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贴身小扈从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翌日,清晨。

    天蒙蒙亮,黎雀刚刚登上枝头,爱丽娜姐妹还在舒适的床上作海棠春睡,维克多已经离开了温柔乡,练习伏牛秘形有一会了。

    勤能补拙只是个善意的谎言,维克多每天晨练伏牛,晚修金蟾,风雨无阻,勤练不辍,爱丽娜和爱丽丝几乎从不锻炼,可她们一旦运转斗气,基础力量还是比维克多强。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先天本质的区别不是勤奋可以改变的。就好像龟兔赛跑,兔子不睡懒觉,乌龟再努力也没有胜算。但天道酬勤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修筑城堡的石匠如果力气没人大,技术没人好,再不勤快点,真是连饭都没得吃。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修练的真意在于不断地超越自我,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对于维克多来说,偷懒等于体魄属性下降。

    其实,X-3可以完美统御每一块肌肉,掌握了伏牛秘形的原理,维克多坐卧行止都能用于锻炼自己的肌肉骨骼,他也是这么做的。维克多每天坚持练习伏牛秘形只是一种习惯。

    在这个注重个人实力的世界,维克多最初修练秘形是出于对力量的迫切渴望,现在他一天不练,心里就痒痒的,浑身不舒服。

    太阳终于跃出了地平线,修练场上的脚印里盛满了金色的晨光,呼啸的拳风渐渐停息,维克多身体一抖一震,皮甲上的露水便向四面八方疾射出去,打在旁边的枝叶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维克多欣喜不已,在X-3的帮助下,他仅用四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别人十几年才能达到的修练成果,把伏牛秘形修到了最高境界。

    单手可伏牛,弹指有惊雷也许是对伏牛秘形的溢美之词,在这个世界却绝非妄言。维克多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能迸发出惊人的力量,正面压制一头健壮的公牛当然不可能,可用上技巧就不一样了。裁决武士索洛托曾在黄昏森林中按住了一只炼金战獒,靠的就是强横的力量和高超的技巧,他截断了炼金战獒的发力,硬是让它站不起来,要知道炼金战獒的爆发力比公牛还要大。维克多现在也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的力量已经达到普通人的极限,最重要的是他有X-3。

    X-3对自身的控制精细入微,对外界的变化明察秋毫,仅凭这两点,维克多就能轻松掌握任何体术技巧。修炼伏牛秘形纯粹是为了锻炼体魄、力量和耐力,它的发力技巧在维克多面前任何奥秘可言,至于灵猴秘形不需要练也已经登峰造极了。

    理论上,普通战士只要把伏牛秘形和灵猴秘形都练到高深境界,再融会贯通,他的战斗力完全不输给见习骑士。维克多现在不用风行和超限就有打败见习骑士的信心。当然,刻苦锻炼的见习骑士要另当别论。维克多向爱丽娜姐妹传授过简化秘形,可惜她们只想着如何貌美如花,如何获得丈夫的宠爱,对提升实力没有半点热情,莉莉娅倒是相当勤奋,但她偏爱可以塑造形体的灵猴秘形,对锻炼肌肉的伏牛秘形则敬而远之。贴身侍女的最大追求是生育家族血脉,维克多没有办法改变她们的观念,而且他觉得这样也挺好,便不再强求了。

    维克多很满意自己的修炼成果,如果在地球上,他称得上是绝代宗师。尽管维克多很想长啸一声,抒发胸中意气,但他很清楚自己还差的远。在这个世界,任何一个正式骑士都是天生的宗师,他们的力量、体魄、耐力和速度更是远超凡人。最关键的是骑士们有路可循,而维克多却遇到了瓶颈,他想要再进一步,只能从血脉天赋和锤炼心灵两处着手。可是,自从觉醒了激活天赋之后,维克多明显感觉到血脉中的潜力已经被发掘殆尽,而只手花开的修炼法也没有太大的进展,虽然他多次在修炼中触摸到X-3与自身的屏障,但就是没办法捅破那层窗户纸。

    “也许,应该在金蟾秘形上下工夫了…….”维克多暗暗想到,转身走向别墅。

    刚进别墅,身穿一袭长裙的爱丽娜就迎了上来,她解下维克多身上的皮甲,为他换上常服,温柔地道:“亲爱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修炼伏牛秘形需要进食充沛的食物,以补充身体的消耗。维克多每次晨练结束,爱丽娜都会准备丰盛的早餐供他享用。餐桌上摆着花姑炖松鸡、清蒸白腹鲑鱼、烤羊排、地蜥肉串、奶油馅饼、松子面包、牛奶、还有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这些美食色泽诱人,香气四溢,令人胃口大开。

    维克多喝下一杯牛奶,问道:“爱丽丝呢?怎么不来吃早餐?”

    “爱丽丝可不敢耽误大人的事情,她吃了早餐,已经去野柳城了。”爱丽娜用餐刀细心地剔下羊排上的肉,放在维克多的餐盘中。

    维克多淡淡一笑,爱丽娜美丽温婉,待人接物大方得体,令人如沐春风,她不但能说服爱丽丝老老实实地去工作,还能团结家族的封臣,颇有几分家族主母的风采。

    “爱丽娜,今天下午我要和莉莉娅去北境巡视渡鸦镇,最快也要三十天后才能回来,这段时间的家族事务就交给你了。”维克多一边享受贴身侍女的服侍,一边说道。

    “大人,我知道了。”爱丽娜点点头,又说道:“亲爱的,我还有件事情要告诉您……是关于贝尔蒂娜的。”

    维克多放下餐具,皱眉问道:“贝尔怎么了?”

    “大人,您曾经吩咐过,贝尔蒂娜不能学写字…….我觉得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爱丽娜顿了顿,转头对旁边的仆人吩咐道:“去把贝尔蒂娜带过来。”

    “是,夫人。”仆人躬身告退,片刻工夫,他便带着小侍女回到餐厅。贝尔躲在仆人的身后探头张望,仆人让开了身体,她被吓了一跳,然后手足无措地看着爱丽娜夫人。爱丽娜有些严厉地说道:“贝尔蒂娜,我教你的礼仪呢?”

    小姑娘提起裙裾,似模似样地行礼道:“大人,早安。夫人,早安。”

    “嗯?!贝尔……贝尔能说话了?!”维克多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又缓缓地坐下,脸色变得十分精彩。

    爱丽娜看了看懵懂的贝尔,又看了看神情渐渐冷峻的维克多,不由得在心底里叹了口气。

    维克多将贝尔交给爱丽娜的时候,并没有介绍小姑娘的来历,只说她是个孤儿。爱丽娜没有追问,她猜测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姑娘极有可能来自山丘营地,而山丘营地是兰德尔家族的禁地,西尔维娅夫人曾叮嘱过她和爱丽丝,不允许打听山丘营地的秘密。维克多能让贝尔离开山丘营地,肯定是因为贝尔不会说话的缘故,现在情况却不同了。尽管爱丽娜非常喜爱这个不算漂亮的小姑娘,但她更明白自己的立场。

    爱丽娜挥手示意仆人离开餐厅,又对维克多说道:“大人,是米勒神父治好了贝尔蒂娜的缺陷。我想您也许要和她单独聊一聊,但我可以保证,贝尔蒂娜没有向任何人泄密!”

    维克多讶异地看了爱丽娜一眼,沉吟道:“亲爱的,我了解你的心意了。请放心,不会有事的。”

    爱丽娜屈膝行礼,离开餐厅的时候顺手关上了房门。维克多敲了敲桌子,刚想问话,却看到小姑娘盯着桌上的美食猛咽口水,他不禁莞尔道:“贝尔蒂娜,侍从可以和主人一同用餐,但仆人不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侍从是主人刀剑长矛,为主人扫平荆棘,侍从是主人的盾牌盔甲,为主人抵挡伤害,侍从是主人眼睛和耳朵,为主人观察环境,聆听声音,侍从是主人的嘴巴,为主人传达意志,但不能泄漏主人的秘密。所以,侍从可以与主人共餐,共乘,共浴,共眠。”贝尔蒂娜奶声奶气地说道。

    维克多笑道:“那你还在等什么?”

    贝尔欢呼一声,坐到椅子上就大吃起来。小家伙吃的眉飞色舞,满嘴流油,维克多也不禁食欲大增。没过多久,一大一小两个吃货风卷残云般地将满桌美食一扫而空。

    维克多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说道:“贝尔蒂娜,米勒神父是如何治好你的缺陷的?”

    “我在教堂睡着了,醒来就会说话了。”贝尔蒂娜学着维克多的样子擦了擦嘴角,但她的小脸蛋上还有更多的油渍,就像个小花猫一样。

    “睡了一觉……”维克多摇了摇头问道:“好吧,什么时候的事情?然后你又经历什么?”

    “前天的前天,然后……”贝尔抱着小脑袋仔细想了想,说道:“然后,夫人就把我接回银月庄园了,我一直待在夫人的身边,她不允许我和其他人说话,我做到了。”

    四天前正是西尔维娅视察蔷薇湖的时候,维克多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直到昨天才回到银月庄园。爱丽娜不清楚贝尔的秘密,但她的处理事情方法却让维克多大为赞赏。另外,维克多相信米勒神父也不了解贝尔的事情,否则教会一定不会放过伊莫森。但是,如何对待贝尔是个问题,她毕竟在山区要塞待过一段时间,而且她还是个孩子,多半不能保守秘密。

    “看来只能把贝儿关在山丘营地了。”

    维克多默默想到,贝尔却满怀期待地问道:“大人,我可以学写字吗?”

    “哦?为什么要学写字?”维克多问道。

    “我想当一个优秀的贵族侍女。”贝尔蒂娜怯生生地说道:“贵族侍女一定要识字的。”

    看着贝尔纯净的眼睛,维克多突然又不忍心将她关押在与世隔绝的山区营地,他还答应过伊莫森,要让贝尔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贝尔,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我不但亲自教你学写字,还让你成为我的贴身……不!是贴身扈从,对!是贴身扈从。”维克多鬼使神差般地说道。

    “贴身扈从?是像爱丽娜夫人那样吗?”贝尔困惑地问道。

    “呃……当然不是!”维克多头疼万分地说道:“贴身扈从就是……一直跟在主人的身边……总之就是……就好像监护人!对,我就是你的监护人,负责教你写字,但是你要听话,明白吗?”

    “我还是想当贵族侍女,就像爱丽娜夫人那样。”贝尔咬着嘴唇,坚定地说道。

    “……”维克多沉默许久,捂着额头无奈地说道:“好吧,我会把你培养成合格贵族侍女,等纳尔森勋爵的继承人长大了之后……对了,等那小子长大了,你也长不大啊。”

    “我能长大!”贝尔眼圈都红了,倔强地说道:“神父老爷爷说了,贝尔就是长的有点慢!”

    “真是夹缠不清!”维克多嘟囔着,恶狠狠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跟在我的身边,不允许和任何人谈论伊莫森、山区要塞、还有大狗的事情!否则,你再也见不到你父亲了!听明白了,小丫头!”

    贝尔蒂娜小嘴一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维克多拿起餐巾胡乱地给她擦了擦,结果小花脸被擦成了大花脸,他丢下餐巾喊道:“爱丽娜,给这个小家伙洗洗脸,今天我要带她去渡鸦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