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摊牌(中)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当下,所有的商业贵族中只有两大家族的商会可以通行于各大王国和撒桑帝国,一个是冈比斯王国的温布尔顿家族,另一个则是博瑞联合王国的艾菲索斯家族。两大商会的影响力和贸易规模旗鼓相当,同属顶级的商业贵族,但各自的性质和主营的商品却迥然有异。

    温布尔顿商会是撒桑帝国和三王国博弈的产物,他们在法理上属于冈比斯王国,同时也是撒桑帝国出口粮食,采购矿物的工具。所以商会只忠于温布尔顿这个姓氏,而不是温布尔顿家族。

    博瑞王国的艾菲索斯家族开创于四百多年前,相比古老的温布尔顿,他们只能算是个爆发户。不过,艾菲索斯家族的创始人定下了一条规矩:家族专门从事贸易,爵位由普通贵族继承,而骑士子弟必须加入五大执政家族。

    这条极具远见的家规消除了五大执政家族的戒心,使得艾菲索斯牢牢把持博瑞王国的对外贸易和财政大臣职务。凭借珍贵的精金,艾菲索斯商会敲开了各地领主的大门,将杜松子酒销往世界各地,逐渐成为首屈一指的商业贵族。

    不同于温布尔顿商会,艾菲索斯家族始终具有商会的所有权。尽管他们把绝大多数的贸易利润上缴给了国库,但仍然积累了惊人的财富,以及广泛的人脉资源。

    艾菲索斯家族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对外,他们挥舞着精金和杜松子酒,一边赚取财富,一边结交各地权贵,并与各大王国的宫廷贵族联姻。对内,他们利用五大执政家族之间的龌蹉,左右逢源,艾菲索斯的骑士子弟也渗透到了王国的中层,他们对家族血亲多有庇护。

    数百年来艾菲索斯家族始终屹立不倒,他们的影响力和财富与日俱增,隐隐有了博瑞第六家族的称号。

    葛瑞托.艾菲索斯侯爵,博瑞王国的财政大臣,艾菲索斯商会的领导者,他无疑是索菲娅最大的竞争对手。但葛瑞托侯爵本人却不这样看。

    温布尔顿商会主要从事粮食贸易,艾菲索斯依靠精金和杜松子酒赚钱,两者的核心商品并无冲突。另一方面,温布尔顿商会的命运捏在撒桑人的手中,商会首领纵有天大能耐也改变不了这种尴尬的局面。所以,葛瑞托连已故的温布尔顿老侯爵都不放在眼里,他又怎么会把索菲娅当成竞争对手?

    紫蔗酒横空出世引起了葛瑞托的警惕。这就好像餐桌上突然多了一个食客,吃惯了独食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感到愉快。幸运的是,紫蔗酒的名声、产量、销售渠道、品种、以及窖藏的年份都比不上艾菲索斯家族经营的杜松子酒。事实上,温布尔顿商会的紫蔗酒销量不及杜松子酒的三成,但葛瑞托侯爵还是察觉到了不好的苗头。

    各大王国采购紫蔗酒的价格普遍高于杜松子酒。这并非是因为紫蔗酒的口感或者品质比杜松子酒更好,领主们是想通过价格差异促使艾菲索斯商会降低杜松子酒的售价,然后他们再用杜松子酒的价格打压紫蔗酒的价格。

    葛瑞托侯爵对此不以为然,紫蔗酒产量有限,几十年内都不足以挑战杜松子酒的地位,即便人马丘陵提高了紫蔗酒的产能,他们也不可能彻底淘汰杜松子酒,最多就是平分市场而已。

    光靠卖酒又能赚多少钱?葛瑞托侯爵担心另一件事情。

    五大执政家族很清楚精金和杜松子酒的产量、销量,以及利润,艾菲索斯家族总是把两大特产的利润如数上缴,不敢有半点隐瞒。不过,普通物资买卖则是一笔糊涂账。艾菲索斯家族的商队通行于世界各地,低价采购当地的物产,再运往外地出售,牟取暴利并截留了其中的大部分。

    艾菲索斯家族正是通过倒卖各地物产,积累了令人咋舌的财富。但每个领地的物产毕竟有限,如果索菲娅多买一些,艾菲索斯家族就少赚一些。这几乎是必然的。

    商会的利润来源于渠道,而战略物资是打通商路的王牌。现在,索菲娅不仅拿到了紫蔗酒的经营权,她的丈夫还有粗糖这种战略物资,索菲娅领导的温布尔顿商会显然具备了摆脱钳制的条件。

    虽然精金的战略价值高于紫蔗酒和粗糖,但精金不可再生,它的销量受到博瑞王国的严格管制,艾菲索斯商会真正的核心商品还是杜松子酒。相比艾菲索斯家族,温布尔顿商会拥有青麦、紫蔗酒和粗糖三种战略物资,明显占据了优势。

    葛瑞托侯爵深知艾菲索斯商会只有拿到粗糖的经营权才能维持现有的利润。经过一段时间的衡量,他决定与温布尔顿商会合作,用精金和杜松子酒的经营权换取粗糖和紫蔗酒的经营权,实现平分市场的目的。

    葛瑞托说服王国元老院,由安德烈出面邀请索菲娅访问博瑞王国,再向她摆事实,讲道理,让这个不懂政治的女侯爵明白,她的处境有多险恶,双方合作才是她唯一的出路。然而,事情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变化,访问博瑞王国的是索菲娅的替身,她本人不仅隐藏了踪迹,还和野蛮人搭上了关系。葛瑞托立刻调整策略,制定了一个让索菲娅彻底出局的计划,并得到五大家族的支持。

    索菲娅没想到博瑞人敢冒着和野蛮人开战的风险扣留自己,此刻葛瑞托那怜悯的眼神令她十分不悦,她冷冰冰的道:“老东西,你犯了一个错误。博瑞王国会因为你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亲爱的,犯错误的是你。”葛瑞托摇头笑道:“温布尔顿老侯爵把商会留给你根本就没安好心,你只是他制造麻烦的工具。我想他一定没有告诉过你,商会中立但不能独立!”

    “那么就由我来说明,你犯了那些错误!”

    “首先,你不应该背叛凯瑟琳王后。”葛瑞托说道:“凯瑟琳王后要求你用贸易手段迫使冈比斯的领主支持爱德华王子,这的确违反了商会中立的原则,但不会导致商会瓦解。王后陛下只要把你调离商会就可以平息领主们的怨气,兰德尔子爵明显是王后安排好的继任者。你由台前转到幕后其实是王后的善意,而你把这视作牺牲。”

    “其次,你不应该把雄鹿商团的财产转移到你的剑齿虎商团。你想要创建一个商业家族是对冈比斯王族的背叛。奥古斯特家族之所以容忍你,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打破与约克家族的平衡。双方的关系一旦稳定,他们就会收拾你的剑齿虎商团。”

    “西尔维娅殿下一直对你青眼有加,可你拒绝了约克家族的招揽,她又能给你多少支持?哦,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人马丘陵正在修筑一条上千公里的人工渠,兰德尔子爵领是这项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你和兰德尔子爵的婚姻成了西尔维娅殿下最头疼的问题。如果你失踪了,殿下一定会安排菲妮克丝骑士嫁给兰德尔子爵。”

    “索菲娅阁下,你究竟为谁服务?谁是你的靠山?”

    索菲娅沉默片刻,目光转向安德烈,嘲讽道:“你们准备杀了我?还是让我充当你的宠物?”

    “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奢望,你会真的迷恋我。”安德烈盯着索菲娅碧绿的眼眸,郑重的道:“索菲娅,你已经站在白银骑士的顶点,理应受到尊重。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博瑞王国,帮我们完成野蛮人的委托,获得山上部族的友谊。”

    “如果我拒绝呢?”

    “我们博瑞人有港口有战舰,会帮助强大的野蛮人战士渡河。女人,这里面有你什么什么事情!”

    葛瑞托侯爵在旁边故意用野蛮人的语言大喊,但老野蛮人面无表情,索菲娅似笑非笑。葛瑞托感到一阵沮丧,他怀疑老野蛮人听不懂自己的说的话,这群野蛮人毕竟来自不同的部族。

    “索菲娅侯爵,为什么不听听我们的条件?”一名气宇轩昂的骑士打破了场面上的尴尬,索菲娅朝他微微鞠躬道:“国王陛下,您请直言。”

    这名全副武装的骑士正是博瑞王国的执政者彼得公爵,同时也是博瑞王国的五位黄金骑士之一。无论双方立场如何,彼得公爵都是骑士当中的先行者,索菲娅身为白银阶的大骑士自然要向他表示敬意。

    “索菲娅,你应该明白,亚瑞特山不是你可以掌握的力量。”彼得公爵说道:“如果你愿意加入博瑞王国,我们可以为你重新安排了一个身份,并册封你为博瑞王国的伯爵领主,以及北岸的一个伯爵领。”

    “北岸的伯爵领?不会是东部联盟的土地吧?”索菲娅嗤笑道:“这和流放又有什么区别?我要七大联岛的领地,陛下也愿意给吗?”

    “这怎么可能?!七大联岛早就没有多余的土地了。”葛瑞托侯爵接口道:“索菲娅大人,我们封给您的土地在博瑞王国的境内……”彼得公爵抬手示意葛瑞托噤声,颌首道:“我也不瞒你,那块封地确实紧挨着边界线。不过,既然我们承认你是博瑞王国的领主,那它就在博瑞王国的境内。”

    “七大联岛,五大家族各占一个,其余的两个岛屿是宫廷贵族的采邑……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愿意从彼得家族的岛屿中割让3000平方公里的领地,在奥加尔岛置换一块土地,作为你的封地。北岸的伯爵领也依然属于你。”

    此言一出,连安德烈也耸然动容。3000平方公里的封地虽然不大,却在七大联岛之内。这意味着索菲娅只要点头,她立刻成为第六位登临联岛的博瑞领主。索菲娅看到安德烈惊讶的表情,便知道这是彼得公爵临时起意,五大家族并没有谈过此事。她思索片刻道:“如此优渥的待遇,不会没有条件吧?”

    彼得公爵笑道:“确实有个条件……”他向后招了招手,一名带着兜帽的年轻贵族走上前来,恭声道:“父亲。”

    “这是我的长子,雷蒙.彼得。因为某些原因,他失去了家族继承权……雷蒙和兰德尔子爵一样,都是精灵血脉贵族,而且也觉醒了风行天赋。”彼得公爵拉开雷蒙的兜帽,露出一张俊美的面容,他黑发黑眼,耳朵微尖与维克多有几分相似,但气质却更加柔弱精致一些。

    “雷蒙的血脉高贵,就算比不上西尔维娅殿下的爱侣,也差不了太多。如果你们结成夫妻,我必将兑现承诺。索菲娅,你同意吗?”

    索菲娅沉默不语,葛瑞托侯爵见状,干巴巴的说道:“索菲娅,高阶骑士不适合领导商业家族,我若是像你一样犯了错误,已经身败名裂了,而你却能当上联岛领主。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要知道400万金索尔绝对买不到七大联岛的土地。”

    “葛瑞托侯爵,我有件事情弄不明白。”索菲娅轻笑道:“你处心积虑地把我留在博瑞王国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没有折中的办法吗?比如,共同获得山上部族贸易份额。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王国的利益,还是为艾菲索斯家族的利益?”

    面对如此尖锐的质问,葛瑞托侯爵坦然一笑,“索菲娅,你不需要挑拨我和王国的关系。艾菲索斯家族的利益与王国的利益并不冲突,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利益最大化。至于风险,我看不出有多大的风险,因为只有我们博瑞王国才能帮助野蛮人渡河,我们也乐意这么做。而你不行。”

    索菲娅冷冷的道:“就算我脱离了冈比斯,温布尔顿商会仍然把持着紫蔗酒和粗糖贸易。”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葛瑞托笑眯眯的道:“亲爱的索菲娅,你的野心令我害怕,而且你有能力影响兰德尔大人的决策。如果你加入我们博瑞王国,事情就简单了。我只要向西尔维娅殿下提供100万金索尔的无息借款,必然能拿到紫蔗酒和粗糖的贸易份额。”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就看你的选择了。”.

    “似乎我没得选择。”索菲娅蹙了蹙眉,又娇笑道:“可惜,我不能替野蛮人做主,你们得自己和哈拉尔德长老谈,我可以为你们翻译。”

    索菲娅转身和老野蛮人交谈了起来,彼得公爵向葛瑞托侯爵低声问道:“她说的野蛮人语似乎和你的一样。”葛瑞托点点头,神情凝重的道:“是的,她告诉老野蛮人,我们愿意帮助野蛮人渡河,并希望获得山上部族的友谊。不过……老野蛮人似乎要我们接受考验。”

    这时,野蛮人哈拉尔德越过索菲娅,举起战斧喝道:“野蛮人不与弱者为伍,想要获得高山之子的友谊,必须证明你们勇气与力量。这里没有强壮的猎物,那就让我们试一试鲜血的考验。割下我的头颅,高山之子将信任你们!”

    哈拉尔德那澎湃的战意感染了在场的骑士,伴随彼得公爵而来的四名大骑士手握剑柄,跃跃欲试。葛瑞托赶紧把老野蛮人的话语翻译了出来,彼得公爵问道:“规则是什么?”

    索菲娅摇了摇头,接口道:“没有规则。野蛮人视老死为耻辱,这是他们的血战传统,生者荣耀,死者安眠。哈拉尔德要挑战你们所有人。”

    开什么玩笑?杀死这个老野蛮人,那三百多个野蛮人还不把红港翻过来?

    彼得公爵沉吟片刻,对索菲娅说道:“告诉这位战士,我一个人接受挑战,我会打败他,但不会杀死他。”

    哈拉尔德听了索菲娅的话,用战斧指着彼得公爵,大笑道:“鲁莽不代表勇气,但我喜欢你的行为。那就一对一,只要你能在我斧头下坚持半刻钟,你便可以得到高山之子的友谊。”

    “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彼得公爵笑着挥退葛瑞托侯爵,接过一面沉重的精金盾牌,黄色的气流环绕全身,空气亦为之扭曲。剑盾相击,火星四射,“来吧!”

    哈拉尔德一步跨越十余米的距离,战斧化作一团乌光,呼啸着砸向严阵以待的巅峰骑士。他的力量刚猛暴烈,以至于空气中响起一道刺耳的撕帛声,一团团肉眼可见的小旋风在战斧周围生成。

    老野蛮人一斧击碎空气,如同巨兽横空,势不可挡!观战的众人无骇然失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