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云开见月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教宗为什么而来?”

    “来的何止教宗。”慵懒迷人的声音从卧室中间豪华舒适的大床上响起,一双光洁玲珑的纤足落在厚厚的羊绒地毯上,修长白皙的美腿瞬间隐入蛛丝睡裙中,西尔维娅接过维克多手中的银杯,抿了一口清水,蜷在松软的沙发上,颇为得意的道:“人马丘陵的水利工程是前所未有的盛事,教会和银白高塔都想参与进来。教会向我们提供了一百万金索尔的无息借款,也是克莱门特努力运作的结果,他想凭此在教会的史诗中留下浓重的一笔,怎么能不来?”

    “明年火之季,我们准备召开军团比武大会,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不仅克莱门特会来,白塔阵营的各大家族都会派遣核心代表参加。”

    维克多在西尔维娅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无奈的道:“我是说,教宗冕下为什么要特意造访我的领地?”

    “你说呢?”西尔维娅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培罗对你的公共马车推崇备至,迫于他的压力,我们只得投入大笔资金,模仿兰德尔领和布里亚特领的公共运输。但你要知道,人马丘陵的面积可不是兰德尔领和布里亚特领可比的。我们光是购置马车的费用就高达3万金索尔。我们现在每天都亏钱,教宗却要来褒扬你。”

    维克多这才恍然大悟。公共运输网络不是几辆马车,一条线路就能支撑起来的,想要逐渐改变民众的出行习惯,首先要具备相对完善的运输系统和公共信用,马车必须通往领地的各个村落,走固定路线,按时发车。

    公共运输投入巨大,利润微薄,任何自由民富商都不可能完成一个领地的运输网络建设。因此,维克多引用先盖楼再招租的商业模式,提出先由领主出资建设,再鼓励民众认购马车,承包路线。然而,公共运输市场的培育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民众还没有习惯乘车之前,大多数公共马车目前都坐不满人,领主和自由民富商不愿意做赔本买卖,面对教会的呼吁,他们也只是象征性的买几辆马车,应付了事。

    尽管公共运输方便信徒去教堂祷告,但教会绝不能向领主或者个人提供任何形式的资金补贴,否则各个领主纷纷效仿,再大的家底也不够贴的。所以,培罗主教捏住无息借款,强迫约克家族推行公共运输,而教宗则访问兰德尔家族,以示对维克多的支持和鼓励。

    维克多摇头叹道:“不知道教宗能给我什么好处?最好是无息借款。”

    “想的美,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奖励。”西尔维娅柳眉一挑,又说道:“你很缺钱吗?兰德尔领每年仅粗糖的销售收入恐怕不低于5万金索尔吧?”

    “呃……差不多。”

    兰德尔子爵领盈利的生意包括猪肉、药剂、油帆布、铜皮马车、粗糖、咖啡和雪糖,年财政收入约为七万金索尔,扣去上缴给王室的税金,盈余五万金索尔,而普通的侯爵领一年的净收入也就两到四万金索尔。维克多赚钱的手段让人眼红,但需要他花钱的地方更多。

    领地运作、军队建设和水银扩张的投入姑且不提,维克多准备利用公共运输发展的空白期,构建一条从兰德尔领到纳维尔王国的运输网络,他掌控的公共马车已经把兰德尔领、布里亚特领和契布曼领连成了一片,他的手下伪装成自由民富商正和舒尔茨男爵领的神父洽谈,要不了多久,舒尔茨领的公共运输也将落入维克多的手中。维克多为此已经花费了2万金索尔,但要完成这项计划,预计需要耗资25万,或者更多更多。

    掌控运输网络的投入虽大,却非常值得。

    公共运输生意讲究细水长流,有教会的庇护,原本就是稳健的投资。维克多打算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将一部分公共马车逐步转让给当地的自由民经营,以此和他们建立紧密的关系。这些车夫既可以为私货运输提供便利,无形中又成了水银的暗桩,通过他们的耳目口舌,当地的人员流动,物资运转,大情小事,维克多都将了如指掌,甚至制造有利于自己的舆论或者流言。

    投入一笔可回笼的资金就能得到一支为己所用的潜势力,而且还自负盈亏。公共运输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但这不是西尔维娅关注的重点。

    “亲爱的维克多,听说你帮助布里亚特领和契布曼领建立公共运输。”蔚蓝的眼眸里闪耀着危险的光芒,西尔维娅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有钱,为什么不帮我?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我不如朱蒂和吉莉安?”

    “这绝对是谣言!”维克多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购置马车纯粹是为了讨好培罗主教,这样他才同意举行神前公证。事实上,我正在找自由民商贩接手公共马车。”

    西尔维娅一脸的不信,维克多又补充道:“亲爱的,投资公共运输有利无害,野柳城这两个月的税收比以往增加了一成,我相信金水城的税收也有增长。”

    “金水城和野柳城日益繁华,税收增长也是应当的,这和公共马车有什么关系?”西尔维娅嗔道。

    维克多顿时头大如斗,他实在不想和西尔维娅探讨,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对经济增长的帮助。稍不留神,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就能窥破他的真正用意。

    此时,沉默是金。

    西尔维娅倒也没有继续纠缠,她转移话题,问道:“我猎获伊图戈斯的过程你看到了。如果,你的步兵方阵遭遇类似的巨型怪物会怎么样?”

    维克多有些不悦:“我现在知道步兵方阵并不实用,你不用再嘲笑我了。”

    “步兵方阵呆板僵硬,不适合实战。”西尔维娅微微一笑,坐直了身体,正色道:“但它意义重大!”

    神灵骑士的评价让维克多眼睛一亮,惊喜的道:“亲爱的,你是这样看的吗?那它有什么实际意义?”

    “步兵方阵纪律严明,气势雄浑,令士兵团结一致,勇气倍增。这是个伟大的创举。”西尔维娅深深地看了维克多一眼,赞叹道:“岩砖、新农牧、水利工程,还有步兵方阵……亲爱的,真不知道你的脑袋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绝妙的主意?”

    维克多皱眉问道:“约克家族也演练了步兵方阵?可是,无法享受胜利的勇气和团结如同沙子堆砌的城堡,轻轻一碰就会倒塌。如果不能对付蚁潮,步兵方阵又有什么用?”

    “为什么要让步兵方阵和蚁潮碰撞?战术仅仅是战术,我们将面对不同的敌人,蚁人也只是其中的一个挑战。你开创了步兵方阵,难道没有发现它真正的价值吗?”不等维克多回答,西尔维娅又说道:“当今不是最好的年代,但人类国度也曾经辉煌过。第一代教皇推翻神选者的暴政,骑士和教会签订光辉法典,也继承了神选者遗留下来的城邦、领地和人口。经过数百年的修生养息,人类国度占据的肥沃土地是现在的十几倍,人口超过5亿,教会拥有30万圣殿军,3000多位光辉骑士,高阶神职者上千,其中不乏传奇强者。骑士贵族数以万计,巅峰骑士超过400,传奇骑士也有几十位。然而,人类却在异族战争中节节败退,我们的祖先失去了北部荒野,被挤压到贫瘠的南方,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当然是体制的缺陷。但这个答案涉及到教会的根基,显得过于敏感,维克多不愿意表现出超越时代的见识,便说道:“教会和骑士的实力强,占据的土地也多,力量相对分散。处于腹地的骑士家族紧守自己的城邦,边陲领主得不到支援,领地被兽人逐个击破。”

    西尔维娅默默点头,说道:“王国取代了城邦,在封臣的协助下,领主和教会总算挽回了一些颓势。”

    “骑士现在团结在王国的旗帜下,封臣是我们的左膀右臂,神职者的信念始终未变,可我们还是无法开拓更多的领地。”顿了顿,西尔维娅叹道:“博瑞王国的七大联岛和我们的人马丘陵只能算白捡的便宜。”

    “这并非是我们弱小的缘故!据悉,撒桑帝国的军队和光辉骑士团已经深入北部荒野一千公里,他们和半人马部族交手,互有胜负,但始终没能在荒野中建起城堡。”

    “博瑞王国倾尽全力开拓南大陆,与蛮族交锋两年,最终功败垂成。如果,他们能修建两座先锋要塞,互为犄角,或许就成功了。”

    “领主每次和异族作战,懦弱的流民都躲地远远的。没有足够的人力就无法修建防御工事,完善后勤补给,就算我们击败了对手,也守不住战果!”

    “流民不堪重用才是我们举步维艰的原因。”西尔维娅凝视着维克多的脸庞,认真的说道:“吾爱,你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未来!”

    说到这里,西尔维娅的意图已经很清晰了。维克多神情古怪的问道:“你打算在流民当中招募士兵?”

    西尔维娅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步兵方阵讲究步兵、骑兵、弓箭手协同作战,打法单一,却有可取之处。但在我的眼中,它既是战术,更是一种罕见的训练方法。它锻炼的不是体魄和技艺,而是士兵的勇气、意志,以及凝聚力。这些恰恰是流民所缺乏的品质。”

    “方阵训练的是军队,而非个人!”

    “精辟的见解。”西尔维娅站起身,郑重且优雅地行了一个骑士礼,又道:“最奇妙的是,只要演练很短的时间,一盘散沙的流民就能变成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我不理解其中的奥妙,也不在乎,但我知道他们变得勇敢、团结、荣誉。这样的人才会和我们并肩作战,开疆拓土。”

    “开疆拓土?”维克多好奇的问道:“人马丘陵位置偏僻,那还有土地可以开拓?难道你想染指北境?那可是多铎王国的势力范围……”西尔维娅摇了摇头,说道:“金水河南岸。”

    “哦。”

    “你一点都不吃惊?”西尔维娅轻盈地靠了过来,清新怡人的气息环绕着维克多,他一边享受情人的耳鬓厮磨,一边懒洋洋的说:“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在金水河岸已经有了立足之地,步兵方阵既可以训练军队也能清剿河滩鱼人,再过十几年,人马丘陵的人力、物力、财力足以支持你修建一座港口。到那时,你将率领一支庞大的军团,渡河南下,搭建巨型砖窑,生产岩砖,筑造城堡,开辟新领地。”他皱眉道:“新农牧原本就是大军团战略的一部分,但我只想防御蚁人,而你却在考虑扩张。”

    “亲爱的,这多亏了你,你的出现改变了家族的未来,你的才华令我倾倒。我以你为荣。”西尔维娅在维克多的唇上印了一记香吻,娇笑道:“大沼泽的城墙一旦建好,蚁人不再是我们的威胁,即便它们从北边绕路,头疼的也是多铎人。其实,多铎王国正在勘察云雀山脉的缺口,他们同样准备修建抵御怪物的要塞。”

    “那就好。”维克多点点头,调笑道:“将来,我要称你为女王陛下了。”

    “王冠虽重,我亦有勇气承受。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人生的意义。”西尔维娅神情庄重,在她的眼眸里,维克多看到的不止是野心,还有领袖的担当和巅峰骑士的骄傲。

    “西尔维娅,我不想打击你。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维克多沉默了一会,说道:“速成的军队外强中干,只有百战余生的勇士才算真正的精锐,可你想过没有,教会怎么可能坐视流民士兵死伤惨重?他们一旦出面干预,军纪将荡然无存,他们登高一呼,军队就会易主。他们甚至不会允许我们从流民中招募士兵……”

    “神权归于教会,政权归于领主。在开拓的问题上,教会从来不和领主唱反调!”西尔维娅伸出食指和中指,说道:“维克多,请谨记两个原则。士兵必须是自愿的,领主绝不能要求士兵送死。”

    不同的环境演变出不同的政体和相对应的军事思想。在古代君王的眼中,士兵和军队只是一组组冰冷的数据,所谓慈不掌兵,动辄几十万人的大会战,牺牲在所难免。然而,在这个世界,救赎和保护普通民众是神职者对光辉之主的誓言,也是维系信仰的基石。西尔维娅提出的两个原则正是保护思想的体现。

    需要保护的军队还是军队吗?不能打硬战的军队又有什么用?

    几乎无解的矛盾导致维克多的军事改革无以为继,西尔维娅信心满满的样子让他很是无语,愣了半天才问道:“那你让流民士兵干什么?”

    西尔维娅轻蔑的说道:“修筑防御工事、提供后勤保障、开辟农田,修缮军备,协助封臣士兵清剿弱小的怪物。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干什么?总之,我不会让他们送死。”又道:“二十年后,家族的封臣子弟将成为合格的精锐士兵,我原本还担心家族骑士的数量不够,有了异化战兽情况就好多了。流民军队承担后勤建设,獠牙军团才能集中精力,协助蔷薇骑士团击垮强敌。”

    “有新农牧、有岩砖,有异化战兽,有辅兵,我相信我们必能在南大陆站稳脚跟!”

    辎重兵?不,这是开分基地的节奏!开分基地我最擅长了……

    西尔维娅的一席话犹如迷雾中的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兰德尔家族军事发展的方向。维克多隐隐觉得还有一个关键点没有搞清楚,他试探着问道:“双军制?教会对此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你又如何确保流民辅兵的忠诚。”

    “一支精锐,一支平庸,双军制?很不错。”西尔维娅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教会不仅会支持,还会把我们的经验传授给其他家族。不过,他们没有岩砖,双军制也就失去了意义。至于保证流民的忠诚......呵呵,无非财富和土地。亲爱的,步兵方阵是你想出来的,你一定要帮我完善流民军队的制度。”

    “我想想。”维克多陷入了沉思。教会的掣肘是兰德尔家族军事体系建设的最大难题,而西尔维娅根本不在乎这一点,其中的区别在于西尔维娅信任教会,而维克多则提防教会的干预。究其根源就不难发现,骑士和神职者有着平等的地位和共同的利益,双方相互妥协,彼此依赖,共生共存的基础是各自的超凡力量:元素海,以及圣力池。

    维克多掌握着炼金塔,这是他发展壮大的基础。可是,一座炼金塔的力量远不及元素海和圣力池,力不如人当然不能明目张胆地主张自己的利益,如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维克多一直在暗中发展。

    炼金塔的秘密让维克多患得患失,忽略了自身的血脉和贵族身份,不知不觉地把教会当成了阻碍,做起事来束手束脚。想通了其中的关节,维克多才醒悟,炼金塔归炼金塔,信仰归信仰,政权归政权,他完全可以和教会共存,并借助其力量发展兰德尔家族的军事和教育体系。

    X-3运转不息,西尔维娅目不转睛地盯着维克多俊朗的面容,活跃的火元素令她着迷,辉煌的愿景让她情动。西尔维娅不缺乏耐心,如果不是担心维克多放弃对大军团战略的研究,她更愿意袖手旁观,但此刻她只想感谢元素海将维克多送到自己的身边。

    你的血脉、力量和智慧无可挑剔。不要背叛我,否则我只能毁灭你。

    敲门声惊醒了维克多,他发现西尔维娅嘴角噙笑,贴在自己的胸口,刚要坐直身体,西尔维娅开口道:“爱丽娜,你进来吧。”

    爱丽娜推开房门,便看到香艳缠绵的一幕,美丽妖娆的西尔维娅夫人面色绯红,蜷在维克多的怀里,她垂下眼帘,施礼道:“夫人,大人,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西尔维娅妩媚一笑,吩咐着:“让他们再等等,我和维克多的事情还没谈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