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公共运输网络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银月庄园。

    维克多靠在椅背上,手中把玩着西尔维娅送给他的蝎尾骨珠,他面前的书写台上钉着一封崭新的信笺。

    信笺的样式和材质是最普通的羊皮卷轴,上面的字迹和火漆印鉴散发着酸朽的味道,等墨水和火漆都干透了之后,这种味道才会消散,那时这封信笺才称得上是羊皮卷轴。

    其实维克多大可不必这样小心,培罗主教带走了信笺副本,就算两封卷轴都损毁了,领主和主教共同签字的告示就粘贴在教堂大门前,神前公证已经生效,教会绝不会否认。

    神前公证是光明新约的产物,它是指贵族在光辉之主见证下达成契约,并由光辉之主的世俗仆人监督。神前公证具有最高优先权,神圣不可侵犯,如有违背,教会的裁判所将直接干预契约执行。

    对领主贵族而言神前公证没有多少实际作用。贵族重视信誉,背信弃义的行为会令家族蒙羞,哪怕是口头承诺也不例外。但是,神前公证的出现标志着圣骑士集团在权力斗争中大获全胜,占据了教会的主导地位,教会的整体策略也随之发生转变,开始积极参与领主贵族的内部事务,努力扩大自身的影响力。

    所以,神前公证遭到白塔领主的坚决抵制,又被撒桑领主消极对待,可以说应者寥寥。维克多在短短四年内,举行两次神前公证,堪称领主中的一朵奇葩。尤其这一次神前公证的内容和缔结对象都是绝无仅有的。

    兰德尔家族神前公证的核心条款只有一个:凡是在兰德尔领出资建房的自由民家庭即成为兰德尔子爵大人的在册子民,兰德尔家族宣誓不侵犯其私有财产,由教会进行监督。

    维克多原本想要写上:在册子民的财产受兰德尔子爵保护。培罗主教却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因为保护和奉献分别是领主和民众的责任。维克多又提出向教会缴纳保证金,培罗主教非常霸气的说了一句:不需要。

    不侵犯、不保护和不需要的意思是,兰德尔家族世世代代都不能随意剥夺自由民的财产,在册子民因为遇到天灾人祸而蒙受损失,那该怎么办还怎么办,总不能让领主赔偿子民。如果兰德尔家族违背诺言,教会自然有能力干预。

    维克多当时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又犯二了。

    现实就是如此,在这个神灵显圣,骑士称雄的时代,没有力量的凡民当然是最底层。领地中的一切财富都属于领主,这其中也包括房屋,何况人类一直处于战争状态,领主征收财富,抵御外敌,合情合理,连凡民自己也承认这一点。维克多声称保护子民的财产完全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纯属自作多情。

    或许,有些领主会认为兰德尔子爵是穷疯了,为了榨取自由民的钱财,不惜给自己的脖子套个枷锁。

    维克多要是真的这么想,把领主们都当成白痴,那他自己才是个傻瓜。

    西尔维娅默认的态度以及培罗主教临走前那赞赏的眼神足以证明,领主和教会高层都不缺乏政治智慧,在他们的眼中兰德尔家族的神前公证非常符合开拓领的实际需要。兰德尔子爵利用教会的金字招牌,吸引人口的同时顺便榨取财富,是非常高明的手段。

    所谓的枷锁其实是领主的宣言和自我约束,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维克多不是第一个自我约束的上流人物,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其中最著名的大人物是光辉教会的创始人——初代教皇伊诺克。

    光辉法典规定教会不得执掌世俗政权,不得从事商业贸易。正是因为伊拉克的自我约束才有光辉教会的长盛不衰,也给了维克多可乘之机。

    维克多的政治智慧也许比不上那些老辣的领主,可他毕竟来自一个信息爆炸的世界,论见识,他甩领主们几条街那么远。维克多的神前公证不仅仅是吸钱吸人那么简单,他还有更长远的考虑。

    自由民当中也有出类拔萃的角色,他们有钱,有能力,有见识,还有难以估量的人脉资源,他们也许是某个村长的次子,或者是某个士兵表弟,又或者是某个治安官的便宜小舅子,这些人都是维克多所需要的。问题在于,他们不敢前往开拓领,他们怕被薅光了羊毛。

    一般情况下,领主不会随意侵犯自由民的财产,可是自由民之间尚且有巧取豪夺的现象,何况开拓领主呢?教会对这种事情向来是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兰德尔子领的神前公证足以打消自由民的顾虑。

    按照维克多的设想,有教会的保证加上公共马车,自由民中的富人会抢着来兰德尔领购房入户,他们平时在野柳城做生意赚钱,在平湖镇定居消费。这不但能拉动兰德领的经济增长,自由民的人脉资源也将为维克多所用。

    公共马车是整个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

    书房门被推开,一个窈窕婀娜的身影夹着一股香风走了进来。

    “亲爱的,我来了。”爱丽丝巧笑倩兮地说道。

    维克多皱眉道:“怎么才来?还不敲门!”

    “我刚刚去沐浴了,还换了身衣服。”爱丽丝轻笑着转了圈,说道:“好看吗?”

    维克多眼睛一亮,爱丽丝原本就美貌动人,精心打扮之后更是艳若桃李,酒红色的秀发盘了个贵妇髻,露出优美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纤足踩着一双秀气的高跟鞋,黑色蛛丝长裙,低胸、束腰、露背的设计将美好的曲线,莹润光洁的肌肤显示的淋漓尽致,裙摆是四片半透明的薄纱,随着她的转动,裙角飞扬,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犹如一朵盛开的黑鸢花。

    透视,露背、真空、高跟鞋,还学会了走猫步……是不是连丝袜也快有了?看来,我放了个魔鬼出来……

    爱丽丝迈着性感妖娆的步伐款款走来,酥胸长腿在薄丝裙里若隐若现。维克多有流鼻血的冲动,口中却说道:“你怎么会有这身衣服?”

    “这是朱蒂夫人送给我的,现在贵妇们都这么穿。”爱丽丝娇嗔道:“大人,你还没回答我呢。”

    “挺好看的。”维克多刚说完,脸色突然一变,追问道:“你们不会在布里亚特家族的舞会上穿这种衣服吧?”

    “这是贵妇之间的私密,怎么能在舞会上穿?”爱丽丝转念间就明白自己的丈夫在吃醋,暗暗窃喜的同时,又媚声道:“朱蒂姐姐特地嘱咐我穿给大人看,如果你喜欢,她也会穿给你看。”

    维克多松了口气,说道:“我要和你谈正事,不是让你诱惑我的。”

    “服侍您才是我的职责。”爱丽丝直接坐在维克多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嘟起娇艳的红唇道:“爱丽娜和莉莉娅都陪在您身边,只有我不停地往返野柳城和银月庄园,回来的时候还不见得能碰到您。大人,您能找一个人接替我的工作吗?”

    莉莉娅大权在握,爱丽娜姐妹没有半点羡慕的意思,她们只在乎争风吃醋,不在乎争权夺利。贵族天生高高在上,不要说莉莉娅,就连纳尔森在爱丽娜姐妹面前也显得缩手缩脚。维克多作为贵族领主也根本不需要担心手下篡权,整个人类世界的力量都在维系他的权威和统治。但是,他又必须让爱丽娜姐妹参与领地事务,否则约克家族将提前派遣人手加入兰德尔家族。

    “不行。”维克多在爱丽丝丰盈的翘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记,问道:“家族的粗糖和马车生意怎么样了?”

    爱丽丝倒也不敢误事,说道:“这两天,几个大家族的商队把50万磅的粗糖抢购一空,商铺收入1500金索尔。马车的行情很一般,这个月只卖掉18辆马车,收入540金索尔。”

    “粗糖现在是战略物资,紧俏很正常。”维克多点点头,说道:“我马上会调运1200万磅的粗糖去野柳城,其中1000万磅是留给索菲娅侯爵的份额,其余200万磅可以出售,但价格要涨到12铜索尔每磅。另外,记得给商贩留下20万磅的份额,但不允许他们提高市场零售价。”

    “粗糖是战略物资?太好了!”爱丽丝欢呼了一声,问道:“那留给夫人的粗糖份额,定什么价格?”

    “夫人?”维克多茫然地说道:“西尔维娅没和我说要采购粗糖啊。”

    “哦,是索菲娅女侯爵。”爱丽丝悄悄吐了一下舌头,连忙纠正道。

    维克多微微有些失神,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普通人永远不能撼动贵族的地位,而贵族之间也有上下之别,虽然他与索菲娅有着不可调和的利益矛盾,索菲娅仍然对兰德尔家族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如果维克多发生意外,兰德尔家族的任何人都不敢忤逆索菲娅子爵夫人,当然索菲娅必须第一时间放弃侯爵爵位,投靠约克家族,否则西尔维娅会亲手杀了她。如果索菲娅发生意外,维克多什么事都不会有。

    维克多突然对索菲娅生出了一丝怜悯和欣赏,这个女人坚持独立自主,在各大势力中周旋,不啻于在钢丝绳上跳舞,稍有不慎就会摔入万丈深渊。而且这几乎是必然的结局,国王的对商会的扶持可不是为了造就一个富可敌国的商业贵族,大型商会有钱无实力,如同待宰的肥猪,绝无幸免的可能。

    正如西尔维娅所说,不选择阵营的贵族寸步难行。维克多当初傲气十足,碰的满头包之后,还不是立刻找了个靠山。索菲娅原本可以抱紧王后的大腿,虽然会失去绝大多数财富,至少也能保住自己的地位,可她不惜和王后决裂也要自立门户,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维克多真不知道,索菲娅是因为贪婪还是因为倔强才把自己置于绝境,反正他自己没有不成功,毋宁死的刚烈,说到底他只是野草一样的小人物,找到一块地,就能长出一片草原,追波逐流而又顽强不息。

    “大人,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爱丽丝轻轻扭动娇躯,忐忑不安地说道。

    低头看了看西尔维娅送给自己的绝色尤物,维克多心中一动。西尔维娅不会在乎一个花瓶男宠,以她的胸怀和智慧也不可能看不到索菲娅的困境,她之所以帮助索菲娅摆脱王后的控制,是正等着索菲娅走投无路的时候,再将其收入麾下。

    王室想收割商会的财富,约克家族想吸收一名大骑士。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能参与这场饕餮盛宴?索菲娅对兰德尔家族有天然的影响力,我对她的商会也有同样的影响力。借助商会的力量建设走私网络将事半功倍!

    想到这里,维克多立刻改变了初衷,吩咐道:“过些天,让索菲娅侯爵的商会管事来平湖镇,我要亲自接见他们。”

    “如您所愿,我的大人。”

    “还有件事情。”维克多点点头,说道:“我已经向各村下了建造马车的订单。你在野柳城采购一些优质红木和铜锭,要满足建造20辆大型客货马车、40辆中型客货马车、80辆小型客货马车的用量。”

    “这么多?”爱丽丝被维克多大手笔吓了一跳,说道:“亲爱的,马车本来就不太好卖,家族设计的客货两用马车根本就无人问津。”

    “要想富,先修路。”是地球上人尽皆知的常识。可光有路还不行,还要有运输工具。马车是这个世界最主要的运输工具,也是非常重要的固定资产。穷人买不起马车,有钱的自由民就算买的起,他们也不买,而是采用租赁的方式,因为领主为了满足领地运输的需要,常常会征用领地内的马车,自由民一般要不回自己的马车。所以,领地中只有封臣和贵族才会购置马车,领民还可以骑马,大多数自有民就只能靠两条腿赶路了。

    兰德尔领设计的客货两用马车,既能载人又能载货,大型马车可乘坐40人,装2吨货物,中型马车乘坐30人,装1.5吨货物,小型马车乘坐20人,装1吨货物,马车的设计十分复杂,坚固耐用,制作成本也比普通马车高的多。

    然而,上等人不会乘坐客货两用的马车,它的运量又比不上传统货运马车。除了兰德尔领自用之外,没人愿意购买这种既贵又不实用的车辆。

    维克多设计这种马车完全是为了满足公共运输的需要,而公共运输还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处女地。

    公共运输具有公益性质,注定不会有太多的利润,但它创造的经济效益和潜在的社会影响力却难以估量。

    假设,一个村民捕到一只黄羊,只能把它吃掉。现在有了公共马车,他可以把黄羊带到城镇中出售,再用赚到的钱购买物资,其中就包括粗糖,顺便在教堂做个祷告。这样一来,村民赚到了钱,车夫赚到了钱,酒馆老板买到野味,等于赚到了钱,领主则收到了税,教会得到了信仰,兰德尔家族当然也赚到了钱。

    这只是维克多发展公共运输的一个方面,他真正的目的是用公共运输网络走私。

    公共运输有许多好处,却迟迟没有发展起来,主要是因为两大因素。其一,骑士贵族的超凡本质造成了社会的严重割裂,领主相互竞争骑士血脉,根本不会考虑平民的需求。他们为了赚取财富连刺芸豆都不愿意种植,又怎么可能投资本大利薄的公共运输业务?其二,教会有能力发展公共运输,可他们受到光辉法典的限制,不能开展任何商业贸易。(为什么呢?骑士不同意啊。神选者时代人口众多,城邦林立,贸易兴盛,骑士们非常清楚不能让教会掌握贸易。)教会曾经向自由民提供过借贷,后来他们发现有破产的苗头,立刻又禁绝了这种行为。

    这两大因素是维克多第一个吃螃蟹的客观条件。他让老约翰到野柳城卖马车就是为谋划发展公共运输。但是,公共运输的投入实在是太大了,以维克多的财力根本无法实现这个构想,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自由民。

    自由民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他们的固定资产非常容易被人惦记,现在有教会保驾护航,他们可以放心大胆的从事公共运输的生意。但是,公共运输毕竟利薄,自由民为了多赚钱一定乐意运一些货物,这些货物当然也受到教会的保护。神父的影响力那可是相当的大,岗哨士兵不敢冒着得罪神父的风险查扣公共马车,这就为走私提供了便利。

    维克多没有能力控制所有的公共马车,他只要掌握走私通道的公共运输网络就行。维克多已经吩咐铁锤物色合适的自由民商贩,通过合伙做生意的方式,让他们在指定领地中搭建公共运输网,教会和领主自然会提供方便。即便如此,维克多也需要投入巨额资金,但花费再大也值得。

    以黑市为终端,山民村寨为据点,公共运输为渠道,明暗两条线,恶棍鬣狗做掩护,佣兵团提供武力保障,才能构成维克多的商业帝国。这个商业帝国不单单是走私,它的潜力无穷,能够吸引众多势力加入其中,并使其不断壮大,而维克多要做的就是牢牢地掌控它。

    当然,这个过程中必定会有人挑战维克多的地位。维克多占据先机,坐拥炼金塔,面对挑战又有何惧。

    “照做就是了。”维克多淡淡地吩咐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