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一言为定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盖伯特.内古斯子爵,64岁的风系大骑士,宫廷伯爵,佛里德里希陛下的执弓者,白水要塞的守护者,撒桑骑士传诵的警告者,现在他是多铎王国的西陲领主,渡鸦镇北方的邻居。

    骑士的称号并非空穴来风,更不是自吹自擂,它来源于国王、教会,或者敌人的亲口褒扬,由卓越战绩和非凡功勋铸就,是骑士贵族追求的名声与荣耀。盖伯特.内古斯实至名归。

    内古斯15岁的时候在多铎王国的宫廷比武大会上崭露头角,被选为佛里德里希王子的扈从侍卫,进入宫廷,接受王族骑士教育,27岁的时候晋升风系骑士,以宫廷男爵的身份加入多铎禁卫军。四年后,佛里德里希王子继承王位,开始提拔自己的心腹,内古斯成为新国王的执弓者,担任多铎禁卫军副统领。36岁的时候,内古斯成功晋升风系大骑士,获得宫廷子爵爵位,加入铁壁骑士团,开始与撒桑骑士正面交锋,并立下赫赫战功。

    内古斯接受的是王族骑士教育,尊重血脉高贵的骑士,鄙视血脉不纯的贵族。在战场上,他遵循贵族传统,先用一支精金羽箭警告撒桑骑士,让他们丢下战利品自行撤退。如果再此遭遇对方,内古斯会毫不留情的杀光撒桑骑士的扈从,再将其生擒,从未失手。

    内古斯活跃在战场上的那段时期,撒桑帝国领主为了迎回被俘的家族骑士,向多铎缴纳的赎金有几十万金索尔。以至于,多铎国王会经常派人询问:内古斯最近有没有抓到“移动的钱包”?多铎骑士则对内古斯闻风色变,甚至连精金武器都不敢装备了,有的小家族干脆不再派遣骑士参与战争。内古斯也因此被撒桑人称为“警告者”。

    五年后,声名远扬的内古斯离开铁壁骑士团,接任白水要塞指挥官,并获得宫廷伯爵爵位。所有人都认为内古斯伯爵是一位性情温和的传统贵族,他却在白水堡战役中向世人展现了风系大骑士可怕的一面:撒桑帝国陨落的三位大骑士,有两人倒在了内古斯的龙骨秘银弓下。

    战后,撒桑贵族痛骂内古斯,说他是“虚伪的毒蛇”,有两位殿下更是扬言报复。迫于外交上的压力,也出于保护的目的,佛里德里希陛下解除了内古斯白水要塞指挥官的职务,他又重新加入铁壁骑士团。随着局势的发展,铁壁骑士团兵临冈比斯王国的明斯克要塞群,迫使戈隆侯爵率军对峙,间接导致莱恩.奥古斯特陛下战死。在那里,内古斯遇到了年轻的索伦.温布尔顿,两人虽然没有交手,但索伦确实牵制住了内古斯。

    现在,索伦成了人马丘陵的领主,而内古斯也来到了人马丘陵,就在渡鸦堡。

    渡鸦堡大厅,甲士环绕四周,维克多坐在领主王座上,他很难把眼前这个举止优雅,样貌年轻俊朗的贵族与名声显赫的超凡骑士联系在一起。而内古斯子爵的出行方式同样让人意外,一面旗帜,一名扈从,三匹马,就像出门游历的小贵族,而不是位高权重的领主,这背后当然是风系大骑士俾睨天下的自信与从容。但维克多不得不承认内古斯的这番姿态令他心生好感,

    “内古斯阁下,您的到访令渡鸦堡蓬荜生辉。”维克多微笑着说道:“我将设宴为您接风洗尘。”

    “尊贵的温布尔顿阁下,我对您的盛情邀请心怀感激,但我恐怕没有时间参加您的晚宴。”内古斯微微欠身,摇头叹道:“埃里克森公爵私铸金币的罪行败露,在教会的见证下,公爵本人已经被英明的佛里德里希陛下明正典刑,埃里克森家族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公爵纠集的恶棍帮凶却四散而逃,他们沦为盗匪流寇,在这片土地上肆意游荡,抢劫物资,荼毒村民。身为领主我需要尽快剿灭这些恶徒,保护领地的子民。”

    “我这次登门造访,一是为了拜访新邻居,同时也为了提醒阁下,小心盗贼的骚扰。”

    维克多颌首道:“就在昨夜,一伙盗匪袭击了不远处的一个自由民营地,等我的卫兵赶到那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杀伤了许多自由民,并向北逃窜。我的迅鸟骑兵经过一夜的追击,终于将他们剿灭在野外。这伙盗匪尽数授首,无一漏网。”维克多又叹道:“考虑到自由民的安全问题,我下令把那处营地拆毁,自由民也全部迁入渡鸦镇。盖瑞神父正赶过来,他将安抚受惊的民众,治疗伤者,调查这次盗匪袭击事件,然后做出定性。”

    “这真是个好消息,我会向教会出具书面文件,证明您剿灭了一伙强盗!”内古斯笑容满面,他打心眼里赞同维克多的说辞。

    这个自由民营地的确受内古斯指使,可在他的眼中,那些掌控营地的士兵,包括那三名血脉低贱的见习骑士都无异于盗匪。维克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荡平那座自由民营地,干净利落的消灭敌人,把威胁掐灭在萌芽中。尽管双方的立场不同,但维克多的敏锐与果断非常符合内古斯的胃口,尤其是维克多射出的那一箭,内古斯特别满意。

    风行射手与风系大骑士不同,他们射出的箭矢有微风环绕,无声无息,不会扰动虚空风元素,自然不能引起超凡骑士的注意。昨夜,维克多隐身在暗处,又有迅鸟轻骑辅助,内古斯仍然有十足的信心全身而退,但他也很清楚,自己救不了陶德。如果维克多直接射杀陶德,内古斯将颜面无存,在他看来维克多警告性的一箭是对自己尊重。所以,内古斯选择退让,他是不会为了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拒绝血脉高贵者的“善意”。何况,维克多的血脉不逊色于任何一位殿下,是真正的古老血脉。

    “尊贵的阁下,我虽然不姓温布尔顿,但我也具有温布尔顿的高贵血脉,我以此为荣。事实上,风系骑士和精灵血脉贵族都源自温布尔顿和特斯蒂尔(七大圣骑士家族之一)两大家族。我的外祖母就是卡蕾莎.温布尔顿夫人的女儿,卡蕾莎夫人与您的祖父的祖父是堂兄妹。”内古斯矜持而又得意的道。

    “……”维克多道:“可惜温布尔顿家族已经没落了……”他一点也不想认这个叔叔或是伯伯。

    “这无损于我们血脉中的高贵。”内古斯笑道:“我给您带了一件礼物。”说着,他身后的扈从取出一个橡木盒子,恭恭敬敬地递给大厅中的护卫。盒子传到了维克多手上,里面是一块色泽黝黑的金属锭,维克多不太确定的问道:“这是……龙骨钢?”

    “没错。这就是卡里尔软钢,又被称作龙骨钢。我们多铎王国的特产。”内古斯点点头,说道:“您可以用它打造软剑,软甲,也可以用它打造20把军用重弩的机身,或者……龙骨秘银长弓的弓身。”

    比起瑟银,它真是逊爆了。维克多心想,嘴上却说道:“我正缺一把拿的出手的弓,您的礼物我很喜欢。我将赠送给您200磅咖啡作为回礼。”

    咖啡这种元素亲和饮料深受骑士贵族的追捧,但它流出的数量和高昂的价格同样令人咋舌。内古斯眼睛一亮,笑着道:“任何人都不会推辞这份回礼,哪怕是表面上的客气。”

    关系也拉了,礼物也送了。内古斯子爵适时的说道:“温布尔顿阁下,埃里克森家族给我留下了个烂摊子,那些四处流窜的盗匪拥有埃里克森公爵配给的战马和武器,他们对渡鸦镇是个威胁。为了尽早剿灭这些强盗,我必须建立边界岗哨,挤压他们的活动空间。只要边界确定下来,我保证渡鸦镇不会受到盗匪的骚扰!”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这里有一份地图……”

    卫兵接过子爵扈从手中的地图,摆在维克多的桌上,内古斯继续说道:“按照当初的约定,那条溪流以北四公里便是我们两家的边界。如果阁下同意,我们就按照地图修建边界岗哨,如何?”

    维克多端详地图片刻,抬头道:“我这里也有一份地图。”说着,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大羊皮卷轴,示意护卫送给内古斯。

    内古斯子爵展开卷轴,眼神顿时一凝,这份地图绘制了方圆200公里的山川河流,森林湖泊,非常详尽,唯独没有划出界限。维克多扬声说道:“人马丘陵广袤无边,西侧的山脉更是绵延无尽,我们冈比斯把它称作雷利尔山脉,多铎王国把它称作云雀山脉。这条山脉北连大草原,南接金水河,它不仅分割蜥蜴大沼泽,也分割了无尽森林,如果按照山脉长度计算,人马丘陵的面积超过30万平方公里。”

    “我们冈比斯实际控制了17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而多铎实际控制的面积只有11万平方公里。这是因为埃里克森公爵贪得无厌,他在地图上划出5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不允许其他家族开拓他划定的区域。然而,埃里克森家族底蕴浅薄,尽管埃里克森公爵疯狂扩张,不惜私铸金币,招募雇佣兵和流民充当家族士兵,可他只实际控制了2万7千平方公里的面积,还有2万3千平方公里的区域等待开拓。”

    “我们都知道,合法领地必须得到贵族、教会和平民的共同认可,也就是要具备城堡、村民,以及传教士。”维克多合上地图,淡淡的道:“在地图划一条线,没有任何意义。”

    内古斯沉吟片刻,点头道:“我同意阁下的观点,佛里德里希陛下划给我的领地当中还有7000平方公里的荒野,如果阁下有能力开拓那片土地,我承认您的合法所有权。但是,您,包括您背后的约克家族恐怕都没有精力继续扩张,不是吗?”

    内古斯的眼光老道,维克多却不打算就此作罢,他笑道:“那就要看时间站在谁的一边。”内古斯摇头笑道:“阁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如果不能迅速达成一致,恐怕后患无穷。”

    “盗匪吗?”

    “不。是豺狼人!”内古斯叹了口气道:“阁下绘制的地图非常详细,您不可能不知道,那片荒地被一群豺狼人占据了。我亲自侦查过那片荒野,盘踞在那的豺狼人超过2000头,还有大量的地精和狗头人。如果不是渡鸦镇以北有几只凶暴狼在活动,豺狼人恐怕已经出现在渡鸦镇附近了。”

    “目前,这些豺狼人正处于内斗厮杀的阶段,它们很快就会形成一个氏族。到那个时候,凶暴狼只能逃往山区,渡鸦镇会遭到豺狼人的攻击,我的领地也很危险!”

    内古斯语气凝重的道:“豺狼人氏族绝不是豺狼人盗匪可比拟的,它们当中未必不会再出现一个豺狼人之王!”

    内古斯郁闷的很。蚁人大军席卷人马丘陵,冈比斯焦头烂额,多铎王国偷着乐。然而蚁潮退去,给约克家族留下一个干干净净的领地,南方的怪物和猛兽全特么跑到北方来了,什么狼群、月刃豹、花斑虎、灰熊、凶暴动物,还有怎么也杀不光的地精、狗头人和豺狼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埃里克森家族领地的开拓进展迟缓,所以内古斯现在也是焦头烂额。

    “清理豺狼人刻不容缓!”

    内古斯掷地有声的表态,维克多深以为然。豺狼人残忍狡诈,感知敏锐,机动性强,个体战力超过精锐士兵,30比1的凶暴化比例令人触目惊心,凶暴豺狼人普遍具备嗜血天赋,实力足以媲美见习骑士。而豺狼人氏族与豺狼人盗匪是军队与乌合之众的区别,加上地精和狗头人奴仆,它们的战斗力真是呈几何级数提升。为了抵御黄昏森林的豺狼人之王,教会在苏斯王国的北边驻扎了2万圣武士,苏斯王国的驻防军队则超过了6万人。豺狼人的危害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2000多豺狼人在维克多的面前根本不够看,问题在于他要那么多地干什么?

    普通的领主希望领地越大好,而维克多的目光所及之处是整个人类社会。开拓北境从来不是维克多的战略重心。兰德尔家族缺乏独当一面的人才,渡鸦镇控制的领地越大,维克多的负担就越重,甚至有失控的风险。

    内古斯子爵要开拓更多领地,那就让他去和豺狼人纠缠好了。事实上,没有那个家族可以独占所有的土地资源。以其把炼金生物投入北境,消灭豺狼人,还不如让他们继续采集瑟银矿,发展走私商队。用商品贸易掠夺财富才是维克多与内古斯讨价还价的目的。

    “内古斯阁下,您说的非常正确。但我的领地在南方。这次风季巡领结束之后,我就要回归兰德尔领。所以,我没有办法与您共同剿灭豺狼人。”维克多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道:“我同意地图上划分的边界,我将用牛羊喂饱那些凶暴狼,确保它们不会对您的军队造成阻碍。这就是我所能做的。但是,我有个要求。”

    内古斯子爵目光闪动,说道:“阁下,请直言。”

    “您剿灭豺狼人的时候,豺狼人必定四散而逃,那些凶暴豺狼人会对渡鸦镇造成威胁。我的渡鸦堡,您也看到了,城墙不够光滑……我需要向购买您的石料,修缮这座城堡。”维克多说道。

    “这不可能。原因您也很清楚。”内古斯果断摇头拒绝。

    “300万磅粗糖!”

    “什么?!”

    维克多站起身,笑道:“开拓领地耗费巨大,对任何一个开拓领主来说,钱总是不够用!否则,埃里克森公爵也不会私铸金币。粗糖现在是什么行情?阁下想必有所耳闻。我愿意用300万磅的粗糖换您的石料。这里位置偏僻,人烟稀少,悄悄运送一些石料没人会在乎。而且,我保证这些石料只用于重建渡鸦堡,绝不会修建第二座城堡。”

    内古斯大为心动,他想了想,试探道:“那么,渡鸦堡拆卸下来的石料,您准备怎么处理?”

    “打磨光滑,用来修建渡鸦镇的城墙。”维克多先给对方吃一颗定心丸,又道:“不过,粗糖现在是战略物资,我向您大量提供粗糖也冒着不小的风险。稳妥起见,我只能雇一个佣兵团,分批分期运输。阁下也要保证我手下的安全和隐蔽。您同意吗?”

    内古斯子爵站起身,行了一个骑士礼。“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