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家族政治(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兰德尔殿下,你想怎么谈?”

    奥黛尔轻咬红唇,踢掉半高跟女靴,并拢修长的双腿,蜷在车厢沙发上,眼波流转,笑意盈盈,美丽的面容少了那份雍容高贵但增添了一丝青春俏皮的气息。

    女儿离开了车厢,子爵夫人终于开始无所顾忌地施展自己的魅力。

    维克多的视线流连在那截雪白如玉的小腿和光洁玲珑的纤足之间,先一饱眼福,才摇头道:“我比黄金骑士差的远了,可不是什么殿下。”

    “黄金骑士的血脉可以开创一个家族,这是才他们被称为殿下的原因。有一种说法,月精灵的血脉是风系骑士的源头,而你的月精灵血脉足以和黄金骑士相媲美,如果论血脉的古老高贵,你还在黄金骑士之上。”

    奥黛尔轻笑一声,侧头端详维克多的眼睛和耳朵,幽幽的叹道:“我向殿下求爱,却被殿下拒绝,这真是令我伤心。”

    约克家族四位女性大骑士中的玛莲娜和奥黛尔都曾通过西尔维娅向维克多表达结为伴侣的意愿,却被维克多拒绝了。

    白银阶的女骑士美艳动人,与之对应的是超凡力量和聪明才智,她们的见识、背景、权势,以及家族底蕴同样令人敬畏。

    维克多没有道德洁癖,但也不是肤浅的好色之徒,X-3赋予的绝对理性使他具备了远超常人的洞察力和强大的自控力。

    骑士情人原本就是一种稳固的伴侣关系,白银女骑士身份尊贵,不容轻慢,维克多想要吃干抹净不认账那是绝不可能的。特尔兰登伯爵夫人和佛瑞德子爵夫人不需要留守家族领地,如果她们常住银月庄园,维克多想保住炼金生物的秘密都难。因此,约克家族的高阶女骑士他招惹不起,也应付不了,只能敬而远之。

    维克多沉默片刻,说道:“奥黛尔夫人,您的丈夫出身显赫,血脉高贵,又是一名大骑士,你和他育有二子一女,共同经营佛瑞德子爵领。难道风骑士的血脉比你们的夫妻感情还重要吗?”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风骑士血脉不重要,温布尔顿家族的姓氏为什么还能流传下来?

    奥黛尔只觉得好笑,可看到维克多有些轻视的眼神,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仔细回想维克多的出身和经历,顿时恍然大悟。

    这个家伙根本不了解超凡骑士的伴侣观念,他看重的是爱情的忠贞。难怪西尔维娅剥夺死胖子进出蔷薇庄园的权力,又允许凯特琳娜行使公爵夫人的职责,她和恩比瑟划清界限,就是为了赢得小情人的欢心。看来,想得到维克多的人,先要得到他的尊重。

    奥黛尔瞬间想通了问题的症结,已经冷掉的心思又活跃了起来,俏脸上的柔媚之色换成了仰慕赞赏的神情,笑着说道:“人马丘陵曾经长满了紫蔗,这种珍贵的作物粗糙多渣,牛羊马匹都不会食用,还占据肥沃的谷地。我们第一时间把紫蔗砍伐殆尽,种上庄稼和牧草。只有你发现了紫蔗的价值,制造出紫蔗酒和粗糖。”

    “我当时穷的两眼发绿,看到什么都以为是宝物。”维克多谦虚的道。

    奥黛尔噗嗤一笑,摇头道:“这可不是偶然,金水城的道路被马车堵了好多天,市政官束手无策,你刚来就解决了这个难题。正如你所说的,打破固有的行为习惯,解放思想,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这才是你非同凡响的地方。”子爵夫人将发丝撩至耳后,看着维克多的眼睛,认真的问道:“维克多,你对我和佛瑞德的看法,是否受到固有观点的禁锢?在你的眼中,我是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佛瑞德是不是一个无耻的丈夫?”

    维克多刚想否认,可看到奥黛尔明媚双眼中审视的目光,最终默默无语。

    “虚伪的否认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奥黛尔赞许的点点头,傲然道:“维克多,我们都超凡者,你无需掩饰自己的想法,轻视、怜悯、谩骂、诋毁都不能动摇我的意志。”

    维克多肃然起敬,诚恳地说道:“奥黛尔夫人,我很抱歉,我或许对您和佛瑞德阁下都抱有偏见。”

    很好,这是个好的开始……

    奥黛尔芳心窃喜,继续说道:“当年,蚁人围困长石堡,特尔兰登伯爵据城死守,玛莲娜却没有和伯爵在一起,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顿了顿,又继续说道:“玛莲娜当时在红鹰堡,接到特尔兰登的信鸦,她第一时间带着她和特尔兰登的幼子莱纳,撤回黑堡镇避险。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那是因为玛莲娜和特尔兰登早已经分居了。”

    “我和佛瑞德的情况也一样。”

    奥黛尔略显惆怅的道:“自从安娜出生后,我大多数时间住在白露镇,佛瑞德镇守领地主城,我们虽是夫妻,但聚少离多,即便在一起,也仅仅是讨论家族和领地事务。”

    维克多想了想,问道:“特尔兰登伯爵夫妇也都是大骑士,这种情况恐怕不是偶然吧?”

    “没错。”奥黛尔点点头,展颜笑道:“西尔维娅仅仅是知道,但没有切身的体会,她恐怕不会和你谈起这种事情。”

    “白银骑士内外交互,生命形态与黄金骑士并没有本质区别,为了繁衍优秀的后代,同样需要放开身心,回归凡物的本质。问题在于,我们对斗气的控制不像黄金骑士那样细致入微,两个白银骑士在一起……”谈到这里,奥黛尔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俏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如同染了一层胭脂,娇羞的神态动人之极。

    维克多胸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连忙侧耳倾听,奥黛尔看到转动尖耳朵,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但还是继续说道:“斗气碰撞,元素位共鸣,双方都要小心谨慎,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严重后果。”

    严重后果?严重后果……

    维克多突然打了激灵,脸色发白,眼神变得躲躲闪闪。奥黛尔银牙暗咬,羞嗔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说着,奥黛尔狠狠地瞪了维克多一眼,深深吸气,脸上的红晕褪去,才道:“骑士用斗气共鸣元素位的频率各不相同,地火风水四个元素位形成一个稳定的循环,但没有构成循环的元素位相对脆弱,如果它受到外界影响,改变了共鸣频率,再想纠正过来就难了,这往往意味着骑士之路断绝。”

    “黄金骑士没有这方面的困惑,但我们不行。”

    奥黛尔抿了一下嘴唇,大大方方的说道:“整个过程危险重重,毫无美感,比打一场恶战还要累。生育优秀的后代是我们的责任,有了安娜之后,我们绝不想再尝试一次。除非我们当中有谁踏入了巅峰领域,否则只能维持现状。”

    “一百个白银骑士未必有一个能成就黄金阶。”奥黛尔摇头叹道:“说实话,以我和佛瑞德成为黄金骑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接着,她又补充了一句,“安娜倒是有机会。”

    “那也不至于要分居啊。”.维克多嘀咕着,说道:“你们能冒险生下安娜,一定深爱对方,信任彼此,何必要分开?难道你不担心佛瑞德会嫉妒吗?”

    “爱过,在我们没有进入白银阶之前,信任也从不会改变。可那有如何?”

    奥黛尔长身而起,讥讽道:“佛瑞德有三个贴身侍女,四个女骑士情人,就不怕我嫉妒吗?”

    “我嫉妒又有什么用?家族需要后代,既然我们已经不能冒险,那我还留在佛瑞德身边干什么?天天看着他和情人黏在一起?”

    “佛瑞德是白银骑士,我也是白银骑士,仅凭他一个人如何能获得20000平方公里的领地?他可以有情人,我也可以有,是不是这样的?”奥黛尔目光灼灼的问道。

    维克多无言以对,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事实却很不公平,你们可以同时拥有许多伴侣,我们一次却只能生育一个孩子,一次只能拥有一个伴侣,苏斯女王也不例外。”奥黛尔平静的说道:“男人只想着把血脉延续下去,但对白银阶的女骑士而言,伴侣的权势、身份、容貌都不重要,我们只渴望拥有高贵血脉的伴侣。”

    “威灵顿公爵夫人是白银阶的骑士,她的丈夫垂垂老矣,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爱情。温布尔顿老侯爵娶索菲娅为妻子,索菲娅一根手指头就能把老侯爵戳晕过去,岂能真的委身于他?”

    “女骑士的婚姻,只有丈夫强于妻子才会美满幸福。”奥黛尔幽幽叹道:“如果没有黄金骑士伴侣,我们宁可孤独,也绝不委屈自己。”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超凡骑士获得力量与青春的同时,也变得寂寞如雪。弱于自己的伴侣她们看不上,与强势的黄金骑士为伴,恐怕也不会感到轻松惬意。这就难怪月精灵血脉贵族会受到高阶女骑士的追捧。如果只考虑单纯的情感,高阶女骑士对伴侣的态度远比常人忠贞的多,因为能配得上她们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维克多歉疚的道:“奥黛尔夫人,我很抱歉。”

    奥黛尔轻轻一笑,优雅地坐到了维克多的身边,深深地吸了口气,星眸微闭,呢喃道:“你身上的气息,清新、自然、灵动,这是高贵血脉的味道,令人陶醉……”

    淡淡的幽香萦绕在的鼻间,看着近在咫尺的娇艳红唇,维克多不禁恍惚了一下,正当两人越靠越近的时候,车外传来少女银铃一般的笑声。

    在侍从的护卫下,安娜骑着迅鸟瞬间跑远,又跑回来,大呼小叫,乐不可支。

    该死,骑迅鸟就不能矜持一点吗……

    维克多的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尴尬地向后让了让。奥黛尔暗恨不已,但还是决定先谈正事。然而,奥黛尔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如果她像吉莉安那样,不管不顾地把维克多直接推倒,她的未来会截然不同。

    说到底,奥黛尔根本不知道维克多把她视作一个大麻烦,她也没有吉莉安那样灼热诚挚的情感,作为一名资深的大骑士,她总把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