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黑鸦夜袭(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凄厉的狼嗥在昏暝的暮色中回荡,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不安的莫名惊悚。一只渡鸦掠过栅栏落在高高的箭塔上发出一声难听的叫声,就像漆黑的幽灵。

    “乌鸦晚上出没,不是个好兆头。”罗伊握紧手中的硬弓,眯着眼睛,喃喃地说道,清冷的月光让他仰起的脸庞显得格外苍白。

    “乌鸦只是小鸟,你害怕的是那几只凶暴狼。罗伊,你是个胆小鬼。”大胡子嘿嘿笑着,不怀好意地拆穿罗伊的真面目,全然不在乎同伴会不会恼羞成怒。

    罗伊没有理会同伴的挑衅,默默地收回目光。大胡子肌肉虬结,孔武有力,他扛着的双刃战斧锋利而沉重,罗伊要用两只手才能挥动。据说大胡子当过佣兵,在王国的北部与撒桑人交过手,虽然他刚刚加入营地,还是个新人,可他仗着自身的武力,到处惹是生非,寻衅滋事,打趴下许多人,也得到了队长的赏识,不但混进了民兵小队,还霸占了一个女人。

    罗伊不想当大胡子的垫脚石,更不想挨揍,但他的兄弟奎恩却是个火爆脾气。

    “大胡子,你要是亲眼见到凶暴狼,准保要尿裤子!”

    奎恩把拳头捏地吱吱响,锐利的目光像刀子一样钉在大胡子的眉心。面对营地里数一数二的神射手,大胡子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倒也没有继续出言不逊。

    大胡子不屑的态度让奎恩更加生气,他闷闷的说道:“那只凶暴狼浑身青黑,有小马那么大,是普通公狼的两倍,獠牙像匕首,绿油油的眼珠子盯着你看,任何人都会吓得浑身发抖。只有我和罗伊例外!”

    奎恩和罗伊不是亲兄弟,他们是自由民伙伴,有十年的交情,平时靠打猎为生,说白了就是盗猎者。奎恩山民出身,箭技精熟,可以射中麋鹿的眼睛,罗伊有一双巧手,他剥下的皮子堪称完美。最开始的时候,两人合作捕猎黑鼹鼠,剥皮卖钱。黑鼹鼠会糟蹋庄稼,它的肉很难吃,皮毛却价值不菲,但就是太小了,做一副皮手套至少要十几只黑鼹鼠。村长老爷们对鼹鼠猎人向来睁只眼闭只眼,奎恩就是靠罗伊的手艺过活。当年,两人在埃里克森公爵的森林里捕猎黑鼹鼠,奎恩一时手痒,射杀了一只雄鹿,罗伊忙着剥鹿皮的时候被埃里克森家族的巡林客抓了个正着。结果两人被罚了苦役,关入金矿秘堡,为埃里克森公爵采掘黄金,过上了不见天日的矿奴生活。一年多以前,教会的圣武士突袭埃里克森家族的金矿秘堡,当场解救了数百名被困的羔羊。罗伊和奎恩重获自由,却发现埃里克森家族遭遇剧变,领地内盗匪横生,流寇四起,治安状况十分恶劣。为求自保,他们加入了自由民团伙。经历了几场斗争与合并,两人所在的团伙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一个大型自由民营地。

    最初,团伙的首领想把营地设在西边,那里有一处小湖泊,土地肥沃,植被茂密,野生资源非常丰富,最重要的是那个地方更靠近冈比斯人建造的渡鸦镇,远离多铎领主的势力范围。自由民团伙的骨干可都是埃里克森公爵的心腹士兵,他们参与过私铸金索尔的勾当,因此遭到多铎王国的通缉。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小湖周边竟然是凶暴狼的栖息地,而且不止一只。凶暴狼狡猾又残忍,是非常可怕的猛兽,奎恩和罗伊就亲眼目睹过凶暴狼扑杀自由民同伴的血腥场面,他们被吓的半死。自由民团伙只得沿着小溪,向东迁徙20多公里,最后在小溪的南岸安营扎寨。

    大胡子是后来者,没有经历过凶暴狼的袭击事件,他嘲笑罗伊胆小,自然激起了奎恩的不满。但是,大胡子不会放过打击同伴的机会,他总是千方百计地竖立自己的地位。

    “嘿嘿,胆小鬼才会在栅栏后面被凶暴狼的叫声吓得脸发白。”

    “你!”奎恩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营地的木栅栏足足12米高,成年人的手臂那么宽,用三层铁松木搭建,中间填满了碎石子、泥土和灰浆,夯的很结实。别说凶暴狼,就算是骑士大人也没有办法一鼓而破,何况栅栏外面还有一道四米宽的壕沟,栅栏里面竖立着12座箭塔,每座箭塔都安排一把威力巨大的军用重弩,整座营地可以说是固若金汤。至少奎恩觉得这里面很安全,他不知道罗伊为什么会脸色发白,他猜测自己的兄弟生病了。

    “罗伊,你是不是吃坏了肚子?要不,我去和头说一声,今天你就不用值夜了?”奎恩担忧地问道。

    “谁不用值夜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步履稳健,举止威严,穿着皮靴毛裤,带着牛皮手套,外套硬皮甲,又罩了一件锃亮的全身钢环甲,手持精铁短矛和铁橡木圆盾,腰间还挂着一把带鞘长剑,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过来,坐在栅栏下面的三十几个民兵连忙站起身,大胡子第一个迎了上去,谄媚的道:“莫尔大人,您来了。”

    “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大人!”莫尔拍了拍大胡子的肩膀,和颜悦色的说道:“要是被真正的大人听到,可不好。”

    “是,是。”大胡子点头哈腰的道:“队长,罗伊那小子被凶暴狼的叫声吓破了胆,想装病回去休息。”

    众人哈哈大笑,奎恩气的满脸通红,大声辩解道:“不是的!头,你别听大胡子造谣。罗伊,他……他是吃坏了肚子。”

    “罗伊,是这样吗?”莫尔冷冷地问道。

    “头,我没事。”罗伊不安地解释道:“是乌鸦叫的让人心烦。”

    “呱!”箭塔上的乌鸦非常配合地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叫,莫尔抬头皱眉,对奎恩吩咐道:“把那只报死鸟射下来!上面的兄弟还等着我们换班呢。”

    “好嘞!”奎恩张弓引箭,暮色中的乌鸦只是一团朦胧的黑影,但这难不倒一名优秀的山民射手。然而就在利箭脱弦的那一瞬间,乌鸦率先飞了起来,奎恩射了个空,他叫道:“这该死的乌鸦一直在看着我。”

    话音刚落,箭塔上传出一声惨叫,一个男人摔了下来,殷红的液体在他的身下晕开,就像摔破的人形水囊,甜甜的血腥味令人作呕。众人面面相觑,莫尔队长怒吼道:“奎恩!你这个白痴射到人了!”

    不等奎恩辩解,箭塔上又是一声惨叫,这次所有人都听到了利箭破空的锐鸣,接着箭塔上的惨叫此起彼伏,等待接班的守卫在栅栏后面的踏板上惊慌失措,大喊大叫,数不清的乌鸦从箭塔上、马厩栏,棚屋顶振翅而起,它们组成鸦群在营地的上方盘旋大叫。告死鸟的欢笑惊醒了整座营地,猎犬狂吠,战马惊鸣,还有妇孺的哭喊,男人的叫骂,整个营地瞬间陷入一片混乱。

    “敌袭!”

    莫尔队长大叫着下了命令,“去个人敲警钟,其他人跟着我上踏板,支援寨墙上的兄弟!”

    一个机灵的民兵脱离队伍,冲向警钟。“当”“当”“当”,警钟长鸣,来自营地东边的栅栏。东边的栅栏也遭到了袭击?莫尔队长脸色大变,咬咬牙登上作战平台,他知道东边的民兵不会过来了。“当”“当”南边的警钟也响了,男人们从棚屋里涌出来,莫尔多少有了一些安慰。

    营地中有500多青壮流民,还有60名精锐士兵和3位见习骑士,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营地的首领和骨干在为内古斯子爵效力。这座自由民营地可以说是内古斯子爵的一个军事据点。三位见习骑士带领嫡系士兵分别把守南北两个寨门和骑兵马厩。莫尔曾经是埃里克森家族的士兵,因为受到主人的牵连,被安排看守南边的寨墙,他想不通敌人为什么不进攻营地的出口,反而袭击栅栏,但他很清楚,昔日的同僚马上就能组织100多名青壮民兵登上平台。只要自己坚守一会,见习骑士大人也会带人支援,敌人必将铩羽而归。

    “不要慌!不要慌!我们前面有壕沟,有铁木栅栏,敌人冲不上来!站到各自的射击位,把弓箭和十字弩都准备好!”另一位队长奈德大声招呼着,慌乱的民兵看到莫尔队长带着增援爬上作战平台,迅速安定了一下来。罗伊站在射击位,借助月光,看到两百多米外有几十个黑影正冲向栅栏,他们的速度堪比冲锋的战马,只一会的工夫便突进了一百多米。

    “怎么可能跑这么快?难道都是骑士?”莫尔浑身发冷,如坠冰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