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雄鹿商团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亚伯老师,我很抱歉,直到现在才有时间接见你。”

    原木的气息充斥着银月庄园的书房,亚伯勋爵恍若置身于清新自然的晨间森林。多年的行商经验告诉他书房里的桌椅橱柜、地板窗棱是用幽暗森林的红木打造而成,且没有超过两个月的时间,都是全新的家具。

    事实上,亚伯早已发觉这里每件东西都是新的,新的家具、新的庄园、新的村落、新的城镇、新的领地、还有全新的维克多.温布尔顿。

    曾经花瓶小男爵成了一方诸侯,他端坐在书桌后,气质沉静,神色从容,深邃如夜空的眼眸里没有了往昔的青涩稚嫩,取而代之的是睿智与自信的光芒。年轻领主的威仪让亚伯的心里五味杂陈,尽管被晾了一个多月,此时此刻他却生不出半点怨怼。

    亚伯不知道维克多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年内变得如此陌生,也许是因为环境,也许是因为血脉,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承认当年的学生现在是需要自己仰望的存在。

    维克多丝毫不在意亚伯勋爵复杂的心情,他转头吩咐道:“亲爱的莉莉娅,请为亚伯老师准备一杯咖啡。”

    莉莉娅对自己的男人浅浅一笑,探出雪白的小手开始烹煮咖啡,她的动作灵巧,姿势优美,令人赏心悦目。片刻工夫,一杯香气氤氲的咖啡便摆在了桌上。

    “勋爵阁下,您习惯加牛奶,还是加羊奶?”莉莉娅手执银壶,脆声问道。

    “呃……什么也不用加……谢谢夫人。”亚伯站起身,略显拘谨地向莉莉娅行礼,然后接过她手中的银杯。莉莉娅提起裙裾,屈膝还礼,又回到维克多的身旁。

    亚伯轻轻抿了一口咖啡,香醇的味道令他精神一振。维克多问道:“亚伯老师,我们多长时间没见面了。”

    “四年多。”亚伯放下咖啡杯,恭敬的答道。

    “4年11个月又27天。”维克多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认识了10年3个月又11天,你在平湖镇等了我整整28天。”

    亚伯张着嘴巴愣了半天才赞道:“大人,您的记性真好。”

    “记性好的人都不好糊弄。”维克多淡淡地看了亚伯一眼,自顾自地说道:“我知道你是来洽谈采购粗糖的事宜,但我没料到你会亲自过来。”

    “索菲娅的麾下现在有三大商团,分别是雄鹿商团、三叶草商团和剑齿虎商团,其中又以雄鹿商团的实力最为雄厚。雄鹿的足迹遍布冈比斯王国、多铎王国、纳维尔王国、大草原和撒桑帝国。你作为雄鹿商团的总管,手下有8支商队、4000多名伙计、2000多辆马车,那些仰仗商队生活的外围人员至少过万。”

    “这1000万磅的粗糖生意对雄鹿商团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买卖,对我的兰德尔家族却很重要。所以,你只要排一支商队过来就能按约定价格达成交易……那么你为什么要亲自来见我,甚至不惜在平湖镇滞留28天?”

    “大人,您虽然开创了兰德尔家族,但毕竟是侯爵府的半个主人,于情于理,我都应该亲自拜见您。”亚伯恭敬无比的说道,心里却想,“你不让发货,我能不等你吗?”

    维克多“哦”了一声,恍若大悟般的道:“原来,你为我效力?”

    亚伯连忙解释道:“大人,我为索菲娅侯爵效力。”

    “索菲娅……”维克多点点头,话音一转又问:“那么……她现在在那?”

    “这……”亚伯面露为难之色,维克多却似笑非笑的道:“不能告诉我?呵呵……我猜你根本就不知道她在那!索菲娅行踪不定,她正配合教会办一件重要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事情……我不方便透露。但我肯定她没有告诉你。”

    亚伯久经历练,城府颇深,虽然心里既惊且疑,脸上却不动声色,但他不知道自己呼吸的节奏、心脏跳动的频率,乃至瞳孔的细微变化都瞒不过维克多的感知。

    维克多从这些细节上印证自己的猜测,他自信的说道:“索菲娅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关注粗糖贸易的事情。这完全是你自主的行为!”

    “当初,你把我丢在黑堡,让我一个人与约克家族周旋,自己却带着商队护卫匆匆赶回王都……”维克多站起身,踱了两步,摇头道:“事后,我一直以为你是王后的人,因为你在维护后党利益的同时,又害怕自己像凯瑟琳陛下安排的管家那样,被约克家族灭口。所以,你急着带队离开黑堡镇。”

    “令我意外的是,索菲娅成功摆脱王后的控制,你竟然没有被她踢出商会?我在侯爵府住了一段时间,却始终没有见到你。这说明,你既不是索菲娅的心腹也不是王后的人!可你居然还掌管着最大的雄鹿商会!”维克多重新坐下,他盯着亚伯的眼睛,缓缓问道:“亚伯老师,我很好奇你究竟为谁效力?”

    “大人,您慧眼如炬。”亚伯沉默良久,苦笑道:“侯爵大人与王后陛下的纷争了结之后,凯瑟琳陛下撤走了安插在商会的人手,效忠于陛下的枫叶商会也被索菲娅大人解散。但我确实效力于索菲娅大人。”

    “没错。我不是王后陛下的人,也不是侯爵大人的心腹,我之所以还能掌管雄鹿商团是因为索菲娅大人不能没有我的辅佐。”亚伯勋爵站起身,郑重的鞠躬道:“兰德尔大人,您有所不知。雄鹿商团历史可以追朔到五百多年前,那时的兰特帝国还没有分裂成三王国。”

    “最早,雄鹿商团叫做黑羊商团,由戴斯蒙.温布尔顿伯爵的管家史蒂夫组建。五十年后,我的先祖以车夫的身份加入黑羊商团,从那时起,我家八代人都为商团工作,积累了丰富行商经验,获得勋爵爵位,也见证了商团的更迭与变迁。”

    “戴斯蒙.温布尔顿伯爵是弗里德里希家族的附庸,所以黑羊商团属于多铎王国,它主要负责三王国内部,以及大草原的贸易,商团的触角一度延伸到撒桑帝国。后来,撒桑帝国占领大草原,剑锋直指多铎王国的北部。双方的战争使得撒桑帝国和草原人拒绝与多铎人贸易,直接导致黑羊商团瓦解。我们这些人也失去了生活来源,幸好纳维尔王国的温布尔顿家族招募人手,组建白犀商团,我们又成了纳维尔人。但好景不长,多铎王国开始打压纳维尔人与撒桑帝国的贸易商队,白犀商团挣扎了70多年也走向了消亡……”

    “然而,你们还在。”维克多若有所思的说道。亚伯勋爵亦微笑回应:“我们还在。”

    “三王国与撒桑帝国达成妥协,由冈比斯王国的温布尔顿家族组建商队,满足彼此的贸易需求。雄鹿商团每换一个主人就改一次名字,前前后后一共改了五次,但有一点没有变,我们始终为温布尔顿家族效力。”

    “这就合理了。”维克多点点头。

    索菲娅出身于苏斯王国的小家族,虽然她从商会的底层做起,但她毕竟年轻,爬的也太快,短短几年的工夫就当上了侯爵夫人。以索菲娅的经验和性格来说,她还不足以驾驭这么大的商会,商会没有被她玩垮,那只能说明有一个管理团队在维系商会的运转。亚伯勋爵这帮管理人员才是商会的灵魂和大脑。

    数百年来,无论商会的名称和主人怎样的变化,它的传承始终未曾断绝。商会的规模日渐庞大且发展出成熟的人才培养和吸纳机制、物流运输系统、货物采购和销售网络、财务结算和利益分配办法。它甚至可以被看成一个独立组织。

    可是,任何财富都要有归属,没有归属的财富即为非法,任何势力都可以出手抢夺。按照光辉法典的规定,财富和土地只能归于骑士贵族的名下,因此亚伯他们必须依附于某个家族。现在,三王国和撒桑帝国共同指定温布尔顿家族为商业贵族,主管彼此的贸易,于是亚伯他们成了温布尔顿家族名义上的附庸。但商会真正的大股东其实是三王国和撒桑帝国。

    撒桑帝国与多铎王国争锋相对,谁也不放心由对方主宰贸易往来。纳维尔王国拥有丰富矿物资源,撒桑帝国拥有充沛的粮食资源,多铎王国掌握贸易通道,它不可能坐视两个邻居眉来眼去,互通有无,所以多铎王国掐断纳维尔人的贸易路线。冈比斯作为三王国的大后方,不与撒桑帝国直接交战,又是多铎和纳维尔的盟友,自然要由它来主导商会。

    不过,商会赚取了巨额财富,这些财富归温布尔顿家族所有,商会的后台老板们又是如何瓜分这些财富的呢?

    维克多阖眼沉思,用X-3推演其中的奥妙。首先,商会的管理团队只占有很少一部分财富,这也是他们能够传承不息的原因。其次,温布尔顿家族支离破碎,家族子嗣遍布人类世界的各个王国,一盘散沙的家族显然不具备保有财富的实力。冈比斯王室暗中挑唆温布尔顿家族子弟内斗,成功上位的人要向王国缴纳政治献金,王族从而达到收割财富的目的。另一方面,多铎王国每年都能从冈比斯那里得到海量战争援助,这些钱应该视作商会分红。

    纳维尔的情况有些特殊,如果孤立的看,她确实没有分到商会的财富,但从全局考虑,她得到的好处最多。多铎王国正面硬抗撒桑帝国,一直在承受损失,冈比斯同样在损失,纳维尔王国却能避开撒桑帝国的主力,尽情扫荡她的后勤补给线,纳维尔的领主一直在享受战争红利。另一方面,纳维尔不仅是人类国度最重要矿物产地,也是扼守北部荒野的战略要地。纳维尔王国一旦崩溃,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教会支援她,苏斯王国支援她,冈比斯支援她,多铎仰仗她,博瑞王国需要它,撒桑帝国拿她没辙,纳维尔只要紧一紧手里的矿物,撒桑人就受不了了。纳维尔人左手拿矿物,右手捏门户,吃完上家吃下家,只要人类国度的格局维持现状,她就是大赢家。

    难怪纳维尔王国有五位黄金骑士,实力雄厚,却没有扩张的意图。维克多心里嘀咕着,他唯一没搞明白的是撒桑帝国得到了那些好处?难道仅仅是物资互补?

    带着这个疑问,维克多决定从亚伯的身上再挖一点料出来。

    “亚伯老师,我可以理解你的中立立场,但你为什么又要亲自和我洽谈粗糖的事情呢?”维克多笑眯眯的问道。

    不知怎么的,亚伯看到维克多亲切的笑容,心里就打了个突,但他还是用尽量诚恳的语气说道:“商会现在资金短缺,我们非常需要开辟新的财源,我希望您看在以往的情分上,给予我们更多的粗糖配额。”

    “商会也缺钱?”维克多用诧异的眼神看了看亚伯。

    “是的。”亚伯解释道:“大人,您就职领主的时候,索菲娅大人向王后陛下上贡50万金索尔的献金。后来,索菲娅大人为了获得王后陛下谅解,她又抽调70万金索尔的献金……商会确实没钱了。”

    维克多不以为然的笑道:“才70万而已……我卖给你的粗糖每磅6铜索尔,总价值5万金索尔,你们转手卖到撒桑帝国能翻24倍,那就是114万金索尔的纯利。”

    “大人,这真是个误会。”亚伯勋爵苦笑着说道:“雄鹿商会的车队畅通无阻不假,可旅途遥远就免不了上下打点,吃拿卡要。这一路上,人吃马嚼和运输损耗也不是小数目,到了偏僻的地方总要雇几支佣兵团防备盗匪劫掠……这些姑且不算。我们每到一个王国都必须发卖一批货物。例如这批粗糖,我们要卖给冈比斯王室2成,每磅20铜索尔,卖给多铎王室2成,每磅40铜索尔,卖给纳维尔王国2成,每磅60铜索尔,卖给草原人1成,每磅50铜索尔,最后运到撒桑帝国的粗糖还能剩下2成就不错了,这时候才能卖到4银索尔每磅的价格。”

    “确实不容易。”维克多颌首道:“那你想要多少?”

    “大人,我希望您能把每年的粗糖份额由300万磅提高到500万磅……如果,您能把咖啡也交给我们出售,我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7金索尔每磅怎么样?”亚伯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想,索菲娅夫人也会很高兴的。”

    “呵呵,我要索菲娅高兴有什么用?关键是要让我高兴。”维克多啼笑皆非,他饶有兴趣的问道:“咖啡在撒桑帝国是什么价?”

    “流入撒桑帝国的咖啡很少,据说有领主以100金索尔每磅的价格收购咖啡。”亚伯说着又补充道:“当然,物以稀为贵,我们最多卖到50金索尔每磅。”

    维克多与莉莉娅对视了一眼,发现彼此的眸子里全是金光闪闪的星星,维克多隐蔽地握了一下小财迷的纤手,对亚伯说道:“咖啡的产量很低,每年只有2000磅,你不必打它的主意。”

    “是。”亚伯低头致意,他并非不知进退的人。

    “亚伯老师,你有麻烦了。”维克多盯着亚伯看了一会,淡淡的道:“商会没有钱,说明你的能力不行,索菲娅早就想找人替换你,而雄鹿商会内部必定有人觊觎你的位置。所以,你才亲自跑来和我谈。粗糖生意对你很重要。”

    亚伯勋爵终于动容,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大人,您的敏锐令人咋舌……您说的一点都没错。只要您拒绝我,我将从头做起,我的命运捏在您的手中,但我绝不会提高粗糖的采购价!”

    “亚伯老师,你很敬业。”维克多赞赏的点点头,说道:“告诉我一些事情,我就答应你的请求。”

    “商会里人进人出,没什么秘密可言……大人,您想了解什么?商会内部人员的关系?还是索菲娅大人的隐秘商道?”亚伯疑惑的问道。

    维克多敲了敲桌子,说道:“有时间的话,这些都可以谈。不过,我更想知道大草原和撒桑帝国的情况,那里风土人情,物资特产,什么都可以。就像以前那样聊天,但不要再给我灌鸡汤!”

    “鸡……鸡汤?!”

    “不着实际的故事和大道理,哄人的把戏。”维克多冷冷地道:“请记住我现在是一个领主,只关心有用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