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惊醒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已经有七天没有回银月庄园了。

    布里亚特领周边的大小领主围绕野柳城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圈子,野蛮人即将造访兰德尔领消息引起了大家的猜疑。

    这些天,维克多与妮可和吉莉安住在朱蒂的庄园,参加野柳城举办的各种贵族聚会,向贸易伙伴澄清事实,告诉他们野蛮人将暂居千里之外的渡鸦镇,野柳城的贸易不受影响。

    稳住了野柳城的局势,又过了几天香艳奢靡的生活,维克多刚回平湖镇就被纳尔森等人给堵住了。既然谈到了股份制的问题,维克多打算和莉莉娅深入探讨一下黄金商团的细节,却没想到家族大总管居然罢工两天,跑到银月庄园渡假了。

    维克多二话不说,直奔银月庄园,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莉莉娅,耍小性子的后果。

    银月庄园距离平湖镇不到10公里,迅鸟载着维克多只花了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庄园入口,卫兵从里面拉开造型精美的铁栏杆门,迅鸟轻骑簇拥着维克多鱼贯而入,几只灵敏健硕的萨特猎犬跑过来,摇着尾巴,想要靠近男主人却又畏惧迅鸟的利爪,只是在路两侧的绿地上跟着队伍向领主宅邸跑去。

    走在林荫道上,维克多发现银月庄园有些不对劲。

    银月庄园建在一片山谷里,占地3400亩,拥有草甸、树林、花园、山涧、马场和一整座丘陵,建有1座22米高的领主宅邸和15幢客居别墅,还有仓库、营房、仆役住宅、兽栏马厩之类的基础设施。

    银月庄园风景优美,气势恢弘,但庄园的仆人却不多。

    爱丽娜掌管银月庄园之后,雇佣了80名室内女仆、120名杂役仆人,加上40名庄园守卫和180多个小侍从,整个银月庄园只有400多人。

    平日里,仆人主要集中在领主宅邸附近,庄园其他地方显得冷冷清清,但今天,林荫道左边的客居别墅附近聚满了人,他们有的在用特质灰浆和白沙粉刷别墅的墙壁,有的在屋顶上更换瓦片,有的抬着新家具进入别墅,又把旧家具抬出来,旁边那个挺胸凸肚,指指点点的工头居然是第一村的村长莫林。

    维克多拉住缰绳,迅鸟渐渐停下脚步,喉咙里发出一阵呼噜声,引得萨特猎犬汪汪大叫。莫林察觉到猎犬的动静,转头看到维克多和迅鸟轻骑,他和副手交待了几句,便全速跑了过来。

    “大人,您回来了。”莫林行礼道。

    “你们在干什么?”维克多问道。

    “装修客居别墅。”莫林回头看了一眼忙忙碌碌的工人,笑容可掬的答道。

    “装修?”维克多好奇的问道:“庄园有杂役仆人,为什么要你们来装修客居别墅?”

    “这个…我也不知道。”莫林挠头道:“莉莉娅夫人亲自下的命令,她要求我们在30天内,把银月庄园从里到外都修缮一遍,我负责重新装修每一幢客居别墅,更换所有的木器和门窗,乔治他们负责整理花园和草坪,肯特负责营房和马厩,费罗负责疏通下水道和景观湖,班森负责路面和林荫树。”

    维克多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问道:“莉莉娅调集了多少人?”

    “2000人总是有的。”

    “你去忙吧。”

    维克多按下心中的疑惑,催动迅鸟,很快就到了领主宅邸门前。迅鸟骑兵接过主人手中的缰绳,将银灰色的迅鸟牵往兽栏,维克多则带着四名亲卫径直走进府邸大门。

    大厅内,几名年轻貌美的室内女仆正忙着清洁地板和家具,见到领主大人,纷纷躬身行礼。

    爱丽娜参照约克家族的女仆制度,精心挑选了80名室内女仆。她们大多十五岁左右的未婚处女,头脑足够聪颖,身体健康,体型匀称,容貌端庄秀美。女仆将在银月庄园工作三年,每年的薪酬20枚金索尔,由各自的家人代领。

    工作期间,女仆不得擅自离开银月庄园,不得恋爱失身,如有违背,轻则失去工作,造成严重后果的还要被严刑拷问。三年工作期满,室内女仆有权继续留任三年,直至年满25岁,或者中途嫁人。这时候,爱丽娜会给她一笔不菲的遣散金或者丰厚的嫁妆,确保她今后生活无忧。

    如此严苛规定主要是为了防止室内女仆泄密,同时也是为封臣家庭培养配偶,如果某位女仆有幸被贵族看中则要另当别论。事实上,绝大多数室内女仆都来自领民家庭,最终又被女主人嫁给封臣子弟。

    兰德尔家族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领民家庭,爱丽娜在一万多个流民家庭当中,只选出80人,个个称得上是百里挑一。

    维克多注意到这几名室内女仆都换上了新款女仆裙装,脚踩低跟细带女式皮鞋,腰系蛛丝编织的绸带,秀发盘在雪白的细亚麻头巾中,白皙修长的脖颈上挂着珍珠项链,秀美中带着一丝贵气。

    大厅的地板和楼梯被女仆们擦得光可鉴人,家具陈设全部换成了金粉木器,经过这一番布置,银月庄园的主楼真的变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豪华宫殿。

    维克多怔了一下,问道:“菲丽,爱丽娜夫人呢?”

    女仆菲丽眨了眨水汪汪的杏眼,迟疑着道:“我最后见到爱丽娜夫人的时候,她正在三楼的休息室训斥贝尔蒂娜小姐…主人,您要我去找爱丽娜夫人吗?”

    强调爱丽娜训斥贝尔蒂娜。这是要我去解救小吃货吗?

    维克多促狭的目光令菲丽惴惴不安,白皙的鹅蛋脸上升起了两朵红云,眼光飘忽不定,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看起来楚楚可怜。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找她。”

    维克多带着四名亲卫消失在楼梯上,菲丽长出一口气,小手拍着高耸的胸脯,一副如蒙大赫的模样。

    “哇,主人刚刚没有拧菲丽的脸蛋啊…菲丽别失望,我来替主人摸。”一名女仆笑嘻嘻地摸向菲丽细嫩的脸颊。

    刚散去红晕的脸又热了起来,菲丽羞恼道:“别胡说,是你自己想吧。”

    “嘻嘻,你不想吗?”

    “好了,好了,别闹了。也不知道贝尔怎么样了?”

    “放心,主人最宠贝尔了……”

    你们不知道主人的耳朵最灵吗?

    少女叽叽喳喳的笑闹声清晰地落入维克多的耳中,他登上三楼又听到贝尔蒂娜稚嫩的童声。

    “枕头好重…贝尔,累了。”|

    “贝尔小姐,请您站好。”这是灵猴民兵葛内尔的声音。

    “呜呜...贝尔,肚子饿了。”

    “贝尔小姐,您需要站两个标准的沙漏时间才能去吃东西。”

    维克多推开木门,只见贝尔蒂娜顶着一个天鹅绒枕头,萌萌地站在角落里,小侍女服的胸襟处有几处蓝莓渍,她看到了维克多,眼睛里泪水瞬间溢出眼眶,小嘴一扁,想要哭又强自忍住,小鼻子在那抽啊抽的,即可怜又可爱。

    “怎么回事?”维克多憋着笑问道。

    灵猴民兵葛内尔答道:“大人,爱丽娜夫人命我盯着贝尔蒂娜,让她站足两个沙漏的时间。”

    正说着,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动人旋律由远至近,一个窈窕的倩影闪入房间,“亲爱的,你回来了。”爱丽娜投入维克多的怀抱,献上一个热情的香吻,喜滋滋的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爱丽娜穿着一件鹅黄色丝织半袖连衣裙,露出匀称雪白的胳膊和一截玉光致致的小腿,酒红色的秀发束在脑后,纤腰如柳,红唇欲滴,美艳不可方物。

    “美极了。”维克多揽在细腰上的双手正朝弹性惊人所在滑去。

    爱丽娜白了爱人一眼道:“我问的是房间怎么样?”

    待客室的墙壁上挂着几幅油画,每个几台都摆有造型精美的银器,一盏直径一米的水晶吊灯悬在天花板的正中,每个水晶托片都插着一支水蜥油蜡烛,整个房间被装饰的富丽堂皇。

    “你不会告诉我,每个房间都这么奢侈吧?”维克多木然的问道。

    “当然不是……这只是待客室,怎么能和正厅相比?”

    刚松了一口气的维克多,眼前顿时一黑,差点栽倒在地板上。

    这得花多少钱啊?

    “亲爱的,现在的银月庄园比温布尔顿侯爵府怎么样?嗯…肯定比不上,侯爵府是用白釉岩建造的。不过,我们银月庄园气势宏伟,风景秀丽,也是最顶尖的庄园。”

    爱丽娜完全没有察觉到维克多的心在滴血,忐忑又期待的问道:“索菲娅夫人一定会喜欢银月庄园的,是不是啊?亲爱的?”

    “就是为了让索菲娅满意,你们居然…居然……”维克多咬牙切齿地保持着风度。

    “哇…”

    见到男主人和女主人完全没有关注自己的意思,贝尔蒂娜终于哭了出来。

    “好吧。小家伙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维克多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

    爱丽娜柳眉一挑,瞪了维克多一眼,怒气冲冲的道:“贝尔蒂娜都被你给惯坏了!其他侍从都能带领仆役打扫庄园,只有贝尔蒂娜独自跑到厨房,偷喝蓝莓汁,还把衣服给弄脏了。她这么没规矩,让索菲娅夫人怎么看银月庄园?怎么看我、爱丽丝和莉莉娅?”

    维克多沉默了一下,指着还有大半时间的沙漏道:“你不知道我在这,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爱丽娜凶巴巴地盯着维克多的眼睛看了一会,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贝尔蒂娜跟前,半蹲着取下她头上的枕头,取出丝巾,温柔地擦掉贝尔脸上的鼻涕和眼泪。

    “现在是侍从的点心时间,快去吧,吃完了就去打扫马厩,你要是再犯错,我就让葛内尔先生狠狠地罚你!”

    贝尔蒂娜先给爱丽娜一个拥抱,又向维克多施礼,然后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咚、咚、咚”的脚步声传得老远。

    爱丽娜转头吩咐道:“葛内尔,你可以去工作了。”

    灵猴民兵点点头,脚步轻灵地离开了待客室。爱丽娜将头靠在维克多的肩膀上,细声道:“贝尔真可爱…除了‘木头’先生,哦,是葛内尔…银月庄园除了葛内尔,谁都拿她没办法。”

    “亲爱的,我想要一个贝尔这样的女儿。”

    “会有的。”维克多拍了拍爱丽娜的纤手,问道:“莉莉娅在哪?”

    “五楼的书房,和爱丽丝在一起。”爱丽娜挽着维克多的胳膊,走到楼梯口,说道:“亲爱的,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你自己上去找她们吧。”

    维克多点点头,顺着楼梯,登上五楼,还没走到书房门口,他就听到一阵莺声燕语。

    “西尔维娅夫人的房间绝不能有任何改动,其他客房的物品规制也不能超过西尔维娅夫人房间的标准,但还是要分等级,维克多和索菲娅夫人的主卧按照侯爵的标准布置……”

    “嗯,你列个清单,需要多少钱,我都拨给你,就怕野柳城买不到好东西。”

    “放心吧,野柳城什么好东西都有的卖,只要有钱…..”

    “对了,还有美食……”

    “这个没问题,我们兰德尔家族的大厨都是一流的。”

    “味道当然没得说,关键是食材!珍稀的食材才能体现我们兰德尔家族的高贵不凡!”

    “那就让杰克多从大沼泽里多弄一点野味出来,比如,船蛆就很不错……”

    “船蛆?好恶心…但真的很美味,我们应该给它换一名字,嗯,沼泽无壳蛤蜊,怎么样?”

    莉莉娅穿着和爱丽娜一样的连衣裙,光着白生生的小脚丫,跪坐在圆凳上,丰隆如蜜桃的翘臀与纤柔的腰肢形成一道诱人的曲线。爱丽丝坐在她的旁边,修长的美腿从圆几下面笔直地伸了出来,酒红色的秀发遮住俏脸,也不晓得理一理。两个人肩并肩,头碰头,在羊皮卷轴上指指点点,写写画画。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

    维克多在心里嘀咕着,咳嗽了一声道:“你们在干什么了?”

    “大人,您可回来了?!”爱丽丝惊喜万分地站了起来,招呼道:“我真想问问您,索菲娅夫人喜欢什么颜色?”

    “呃…她喜欢什么颜色?很重要吗?”

    “很重要!”莉莉娅套上高跟鞋,把维克多拽到圆几边上坐下,说道:“我们要为索菲娅夫人的衣橱添满衣物,知道她喜欢什么颜色,我们才好订做。还有索菲娅夫人的身材,您一定很清楚。快说,快说,裁缝做衣服也是要花时间的!”

    “我当然知道,我更想知道,你们为了讨好索菲娅花了多少钱?”维克多板着脸道。

    “不多,就24000金索尔而已,后面可能还要8000金索尔,我们打算换上水晶窗户。”莉莉娅轻描淡写的说道。

    24000金索尔?还而已?20个炼金民兵,或者30头炼金战獒,或者半头炼金龙蜥,就这么没了?!

    维克多心如刀割,耳朵嗡嗡作响,他万万没想自己处心积虑地要敲索菲娅的竹竿,莉莉娅这个小财迷居然和爱丽娜姐妹沆瀣一气,花钱讨好索菲娅,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你们知不知道,索菲娅不会长住银月庄园,她和她的人要住在渡鸦镇!”维克多痛心疾首的道:“24000金索尔?还不多?”

    莉莉娅撇了撇粉嫩的樱唇道:“维克多,你去王都的时候,不也从侯爵府拿了8万金索尔吗?我们花掉4万金索尔哪里多了?何况,这是为了装修银月庄园……对了,渡鸦镇那边,我也派人装修了。”

    “就是嘛。”爱丽丝连连点头,又摇晃着维克多的胳膊,撒娇道:“亲爱的,你快说索菲娅夫人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啊?”

    两张如花俏脸上的专注神情,维克多隐约熟悉,莉莉娅和爱丽丝现在的模样就像求职者即将接受面试,而索菲娅是那位考官。

    “其实,索菲娅不在乎什么衣服…食物…或者居住环境,总之,少花点钱…我想说,没这个必要…别瞪我…好吧,你们高兴就好。”

    维克多摇了摇头,抬腿向门外走去。

    这三个女人一旦偏执就很难改变她们的想法,尤其在她们焦虑的时候。反正,钱也是用在了银月庄园,肥水不流外人田,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一共几间独居别墅需要安装水晶窗户?”

    “我想想,索菲娅夫人随从当中有3位骑士,11位见习骑士。就装三幢别墅好了。”

    维克多脚步一顿,转身走了回来,问道:“爱丽丝,你刚刚说什么?”

    “装水晶窗户啊。”

    “不是这个,前面一句。”维克多沉沉的说道。

    爱丽丝讶异地看了丈夫一眼,说道:“夫人的随从有3位骑士,11位见习骑士。”

    “没事了,你们继续。”维克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转身离开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

    “维克多怎么了?”爱丽丝莫名其妙的看向莉莉娅,莉莉娅摇了摇头。突然,门被推开了,维克多探头说了一句,“把妮可的金橡树庄园照样装修一遍!”说完,重重地关上房门。

    爱丽丝和莉莉娅面面相觑,随后又兴高采烈的讨论起来。

    ——————

    坐在领主办公室的主位上,维克多陷入了沉思。

    野蛮人的块头太大,岩砖的利益太诱人,以至于遮蔽了维克多的眼睛,让他忽略了一个事实:索菲娅并非孤家寡人,她代表一股势力,剑齿虎商团的旗下有4位骑士,21名见习骑士和600精锐士兵,这些人是索菲娅侯爵的死忠。而两人的婚姻关系使他们对彼此的部曲都拥有天然的影响力。

    爱丽娜姐妹背后是约克家族,莉莉娅的哥哥有着白银骑士的实力,战熊佣兵更是兰德尔家族的核心骨干,她们与维克多的婚姻关系都有政治联姻的味道,完全没有必要畏惧索菲娅。可是,三位贴身侍女仍然对家族主母心怀敬畏。

    爱丽娜与贝尔蒂娜情同母女,但她惩罚了贝尔。爱丽丝与莉莉娅向来不对付,两个人却凑到了一起,维克多从没有想过,莉莉娅这个小财迷会有如此大方的时候。她们所做的一切只是想给索菲娅留下好印象。

    深受维克多宠爱的贴身侍女尚且如此,其他人又会怎样?

    西尔维娅说维克多对伴侣有着强烈独占欲,其实是一种威胁,她言下之意是:你敢拒绝索菲娅,我就找个男人给你看看。

    维克多只能承认,必须承认,尽管他对吉莉安、西尔维娅和索菲娅都没有现实的约束力,因为她们都是高阶女骑士。西尔维娅可以确保这种稳固的伴侣关系,只要维克多接受索菲娅,然而她却没有明确交待索菲娅的骑士怎么办?

    法理上,维克多是冈比斯的独立领主,具有自主性,对国王听调不听宣,而索菲娅是宫廷侯爵,属于王室的附庸。西尔维娅想要吸收索菲娅,只能让王室主动剥夺其爵位,再利用婚姻关系,将她安置在兰德尔领。这种操作对于西尔维娅并不困难,她手里捏着太多的底牌,但她不会直接册封索菲娅为约克家族的领主,因为西尔维娅绝不能动摇封臣制的统治基础,也就是附庸关系。

    那么,索菲娅的骑士只能加入兰德尔领。

    兰德尔家族有骑士的位置吗?家族子民会抗拒一位白银阶主母和她的骑士吗?

    维克多猛然醒悟,如果自己没有得到西尔维娅的青睐与信任,当索菲娅加入约克家族的时候,就是西尔维娅动手杀他的时候。现在,西尔维娅一定会向索菲娅提出子女联姻的要求,唯有如此,才能确保兰德尔领与约克家族血脉相连。

    其实,从领主的角度来说,西尔维娅的想法完全是一种善意,骑士的加入会壮大兰德尔家族的实力。维克多也不介意这些骑士加入兰德尔家族,但是他必须在意子民的看法,准确的说是在意租赁雇佣制能不能推行下去。

    然而,他沮丧的发现吸纳骑士必将导致租赁雇佣制的崩溃,究其根源是民众对骑士贵族的向往,除非他能立刻公布炼金塔的存在,否则租赁雇佣制就没有政治基础。

    “西尔维娅宝贝,我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让索菲娅垮台的,至少在烛堡建好以前,索菲娅不能垮台!”维克多暗暗想道。

    就在此时,亲卫队长格鲁敲门进来,俯首道:“大人,巴罗尔那个老家伙回来了,他要见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