伟大的索拉瑞斯,您是正确的。可是,那个原生种的力量竟然切断了我们与贝尔蒂娜的联系。难道,他是弥达乌斯的选民?”

    “选民?哼,一个共鸣者罢了。”索拉瑞斯说道:“弥达乌斯的魂火早已不能推动祂的本体意志,怎么可能挑选选民。那个原生种只是个法则共鸣者,他从弥达乌斯那里看到许多秘密,又窃取了祂的力量。仅此而已。”

    “那个原生种改变了命运的走向,泰隆之子还在物质世界活跃,就算贝尔蒂娜再强大也会被他杀死!伟大的索拉瑞斯,您还有什么补救措施吗?”多纳尔问道。

    “是泰隆之女,不是泰隆之子。”索拉瑞斯纠正道。

    “这又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她可以引动泰隆的怒火,那怕我们的老对手从深渊血池里爬出来,也不敢在主物质世界面对她。”索拉瑞斯说道:“我是在提醒您,她只是个凡人,有性别,有寿命,有凡人的一切局限性。吾王沃坦为贝尔蒂娜加持了真实幸运,她才是这个时代的宠儿,等她接管炼金帝国的遗产,泰隆之女早已老死。”

    “伟大的多纳尔,您大可不必担心命运的小波折。墨提斯以自身陨落为代价,施展的大命运术自会修正命运的走向。主世界的蛮族必奉您为主宰,他们的信仰会托起您的神座。同时,我也要提醒您,遵守我们的约定。”

    “伟大的索拉瑞斯,只要我重登神座,我的蛮族子民必会与人类结盟,把我们的老对手赶回深渊,让德隆的伟力将祂和血池一并粉碎!”

    “但愿如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