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登门拜访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第二天下午,渡鸦堡,领主办公大厅。

    莉莉娅推开橡木门便看到维克多独自站在窗边,向下眺望。她走上前,抱住维克多的胳膊,娇声道:“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

    维克多揽住贴身侍女的小蛮腰,将她拥入怀中,费解的问道:“昨天夜里,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他们看起来……比较高兴?”

    城堡下方,整车的物资、成群的牛羊、还有上千男女老少排着长队,正源源不断地通过吊桥进入渡鸦镇。这些人来自被攻破的自由民营地,他们脸上洋溢着兴奋和喜悦,完全没有失去亲人的哀愁与悲伤,昨夜的那场杀戮仿佛只是一场噩梦,令人恐惧但又不真实。

    “我亲爱的大人,您要是知道他们的来历就不会觉得奇怪了。”莉莉娅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说道:“据布茨了解,这些人大多是流民,他们为埃里克森家族开拓领地超过三年,才被赋予了领民身份。前段时间,埃里克森家族遭遇剧变,公爵领被多铎王国肢解,新领主收回土地,罚没了他们攒下的家产,他们不但重新沦为流民,还遭到埃里克森家族的逃亡士兵裹挟,修建了那座自由民营地。营地的自由民守卫霸占女人,组建自己的家庭,其他人敢怒不敢言。昨天夜里,营地守卫死伤惨重,没什么人会为他们难过。嗯……说他们霸占女人有些夸张,流民的女人习惯依附强者,只不过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还没有太深的感情。”

    “……”维克多愣了一下,摇头失笑,“我还担心这些人心怀仇恨……看来是我想多了。”

    “狮子不用在乎绵羊的想法。下等人敢心怀不轨,布茨镇长会收拾他们。我看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真是便宜他们了!”

    莉莉娅撇了撇粉嫩的樱唇,气呼呼的小模样一如当初的佣兵少女,维克多忍不住在她光洁白皙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道:“英明的君主应当倾听子民的心声,那么……宝贝,他们为什么高兴呢?”

    “因为有渡鸦堡啊!”莉莉娅跺了跺城堡的地板,见维克多一脸嫌弃的表情,她又柔声劝道:“亲爱的,我知道你嫌弃渡鸦堡的城墙不够光滑。可这毕竟是一座城堡,它有一百多个房间,六座哨塔、可以容纳300名士兵……”莉莉娅喘了口气道:“亲爱的,我们当佣兵那会,做梦都想在城堡的背后安家。”

    城堡是领主武力的体现,代表领主的合法统治权,它不仅是防御工事,也是领地的政治中心,只有领主家族的士兵才有资格居住在城堡的后面。佣兵团半黑不白,他们渴望被某个领主接纳,然后成为他的家族士兵。这其实是合法性,而自由民营地也面临合法性的问题。

    保护、救赎和奉献的关系构成人类国度最基本的秩序。领主不能保护领地与子民就会失去爵位,神职者背弃救赎的信念将失去神眷,凡民不履行奉献的义务则被视为化外野民,即为非法。

    几千年来,这种观点已经深入人心,无可动摇。

    自由民营地没有奉献的对象,他们往往被等同于盗匪流寇,不仅要面对怪物和猛兽的威胁,还要遭到领主的驱逐。尽管教会对野民充满怜悯之情,把他们称作迷途的羔羊,却又爱莫能助。因为,最痛恨自由民营地的人恰恰是普通村民,领主只是顺应子民的呼声而已。

    绝大多数自由民营地都希望被领主接纳,成为领地的在册子民,而城堡是明确领主合法地位的标志。当年维克多没有城堡,自由民营地首领阳奉阴违就是在质疑他的合法性。

    渡鸦镇周边荒无人烟,猛兽横行,开拓环境比当初的兰德尔领还要艰险,但它有一座城堡。这对于自由民来说,意味着秩序和文明,他们只要被渡鸦镇接纳就能获得领主的庇护和牧师的救赎,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宣称:我在为我的主人开拓这片土地。

    合法性至关重要,它是由骑士、神职者和普通人共同构建的秩序,关系到每个人的前途。这些自由民加入渡鸦镇才有上升的途径,努力成为封臣贵族,或者至高主的仆人。

    莉莉娅佣兵出身,她对底层民众的想法有最直观的认识。如果站在渡鸦镇居民的立场上,这些自由民都属于掠夺领地资源的盗匪,应当被驱逐。现在渡鸦镇愿意收留他们,他们确实应该高兴。

    “我下令破寨杀人,他们却对我感恩戴德,这还真是奇怪。”维克多自嘲道。

    “本来就这样,自由民营地里的流民大多是被人裹挟的,他们只是一群毫无荣誉感的乌合之众。”莉莉娅不以为然,又掩嘴笑道:“大人,您太仁慈了。”

    “莉莉娅,你要记住,仁慈不代表软弱。只有愚蠢且无能的领主才会用残暴与恐惧统治子民,英明的领主必须具备仁慈的品质……至少名义上如此。”维克多摇了摇头,叹道:“渡鸦镇的局面比我预料中的还要复杂。这里离兰德尔领太远,我们必须认识到,多铎领主和索伦子爵领对渡鸦镇的影响力比我大的多,这种时候渡鸦镇内部必须人心稳定……”

    莉莉娅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在担心这些人会倒向多铎领主?那干脆把他们都赶走好了!”

    “如果这么做,我们在渡鸦镇的问题上将失去教会的支持……算了,过一会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维克多松开莉莉娅,转身走向办公桌,坐下后道:“战利品清点完了吗?”

    莉莉娅坐到维克多的对面,笑吟吟地算起了帐:“嗯,我们缴获了734只羊,87头牛, 27匹战马,17万磅黑麦,8万磅坚果,1万磅腌肉,187套旧皮甲,60套完好的钢环甲,233支长矛,211把硬弓,1万2千支羽箭, 40把十字弩,2300支弩矢。”说着,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激动的道:“亲爱的,还有15把军用重弩!”

    军用重弩是普通士兵最强的单兵武器,目前只有多铎王国才能生产这种可怕的大杀器。军用重弩威力巨大,流出数量也受到严格管控。这15把军用重弩称得上有价无市,难怪莉莉娅会兴奋不已,但她并不知道维克多有更犀利的瑟银重弩。

    重弩不能像狙击步枪那样,可以在猎物的体内形成恐怖的腔体,事实证明它对大型怪物的杀伤力有限,产量又受到凶暴动物筋腱的限制。维克多并不在意这些军用重弩,他淡淡地笑道:“这只能说明,那个自由民营地其实是多铎人军营。他们的人员数量和伤亡情况怎么样?”

    莉莉娅点点头道:“这个营地共有1105人,成年男性513人,成年女性339人,15岁以下的孩子102人,60岁以上的老人151人。这次袭击造成58人死亡,23人重伤,轻伤87人,主要是营地的守卫,死者已经被掩埋,伤者都得到了治疗。”顿了顿,莉莉娅神色黯然的说道:“大人,您有5名精锐士兵战死,还有……还有6名迅鸟轻骑没有归队。”

    “他们已经牺牲了……都是些笨家伙。”维克多敲了敲桌子,忍不住抱怨道。

    为了测试炼金民兵的实战水平,维克多动用了50只炼金乌鸦,30名迅鸟轻骑,80个灵猴民兵和25个伏牛民兵。武力之强超过了绝大多数顶尖贵族,对手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然而,炼金民兵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他们严格执行维克多的命令,但缺乏自主判断力,大呼小叫的让对手缴械投降不惜暴露自己的位置,也无法分辨敌方首脑,从而迅速瓦解敌人的组织能力,不仅造成重大伤亡,还有5个灵猴民兵被偷袭致死。

    迅鸟轻骑的表现更是让维克多气不打一处来,明明实力更强,竟然被一名见习骑士反杀两个,遇到高阶骑士的阻击,也不知道散开迂回,召集后援,不停地送人头。如果维克多不及时插手的话,这些家伙肯定要全军覆没。那名见习骑士反倒给维克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机敏狡诈,巧用战术,以弱胜强,充分诠释了智慧的力量。

    维克多低头思索片刻,把目光转向莉莉娅问道:“亲爱的,你知道我为什么急着攻破那座自由民营地吗?”

    莉莉娅眸光闪动,张了张嘴,又浅笑摇头。战熊佣兵团经常受雇于领主,负责驱散流民营地,但聪明的女人要懂得让自己的男人表现,莉莉娅就是这样冰雪聪明。

    “我也是当了领主之后才了解到,大多数自由民营地,或是盗匪都受领主的指示,用于打击敌对家族,抢劫商队,控制偏远地区,还有就是扩张领土。这个自由民营地有1000多人,物资充沛,武力强悍,绝不是正常的自由民团体能够达到的规模。他们必定是多铎人安插在渡鸦镇的据点,而且明目张胆!”

    “如果我不打他个措手不及,多铎人肯定会出面干预,再以保护平民的借口阻挠我清理这个据点。把我们拖入无止境的谈判当中,但是我拖不起,兰德尔领毕竟在1000公里以外。多铎人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我们必须以最坚决的态度回应多铎人的企图,他们伸手我们就剁手,伸脚就砍脚,绝不能有丝毫犹豫。”

    维克多轻笑道:“现在,这个营地的人口和物资全部落入我的手中,估计多铎人已经气得跳脚了。”

    莉莉娅蹙眉问道:“多铎人会进攻渡鸦镇?”

    “不会!”维克多肯定的道:“多铎人采取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就说明他们不敢挑起战争。这应当是以进为退的虚张声势!”

    “虚张声势?”

    “对!”维克多点头道:“多铎王国与我们冈比斯现在的关系很微妙,既是盟友又相互提防。内古斯子爵同样担心蔷薇骑士团挥师北上,抢夺他的石矿场。先进一步是为了将来少让一步。多铎人摆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其实是想让我请约克家族出面解决争端,他们好卖给西尔维娅夫人一个情面。这样一来,约克家族在道义上处于下风……贵族可是非常重视名誉的,为利益发动战争也要找出许多莫名其妙的借口,撒桑帝国明明想要统一南方,撒桑皇帝偏偏要声称是为了洗刷先祖被多铎王族流放的耻辱。这就是贵族的游戏规则。”维克多又冷笑道:“多铎人以为我是个软柿子,非靠西尔维娅不可。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莉莉娅托着香腮,喜滋滋的道:“我的大人是最了不起的领主。”

    被自己的女人称赞,维克多不禁有些飘飘然,笑道:“这些自由民当中肯定有内古斯子爵的安排的士兵,尽快把他们找出来,这些人都是可用的人才。”

    “不用找了。”莉莉娅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他们已经死光了。”

    “嗯?”维克多目光一冷,怒道:“没有我的命令,谁这么大胆敢自作主张?是不是格鲁那个家伙?把他叫过来!”

    “是我下的命令。”莉莉娅迎着维克多诧异的眼神,解释道:“亲爱的,这些骨干大多是埃里克森公爵的士兵,他们的家人都控制在内古斯子爵的手中,不可能为我们效力。放他们走,他们还会再来,留着又是祸患。”莉莉娅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清剿盗匪聚集地的事情,佣兵团已经习以为常了。雇主总是要求我们先拷问盗匪首领和骨干的来历,再把他们杀光,以儆效尤。”

    维克多呆了片刻,摇头苦笑道:“你们现在的身份不同以往,杀俘的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做。”

    见维克多不再生气,莉莉娅悄悄地吐了吐舌头,说道:“我们的人没有动手,是那些自由民干的……格鲁只是挑拨了一下。”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维克多扬声道:“进来。”

    格鲁推门而入,谄笑道:“大人,日安。夫人,日安。”

    “什么事?”维克多没好气的道。

    “城堡外面来两个人,想要见您。其中一个人自称是内古斯子爵。”

    维克多惊讶的问道:“什么?你确定是两个人?不是一队人?”

    格鲁毕恭毕敬的道:“一个贵族带着一个侍从,就两个人。方圆10公里也没有发现车队。”

    维克多靠在椅背上,喃喃的道:“孤身拜访,内古斯子爵好大的胆量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