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血脉的秘密(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戈隆侯爵黑着一张脸,托佛文是奥古斯特家族最宝贵的财富,为了保守秘密,只有家族的核心成员才能享受他的照顾。凯瑟琳让托佛文接触维克多,简直是胆大妄为。

    “你不要怪凯瑟琳,我早就想研究月精灵的血脉,难得有这样的素材,我怎么可能轻易错过。”

    托佛文笑着说道:“我每次接触那个孩子的时候,他都在昏睡,完全不知道我的存在,你不用担心他会泄密。”

    戈隆侯爵脸色稍霁,默默点头。托佛文继续说道:“在我的眼中,血脉是一种可见力量。那个孩子具有两种血脉,一个是普通人类,一个月精灵,但是他的精灵血脉极为弱小,完全被人类血脉压制,正常状态下,他不可能觉醒风行天赋,他的后代成为风系大骑士的可能性也很小。”

    “全面成长药剂已经无法强化他的月精灵血脉,我采用了极限成长药剂。”托佛文喝了一口咖啡,解释道:“极限成长有得必有一失,听觉敏锐,视力就差,身体强大,智力就低,就像天平的两端,一边高,另一边就低。我的巫术可以撬动天平,但不能改变现实。”

    “同样的道理,强化维克多的精灵血脉,必须压制他的人类血脉。而精灵血脉与人类血脉最明显的区别就在生育能力上。所以,我为他调制的极限成长药剂锁住了他的繁衍能力,使月精灵血脉获得成长的空间。”

    托佛文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我的巫术能力很弱,无法像科曼那样直接改变现实,只能通过药剂实现成长的效果。而植物的差异性导致药剂的不可控,我必须耗费大量的时间,监控目标的成长状况,随时作出调整。即便如此,我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而且,那是我第一次遇见月精灵血脉,没有任何经验……”说着,托佛文苦笑道:“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投入巨额资金,还是一无所获。”

    戈隆侯爵郑重的道:“托佛文大人,事实上,您成功了。”

    “是的。”托佛文欣慰的笑道:“我听说了维克多的事情,他目前的状况,符合我指定的成长预期,尤其他还没有子嗣,这足以证明我的确成功了。40万金索尔到底没有白花。”

    凯瑟琳接口解释道:“为了保证托佛文大人的研究进度,我直接命令雄鹿商团采购了许多稀少药材和植物,甚至改变了商队的行商路线,采购成本加上商队的利润损失,超过80万金索尔。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令索菲娅对我产生了戒备心,最终导致她的背叛。”

    “所以,你投入了80万金索尔,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风行射手还是落到了西尔维娅的手里。”戈隆冷冷地看了凯瑟琳一眼,又对老巫师问道:“大人,您是说维克多无法生育后代?”

    “单纯的风行射手能顶什么用?如果不能获取风系骑士的古老血脉,怎么能显出我的本事?”

    托佛文傲然说道:“我透过维克多,窥见了月精灵的奥秘。雄性月精灵最高寿命可以达到380岁,它们65岁的时候才能生育后代,具有昏暗视觉、超凡敏捷、盲感、风行、涌动和风语的天赋能力。”

    戈隆侯爵沉吟道:“前面的天赋我都知道,可是‘风语’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是我参照风行取的名字。”托佛文挥了挥手,说道:“月精灵可以沟通无处不在的虚空风元素,感知视距之外的情景,如同亲眼所见。风语的能力越强,感知距离越远,最远不超过20公里。风语天赋的触发机率非常低,这应当是月精灵的终极天赋。”

    “小维克多不可能觉醒风语天赋,他的血脉没有这个潜力。”

    戈隆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波澜起伏。剑圣德拉文先后被光辉骑士团围剿了5次,每一次都能安然脱身,以至于光辉骑士团怀疑内部出现了叛徒,女圣骑士艾莉婕也因此倒入德拉文的怀抱。后来,德拉文带领神灵骑士薇萝蒂卡和几位传奇圣骑士巧妙地避开半人马斥候,潜入食人魔国王的老巢,又神乎其神地调走了食人魔卫兵,最终成功击杀破城者伏尔甘。这些事迹充分说明了德拉文掌握风语的能力。

    作为沟通元素海的巅峰骑士,戈隆侯爵洞悉一切元素变化,他深知如同亲眼所见的“风语”不仅需要风元素亲和的特质,更需要超强的精神力量将繁杂的信息构成图像,而精神力量对应火元素亲和。

    维克多同样具备火元素亲和的特质!

    这些迹象加在一起,是否表明维克多发生血脉变异的可能性非常大?具有超视距感知能力的风行射手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如果再掌握了流火之矢,那他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存在。

    想到家族耗费宝贵资源,培养的未来剑圣居然倒向了西尔维娅,戈隆侯爵心里就堵得慌,他郁闷的道:“这也不一定。”

    房间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托佛文沉思许久,疑惑不解的道:“我听说了维克多与火元素亲和的事情,可我当时的确没有在他的精灵血脉中发现异样。难道,有什么外部因素促使他的血脉发生了变异?”

    托佛文是生物血脉方面的权威,可他毕竟没有前人的积累,全靠自己摸索,难免会有错漏。戈隆却知道,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根本不可能清晰地感知几公里外的情景,但他不想用自己猜测去伤害托佛文的自尊心。

    凯瑟琳察觉到戈隆恚怒的情绪,连忙辩解道:“哪怕小维克多展现风行天赋,我都不会放他离开鸢堡。”

    “这怪不得凯瑟琳。”托佛文摇了摇头,懊恼道:“是我主动放弃了小维克多。他的月精灵血脉潜力不足,我用尽了手段,他的成长速度还是非常缓慢,最多也就达到超凡敏捷的程度。我以为他没有继续培养的价值……没想到,错失了一位血脉高贵的风行射手。”

    戈隆侯爵安慰道:“大人,据我所知,维克多一开始也没有引起西尔维娅的重视。他在就职领地的途中,遭到一只凶暴豺狼人近身突袭,生死关头,他血脉中的潜力被激发了出来,掌握了风行天赋,类似于骑士的生死试炼。如果您没有压制他的人类血脉,我估计他当时就蒙难了。”

    托佛文点点头,说道:“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小维克多的人类血脉处于蛰伏状态,他想要生育后代,只能等到65岁以后,而普通的精灵血脉贵族没有这方面的限制。或者,他服用另一种药剂,使人类血脉重新活跃起来。”

    “65岁……也就是说,所有人都会以为维克多没有繁衍后代的能力。”戈隆侯爵喃喃自语,突然站了起来,盯着凯瑟琳的眼睛,沉声问道:“陛下,您当时为什么不给维克多服用托佛文大师的解药?”

    “索菲娅很不听话。我怎么可能让她诞下继承人?”凯瑟琳神情冷淡的说道。

    戈隆侯爵缓缓坐下,又问道:“威廉姆斯也知道这件事情了?你什么时候告诉他的?”

    “在我们去见索菲娅之前。”

    戈隆点点头,一字一句的道:“凯瑟琳,你的私心果然很重!”

    凯瑟琳眼帘低垂,盯着自己指尖,抿了一下嘴唇,神情沉静的道:“可我终究还是说了,托佛文大人和威廉姆斯都原谅了我。戈隆殿下,我亦祈求您的谅解。”

    戈隆这时已经全明白了。

    夜枭对提利尔男爵的评价是:血脉一般,阴柔诡诈。凯瑟琳显然继承了提利尔家族的特质。

    刚嫁入鸢堡的时候,凯瑟琳相夫教子,循规蹈矩,并没有拉拢权贵,也没有提拔外戚,但她还是在暗中做了一些事情。

    罗兰不愿意当女王,莱恩也不想违背爱女的意愿,断绝她的骑士之路。爱德华小王子成了长公主的替代品。

    可是,凯瑟琳深知自己的血脉和家世都很普通,王室的重要成员普遍看不起她,尤其戈隆侯爵和威廉姆斯的轻视能够影响到许多人的态度。凯瑟琳想要获得王都贵族的尊重,光靠莱恩和罗兰的支持还不够,如果能够赢得家族元老托佛文的好感,她和爱德华的处境就截然不同了。

    掌握内务府是王后的职责,凯瑟琳通过内务府的眼线发现了小维克多,但她把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凯瑟琳不仅要讨好托佛文,还要向家族元老展现自己的能力,月精灵血脉的研究素材固然能投其所好,可没有资金支持也不行。凯瑟琳打算把王室的其他成员排除在培育计划之外,就必须自己解决经费问题。于是,她开始和威廉姆斯抢夺温布尔顿商会的控制权。

    莱恩对剑圣血脉的培育计划应该是知情的,但他也希望王后能够做出一番成绩,让王室成员刮目相看,从而确保爱德华王子的继承权,所以他对凯瑟琳与威廉姆斯的争斗保持中立。

    莱恩保持中立就是一种偏袒,因为索菲娅各方面的条件都不能和索伦相比,但凯瑟琳在罗兰的帮助下还是打败了威廉姆斯。

    可惜,小维克多不堪造就,剑圣血脉的培育计划搁浅了。不过,凯瑟琳的政治初秀很成功,也得到了托佛文的认可。但天算不如人算,莱恩不幸战死,威廉姆斯力挽狂澜,王都贵族让他继位的呼声很高,凯瑟琳和爱德华的处境立刻变得岌岌可危。

    凯瑟琳的底牌不多,温布尔顿商会成了一枚重要的棋子。在这种情况下,她绝不能让索菲娅脱离控制,锁住小维克多生育能力也在情理之中。

    维克多的异军突起令人惊叹羡慕,可此时,他已经成了西尔维娅的爱人。

    说起来,戈隆对维克多的出走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他逼迫罗兰嫁给安德烈,凯瑟琳也不会中索菲娅的圈套,使约克家族捡了个大便宜。

    戈隆承认凯瑟琳的做法无可厚非,但她隐瞒维克多的秘密却让他格外恼火。如果说,威廉姆斯还威胁着爱德华的地位,凯瑟琳保留一张底牌实属情有可原,可现在,威廉姆斯已经放弃了王位,凯瑟琳对如此重要的事情依然秘而不宣,她的真实目的不问可知。

    “就算维克多将来被西尔维娅嫌弃,他也不会服用来历不明的解药。你准备怎么拉拢他?”戈隆漠然的问道。

    凯瑟琳一张粉脸瞬间涨得通红,戈隆冷笑道:“大骑士居然会脸红?我有两次见到你流汗,现在才知道你像先王后琳达那样,服用了孕育药剂。琳达针对的是莱恩的体质,而你针对的是维克多!所以,你根本不能使用斗气,以免药力被虚空元素祛除。”

    “琳达孕育罗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你只要运转斗气,很快就能恢复,还可以得到一个优秀的后代,以及一个强大的情人,如果维克多成为第二个剑圣,试问谁还敢对你不敬?!”

    凯瑟琳紧抿嘴唇,脸色由红转白,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戈隆冷哼了一声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服用孕育药剂的?”

    凯瑟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蚁灾过后。那时候,威廉姆斯和您都不愿意承认爱德华的继承权,我不得不另做打算。”

    戈隆点点头,毫不客气的道:“你还是停了吧,罗兰才是维克多最好的伴侣……”

    老巫师突兀地问道:“戈隆,你能打得过罗兰吗?你知道她在想什么吗?你能让罗兰主动追求维克多吗?”

    戈隆愕然地看着家族元老,说道:“大人,难道不是您……”

    托佛文指着凯瑟琳大笑道:“我根本就没有过问这件事情,是王后陛下主动说出来的。”

    “凯瑟琳,我很欣慰,你终究没有让我失望。你能够在关键时刻战胜自己,说出维克多的秘密,不愧为奥古斯特家族的王后!”托佛文和颜悦色的道:“其实,维克多的血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身的信念。我虽然不是骑士,也知道守护的意义,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道路,无论将来能否成就巅峰,你都不会留下遗憾。”

    凯瑟琳愣愣地看着睿智的老者,站起身郑重地行了个骑士礼,绿色的光华萦绕全身,虚空水元素将体内的孕育药剂洗刷一空。

    托佛文又对戈隆说道:“谁能没点私心?没有私心那来的冈比斯王国?哼,奥古斯特家族的子嗣一个个都长歪了,罗兰就不用提了,也不知道威廉姆斯还能坚持多久,爱德华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国王不务正业,总要有人做事吧?再没点好处,谁还给奥古斯特家族卖命?”

    “大人,您说得对。”戈隆侯爵毕恭毕敬的道:“奥古斯特家族的直系血脉就没有一个靠谱的!”

    托佛文和戈隆对视了一眼,各自摇头叹气。

    奥古斯特家族的骑士血脉属于冒险者,他们天**漫,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好奇。相比守护者,冒险者更容易晋升黄金骑士,且不必担心人性的缺失。随着血脉的强化,后天培养的责任感也难以抑制血脉中的天性。如果不是部下的推举,奥古斯特家族的先祖更愿意当一个游侠或者吟游诗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冈比斯王室不仅需要守护者和学者,还需要阴谋家。

    凯瑟琳虽然有私心,可她创造的局面对奥古斯特家族实在是太有利了。

    “你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托佛文侧头对戈隆侯爵说道。

    “400万金索尔不是为了拉拢索菲娅,而是为了赢得维克多的好感,同时麻痹西尔维娅。”戈隆侯爵轻松的笑道。

    托佛文点点头,又对凯瑟琳道:“说说你的计划。”

    “其实没什么计划,一切事情都会水到渠成。”凯瑟琳淡淡的道:“兰德尔领是独立领,这一点我们坚决不能让步。维克多没有子嗣,他就没有办法融入约克家族。把维克多无法生育的传闻散播出去,他的女人将离开他,西尔维娅会对他失去兴趣。维克多不是巅峰骑士,没有坚定的信念,仍然会受到感情的影响,在他的失落的时候,我们向他伸出援手,必能挽回他的信任和感激。”

    “兰德尔领对约克家族非常重要,既然维克多摇摆不定,约克家族的领主自然要谋夺他的领地。到那时,维克多将回归鸢堡。”凯瑟琳目光灼灼的道:“我们造就了维克多,他只能属于奥古斯特家族!”

    托佛文未置可否,问道:“戈隆,你怎么看?”

    戈隆点头表示认可,又补充道:“就算事情暴露了也不要紧,没有我们就没有维克多的今天,也不会有他的未来,西尔维娅无话可说。”

    托佛文靠在沙发后背上,阖上双眼,疲惫说道:“小维克多不会再回来了,我们已经失去了他。”

    “维克多才华比他的血脉更加吸引西尔维娅,哪怕他是个普通人,西尔维娅也会视他为珍宝。”

    凯瑟琳皱眉道:“您认为,水利工程和新农牧都是维克多的杰作?可据我所知,这些确实是维克多提出的,但经过埃德文大师的整理才得以实现。夜枭的密探已经查明,蚁人拔掉了兰德尔领的紫蔗林,导致泥土翻转。兰德尔领的农夫种下庄稼之后,发现收成增加了许多,维克多这才开始尝试深耕细作的种植方式。”

    托佛文睁开浑浊的老眼,摇头道:“相比夜枭的密探,我更相信西尔维娅的智慧。维克多现在还不是剑圣,单凭一个风行射手,如何能赢得神灵骑士的青睐?”

    “你们弄错了重点。”老巫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振奋精神道:“无论新农牧是不是维克多的杰作,这项伟大的发明必将开启了一个新时代,约克家族已经走在了前面,如果我们还纠结于维克多的归属,我们和约克家族的差距就会倒转。”

    “维克多能否成为剑圣还未可知,但西尔维娅无疑是当今最强者。所谓政治,就是与强者结盟,拉拢维克多还不如拉拢约克家族。”

    “不过……”老巫师话音一转,又道:“维克多的秘密是一张很好的底牌,我们现在可以尽情地打压约克家族,竖立王室的权威,同时抬高维克多的名望。等到必要的时候,一份解药就能化解西尔维娅的怒火,还能争取维克多的血脉和友谊。”

    托佛文吩咐道:“等爱德华举办加冕典礼的时候,安排我和维克多见一面。我会根据维克多现在的血脉状态,重新调制孕育药剂,再挑个合适的高阶女骑士长期服用。”

    戈隆侯爵断然拒绝道:“大人,这太冒险了。我不能同意。”

    托佛文摇头笑道:“没关系,强壮药剂的配方已经完成了,我活得也够久了,只剩下12年的寿命。如果我真的能造就一个剑圣,就算被教会烧死,我也无所谓。”

    “再说了,那个大贵族没有豢养过巫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