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第二次亲密接触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树林里长满了低矮茂密的槿木,因为没有大型生物的缘故,林地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腐殖质和枯叶,皮靴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巴罗尔等人举着火把,在树林里走了片刻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气,随着队伍的深入,血腥味越来越浓,以至于槿木林独有的腐臭气息也无法将其掩盖。

    小油木火把挥洒光明,驱散笼罩树林的黑暗,渐渐照亮了一株断树。断树有成年人的大腿粗细,树干的断面平滑一片,上面沾满了殷红的血浆,树冠横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两处血洼,以及一些人体组织碎片,但没有尸体。

    巴罗尔的脑海中勾勒出战斗的场景:一个暗哨背靠这株槿树,监视周围的动静,精英卫士飞速掠过,连人带树一剑斩断,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伏击点,迅速清剿敌人。战斗结束之后,精英卫士打扫战场,搜索残敌,将敌人的尸体和物品集中在一起,等候检查。

    “速度再快点。”巴罗尔低声招呼道。

    这里距离香叶镇不远,敌人的身份不明,也不清楚他们和香叶镇领主有没有关系,一下死了这么多人,还是尽快检查,尽快撤离为妙。

    一行人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树林深处的一片开阔地,几十具尸体排列成四行,平放在地上,兵器堆在另一边,一些精英卫士守在四周,还有一些正用便携铁锹挖掘坑洞。

    巴罗尔环顾四周,发现精英卫士的人数不对,他问道:“其他的兄弟呢?”

    “四个兄弟在森林边缘警戒。”精英卫士巴杜回答道。

    巴罗尔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吩咐道:“检查尸体和物品,动作麻利点。”

    “头,放心好了,耽搁不了多久。”红狼一边说,一边戴上鼹鼠皮手套,其他的几个中年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不同的是他们神情淡然,就好像在做司空见惯的事情,神偷红狼则是一副发死人财的兴奋表情。

    这些尸体拼凑的很“完整”,皮肤因为严重失血而变得苍白阴郁,脸上的表情定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有的茫然,有的恐惧,有的愤怒,有的痛苦。火光摇曳,飘忽不定的阴影仿佛是亡魂的怨恨与挣扎,显得恐怖而阴森。

    巴罗尔的手下不是他精心培养的恶棍,就是曾经的密探同僚,一个个都不是善类,这种场面还吓不住他们。事实上,普通流民遇到死人最多也就是恶心一下,然后他们会把所有的财物洗劫一空。

    “果然有十字弩……总共15把,真是大手笔啊!”

    “粗亚麻罩袍半新不旧,有的还不合身,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皮靴的质量上乘,只有两个人的靴子不合脚。呵呵,有点意思。”

    “肌肉结实,骨骼粗壮,背部有鞭挞留下的旧疤,手上的茧子完全符合精锐士兵的训练特征。”

    十字弩能够暗算见习骑士,属于受管制的武器,盗贼工会和佣兵团或许能够弄到一些,但香叶镇的恶棍流氓绝对没有十字弩这类杀器。合脚的靴子关系到士兵的行动能力,只能量身定制,而且价值不菲。普通恶棍一般从杂货铺里淘一些旧靴子穿,他们不会花钱订做战靴。精锐士兵自幼磨练武技,动作稍有变形,教官会用鞭子纠正他的错误,并在背上留下疤痕,而大多数佣兵都不会有训诫鞭痕。

    种种迹象表明这些敌人不是普通的黑帮打手,也不是佣兵,而是接受过系统训练的精锐士兵。可精锐士兵为什么会伏击一些外来者?如果水银暴露了,他们为什么不派遣军队围剿?难道杀死精英卫士的那两个人是见习骑士?可他的容貌和皮肤完全不像贵族啊。

    巴罗尔越想越糊涂,一位满头褐发,长有鹰钩鼻子的中年人拖着一具尸体和一只断臂,走过来说道:“巴罗尔,你来看看这具尸体。”

    巴罗尔用火把照了照,没发现特别之处,他皱眉问道:“萨吉,有什么不对吗?”

    “这个人的脸骨瘦削,按道理他的骨骼也应该纤细,可他的臂骨比常人粗壮的多,也坚固的多。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鹰钩鼻萨吉将一截断手递给巴罗尔。

    巴罗尔接过尸体的断臂,观察暴露出来的骨头,又仔细摸索尸体的面部骨骼。正如萨吉所言,这具尸体的手臂骨骼和头骨很不协调,就好像不是一个人。

    “这意味着什么?”巴罗尔盯着曾经的密探同僚,沉声问道。

    “不知道。”萨吉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摇头道:“从臂骨看,这个人应该有1.9米高的魁梧身材,但他只有1.75米高……”顿了顿,又问道:“你还记得收尸人老查理吗?”

    “当然记得,老查理的验尸训练最恶心,除了你,没有一个伙计通过。”巴罗尔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验尸训练显然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呵呵,训练结束以后,你们跑得比兔子还快,只有我肯陪老查理守墓园。”萨吉咂了咂嘴,说道:“老查理可是给我说了许多秘闻,他曾经帮教会收敛过圣武士的尸体,他告诉过我,圣武士的手骨和腿骨都是不成比例的粗壮结实。”

    “什么?!圣武士,你没搞错吧?”巴罗尔楸住萨吉的衣领,低声吼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萨吉拍开巴罗尔的手,理了理衣领,说道“精锐士兵的力量是壮年男子的1.5倍,而圣武士的力量是普通人的两倍,可以背负起1700磅的重物,光有力量没有强韧的骨骼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我猜圣武士一定有锻炼骨骼的秘法。”

    巴罗尔背着手,来回踱了两步道:“这些人不可能是圣武士!”

    “当然。”萨吉表示赞同,又道:“不过,圣武士有训练秘法,其他人说不定也有类似的秘法……”他朝一旁的精英卫士努了努嘴,“主人训练的战士比这些家伙强的多,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训练的?”

    “不该问的,别问。”巴罗尔环视所有的手下,冷冷的道:“好好干,总有一天,主人会亲自召见你们。”

    萨吉眼睛一亮,陪笑道:“规矩我们都懂,主人饶了我们一命,还让我们跟着你干老本行,我们已经很知足了。”

    “表忠心的话以后再说!赶紧检查所有尸体的腿骨,看看有多少人接受过秘法训练?”

    统计秘法战士的数量可以判断敌对势力的规模与潜力,巴罗尔的手下都懂这个道理,他们纷纷取出匕首,开始解剖每一具尸体。

    没过多久,萨吉检查完毕,他抬起头说道:“39具尸体,36个人的骨骼强度远超常人,只有三个人是普通人……这个家伙还是个熟人。”说着,他拎起一颗脑袋,抛向巴罗尔。

    这是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人,他的脸上保持着恐惧的表情,左眼睛完好,右眼带着一个八成新的眼罩。

    巴罗尔看了看,颌首道:“原来是香叶镇的叉蛇。”

    叉蛇原本是香叶镇的黑帮老大,巴罗尔伪装成流民投靠他的手下斯维恩,并鼓动斯维恩挑战叉蛇的地位。在黑帮械斗中,叉蛇一败涂地,他的右眼就是被巴罗尔亲手挖出来的,斯维恩成功上位,但并没有杀死叉蛇。

    治安所一般不会在乎地下势力的权力更迭,但新头目必须臣服于治安所的权威,失败者的死活只能由治安官决定,这是鬣狗必须遵循的生存法则。

    事实上,治安官会在必要的时候重新扶持一个黑帮头目,再把原头目当作替罪羊,丢给驻守神父处置。巴罗尔和猴子就曾遭遇过类似的事情,也因此成了维克多的手下。

    叉蛇的落败出乎香叶镇治安官的预料,由于没有让叉蛇背锅的必要,他很随意地放了叉蛇一条生路。斯维恩只是将叉蛇赶出了香叶镇,现在叉蛇又回来了,并且横死当场。

    萨吉凑过来说道:“从伤口来看,叉蛇当时跪在地上,被人自后颈一剑断头,另外两个普通死者的致命伤也在背后……我们的人要抓活口,所以他们被自己人斩杀,目的是为了灭口。”

    “不是自己人,是假面兄弟会的人!”

    神偷红狼走到巴罗尔的身边,递给他两枚铜制徽章,徽章的正面篆有面具与滴血的匕首,背面是数字79和103 。

    一年多以前,巴罗尔在冈比斯东部的深水城发展水银外线,恰好遇到了包括萨吉在内的昔日同僚。当时,萨吉等人依附于深水城的盗贼工会,经过短暂的试探,巴罗尔果断带人端掉了盗贼工会的老巢。在那里,水银第一次遇到假面兄弟会的佣兵团,为了活捉那个手持双刀的佣兵首领,水银还牺牲了一名灵猴民兵。

    双刀佣兵受尽酷刑也不肯吐露秘密,最后他被灌下了迷幻药剂,这才说出了假面兄弟会的事情。他的身上也有编号为47的铜制徽章。

    不等巴罗尔开口询问,红狼主动说道:“数字79的徽章是在那具尸体上搜出来的,103号徽章是那个俘虏的。”

    巴罗尔目光转向重伤昏迷的俘虏,沉吟片刻,对精英卫士巴杜问道:“这两个家伙的实力比深水城的双刀佣兵怎么样?”

    巴杜言简意骇的答道:“差不多。”

    “47、79、103……假面兄弟会不是一般的盗贼工会啊!”萨吉摇头惊叹道。

    巴罗尔一言不发地走到恶棍皮特的面前,说道:“你卷入了不该卷入的事情!”

    皮特此时也显出光棍本色,他惨然道:“巴罗尔老爷,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只求给一个痛快。”见巴罗尔点头默许,他抚着受伤的肩膀,站起来说道:“一个月前,叉蛇老大带着这些人回到香叶镇,他们先干掉了斯维恩老大,又逼迫我们几个兄弟盯着你们。叉蛇老大说,只要你们一回来,他就把你们全干掉,以除后患。”

    “叉蛇干掉斯维恩,治安所是什么态度?”

    “治安所什么动静都没有。”

    “叉蛇从什么地方回香叶镇的?”

    皮特想了一下,说道:“叉蛇老大以前和我们吹嘘过,他的表兄唐纳是登石城盗贼工会的头目,我估计他是从登石城借来的人手。”

    巴罗尔点点头,将几个老伙计召集在一块,说道:“事情差不多清楚了,叉蛇去登石城投奔他的表兄唐纳,而唐纳一定是盗贼工会的小头目,否则叉蛇早就去登石城混了,所以唐纳极有可能投靠了假面兄弟会。假面兄弟会才是叉蛇的幕后老板,他们的触角已经从博瑞王国伸到了多铎王国的登石城,香叶镇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或者说,假面兄弟会和我们在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们总会撞在一起,无论是深水城,还是香叶镇……不同的是,我们的动作很小心,假面兄弟会却很粗暴,他们似乎得到了大领主德韦米克侯爵的默许。”

    “假面兄弟会实力强大,他们的佣兵甚至比精锐士兵还要强悍!这个组织明显有博瑞王国的背景。按道理,大领主德韦米克侯爵不可能允许博瑞人的势力在他的地盘里横冲直撞。难道德韦米克家族要借助假面兄弟会的力量做一些不方便做的事情?”

    “巴罗尔,现在那还有工夫想这些?我们坏了德韦米克家族的好事,再不跑路就来不及了!”

    一位老密探朝昏迷不醒的俘虏瞄了一眼,低声道:“有他在,你还怕找不到答案?就像深水城的47号佣兵,几瓶迷幻药剂灌下去,什么事情都能问出来!”

    “说的也是……赶紧把尸体埋了,我们离开这里。”巴罗尔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那名俘虏。

    就在此时,一缕尖锐的寒风迅疾地袭向他侧颈。

    巴罗尔勤修灵猴秘形,虽然还没有达到身随心动的境界,但他的敏锐和灵活已经超越常人。在生死关头,他的勤学苦练终于有了回报。只见他曲膝团身,双腿有力一蹬,整个人如同一只矫健的山猿向前纵跃。然而,冰冷的杀机如附骨之蛆,令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死神并没有如期而至。

    一阵激烈的狂风凭空而起,吹拂斗篷猎猎作响。巴罗尔回首看到精英卫士巴杜及时架住了一把黑色短剑,袭击者的身形一片模糊,高高飘扬的漆黑斗篷如同巨大的黑色羽翼,猛的刷向巴杜。

    披着斗篷作战?耍帅就是找死!

    灵猴民兵巴杜面无表情,扬手一剑刺出,剑光瞬间没入黑色斗篷,“呲”的一声,布片四散飞扬,一道鬼魅般的人影贴着地面,直扑几米开外的俘虏。

    巴罗尔脸色大变,怒吼道:“拦住他!”

    太迟了!

    俘虏的颈部喷出一团血雾,袭击者一掠而过,闪电般地射向树林的外围。这时,一个铁塔般的身影挡住了袭击者的去路,那是伏牛民兵鲁萨。

    面对高大魁梧的鲁萨,袭击者毫不退缩,他一踢一跺,地面上腐败落叶如天女散花般地向前迸射出去,一道黑色的剑光后发先至,径直切向鲁萨的脖颈。

    黑剑无影,迅疾如电,鲁萨看不清,他也不需要看清,肌肉水波般涌动,骨节劈啪爆响,力量层层传递,沉重的钉锤摩擦空气,发出恐怖的呼号,倒卷起漫天的枯叶,直直地砸向袭击者的头部。

    又是同归于尽的反击?!

    ————————————

    影战士齐格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叉蛇重新掌控香叶镇的地下势力以后,齐格原本准备带队离开,但叉蛇又恳求他除掉斯维恩新招募的一批流民打手再走。

    这当然是一件小事,不过香叶镇一下子死掉二十几个人,有损治安所的名声,所以齐格安排了这次野外伏击。

    齐格是专精刺杀的影战士,他讨厌正面对决,两名血卫士加上35名精锐佣兵对付一群流民恶棍实在是轻松不过,根本不需要他出手。战斗开始前,齐格披着变色斗篷躲在一丛荆棘下面,练习潜伏技巧,也因此目睹了一场无情的屠杀,并逃过一劫。

    敌人发起攻击的时候没有做任何掩饰,他们的脚步声在静谧的森林中格外刺耳,但他们感知敏锐,速度惊人,能够在黑暗中精准地找到每一个对手,而兄弟会精心培养的佣兵根本来不及反应,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被逐个击破。

    刺客的敏锐直觉告诉齐格,这些敌人的力量、速度和技巧已经超越凡人的极限,他或许可以对付两个,但绝对应付不了这么多,而两名血卫士的失败也印证了这一点。

    血卫士全力出手,斩杀了一名敌人,那名敌人在身体被剖开的一瞬间,反手刺死了一名血卫士,另一名血卫士被几名敌人围住,尽管他爆发了嗜血之力仍然被一名强壮的敌人捏断四肢和脊背。

    血卫士的基础力量是普通人的两倍,嗜血状态下力量翻倍,相当于四名成年男子的合力,感知和速度都有巨大增幅。影战士与血卫士最大的区别在于技巧对力量的驾驭,两者身体素质和嗜血效果并无区别。

    不知道为什么,齐格近乎本能的对敌人作出分析,并归纳为两类。

    第一类敌人有两名,他们的体魄极为坚韧,十字弩近距离攒射也不能射穿他们的胸肌,他们蛮力惊人,力量相当于四名精锐士兵的合力,可以轻松压制血卫士的嗜血之力。

    第二类敌人一共17人,他们的力量比不上嗜血,但也三倍于普通人。他们的感知特别敏锐,哪怕是目光的凝视也能引起他们的警觉,他们的技巧、速度和平衡感都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甚至在黑暗中用短剑斩断迅疾的弩矢。

    这其实是一种提前预判,手眼配合的技巧,齐格自问也可以做到,但也仅限于此。论技巧和速度,双方旗鼓相当。

    不过,嗜血之力属于爆发秘技,有时间限制,也有虚弱期,而这些敌人都是力量和敏捷型的凶暴战士,不存在爆发疲劳的问题。

    齐格潜藏在变色斗篷下面,毛孔闭合,呼吸细如游丝,一动不动,他在等敌人离开。可是,敌人的首领谈到47号血卫士和迷幻药剂的时候,他只能选择冒险了。

    佯攻首领是为了诱使敏捷型战士支援,调动他们离开原有的位置,从而制造一个出手的机会,变色斗篷虽然珍贵,但还比不上嗜血的秘密。力量型的凶暴战士速度太慢,可以一击必杀,正是唯一的突破口。

    刺客的经验促使齐格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并立刻加以实施。

    一切都很顺利,算无遗策的成就感和火中取粟的刺激感让齐格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与信心,他要斩下凶暴战士的头颅,一吐胸中郁气。

    强敌环绕,一剑枭首,扬长而去,不知所踪。这是刺客的传奇与烂漫!同归于尽……卧槽!你他妈的不会躲吗?

    生死搏杀考验的是力量、技巧、速度,还有意志。实力相近的对手,意志反而成了决定生死胜负的关键!

    面对枭首一剑,鲁萨的神情没有丝毫波动,在齐格的眼中那是坚不可摧的决心,对世间一切视若无物的漠然,他丝毫不怀疑即便斩下鲁萨的首级,也不能使他改变决心,他的钉锤会把自己砸成碎片。

    任何生物都有避死求生的本能,在生死相持中,弱者必露出软弱和犹豫,哪怕一个眨眼,同归于尽都会变成你死我活。

    这一刻,齐格的胆寒畏怯,心志动摇,就在他试图逃避的时候,一股神秘的力量操控他的身体,令他化身为一个老练的刺客,长剑改削为刺,精妙绝伦地贯入鲁萨的胸口,微微颤动就把强健的心脏搅得稀烂,身体侧转,避开凶猛的碎脑一锤,左臂被钉锤擦过,骨骼碎裂,肌肉撕开。齐格反手削断破布条般的左臂,肌肉蠕动,夹住血管,脚步不停,转瞬消失在密林的黑暗中。

    “别追了!我们得赶紧撤!”

    听到巴罗尔命令,灵猴民兵纷纷停下追击的脚步。巴罗尔脸色难看地跪在鲁萨面前,抱起他的头,低声道:“对不起了,鲁萨……只能把你和格拉卡埋在这了。”

    “头,你看看这块布,它……它会变色!那个刺客就是靠它躲开我们的搜索。”红狼拿着一块斗篷碎片走过来说道。

    巴罗尔接过斗篷碎片,看着它在自己的手中逐渐变成红鼹鼠皮手套的颜色,忍不住叹道:“这是什么玩意?巫术吗?”

    “这是变色染剂。不是巫术。”灵猴民兵巴杜在旁边说道。

    巴罗尔心中一动,拉着巴杜,走到一个角落里,细声问道:“维克多大人也有变色染剂?”

    “是的。”巴杜点了点头。

    变色染剂…让普通人凶暴化的秘法…难道假面兄弟会的幕后老板与维克多大人同源,他们都是温布尔顿家族的继承者?那他就是维克多大人的死敌啊!

    想到这里,巴罗尔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记耳光,追问道:“还能抓住那个刺客吗?他的秘密对大人很重要!”

    “可以。他跑不远。”

    “这么有信心?”

    巴杜平淡地说道:“他身负重伤,又用了嗜血,很快就会陷入虚弱状态。”

    “嗜血?人类怎么会嗜血?我们在深水城抓住47号佣兵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巴罗尔目瞪口呆地问道。

    巴杜露出思索的表情,缓缓说道:“人类不具备嗜血的能力,但他们战斗的时候,眼睛通红,肌肉鼓涨,力量和速度成倍提升,对疼痛不敏感,表现出嗜血特征。至于我在深水城没有告诉你,那是因为你没有问我。”

    “……”巴罗尔怔了好一会,无奈地摇头道:“好吧……我们错过了一次拷问的机会,只希望这条鱼不会漏网。天这么黑,到底该怎么找?”

    巴杜说道:“我们还有一支隐秘的力量,你现在要启用吗?”

    巴罗尔猛然想起维克多曾对他说过:当水银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往野外跑,会有一支隐秘的力量接应他们。

    “是时候了。”巴罗尔喃喃自语,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命令道:“联系他们!”

    巴杜从兜里摸出一个特殊的哨子,含在嘴里,吹出无声的音波。

    远方传来一声凄厉的狼嚎,接着是另一个方向,狼嚎声此起彼伏,渐渐向树林聚拢

    巴杜侧耳倾听,又严肃的道:“大人,请带水银骨干回避一下,我们会处理后面的事情。”

    ————————————

    两天后,山林的一处简易营地,巴罗尔面带笑容,一手握着变色斗篷的碎片,一手把玩一枚银质徽章,上面篆有面具、滴血的匕首和数字15。萨吉走到他的身边,调侃道:

    “巴罗尔,你傻笑什么?”

    “沸血药剂、血卫士、影战士、假面兄弟会,……水银有对手了,你不觉得有趣吗?”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萨吉瞪大了眼睛,与巴罗尔对视片刻,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止住了笑声,萨吉又问道:“那个家伙你准备怎么处理?”

    “不是已经变成白痴了吗?料理掉就是了。”

    “我说的是皮特,你真的相信他?难道你不怕他出卖水银?”

    营地里,恶棍皮特左手打着绷带,右手忙着劈柴,屁颠屁颠地准备生火。巴罗尔收回目光,淡淡地道:“烂命一条,卖给谁不是卖?论忠诚,你和他又有什么区别?”

    “那怎么能一样?我对水银可是死心塌地!”萨吉拍着胸脯说道。

    巴罗尔的老脸上露出叹服的笑容,说道:“主人曾和我说过,水银最强大的地方不是武力,而是吸收成员,培养人材的能力。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保证你不会后悔加入我们!”他同时又在心里说道:“因为,水银只是维克多大人的冰山一角。”

    “现在,我们该干什么?”

    “皮特是本地人,他可以带人混入登石城的盗贼工会,那我们就暗中和假面兄弟会较量较量。”顿了顿,巴罗尔转头对萨吉说道:“渗透的盗贼工会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有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萨吉耸了耸肩膀道:“那你呢?”

    “我当然要回去见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