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大公的疑惑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光辉历7568年的最后一个月,双头恶龙伊图戈斯的传闻犹如一场暴风,席卷了布利诺尔城,而风暴的中心正是王国西陲的人马丘陵。

    现在冈比斯王都的街头巷尾、贵族举办的沙龙舞会、平民聚集的小酒馆里面谈论最多的话题无疑是约克家的高阶骑士会同教会神职者的屠龙壮举。顺带着,约克家族歼灭蚁人大军,保卫开拓领的事迹也被翻了出来。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人马丘陵俨然成了一处安宁祥和的膏腴之地。那些混得不如意的流民蠢蠢欲动,他们想前往人马丘陵碰一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当上约克家族的领民。

    这些消息当然是王室暗中派人传播的,庞大的流民数量令布利诺尔城不堪重负,宫廷里的大人们迫不及待地想把过剩的人口分流出去。借助约克家族屠龙的名声,正是引导流民西迁的绝佳机会。

    摄政王威廉姆斯不会为此而感到欢欣鼓舞,事实上,他第一时间就知道被西尔维娅亲手斩杀的伊图戈斯是一只罕见的异化龙蜥,约克家族的采购清单正摆在书桌上,上面写满了培育异化战兽所需的珍惜药材。

    这份清单令威廉姆斯感到不安,作为迅龙骑士团的副团长,他很清楚异化战兽对一个家族意味着什么。

    异化战兽相当于大型凶暴动物,它们的力量、速度、体魄都在骑士之上,弱点是智力较低,全凭本能作战。不过,骑士或许可以杀死一头异化战兽,但不是所有的贵族都能成为骑士,王族也不是代代都有黄金骑士,而异化战兽每年都可以维持相对稳定的数量,如果家族的财力雄厚,还能扩大的战兽部队的规模。

    冈比斯建国之初,奥古斯特家族并没有巅峰骑士,但四百多头凶猛的迅龙足以让任何势力为之侧目。

    如果说城堡是家族的盾牌,那么异化战兽就是威慑对手的利剑。这是一种战略性的力量,足以支撑起一个王国。

    可惜,异化生物可遇不可求,绝大多数家族都没有异化战兽。

    目前,光辉骑士团和撒桑皇族的角狼、兰特帝国领和多铎的独角兽、巴塞留斯家族的鹰兽狮、纳维尔的剑螳、冈比斯的迅龙,五大异化战兽并称于世。未来,也许还要加上约克家族的异化战兽。

    想到这里,威廉姆斯愈加烦躁,他离开座位,走到窗前,眺望鸢堡最后的雪景。一名穿着侯爵礼服的老者见威廉姆斯没有签字的打算,便低声提醒道:“殿下,奥贝拉.约克子爵正等着我的回音。

    威廉姆斯背负双手,叹道:“巴斯特恩卿,如果我们满足拉扎鲁斯大主教的请求,大力推行公共马车,教宗冕下会不会取消人马丘陵之行?”

    这名老者正是冈比斯的宫相巴斯特恩侯爵,他为奥古斯特家族效力了整整65年,向来以稳重睿智著称。威廉姆斯大公的忧虑,老侯爵心知肚明。

    约克家族开拓人马丘陵,不仅需要大量的流民雇工,更需要骑士的加入。明年的风之季,教宗克莱门特将亲至布利诺尔城,为爱德华王子加冕,在此之前,他还要先赶赴人马丘陵,参加约克家族的军团比武大会。按照惯例,新王登基少不了要举办军团比武,但约克家族偏偏要卡在加冕典礼前举办军团比武。这就等于奥古斯特家族招募的骑士全是约克家族挑剩下的,而教宗亲临为约克家族的比武大会增添光彩。约克家族硬是压了冈比斯王室一头。

    西尔维娅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新农牧和铧式犁的推广让领主们预见到粮食增收,于是纷纷出售库存的新粮,粮价不跌反涨。约克家族非但没有抱怨,反而提醒各地领主,少播种,勤施肥,注意保护农田的肥力。

    新农牧原本就是约克家族的发明,西尔维娅大气堂皇的做法更是令人心折,包括撒桑帝国在内的所有领主都从中收益,也都欠了西尔维娅一个人情。新农牧关系民生,意义重大,教会必须为此表彰约克家族。在神职者的宣传下,约克家族成了万众瞩目的盛事,人类国度的大小贵族都知道了新农牧和水利工程。人马丘陵即将开垦上亿亩的农田,那些小家族的次子次女们各个摩拳擦掌,想要参加约克家族的比武大会,博一个前程。爱德华王子的登基典礼反倒是沾了约克家族的光。对此,威廉姆斯大公虽有不满,却没什么好抱怨的,但是约克家族猎获一头罕见的异化龙蜥,情况就不同了。

    约克家族干的太出色了,出色到让人忌惮。他们一旦拥有异化战兽,人马丘陵的崛起将势不可挡。

    威廉姆斯大公为王族的未来而担忧,迟迟没有就约克家族递交的采购清单表态。宫相巴斯特恩侯爵只得亲自面见威廉姆斯,敦促他尽早在采购清单上签字。

    清单上罗列了二十多种生僻的药材,全部与异化战兽有关,这说明约克家族已经掌握了培育战兽的方法。如果奥古斯特家族完全垄断这些药材,巴斯特恩侯爵一定想方设法地阻挠约克家族的采购计划,但是无论苏斯王国,还是纳维尔王国都有相应的药材储备。苏斯王室做梦都想获得异化生物的血肉,而纳维尔王国还指望埃德文大师帮助他们设计山区水库。所以,两大王族绝不介意与约克家族达成交易。

    这份清单其实是约克家族对王室的一次试探。

    正值冈比斯政局新旧交替之际,巴斯特恩侯爵不希望国内的平衡被打破。相比西尔维娅的在新农牧技术上的慷慨,鸢堡要是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过于小气,反而向各地的领主透露出虚弱的信号。

    “殿下,我们今年的粮食收成比往年增加了四成,各地领主缴纳的年金也有所提升。明年的粮食产量会有所下滑,但种子的投入将减少一倍多。这都归功于约克家族发明的铧式犁和新农牧。”

    巴斯特恩侯爵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威廉姆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老侯爵为人谦和,循规蹈矩,总是用委婉的方式坚持自己的主张。威廉姆斯无奈地笑了笑,回到座位上,重现拿起那份采购清单。宫相大人继续说道:“我们在北方诸郡修建了100多个溪流水库,增加耕地40多万亩。明年,我们将再修建200个溪流水库……路德维希侯爵雄心勃勃,想要修建一条连接布利诺尔河与奎茵河的人工渠。内政大臣的提案已经摆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水渠一旦竣工,可灌溉600万亩农田。”

    “多亏约克家族发明了水利工程。”威廉姆斯的心情好了许多,笑道:“利奥波德卿恐怕不会高兴。”

    “预算确实有点高……”巴斯特恩颌首道:“这条人工渠全长556公里,预计耗资80万金索尔,财政大臣表示要保留意见。”

    威廉姆斯皱眉道:“据说约克家族修建的水渠长达1000多公里,可灌溉上亿亩的耕地。我们的水渠怎么只能灌溉600万亩的农田?”

    “那不一样。约克家族修建的主渠只是水利工程的一部分,他们还要修建溪五百座流水库、环形渠、数百条辅渠,最终形成一个遍布人马丘陵的水网。而且,他们的水引自金水河,水量充沛不是布利诺尔河可以比拟的。”巴斯特恩侯爵感慨的道:“埃德文已经明确提出地形勘测学和工程管理学的概念。按照他的说法,人马丘陵的那条主渠只是第一期工程,后面还有第二期、第三期工程。整个水利工程需要25年才能彻底竣工,这个过程不会影响农夫耕种土地。”

    “当然,内政大臣路德维希侯爵提出的五郡渠也是第一期工程,他设计的水利工程总共可灌溉2000万亩的耕地。”

    威廉姆斯问道:“那需要多少钱?”

    “200万金索尔。”巴斯特恩答道。

    “200万?这真是个让人头疼的数字……那约克家族至少需要500万金索尔。我很奇怪他们那来那么多钱?”

    “约克家族依靠出售青砖,支撑水利工程建设。这绝对是个天才的想法。”巴斯特恩摇头叹道。他把巨型砖窑、青砖贸易和水利工程的关系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威廉姆斯。

    威廉姆斯沉默许久,目光闪烁了一下,说道:“夜枭正设法弄到巨型砖窑的设计图。”

    人马丘陵向外兜售青砖,王都贵族还曾嘲笑约克家族沦落到卖土的地步。然而,没过多久,领主用青砖修建城镇就像贵妇名媛偏爱高跟鞋那样,俨然成了一股潮流。目前,约克家族的金水城、布里亚特家的野柳城、威灵顿公爵的维斯托克、索林姆家族的铜城、尼姆公爵的奥吉布瓦都在用青砖修缮外城。

    王都贵族如何能够接受布利诺尔城被这些城镇比下去?可是,从人马丘陵采购青砖,再千里迢迢地运回来,运输成本就太高了。所以,威廉姆斯在约克家族公布人工渠之前,就指示夜枭刺探巨型砖窑的设计方法。

    学者有学者的骄傲,宫相巴斯特恩并不看好这个计划,他矜持的道:“设计图存在建筑师的脑子里。就算那些密探参观了巨型砖窑的内部结构,他们也看不明白,说不清楚。”

    “殿下,我们终究会得到巨型砖窑的设计方法。”巴斯特恩微笑着说道:“约克家族以砖养渠的策略更值得我们借鉴。”

    “培养异化战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耗费巨大。约克家族呈交的采购清单价值20万金索尔,我估计他们还要持续投入上百万金索尔。这笔钱能够缓解我们的财政压力。”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威廉姆斯深吸一口气道:“约克家族锐意进取,我们也没闲着。他们有水利工程,我们也有。他们有1亿亩耕地,我们有1亿5000万亩,他们在培养异化战兽,我们有迅龙骑士团和荣耀骑士团。”

    巴斯特恩鞠躬道:“殿下。我一直认为,包容强者才能越变越强,与弱者为伍则越来越弱。约克家族正在追赶我们,我们要做的是保持领先,而不是回头绊倒他们。”

    “绊倒附庸的同时,我们也会被绊倒。”

    威廉姆斯点点头,提起笔在采购清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巴斯特恩侯爵接过信笺,躬身告退。

    待宫相离开房间,威廉姆斯大公露出一个苦笑。巴斯特恩说的道理只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鼓励。尽管人马丘陵的崛起已成事实,但约克家族变化的根源却十分蹊跷。铧式犁、新农牧、巨型砖窑、水利工程、野柳城贸易,异化龙蜥、约克家族所有的布局都环环相扣,自成体系。威廉姆斯怎么也不相信这些都是巧合,他总觉得有一个非常高明的谋士在为约克家族效力,而且肯定不是白塔学者。

    “难道是他?”威廉姆斯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俊美的年轻人,随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如果维克多是那个人,西尔维娅不会对他放任不管。而且维克多是凯瑟琳亲自调教的,他的经历非常清晰。看来,问题还是在巨型砖窑上。”威廉姆斯喃喃自语,举手摇了一下桌上的铃铛。一名宫廷侍从走了进来,威廉姆斯吩咐道:“去把瓦鲁斯叫来。”

    没过多久,夜枭的首领出现在威廉姆斯的面前。

    “殿下,您召见我?”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威廉姆斯问道。

    瓦鲁斯躬身答道:“我正好有件事情要向您汇报。”

    威廉姆斯颌首道:“你的事情过一会再说。人马丘陵的巨型砖窑查得怎么样了?”

    “进展不大。约克家族只用熟悉的工匠建造砖窑,他们的口风很紧。我们的人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渗透进去。”

    “再安排一些人手,把巨型砖窑真正的设计者查出来。”

    “如您所愿。”瓦鲁斯躬身行礼,从兜里取出一个羊皮信笺递了上去,“这是凯瑟琳陛下让我转交您的。”

    威廉姆斯看过信笺后,脸色阴沉的问道:“你知道其中的内容了吗?”

    “这是博瑞王国彼得公爵的亲笔信,他声称处死了一名冒充索菲娅侯爵的女骗子,并询问索菲娅是否已经遭遇不测。彼得还说,赠送给我们一批沸血药剂,如果我们感兴趣再谈进一步合作的事情。”威廉姆斯把信笺丢在桌上,冷笑道:“博瑞人想用一个药剂配方让我们宣布索菲娅的死讯!他们真是胆大包天!”

    瓦鲁斯面色古怪地说道:“王后陛下已经让药剂师验证了沸血药剂的效果。海德大师说这种药剂持续时间比狂暴药剂更长,对士兵的伤害小到忽略不计,可有效提升士兵的力量和敏捷,效果更类似于凶暴豺狼人的嗜血。海德大师认为沸血药剂的价值不可估量。”

    “哦?”威廉姆斯冷静了下来,敲着桌子问道:“博瑞人为什么要对付索菲娅?”

    瓦鲁斯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那个女骗子叫什么名字?”

    “艾米梅。”威廉姆斯想了想,说道:“我没记错的话,她是索菲娅的心腹。索菲娅深入亚瑞特山的那段时间,艾米梅假扮成索菲娅前往博瑞王国,试图骗过我们。可惜,夜枭安插在索菲娅身边的眼线早就把消息传过来了。如果不是考虑到侯爵的继承问题,我们已经宣布了索菲娅的死讯。”

    瓦鲁斯哀叹道:“殿下,艾米梅就是那个眼线。”

    “什么!?”

    “两个月前,艾米梅和我们失去了联系。我估计博瑞人抓住了艾米梅,想要拷问索菲娅和野蛮人的关系,艾米梅的身份暴露后,博瑞人将她灭口。”

    “自从索菲娅垄断了紫蔗酒以后,博瑞王国的在纳维尔和月熊公国的贸易份额持续下降。尤其是亚瑞特山产出的几种药材,索菲娅占据了八成的份额,这些药材都是洗练药剂和精力药水的原料。博瑞王国与苏斯王国竞争东部联盟的骑士,亟需洗练药剂和精力药水。索菲娅和野蛮人的关系触动了博瑞王国的利益,所以他们才要对付索菲娅。”

    “原来如此。”威廉姆斯若有所思的说道:“索菲娅暗中转移了300万金索尔到她的剑齿虎商团,如果她死了,剑齿虎商团和这笔钱将落入我们的手中。博瑞人知道我们财政困难,才敢谋算索菲娅。”

    “用沸血药剂换一个大骑士玩具。恐怕安德烈才是主谋吧!”威廉姆斯冷笑道。

    瓦鲁斯说道:“殿下,我们应该怎么做?”

    “凯瑟琳陛下把彼得公爵的亲笔信交给我,你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吗?”威廉姆斯扬了扬手中信笺,说道:“我没有搭救索菲娅的理由。至于西尔维娅,你认为她会帮助自己的情敌吗?”

    “我知道了。索菲娅侯爵垮台对所有人都有利。”瓦鲁斯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不知道!”威廉姆斯大公双手一合,将信笺震成齑粉:“我也不知道……在查出巨型砖窑的设计者之前,索菲娅依然是冈比斯的女侯爵。”

    “这……这有什么关系吗?”

    “或许有关系。”威廉姆斯大公意味深长的道:“如果真的有关系,300万金索尔换他一个人情都是值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