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教宗的忧虑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亚历山大港与艾希利博尔岛遥遥相望。

    680多年前,博瑞王国的奠基人,探险家艾希利博尔男爵就是从这里突破鱼人的阻截,登上了对面的大岛,也由此拉开了五大家族与河滩鱼人的战争。

    当鱼人和人类的鲜血把这片河滩染红,五大家族终于建起了亚历山大港。为了纪念在立国战争中牺牲的勇士,亚历山大港又被称为红港。

    时至今日,红港已成为南方最繁华的港口城市,常驻人口不少于30万,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没有身份的流民雇工,他们也是较为虔诚的信徒。

    神职者牧守如此众多的信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教会在红港设有大大小小27座教堂和3座修道院。教堂主持教务,救赎信徒,修道院负责培养教堂侍从和见习牧师,以弥补神职者人手不足的问题。

    圣.加仑修道院位于红港以西十五公里外的一处山谷附近。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与嘈杂,修道院的僧侣指导数百名教堂侍从,阅读经典,研究教义,学习农牧和医疗知识,照顾重病的信徒,打理数千亩的草药园,为红港教堂制作各种类型的药剂。

    地之季的黎明,空气清新怡人,潺潺溪水从山谷里蜿蜒而出,又顺着纵横交错的沟渠缓缓流淌。甘冽的溪水不停地滋润着周围的药田,跳草、独活草、兰芹、菊苣和薄荷纷纷吐出浅绿的嫩芽。药田的中心,一圈篱笆一般的月桂丛遮住了修道院的白墙却挡不住那高高的钟楼。在晨曦的映照下,圣.加仑修道院显得宁静而神圣。

    悠远的钟声响了六下,标志着晨祷的结束。年少的教堂侍从纷纷离开修道院,他们背着背篓,扛着锄头,走向田间地头,开始了一天的辛勤劳作。

    两名身穿犀皮甲的圣武士走到一处小屋面前,敲了敲门,说道:“索菲娅大人,教宗冕下和裁判长大人正在等您。”

    木门从里面被推开,一位身姿绰约的绝代佳人走了出来,她浅笑着道:“两位大师,请带路。”

    原本从奥加尔岛乘船直达红港只需要10天的行程,但哈拉尔德讨厌船,更讨厌水,他坚持穿越沿途的每一座岛屿,等索菲娅回到野蛮人驻扎的山谷已是17天后的傍晚。

    索菲娅没有急着觐见教宗冕下,她需要一点时间思考对策,然而野蛮人听说了奥加尔岛上的变故,一个个兴高采烈地收拾东西准备回亚瑞特山。实际上,这些野蛮人并不愿意离开圣山,更不想渡河南下,但现在他们无疑是索菲娅最大的底牌。野蛮人一旦回归亚瑞特山,索菲娅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为乌有,她的处境也会变得十分险恶。幸好哈拉尔德不认为索菲娅的任务已经失败,他把三个嗷嗷乱叫的乌鲁萨打翻在地上,野蛮人这才消停了下来。

    索菲娅召集剑齿虎商团的骨干商量了半夜,仍然没有半点头绪。她只得连夜赶到圣.加仑修道院,觐见教宗和裁判长。

    穿过十字回廊上,索菲娅来到修道院大厅前,带路的两位圣武士推开大门,示意索菲娅进去。

    大厅内坐着三名气质各异的男子,正中的一位身穿一袭洁白的长袍,看起来大约40多岁的模样,他额头饱满,五官英俊,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闪耀着洞悉人心的睿智与沧桑。令索菲娅惊讶的是,她竟在这名男子的身上察觉到骑士特有的元素平衡。

    “我是克莱门特牧师。”男子似乎看穿了索菲娅的疑惑,他温和的说道:“也是一名骑士,依靠精力药水晋升的骑士。”说着,他又笑道:“蒙主恩宠,赐予我生命延缓,所以我看起来显得年轻。”

    大贵族圈一直流传着当代教宗的身世,虽然克莱门特是教会贫济院收养的一名弃婴,但所有都相信他的身上流有贵族的血脉,而生命延缓是所有六阶神职者共有的神术。

    索菲娅不再犹豫,刚要施礼问候,坐在教宗左手的男子突然开口说道:“温布尔顿侯爵,不必多礼。骑士受吾主眷顾,吾主为骑士指明方向。索菲娅,你是否愿意遵循吾主的教诲行事?”

    这名男子30多岁的年纪,薄薄的嘴唇,鼻如鹰喙,堂皇大气的光明铠甲也遮掩不住那锋利如刀的气质。他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厚重如山的感觉,仿佛他才是整个大厅的中心。这是大地黄金骑士特有的地元素亲和表象。

    索菲娅立刻知道了这名男子的身份。

    莱斯塔.特里戈瓦尔,黄金骑士、四级圣骑士,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当代首脑,光辉骑士团的副团长,宗教裁判所的首席长官。

    特里戈瓦尔家族执掌宗教裁判所两千多年,他们的威名由巫师和无辜者的鲜血铸就,被裁判所镇压拘捕的贵族也不在少数。

    无论是权势还是实力,莱斯塔.特里戈瓦尔都称得上当代最顶尖的人物,但他咄咄逼人的口吻令索菲娅很不满,可还没等她开口,教宗右手的光头壮汉先一步斥道:“特里戈瓦尔大人,教宗当面,不得无礼!”低沉的声音犹如钟鸣,震人耳膜嗡嗡作响,也震碎了裁判长苦心营造的凝重氛围。

    特里戈瓦尔狭长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无奈,微微颌首:“冕下。我失礼了。”

    “莱斯塔,不要见怪。图尔南斯为人愚钝,脾气梗直,你是知道的。”教宗歉意的笑道,又转头瞪了光头大汉一眼。而这位身穿地行龙皮甲的光头圣武士则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膀。

    图尔南斯皮肤黝黑,无发无眉,他是枢机院圣堂武士统领,当代最负盛名的凶暴战士,也是屈指可数的六阶圣武士。西尔维娅曾经和图尔南斯有过一次当众切磋,双方未尽全力,未分胜负。事后,图尔南斯承认自己不是西尔维娅的对手,西尔维娅却称图尔南斯的实力超越传奇圣骑士,是教会第一圣武士。

    由于神术难以持久的缘故,传奇圣武士的衡量标准很难判定。不过,神灵骑士傲视群雄,西尔维娅的亲口赞誉坐实了图尔南斯传奇圣武士的身份。至于图尔南斯在教会内部接受过多少次挑战,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但从特里戈瓦尔的表现来看,他的实力无疑受到光辉骑士团的认可。

    圣骑士的无奈,教宗的无所谓,圣武士的无辜全被索菲娅看在眼里,三位大人物之间的小小不和谐令她古怪之余,又感到轻松。

    “索菲娅......我今年72岁,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吧?”克莱门特拿回了主动权,心情显得很不错。

    索菲娅提起裙裾,优雅地施礼道:“这是我的荣幸,冕下。”

    克莱门特满意地点点头,问道:“哈拉尔德长老没有随你同来?”

    “长老他……他没有兴趣。”索菲娅犹豫了一下,说道:“野蛮人都想回亚瑞特,哈拉尔德长老正在……正在说服他们。”

    “说服?那一定很精彩。”教宗笑了笑,又严肃的道:“索菲娅,你是否了解野蛮人南下渡河的目的?这个问题很重要,希望你不要有所隐瞒。”

    “我不清楚,野蛮人对目的地闭口不谈,我也不会去试探他们。不过……据我所知,这涉及到野蛮人的一个预言。”索菲娅想了下,说道:“冕下,我在亚瑞特山上的详细经历已经向弗利德斯大人汇报过了,正是得到他的首肯和帮助,我才带领野蛮人南下。”

    六级牧师弗利德斯在枢机院的地位仅次于克莱门特,他是光辉骑士团的核心成员,统领撒桑帝国和大草原的牧师。

    裁判长特里戈瓦尔微微颌首,克莱门特把目光转回索菲娅的身上,沉吟片刻后说道:“7569年前,初代教皇在骑士的协助下,带领教会的先烈彻底推翻了巫师的暴政。不过,战后的生产停滞,民众吃饭都成了问题。而教会当时的高层大多是农夫、商贩和小市民出身,他们不知道如何运转城邦,如何管理民众。民众生活困顿,社会动荡不安,于是克诺斯陛下制定光辉圣典,确立骑士保护、教会救赎、民众奉献的原则。”

    “不得不说,骑士的智慧和力量都远超凡人。他们让各大城邦恢复了往日的繁荣。社会进步的同时,教会也得到了发展。新一代的神职者试图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也导致了贵族与教会的矛盾。接着,在极地苟延残喘的兽人回归了……”

    克莱门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尽管很不想承认,但历史就是历史。那是教会和贵族最黑暗的年代。面对异族进逼,高傲的骑士和同样高傲的神职者没能团结一致,北方的城邦一个接着一个陷落,兽人势力日渐壮大。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

    “战争从未停止,随着铁山帝国的消亡,我们基本上失去了整个北方。幸运的是,在抵抗兽人的过程中,神职者和骑士团结在了一起,彼此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如果,我们能早一点领悟到团结的意义,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处境。”

    克莱门特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和你说这些,是希望你不要责怪奥雷格大主教对五大家族的偏袒。他生活在博瑞王国,比任何人都热爱这片土地,但他始终没有逾越教会的宗旨。”

    “我理解。”索菲娅垂下眼帘,轻轻的道。

    理解不代表谅解,尤其是被暗算的前提下。

    克莱门特的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失望,随即又扬声道:“博瑞王国有自身的立场。我现在问你,如果我亲自陪同野蛮人渡河,你是否同意和五大家族平分亚瑞特山的贸易份额?”

    教宗的善意令索菲娅悚然动容,同时也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克莱门特的权柄之重,仅次于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拒绝了他的善意等于得罪了整个教会。可是,艾菲索斯侯爵之死是血淋淋的例子。送走野蛮人又如何?平分贸易份额又如何?不放弃商会,冈比斯王室能放过我吗?放弃商会,我的坚持、努力和牺牲又有什么意义?不!我绝不妥协!我踩着荆棘而来,即便前面是万丈深渊也绝不后退!我是索菲娅。

    念及于此,索菲娅不再犹豫彷徨,她屈膝行礼道:“我拒绝。”

    果然如此!克莱门特淡淡地问道“为什么?”

    “冕下,其实野蛮人并不想离开亚瑞特山……”

    “借口!”特里戈瓦尔毫不客气地指出:“索菲娅,所有的黄金骑士都要明晰自身的道路,而你选择的是一条死路!你考虑奥古斯特家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撒桑帝国的态度?撒桑的领主不会容许强大的野蛮人和南方王国结盟!这不是你可以参与的游戏,你卷入其中只会粉身碎骨。”

    “你们在说什么?”第一圣武士瞪着眼睛,一脸好奇的问道。

    特里戈瓦尔没有搭理图尔南斯,继续对索菲娅说道:“索菲娅,加入博瑞王国是最好的选择。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确信,以你的天赋和品格终有一天能够登上巅峰。在此之前,你必须找到正确的道路。”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第一圣武士的眼睛瞪的像铜铃,咬牙切齿的问道。

    克莱门特按住图尔南斯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问道:“索菲娅,野蛮人渡河的任务有没有时间限制?”

    “二十年。”索菲娅微笑着说道:“哈拉尔德长老告诉我,二十年内,我不能把他们送到南岸,他们就返回亚瑞特。”

    “二十年……好,我知道了。”克莱门特点头道:“我保证野蛮人随时可以从七大联岛渡河。除此之外,我还有个建议。”

    索菲娅深深地看了克莱门特一眼,颌首道:“冕下,请您为我指明道路。”

    “带野蛮人去人马丘陵!”教宗笑道:“你恐怕还不知道,你的丈夫兰德尔子爵在金水河岸修建了一座节制闸。那里距离金水河南岸只有17公里,借助节制闸的工事,你们可以修建一座港口,再把野蛮人送到南岸。”

    “真的!”索菲娅美目放光,惊喜的说道:“冕下,感谢您的指点。您的恩德,我必铭记于心。”索菲娅单膝跪地,郑重的道:“我在此向您承诺,我将遵循商会中立的原则,绝不参与王国斗争,更不会利用野蛮人的势力破坏各方平衡!请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见证我的诺言,如有违背,我愿意接受裁判所的制裁!”

    特里戈瓦尔的脸色稍显和缓,克莱门特亦欣慰的说道:“那你可以回去做准备了。我将在火之季的二月参加约克家族举办的比武大会。六个月的时间跋涉9000公里可不轻松,所以我今天下午就要动身。”

    “是。我这就回去准备。我先告退了,诸位大人。”索菲娅施了一礼,匆匆离开了修道院的大厅。

    “真是个漂亮妞。我喜欢。”图尔南斯咧嘴笑道。

    特里戈瓦尔皱了皱眉,说道:“冕下。把一名传奇野蛮人和三名黄金阶的野蛮人狂战士安置在人马丘陵有些不妥。冈比斯王国和西尔维娅殿下恐怕不会同意。”

    “不用担心。图尔南斯加上我可以打败野蛮人长老。”

    第一圣武士挺起壮硕的胸膛,说道:“是的。我很确信我们能打败他!”

    “打败传奇野蛮人?好吧……图尔南斯,我相信你的实力。可你对传奇野蛮人又了解多少?”

    特里戈瓦尔无奈摇头:“当初,传奇圣骑士与枢机主教配合也有打败破城者伏尔甘的实力。可结果呢?传奇食人魔打不过全盛的圣骑士,还跑不掉吗?等神术结束,它活活敲死了两名传奇圣骑士!战斗不是比武,只有像剑圣德拉文那样,让它逃都逃不掉才能叫打败!”

    “武力只是必要的准备。野蛮人不同于食人魔,他们信守承诺,能与人类和平相处,哈拉尔德长老抑制住狂怒的力量,没有杀死彼得公爵就是明证。”克莱门特说道。

    “野蛮人从不离开亚瑞特山!他们不也离开了?传统已经被打破,承诺也摇摇欲坠。”特里戈瓦尔顿了顿,说道:“个体的力量再强大也终归有限,伏尔甘统治着北境兽人才显得无可匹敌。而野蛮人也不是没有宗族势力,一个野蛮人长老就是一个传奇狂战士,亚瑞特山有多少传奇野蛮人?索菲娅确实在吾主的面前立下誓言,可那些大贵族的手段你不是不知道……如果他们成功拉拢或是激怒野蛮人,撒桑帝国首当其冲。我们的主力正在和半人马交战,虽然取得了一定优势,但绝对承受不起山上部族的冲击。撒桑帝国一旦瓦解,后果不堪设想!您的安排也将……”

    “裁判长大人,别忘记你的身份!你是教会的裁判长不是撒桑帝国的领主!”

    教宗冷冷地看了特里戈瓦尔一眼,站起身说道:“野蛮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巫师血祭的时代,精灵遁入无尽之森,北方蛮族遭到灭绝,兽人逃到极北之地,野蛮人仍然生活在亚瑞特山。我查阅了资料,城邦巫师曾经打过野蛮人的主意,结果整支军队全军覆没。”

    “十多年前,数百万森林人马举族西迁。如今,从不离开家园的野蛮人也南下了。这意味着什么?”

    特里戈瓦尔猛地站了起来,震惊的问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也是我想弄清楚的事情。”克莱门特神情沉重的摇了摇头,“这群野蛮人除了哈拉尔德长老,就没有一个老人,他们当中不是孩子就是青壮年,男女比例各一半。野蛮人南下渡河可能是执行某个任务,但这个任务一定不是必死的,而且时间跨度很长,长到他们可以在南大陆繁衍生息。索菲娅刚刚也说了,任务期限是二十年。二十年后,这些野蛮人的实力会有怎样的增长?渡河失败,哈拉尔德将带着更加强大的野蛮人战士回归亚瑞特,这是支援!”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强大而无畏的野蛮人做最坏的打算?!”克莱门特苦涩的说道:“森林人马知道,野蛮人知道,唯独我们人类不知道!”

    无法言喻的恐惧令传奇圣骑士打了个冷颤,他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个……冕下,您可以……”

    “哼!我还想多活两年!你们也可以把黄金号角还给教皇陛下。”

    裁判长颓然坐回座椅上,说道:“冕下,您是对的。必须弄清楚野蛮人的意图,亚瑞特山究竟会发生什么?”

    “也不必太过担心。”克莱门特胸有成竹的笑道:“野蛮人南下,我们也可以南下。七大联岛的对面是强大的蛮族王国,而人马丘陵的节制闸才是绝佳的突破点。西尔维娅必然会接纳野蛮人,因为索菲娅会替她建设一座港口。”

    “我明白了。”特里戈瓦尔再次站起身,行礼道:“冕下,请容许我先行告退。”

    “特里戈瓦尔,无端的猜测只会导致恐惧和混乱,我不希望有教会以外的人知道我们的谈话内容。野蛮人滞留在人马丘陵,完全是因为索菲娅和博瑞王国的纠葛。”

    “如您所愿,教宗冕下。”特里戈瓦尔顿住了脚步,看了一眼室内的侧门,这才离开大厅。

    图尔南斯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好奇的问道:“这老家伙为什么跑了?”

    “他是跑去拉拢索菲娅侯爵。”博瑞王国的大主教从厅内的侧门走了出来,教宗看了他一眼,吩咐道:“奥雷格,你也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遵命,我的教宗冕下。”博瑞大主教笑嘻嘻的说道。

    克莱门特摇头叹道:“你们啊……各有各的小心思,没有一个人站在大局上考虑问题!”

    “所以,你是教宗,我是红衣大主教。”奥雷格理直气壮的说道。

    “大鼻子……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一个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奥雷格大主教被吓了一跳,猛然回头就看到图尔南斯那张好奇满满的大脸盘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