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玩火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火之季的三月,骄阳似火,人马丘陵的空气因灼热而扭曲。

    如火如荼的初选赛已经结束,军团比武即将进入让人心潮澎湃的高潮部分。

    这是一场竞技,也是一场竞争。

    选手们挥洒汗水,奋力拼搏,角逐荣耀与未来,约克家族的大小领主们则要竞争人才。土地、财富、骑士老师、血脉联姻,以及家族储备的精力药水和洗练药剂就是他们的筹码。

    通常情况下,约克家族这样的豪门并不欢迎血脉不纯的贵族子弟,洗练药剂和精力药水也仅供家族血亲使用。然而,蔷薇骑士团扩建在即,未来的异化战兽需要足够多的骑手,即便西尔维娅还没有具体讨论南拓战略,但历史已经证明,神灵骑士远比传奇骑士更具侵略性。

    没有人希望自己被排斥在核心圈之外,领主们要做的就是抓住机会,扩充实力。

    事实也是如此,西尔维娅就野蛮人和港口的问题,正与各大势力相互试探,而维克多在为地下战争和黄金团战略做最后的准备。

    开拓领地是骑士的梦想,维克多却认为人类社会内部还有许多潜力可挖。雄鹿商团与南风商团的地下战争是黄金团崛起的契机,重新调度炼金生物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但在调整之前,维克多首先要视察大沼泽与山区要塞的状况。

    “真见鬼。大热天的,我居然还要穿厚皮甲,难以想象你和贝尔在沼泽里生活了十一年。”

    维克多骑在炼金龙蜥的背上,屈指弹死了一只嗡嗡乱叫的吸血蝇。炼金民兵调制的驱虫药水显然对它不管用。

    伊莫森坐在另一只龙蜥的背上,转头道:“任何时候,大沼泽都不讨人喜欢。水之季太冷,天热的时候毒虫毒蛇又太多。每年火之季,我和贝尔轻易不离开小岛,我让异化鼠挖了一个大水池,里面有净化水晶,贝尔会在水池里游泳。当然,我还饲养了许多长舌角蛙,这些小东西还挺管用的……大人,您要不要试一试?”

    巫师的肩膀和头上蹲着三只绿油油的角蛙,每当飞虫靠近的时候,它们会吐出长舌头将其裹入口中。维克多看了一眼,转移话题道:“地精营地还有多远?”

    “就在那片锯齿草的后面。”伊莫森指了一下前面,左肩上的角蛙跳到他的胳膊肘,滑腻腻的舌头直奔巫师的手指。

    炼金龙蜥庞大的身躯穿过茂密的草丛,小岛就像炸了锅一样,数百只绿皮地精四处乱窜。这时,湖里冒出几十只健硕彪悍的半龙人,地精看到保护者现身,逐渐安静了下来,在半龙人的驱使下,纷纷返回营地。

    “亨利,这个月的收获怎么样?好吧,我知道你叫瓦鲁瓦鲁巴鲁,但我就叫你亨利,我喜欢这个名字。”

    “你不喜欢没关系,你只要喜欢标枪就行。我这里有铁标枪和木头标枪,你能拿走多少支,就看你能给我多少种子、草药、皮革,还有矿石。”

    炼金龙蜥卧在地上,伊莫森从它的背上滑下,炼金民兵取出背囊里标枪,插在半龙人首领的面前。

    趁着巫师与半龙人交流的空隙,维克多开始观察这座地精营地。

    千曲苇叶编织的草窝杂乱无章地分布在岛的中央,足有数百个之多,几十个简陋的窝棚竖立其间,每个窝棚里都能看到地精的身影,有的是一只成年地精带着几头幼崽,有的仅是一只成年地精。这些成年地精的身体特征已经表明了雌性的身份,准确的说,它们都是地精首领宠妾。

    地精首领的居所位于营地中心,芦苇杆编制的墙壁紧凑细密,粘土充填缝隙,看上去很结实。屋顶的茅草叶排列整齐,草叶伸出屋檐,具有防雨的功能。单论建筑工艺,这座地精棚屋并不比人类修建的棚屋逊色。

    首领棚屋的后面还有两座稍矮一些的棚屋,墙壁没有填充粘土,不算结实,但通风情况良好,透过芦苇杆的缝隙可以看到堆放在里面的物资,这显然是地精的仓库。

    仓库门前的空地上,竖起一排木架,上面晾着六足鳄与巨蚺的皮革,下面则是一筐筐黑色矿石。

    营地后面有一堆腐败的木头,一些半大的地精幼正在上面采摘蘑菇。它们只摘取人脸大的蘑菇,保留稍小一点的蘑菇。其他的成年地精则排成长队,将库房里的物资搬到半龙人首领的面前。

    成年地精大约1.3米高,浑身上下光溜溜的,露出干瘦的身体和四肢,纤细的脖子上顶着一个不成比例大脑袋,嘴角延伸至脸颊,显得丑陋而可笑。这些地精看起来矮小孱弱,但也能轻松抗起一百多磅的重物,它们的力气与地球上的普通男子相差仿佛。

    “滚开,你这肮脏的杂碎!”

    伊莫森一脚踢飞一只靠近他的地精,靴子在草地上蹭了蹭。那只地精比普通地精更加高大强壮,它倒在地上并没有爬起来,反而翻滚着向后退去。

    真的是在地上滚。

    “大地精刚刚对你说什么?”

    维克多手握长剑,目光冰冷。炼金战獒似乎感觉到了主人内心的杀机,绿油油的眼睛紧盯着滚出去的大地精,颈毛炸起,作势欲扑。维克多打了个手势,它们才重新坐下,那只大地精趴在地上簌簌发抖,一副很可怜的模样。

    “柯洛克称我主人的主人,想要讨好我,真是恶心的家伙。”伊莫森满脸厌恶的说道。

    地精所表现出来的社会性令维克多本能的产生一股敌意,恨不得拔剑杀光这些怪物,就如同狮子咬死鬣狗,老虎杀死花豹那样。但成堆的物资让他抑制住杀戮的冲动,吩咐道:“叫它们快点。”

    不等伊莫森转达维克多的意志,大地精柯洛克一咕噜地爬起来,向地精奴仆们大声嚷嚷,那两只无所事事的熊首地精也加入了搬运队伍,没过多久,仓库里的物资全部运到了空地上。大地精柯洛克朝维克多缩头哈腰,它的肢体语言充分表达出顺从讨好的意思。

    “这些物资可以换到4支精铁标枪,或者40支木头标枪,或者20把细刺鱼叉。”伊莫森踩着一包千曲苇种子,傲慢的说道:“亨利,你自己选吧。”

    半龙人不会讨价还价,但也知道1支精铁标枪等于10支木头标枪,或者5把鱼叉。它最终选择了2支精铁标枪,10支木头标枪和5把鱼叉。

    炼金民兵将物资捆扎妥当,装入炼金龙蜥的背篓里,伊莫森说道:“大人,我们可以走了。”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告诉半龙人,看到地精生火,就杀掉地精首领。”

    伊莫森愣了一下,转头道:“亨利,地精敢生火,先杀柯洛克,再杀生火的地精。”

    半龙人首领咧开血盆大嘴,嘶鸣道:“泥泽之子讨厌火,生火的地精喂六足鳄。”

    大地精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维克多和伊莫森登上炼金龙蜥的鞍具,五头龙蜥发出沉闷的嘶吼,起身向外走去。没走多远,身后传来地精的惨叫声,伊莫森回头看到两只熊地精正把一只普通地精撕成两半。

    “这些畜生在干什么?”伊莫森幸灾乐祸的问道。

    维克多头也不回,淡淡的道:“地精首领在向我表忠心,顺便杀掉潜在的竞争对手。”

    伊莫森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又兴奋的道:“大人,地精还真是挺好用的。这一个月的物资比往常都多,黑铁矿石差不多2000磅,千曲苇的种子20000磅,水晶釉岩5000磅,船蛆1000磅,各类草药500磅,大珍珠400多颗,影蜘蛛的血液也有4磅,还有8张六足鳄的皮和5张巨蚺皮,足够制造12副新甲胄。”

    “因为地精变多了?”

    “是啊。”伊莫森摇头晃脑的说道:“这些畜生真能生!才半年的工夫,189只地精变成了424只.照这样下去,要不了两年,它们收集的物资就能堆满山区要塞的仓库。”

    “我们可能在玩火!”

    维克多默然片刻,沉沉的道:“你有没有发现,吸血蝇不再叮咬地精。以前它们可不会放过光溜溜的绿皮矮子。”

    “可能是因为绿皮太臭了。”伊莫森啐了一口唾沫,毫不夸张的说道:“我闻着就想呕吐,吸血蝇却要把绿皮的臭血吸到肚子里。”

    “地精确实很臭,这种臭是一种适应性的变异,让沼泽掠食者不再对它们感兴趣。事实上,兽人但凡能找到吃的就不会吞食地精。这批地精正在适应沼泽环境。”维克多苦笑摇头,“我听说过地精的这种天赋,可亲眼目睹之后还是令我感到震惊。”

    伊莫森听的目瞪口呆,隔了一会,弱弱的问道:“大人,如果地精能够快速变异,为什么不让自己变得有毒?”

    “有毒的地精对兽人的用处就不大了。兽人会很乐意看到地精彻底灭绝。”维克多涩声叹道:“这个种族实在是恐怖!”

    地精适应环境的能力极强,繁殖速度令人惊叹,它们从不挑食,草根、蠕虫,甚至同类的尸体都是它们的食物。只要食物充沛,地精会朝两个方向变异,一个是体魄坚韧,头脑简单的熊首地精,另一种是具有智慧的大地精。

    其实,除了熊地精之外,每一只地精都有智慧,它们手指灵巧,可以使用工具,从事复杂的劳作,但大地精不同。

    大地精能够奴役熊地精,指挥普通地精分工合作,建立社会等级,还具有外交才能。大地精柯洛克就看出维克多才是真正的首领,它还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准确的说,大地精能够领会主人的意思,并通过肢体语言与主人交流。大地精还会建房子,会种蘑菇,会生火,会采矿,会打造武器装备,配合主人展开军事行动,它们的知识沉淀在血脉中,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显现。

    许多智慧物种都有血脉记忆的天赋,它们往往是某些超凡生物的奴仆,比如,蜥蜴人是九头蛇的奴仆,它们受到血脉记忆的羁绊,潜力有限,仅仅知道该如何服侍九头蛇蜥而已。

    问题在于,地精没有特定的主人,它们的知识从何而来?

    社会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知识传承一旦断绝,人类文明就会轰然倒塌。幸存者孤岛求生,几乎不可能重建文明社会,说不定几代人之后就要重返石器时代。正因为如此,地球上的政府和私人组织会建设坚固的地下藏书馆,确保文明的火种能够传承下去。

    地精直接通过血脉传承知识!这说明它们曾经有过无比辉煌的文明,其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

    无论地精表现的多么卑微,多么顺从,它们都是为了重现辉煌!

    维克多猜测,强大的神选者与精灵和蛮族结盟就是为挤压地精的生存空间,因为他们无法彻底灭绝地精。而兽人反攻人类国度可能是地精暗中引导的结果。兽人体型怪异,没有灵巧的双手,失去地精的支持,它们就是一群弱渣。反过来,如果人类灭绝了,地精分分钟就能让兽人跪在地上喊主人。

    兽人的形态特征完全没有发展出文明的可能啊!难道它们都是地精调制出来的试验品?地精到底是自己把自己给玩死了,还是被炼金帝国干翻了?我好像也是在作死啊!

    维克多握着一块黑黢黢的矿石,左右为难。

    黑铁矿是萨隆魔铁矿的别称,作为炼金帝国超一类的物资,它的真正用途还不明确,但它是完成历史拼图的重要一环。

    水晶釉矿可以烧制水晶器物,类似于地球上的玻璃,数量极为稀少,价值等同于黄金。

    千曲苇属于粮食,储备的再多都不嫌多。船蛆,生长在烂木头里的肉虫,看着恶心,味道鲜美无比,晒干后研磨成粉就是最顶级的调味料。

    沼泽特有的草药、皮革就不用说了,湖泊里还有数不尽的阴沉木,那也是价比黄金的好东西。各种各样的矿物也有待开采,而这些东西对沼泽原住民来说根本没用,与其烂在沼泽里,还不如换几把精铁投矛。

    这座天然宝库让维克多无法割舍。

    伊图戈斯死后,大沼泽两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处于空白期,凶猛的掠食者还没有回归,水豚也渺渺无几,蜥蜴人捕鱼为生,地精没有竞争对手,这段时间正是它们繁衍壮大好时机。

    维克多原本打算让半龙人部族控制地精族群的数量,但半龙人不吃地精啊!地精反而能收买半龙人,它们会打造武器,就算维克多禁止地精用火,它们还可以研磨黑曜石武器,先讨好半龙人,再凭借恐怖的繁殖速度,迅速接管伊图戈斯的领地。

    不过,沼泽的陆地面积毕竟有限,泽生掠食者也相当凶猛,足以抑制地精的生存空间,发展壮大的地精族群还不至于威胁到兰德尔领,但肯定会摆脱奴役。

    绿皮矮子一旦造反,这片大沼泽就不是兰德尔家族的后花园了。

    都是兽人,你们为毛不吃地精?

    维克多对半龙人挑食的习惯深恶痛绝,可无论他如何恼火,该解决的问题还是要解决。

    威慑半龙人和地精的武力不可或缺,随着资源采集效率的提高,运输力量也要增强。这就意味着,地精和半龙人的种群数量增加,维克多投入的炼金生物也跟着增加。

    五只炼金龙蜥肯定不够,十只应该差不多,但龙蜥承担了运输任务,基本上没有时间巡视领地,所以还需要一支机动武力。炼金战獒和炼金人类都占用炼金塔的魂火,这就有点难办了。

    维克多把目光转向巫师,开口问道:“伊莫森,你的那个智慧指引能用了吧?”

    伊莫森的表情一僵,嗫嚅道:“大人,能用是能用……布索大人说,我要是再来一次,就会死。”

    巫术培育的异化生物不能制造异化战兽,伊图戈斯摆脱了伊莫森的控制,转变为自然异化生物之后,它的血肉才具备了传染特性。这种变化是智慧指引被强行中断的缘故,但伊莫森本人也受到了巫术的反噬,陷入了灵魂虚弱状态,直到现在也没有痊愈。

    既然伊莫森有陨落的危险,那独自培育异化战兽的计划也宣告破产。至于让伊莫森直接控制异化生物,维克多根本就不会考虑这种事情。

    伊莫森的能力弥足珍贵,他能够听懂动物的心声,迅鸟在他的精心照料下,个个精神抖擞,状态极佳,孵化率成活率提升了一倍。山地驼羚也是如此。伊莫森成功培育出两种优秀的猎犬,一种是感知敏锐,身材纤细的警戒犬,另一种是体魄强健,凶猛顽强的战斗犬。这两种猎犬形成互补,能够满足兰德尔家族的实际需要。他还在培育猎隼和黑羽鹫,相信要不了多久,兰德尔家族就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战鹰。

    维克多宁可失去大沼泽,也不愿意失去这绝无仅有的超凡驯兽师,更不能容许他自立门户,脱离控制。

    “别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

    维克多微微一笑,又严肃的告诫道:“伊莫森,你要记住,地精是非常可怕的生物,绝对不要和它们直接接触,必须通过半龙人来控制地精。我会派人盯着你,如果你敢违背我的命令,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贝尔蒂娜。”

    “尊贵的主人,您放心。我看到地精就想呕吐,恨不得杀光它们!我绝对不会和绿皮矮子说半句话。”伊莫森连忙保证道。

    “嗯。”维克多点头道:“我准备把2万平方公里的沼泽划分成四个区域,让地精以游牧的方式采集资源,每个季度只采集一块区域。这样一来,我们就不需要太多的地精。”顿了顿,又吩咐道:“你告诉半龙人,无论绿皮矮子是否可口,都给我把绿皮的数量控制在4000以内。”

    “如您所愿,我的主人。”伊莫森抚胸致意。

    “等大沼泽的事情走上正轨,我会给你安排一个身份,再提拔你当我的狩猎总管,让你们父女团聚。哦,对了,狩猎总管也是家族的高层,银月庄园的室内女仆一定愿意当你的伴侣,她们可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你会喜欢的。”

    维克多抛出一颗甜枣,就听到了伊莫森猛吞口水的声音。巫师看起来苍老,实际年龄却还不到40岁,十几年的野人生活把他折腾的够呛,现在终于安定下来,那还能没一点花花心思。美丽的室内女仆无疑能加深他对家族生活的向往。

    “大人,我能要三个伴侣吗?要不……两个也行。”伊莫森绿着一双眼睛问道。

    “哈哈,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室内女仆每年的薪酬都有20金索尔,你总得能养的她们起才行,你还要准备一笔劝金给她们的父母,我估计不能少于200金索尔。”

    “大人,家族狩猎总管有没有薪酬?”伊莫森弱弱地问道。

    “有!100金索尔一年,你不吃不喝,两年就可以娶一个室内女仆。”维克多故意调侃道。

    “那我还是娶一个带孩子的女人算了……”

    到底是娶一个美丽纯洁的室内女仆?还是随便娶一个普通女人凑合着过?室内女仆懂礼仪,能写会算,她们才能配得上总管夫人的身份……200金索尔的劝金怎办呢?

    伊莫森完全把自己代入了狩猎总管的角色,一路纠结,魂不守舍,直到炼金龙蜥停下脚步,他才发觉,队伍已经到了崖壁的吊篮处。

    山区要塞就在悬崖之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